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闪婚强爱:老公,你好棒 > 第2058章:下药?谁干的?

第2058章:下药?谁干的?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闪婚强爱:老公,你好棒 !

    第2058章:下药?谁干的?

    总算是把手里的工作给处理完了,她一看时间,都晚上十点了。

    四周都安安静静的,只有她办公室里还亮着一盏灯。

    走到落地窗前,街道上依然车水马龙。

    繁华的市中心永远都是热闹了。

    喝了口水,陆依姮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却突然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

    她一惊,这个时候了,谁还在公司里?

    巡逻的保安?和她一样加班的员工?

    脚步声越来越近,听着像是从她这边走过了。

    谁?

    陆依姮有些害怕了,不会是什么坏人吧?她……怀着孕,可不经吓啊。

    但是这个声音,越发的清晰。

    陆依姮四处看了看,她要往哪里躲才比较安全?

    正想着,门忽然被敲响:“姮姮。”

    “……干爸?”

    陆依姮的担心彻底消失,飞快的走过去开门。

    傅君临穿着休闲,脸上带着和蔼的淡笑:“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办公室,不害怕吗?”

    “工作嘛,投入进去之后,就忘记周围的环境,不害怕了。”

    “少加班,多休息,多玩耍。”傅君临走了进来,“没事就和云歌多玩玩。女孩子,这么拼干什么。”

    陆依姮笑道:“新世纪的女性,都是要自力更生的嘛。干爸,你的思想观念陈旧了哦。”

    “是,你这新世纪的女性,聪明独立,是我们家那个逆子配不上你。”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陆依姮的笑点。

    逆子。

    全世界也只有傅君临能这么说傅胜安了。

    她笑得眉眼弯弯,但也没忘记去给傅君临倒一杯茶:“干爸,都这个点了,你怎么来公司了啊?”

    要知道,傅君临只有开董事大会的时候,才会来。何况现在都是深夜了。

    平时,公司都是交由傅胜安全权打理。

    “我听说你还在公司里,所以就过来看看。”傅君临接过茶杯,弯腰在沙发上坐下,“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这长大了,就疏远了。”

    “哪有,干爸一直是对我很好的干爸啊。”

    “可是我那个逆子……”傅君临挥了挥手,“算了,不说了。”

    陆依姮倒是笑眯眯的:“你找我就找我嘛,一直提傅胜安干什么。我和你的感情,又不受他影响。”

    “对,你说的对。可是你和他结婚之后,就捆绑在一起了,想不提都不行啊。”

    “离婚啦,干爸。”

    “这不是还没彻底离么。”

    在她面前,傅君临一点都没有架子,也没有疏离感,只是一个亲切又疼她的长辈。

    抿了一口茶,傅君临问道:“你知道……胜安要娶希晴的事情吗?”

    “知道。”陆依姮点了点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难不成这事儿,还要经过我同意吗?”

    傅君临摇了摇头,手指轻轻的转动着茶杯,沉默下来。

    半晌,他抬头看向陆依姮:“这次过来,我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干爸,你直说就好。”

    傅君临叹了口气:“你和胜安啊,这婚结得快,离得也快。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而且他这么快就想再娶希晴,关家也没有一丝反对的声音,反而十分赞成。”

    陆依姮心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呗。

    没有极品的父母,怎么可能培养得出极品的女儿。

    就关希晴那个绿茶样,真不知道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才能熏陶出来。

    不过,想是这么想,陆依姮却是说道:“没什么蹊跷的,干爸。爱了就结婚了,不爱了就离婚了。”

    “可是,我问过胜安,也问过云歌,但是没有问出关键信息。我想,答案在你这里,只有你能回答我。”

    傅君临的眼神透着微微的光。

    陆依姮愣了一下,低下头。

    “姮姮,我没什么好瞒着你的。在你和胜安开了记者发布会,宣布要离婚之后,我就派人私下里去调查过你们。我发现了好几处疑点。”

    她一惊:“干爸,你……查我?”

    “是。云歌怎么帮的你,你怎么会和胜安在酒店房间,我都知道了。”

    陆依姮脸上有些发热。

    她的胡打胡闹,倒是让长辈知道,好尴尬。

    “爸,你查这些做什么啊……怪难为情的,这都过去多久了……”

    “姮姮,我就问你,那一晚胜安是喝了酒,但你是清醒的,他也没有酩酊大醉,更是自制力极强。为什么你们会发生关系?”

    她咬住下唇。

    “我要一个真相。”傅君临看着她,“我问过胜安,但他死活不回答。我想,只有你才能告诉我真相了。”

    “都过去……”

    傅君临打断她:“不,没有过去。任何事情,要有一个真相,不能糊弄了事。”

    陆依姮看着傅君临的眼神,明白他的意图了。

    傅君临是非要寻找出真相不可,否则,他也不会大晚上的来公司找她。

    “干爸……”

    “姮姮啊。”傅君临说,“我不想让你受委屈,你懂吗?”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这么久了,那件事过去这么久了,她都快要忘记那一晚上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给她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了,可是没想到,傅君临提起了。

    还是有人会在意她的委屈。

    “爸,我,我……”陆依姮哭得一抽一抽。

    “有什么就说出来,我给你撑腰,给你做主。”傅君临说,“别哭。你告诉我,那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陆依姮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傅胜安确实没有喝得大醉,他很清醒,清醒的知道……自己被下了药。”

    什么?

    傅君临的瞳孔猛然一缩:“下药?谁干的?”

    没想到,问题的关键点,竟然出在这里!

    难怪傅胜安吞吞吐吐不肯直说,只当没发生过,原来竟然是这么见不得人!

    “傅胜安说,是我干的,是我不知廉耻,为了得到他,所以做出这种事情。”陆依姮泪眼婆娑的回答,“干爸,你觉得,会是我吗?”

    “不是。”

    毫不犹豫的两个字,充满着信任。

    陆依姮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傅君临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问道:“不可能会是你,因为当时是云歌告诉你酒店房间号,你才赶过去的。你事先并不知道,胜安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