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黑海协约国集团

第一百三十八章 黑海协约国集团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 !

    画舫随着海波轻轻起伏,晨曦从纱窗渗进来,室内渐渐明亮。

    月洞床素雅帷幕内,陆宁正满心满足又满心疼爱的揽着蜷曲在自己怀内法蒂妮的小小身子,她的清美小脸上兀自有泪痕,晶莹剔透的小身子香汗还在,沉沉睡梦中,兀自抓着陆宁胳膊不放,微蹙的眉头,好像还在经历着昨夜的痛楚和难言的滋味。

    陆宁同样回味着昨夜的美妙,这个学识渊博冰雪聪明的法学天才,在昨夜,却也不过是个稚嫩无比的孩子。

    不过,很显然,对自己的疼爱,她并不抗拒,而是很配合很听话,但当自己雄姿勃发时,她还是受到了一些惊吓,更下了大决心抱着一种会受到严重伤害但却克服这种恐惧的信念来迎合自己。

    而当自己进入她小小身子时那种真正拥有自己很宠爱的小不点的满足,那种感情上和肉体带来的双重刺激满足,简直美妙难言。

    小不点痛得当时就痛哭出声,而自己就那样拥着她,在她耳边小声哄她,令她渐渐变得羞涩在自己怀里抬不起头,更听话的将那双晶莹小脚丫贴在自己强壮大腿上,那一幕,真觉得自己好像是巨人在侵犯一个纯洁的小精灵,那种罪恶感、对她的喜爱等等交织带来的刺激感觉,好像到现在,还在脑海里萦绕。

    低头看着她贴在自己胸口的满是泪痕的小小脸蛋,陆宁正要探头下去亲亲她,突然微微蹙眉。

    海滩般飞快驶来一叶扁舟,听得外面声音,是有急报。

    不一会儿,门被轻轻敲响。

    陆宁应了一声,雨沫和雪烟快速走进来,到了月洞床帷幕前,陆宁已经伸出手,雪烟忙将捧着的公函送到陆宁手里,雨沫则小声问:“老爷,要不要净手?”她捧了一盆热水,里面有雪白毛巾,这一夜,几名贴身侍女都准备着热水。

    夜半之时,更曾经得亲王殿下召唤进来,将梅花斑斑又满是汗渍的床单换上洁净干爽的新卧絮。

    “不用。”陆宁已经展开了小册子,是小德子的毛笔字。

    却是小德子刚刚收到来自北方的急报,前去东普鲁士地区教化蛮子创立天道骑士团的罗革遇害身亡。

    却是波兰人,同样在该地区传天主教,且手段残忍,不愿意从自己原始宗教改信天主教的蛮部,波兰人往往将其杀个精光。

    说起来,波兰人本就是斯拉夫蛮族,改信天主教也就这几年的事情,却转眼间,就成了天主教扩张的刽子手。

    罗革在该地区教化群蛮,不可避免,和波兰人发生了矛盾和冲突。

    波兰大公波列斯瓦夫,突然率军征伐,将罗革创建的还在萌芽中的骑士团摧毁,罗革收买教化的几个普鲁士蛮族也都倒了大霉。

    罗革有随从逃出,星夜逃亡基辅,好像到了基辅就病倒了,急报,则是基辅的罗斯人发出来的。

    而罗斯使者出发前,却是听闻,波兰大公波列斯瓦夫正率军向基辅进发。

    想来,罗革的随从逃到基辅时,基辅王公大臣们还没太当回事,直到听闻波兰人侵袭,这才急急的派使者前来黑海行省求援,顺便将罗革教长遇害的消息传递过来。

    陆宁刚刚看到开头时,已然坐了起来。

    此时,立刻掀帷帐下床,“我这便回府,你们留下,等小贵人睡醒再回转。”

    法蒂妮,同样是陆宁认为,可以进入自己内宫,授嫔妃封号的特殊异邦女子。

    雨沫和雪烟,忙齐齐应是。

    ……

    一大早,黑海竞技会协约委员会中的保加利亚、可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巴格达、罗斯六个国家的委员便被黑海亲王召进了亲王府。

