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牧龙师 > 第1021章 游历人间

第1021章 游历人间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牧龙师 !

    孟冰慈在说出这段话时,自己也有几分苦涩与无奈。

    作为一位母亲,她得告诉祝明朗这些,自己的亲妹妹不能完全信任,反倒是自己的仇家祝雪痕,孟冰慈相信她不会加害祝明朗。

    “除此事之外,她是你的亲人。”孟冰慈接着道。

    虽然这句话听上去有些古怪,但祝明朗懂得如何区分。

    很多亲人,只要不谈老祖宗遗留的家产,确实无可挑剔的至亲,一谈到这个问题,便跟仇人没有什么区别。

    “恩,那我还是可以向她学剑法的。”祝明朗道。

    “可以。”

    “我可以让她帮我打人吗?”

    “看她心情。”

    “如果是华仇呢?”祝明朗道。

    “你得与她足够亲近。”

    “哦,哦。”

    ……

    跟着孟冰慈住在了高处不胜寒的白霜宫,这里的山峰常年被白雪覆盖,就连宫楼瓦砾上也是整个早上凝结着白霜。

    这里离玉寒宫并不算太远,甚至站在视野开阔处,还能够眺望到如少女一般天真浪漫数星星的玉衡仙,她坐在星阁的边沿,晃着一双雪肌大长腿。

    祝明朗在学玉衡的天阶剑法,布满霜雪的凌空剑台上,祝明朗只要一个动作出了小差错,玉衡星女神就会隔着很空远的距离高喊一句:“笨弟弟!”

    说来也奇怪。

    七大星神一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就拿刚刚晋升为星神的玄戈来说,玄戈给祝明朗的感觉就是相当忙碌的,仿佛有操心不完的事情。

    但玉衡星女神,给祝明朗的感觉就是闲。

    闲得仿佛根本没有她要做的事情,祝明朗只要在练剑,她都会观摩,就好像是一个大院子里不让出门的小妹妹,成天没事做就端个凳子坐在旁边傻乎乎的看哥哥练剑。

    “怎么不练了?”

    祝明朗刚放下剑,就听见了远处传来了督促的声音。

    “我正职是牧龙师,成天练剑是不务正业。而且剑会自己练,不需要我人也在这。”祝明朗说着这番话,随手将剑灵龙抛到了空中。

    就见剑灵龙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道苍劲有力的剑痕,很流畅的完成了一套地阶剑法,全然是按照剑法剑招在行走,没有任何的差错。

    “那我们去仙城里玩吧,正好最近不少神臣要来朝拜,我们乔装打扮去逗一逗他们?”

    她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祝明朗的身后,而且离得祝明朗很近很近,把祝明朗吓了一跳。

    他转过身去,看到了玉衡仙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雀跃不已的样子。

    “您经常这样做?”祝明朗问道。

    “独自游历人间会很无趣,总是无法融入到其中,但身边亲近的人不过那么几位,玲儿不在,你母亲觉得这种行为很幼稚,正好你可以陪我逛一逛。”玉衡仙将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背后,少女一般青春可爱。

    “行。”祝明朗点了点头。

    “答应了?”玉衡仙问道。

    “当然,能够陪同小姨游逛人间,是小侄的荣幸。”祝明朗奉承道。

    “小嘴真甜,那我便原谅你这些日子掠走我玉衡星宫灵能的事情了。”玉衡仙笑了起来。

    祝明朗愣了一会,最后也只能够尴尬的跟着笑了起来。

    居然还是被发现了!

    这些日子,祝明朗找了一块风水宝地,利用灵能水车和精灵荧龙大肆掠夺玉衡神山的灵气,本以为楼龙宗的这个秘法在运转过程中很难被人发现,哪知道才实施到一半,就被玉衡仙给看破了。

    这个风水宝地,其实就是玉寒宫与白霜宫之间的天藤廊桥,在祝明朗看来,玉衡仙这种级别的神明肯定也不缺这点灵韵了,于是偷偷摸摸的掠走了缭绕在玉寒宫附近的极净灵能。

    这极净灵能,可是让小白岂的修为又呈突破之势,感觉自己胆子放得更大一些,没准可以让白岂通过这一波灵能掠夺晋升到神主。

    “把姐姐哄开心了,姐姐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那里灵能更纯!”玉衡仙说道。

    “没问题!”

    “我换身衣裳。”

    “贤侄在此等候。”

    玉衡仙被祝明朗的这个“贤侄”自称给逗乐了,带着笑声离开了白霜宫的剑台,飘向了她自己的玉寒宫。

    ……

    玉衡仙真是微服私访。

    她的打扮……

    祝明朗一言难尽。

    假如再梳一个像楼倩那样的双尾发丝,祝明朗这就明显是牵着一位花季少女妹妹逛街了。

    “有何不妥?”玉衡仙问道。

    “挺好的,挺好的。”祝明朗苦笑。

    “看上去太幼嫩,那我扮成熟些?你等我一会。”玉衡仙不等祝明朗回答,又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好半天,玉衡仙才重新出现,这一次她身穿一件异域风情的华美衣裳,最特别的在于纤细至极的腰身上缠着紫兰腰纱,这让她修长的腰身若隐若现,优美的身姿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呢?”玉衡仙问道。

    “虽然更符合长辈的气质了,但这样穿会不会太大胆了点,有失您玉衡星女神的端庄与典雅。”祝明朗问道。

    “就是有些妖艳了?”

    “有那么一点点,纯粹是衣裳的问题,与您本尊圣洁纯雅的本质无关。”

    “很好,我喜欢。”

    “……”

    这位玉衡仙,是不是成长过程中缺失了某个重要的阶段,怎么可以在少女与成女之间完美转换,不是打扮的问题,是心性与气质也在发生变换。

    ……

    祝明朗硬着头皮带打扮妖艳的玉衡仙下了山。

    这下山的过程,祝明朗深怕撞见玉衡星宫的那些正神。

    属实有些令人难以捉摸啊。

    就这玉衡仙这古怪的性子,自己应该介绍她与南雨娑认识,感觉她们可以结义金兰了!

    “站住!”

    就在祝明朗要踏出玉衡星宫山门时,背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祝明朗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额上有着蓝砂痣的司空承与司空元。

    他们一脸煞气,显然不打算轻易放祝明朗离开。

    祝明朗冲着身旁的玉衡仙挑了挑眉毛,示意了一下她。

    玉衡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并且道:“穿上这身衣裳,我便是一位尘世女子,你不能仗着我为玉衡星,便事事要我出面,那游历就缺失了融入感与真实性。”

    “我就担心您嫌我手重,毕竟是你的人。”

    “玉衡星宫吃闲饭的那么多,残了一两个,没人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