神马小说网 > 半世风流 > 第06章
神马小说网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半世风流 !

    当我们赤身相对时,阿珠又自动张开了双腿。我虽然与阿珠有过一次销魂,但今天才真正看清她两腿间的情形。阿珠的小穴两侧比小秀的丰厚(我后来才知道这叫阴唇),小穴四周长着浅浅的毛,既不密,也不粗,小穴在这些阴毛的掩映下,犹如雾里看花,格外可爱。阿珠的小穴也十分鲜嫩,并且水淋淋的。

    我跪在阿珠两腿间,将阿珠的两条腿抬起来,进一步分开,让它挂在我的腰上,然后再将jī巴对着那水淋淋的小洞。当我准备进入时,却又忍不住说:“阿珠,我要进去了。”

    阿珠依旧没有回答,而且眼睛也没有张开,只是脸上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我将jī巴头送进阿珠的小穴后,趴在阿珠身上,搂住阿珠──因为我早就想体味睡在阿珠那坚挺的乳房上的滋味,然后屁股一用力,将整个jī巴送入阿珠的小穴中。

    “啊──”阿珠发出一声畅快的欢呼,随后双手将我紧紧搂住。

    我在阿珠穴里停了片刻,体味了一下穴内的温暖,才开始抽动

    刚开始阿珠的腿半举在空中,但抽动不一会,便无师自通地钩到了我腰上。

    这样一来我抽动更容易了,插入也更深了,当我将jī巴抽出近三分之二再重重插入时,阿珠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那时我不知道jī巴已顶到子宫了,不由问道:“珠姐,怎么啦?”

    阿珠这次出声了,气喘嘘嘘地说:“你你插到我我的心肝了”

    那时阿珠可能也不知道yīn道的尽头是子宫。

    我也以为自己插得大深,无不担心地说:“有没有事?”

    阿珠摇了摇头,没有出声,脸上也看不出丝毫不适的表现,相反红光奕奕。

    既然如此,我自然没有了顾虑,于是大起大落地抽chā起来,每次重重插入时,阿珠都会发出相似的叫声。后来我越插得重,阿珠便搂得越我紧,似乎怕我逃脱一般,非但如此,而且还不时抬起臀部迎接我的冲击,口里更是“哼”、“哈”不断。

    上身压着柔软的趐胸,下体在温热紧窄的小穴里穿插,这种舒爽的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虽然有过无数次交媾的体验,但没有哪一次的感觉有这么美妙。我简直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了。

    也许是太舒爽了,很快我便感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就在这时,阿珠的双腿离开了我的腰部,高高地举在空中,接着双手移到了我的屁股上,紧紧地压着我的屁股,同时口中叫道:“好舒服阿伦用力再用力”

    为了不让阿珠失望,我只有拼命抑制自己爆发的冲动,进行最后冲刺

    “啊──”阿珠长叹一声后,双腿从空中落了下来,同时紧压着我屁股的双手也失去了力量,接着从屁股上滑落下来。

    而此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将那股憋了很久的“琼浆玉液”尽数注入了阿珠体内,也许是憋得太久,这时喷射的时间特别长。

    休兵停战后,我仍舍不得离开阿珠那温热柔软的身体,依旧压在她趐胸上,体味那种温玉在怀的美妙,领略jī巴从小穴中慢慢滑出的滋味。

    “阿伦我全身麻了”不知过了多久,阿珠温声地说。

    我不得不从阿珠身上起来,看着全身泛红的阿珠,特别是她那胀的粉红的椒乳,我忍不住又在她趐胸上亲了一下。

    穿好衣服,渐渐恢复平静的阿珠感叹地说:“真舒服。”

    “我也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我由衷地表示赞成,接着又说:“珠姐,我真想在你身上睡一辈子?”

    阿珠说:“如果我不是比你大,而且又是同姓,我一定嫁给你。”

    我忍不住在阿珠脸上亲了一下,说:“珠姐,你真是太好了。”

    阿珠温柔靠在我身上,说:“阿伦,我真没想到,你才十二岁,家伙竟然这么长大。”

    我笑了笑,说:“珠姐,你是不是还见过别的男人的jī巴?”

    “才没有。”

    “没有,你怎么知道我的jī巴比别人的大?”

    “你们经常光着屁股在塘里洗澡,随便就可以看到。”

    “这么说你以前见过我的。”

    “我若是见过你的,就不会与你来洗澡了。”

    “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都是你坏?”

    “我怎么坏?”

    “你叫我来洗澡,然后”

    “然后怎么?”

    “然后就引诱我。”

    “我怎么引诱你?”

    “还说没,一开始就摸人家胸脯,后来又在人家的腰上乱摸,最后竟按着人家的胸脯不放,而且还要亲”

    “珠姐,既然知道我引诱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引诱?”

    “那时我以为你还是小孩,只会摸摸”

    我为了弄清女孩子在这方面的想法,好为以后作准备,继续追问:“后来你抓到我的jī巴,知道我的已经和大人的差不多了,为什么不逃走?”

    “那”

    “那怎么?珠姐。”

    阿珠满脸绯红地说:“都是你,那时我”

    “那时是不是心痒痒的了?”

    阿珠白了我一眼:“你还说。”

    “可是当我插进去时,你又想逃,为什么后来又不逃?”

    “”阿珠脸儿更红。

    “珠姐,为什么又不逃了?”

    “开始我以为你只会摸一摸,偏偏你摸到那里。”

    “哪里?”

    “你明知故问。”

    “摸到那里又怎样?”我知道阿珠讲的是那小穴上方的“小电珠”

    “”“珠姐,你告诉我嘛?”

    “全身像触了电一样。”

    “是不是很舒服?”

    “你都知道了,还问。”

    “我真的不知道,只是猜想而已。”

    “你摸到那里后,不知为什么,竟全身酸麻、发软”

    “除了酸麻、发软,没有别的了?”

    “还有就是──”

    “就是什么?”

    “心里痒痒的。”

    “原来你是希望我插进来?”

    “胡说,我”

    “我怎么?难道不是要我插进去?”

    “我只是想要你摸摸?”

    “难道你不知道,我摸摸后会插进去?”

    “我”

    “我什么?”

    “我以为你是小孩,还不懂。”

    “可是为什么我插进去后,你开始想逃,后来又不逃了?”

    “”阿珠的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娇羞地低下了头。

    “为什么?”我偏不放过。

    “都已经进去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又主动邀我?”

    阿珠默不作声。

    “是不是我昨天弄得你很舒服?所以”

    “你最坏了”阿珠娇羞地将头埋在我怀中。

    阿珠趐软的胸脯压在我身上,使得下体很快又膨胀起来。我忍不住在阿珠的粉脸上亲了一下,说:“珠姐,我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阿珠抬起头来,惊异地盯着我,说:“刚才来完,你又想来了?”

    “谁叫你这么诱人?”

    阿珠摇摇头说:“不行,我们过来这么久了,再不过去,小秀会怀疑。你想要,明天还可以来。如果让小秀知道了,那我们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阿珠不愧大几岁,考虑事情比我周到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