    除了罗斯人委员外,其他几名委员兴奋而又有些不安,能得到黑海亲王召见,是他们期盼已久的殊荣,但今日,看情形怕是出了什么大事,又不免令人不安。

    只有罗斯委员,心事重重,心内知道,多半是为了北面的事由。

    昨日深夜,他已经见过基辅来的特使,特使带来了大公弗拉基米尔密信,要他无论如何,也要利用已经结交的齐国权贵的关系,说动黑海总督,能为罗斯人对抗波兰人的战事提供支持。

    弗拉基米尔大公,好像就这一两年间,突然变得衰老,迅速的失去了昔年征伐四方的勇气。

    而大公的年纪,还不到五十岁呢。

    罗斯人和波兰人一直纠纷不断,但就在九年前,弗拉基米尔大公还亲征重创了波兰军队,使得波兰人不得不割掉东部部分领土签订和平条约。

    但是,弗拉基米尔大公的严重受挫起源于对齐人的敌视,一直以来,大公便希望垄断齐人去往北方的贸易路线,宫廷内一位齐国破产商人成了重要一员,由此,开始对齐人在此扩张影响力针锋相对。

    但结果就是,齐人开始武装和雇佣罗斯人的死敌佩切涅格人,使得佩切涅格人对罗斯人南部地区的侵略越来越烈,甚至和历史上一般,再次发生了佩切涅格人围攻基辅城堡的一幕。

    更糟的消息就是,弗拉基米尔大公将十几个儿子分封到各地为王公。

    而一些重要区域的王公,好像开始得到齐人的资助,对父亲生出了反抗之意。

    或许,他们心中本就对父亲有恨意吧,但以前根本没表现出来,真不知道,齐人是如何知道他们心中对父亲的怨恨的,就好像,齐人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比如,诺夫哥罗德王公维谢斯拉夫,是弗拉基米尔大公和最早的妻子之子,和父亲早就离心离德,但一直以来,循规蹈矩,可去年的时候,突然宣布,不会对基辅上缴税赋。

    又如波洛茨克王公伊贾斯拉夫,虽说其母亲本来便是统治波洛茨克地区的诺曼王公罗格沃洛德的女儿,被弗拉基米尔大公杀掉其父强行占有,但不管伊贾斯拉夫还是其母,一直以来看似对弗拉基米尔大公忠心耿耿。

    但现今看,母子对弗拉基米尔大公都有很大的怨恨,伊贾斯拉夫同样紧随其兄,宣布不再对父亲缴税。

    波洛茨克,好像被齐人称为白俄罗斯地区,从波洛茨克选送的女奴,被称为白俄罗斯女侍,也不知道,这称呼是怎么来的。

    诺夫哥罗德和波洛茨克两地,可是罗斯除了基辅地区外最重要的两处领地,突然闹起分裂,可想而知情势多么严重。

    这也使得,当拜占庭人征伐东保加利亚地区,惯例要求罗斯由北而南夹攻时,弗拉基米尔大公根本没有精力来响应拜占庭人的战事。

    随之,便传来因为齐人介入,拜占庭人损失数名名将,不得不从东保加利亚退兵的消息。

    弗拉基米尔大公,好像越发憔悴起来。

    原本准备对两个儿子的讨伐,本就争议声不断,许多罗斯贵族,都不同意,现今也就偃旗息鼓。

    几天后,他便派出使者前去黑海行省,商谈将最漂亮的女儿嫁给黑海亲王联姻之事。

    而嫁给黑海亲王的普列米斯拉娃·弗拉基米罗芙娜公主,实则便是波洛茨克王公伊贾斯拉夫的同胞妹妹,也就是被弗拉基米尔大公杀了父亲强行占有的罗格涅达之女。

    弗拉基米尔大公挑选各地美貌处女作为陪嫁的举动,更被许多基辅权贵视为其失去了青年时勇气的象征性事件。

    不过,很多权贵,都将族中女子送入陪嫁队伍,只能说,整个基辅公国的精气神已经趋向衰落。

    虽然,基辅公国确实内部矛盾重重,很多人都相信,弗拉基米尔大公死后,公国必然会陷入分裂,但毫无疑问,齐人令这种趋势大大提前了。

    当然,和齐人联姻带来的好处也显而易见,齐人很快就故技重施令佩切涅格爆发内战,且齐人派出武装介入了这场战事,令佩切涅格人的实力大大受损。

    基辅公国南部边境,佩切涅格人短期内,已经不再是什么威胁。

    诺夫哥罗德、波洛茨克等几处宣布不再缴税的王公,也纷纷象征性缴纳了少量税款,分裂及内战的威胁,暂时被掩盖下来。

    而这个时候,波兰人卷土重来,显然,也是看到了罗斯公国内部冲突引发的衰落。

    弗拉基米尔大公已经很难再团结全部领地的王公和波兰人作战,而最省力的办法,自然是齐人的介入。

    密信里,弗拉基米尔大公还询问,齐人能不能支援火器武器。

    显然,从一定程度,大公的雄心壮志并没有消亡,只是在卧薪尝胆的隐忍。

    想着,罗斯委员格列布摇头苦笑,齐人的火器,可是和拜占庭的希腊火一样严格保密,怎么可能提供给基辅,莫说火器了,便是齐人最顶尖的重甲,听说是由什么高炉烧出的钢铁锻打的,也从不对外售卖,其对外售卖的精甲,仅仅是第二档次的甲胄。

    胡思乱想着,格列布和其他几名委员进了金碧辉煌的银安殿,这迥异于西方的雄伟殿宇,立时令众人心中都是一凛,肃然站好。

    而殿上宝座之下,左右两列鲜红甲胄女卫,手中斧钺,高高飘扬的雕翎漫天,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脚步声响,偏殿中,数名捧着玉如意、玉麒麟等祥瑞的华裙宫娥在前引路,一名高大的身影缓步走入。

    实则不管女卫还是宫娥,都来自内侍卫处保加利亚女侍连的仪仗内侍勤务科,算是她们的首秀,倒是威风凛凛有模有样。

    格列布等人,哪里关心这些女卫、宫娥的面貌?都向那高大身影看去,随之人人都感觉,心中被大锤锤了下一般,人人不由自主低下头,这黑海亲王,眼神如利剑一般锋锐,令人根本不敢直视。

    “来啊,看座!”陆宁微笑坐在宝座上,文先生、黑海亲王和圣天子,陆宁有三种面相。

    其实现今来说,陆宁也不在乎他们知道不知道自己便是文侍制,更不是故弄玄虚,但亲王之尊,自不能给他们寻常人的观感,是以,眼眸处的掩饰略微去了一些,整个人,精气神已经截然不同。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大齐对诸邦怀友好之心,奈何奈何!”陆宁说着话,叹息摇头。

    从头到尾,亲王都是说齐语,前一句还好,后一句,众人都不明所以,此时,偏殿最后跟出来的宝禧,便走过来,将一份份绢册发给每个委员,里面是拉丁文和齐语拼音文及齐语正文三种文字书写。

    其实这些委员被委派来黑海行省,便是没有齐语基础的,现今也在恶补,不过有拉丁文自然更方便。

    宝禧则用略显生硬的拉丁发音,开始讲述起来。

    便是大齐要和在场委员所在的六国,签订盟约。

    该盟约议定,齐、保加利亚、罗斯、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可萨、巴格达苏丹国,共七国,结为兄弟之邦,凡侵略七国中任意一国,便等于对七国同时宣战。

    七国之间的纷争,则由内部协调解决,不可互相征伐。

    齐国将作为该盟约的守护国,居中协调。

    宝禧更言道,大齐帝国经营黑海,本是为和平贸易,却不想,西北的波兰人,残杀大齐教团成员,屠戮信奉天道之教徒,大齐已经决意对其开战。

    不过,因为是大齐主动进攻,是以,该盟约诸国,并不需承担联合作战的义务。

    而现今波兰人,正侵扰罗斯西部边境,因为是盟约签订之前之事,诸国同样不需因为签订了该盟约,便承担额外的义务。

    其实这六国中,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可萨和巴格达四国,都和大齐有盟约,甚至盟约中,多少有点作为大齐保护国的意味,巴格达苏丹国,更是在巴格达和雷伊(德黑兰)两个最大的城市,都有大齐的驻军。

    保加利亚人,四面邻敌,就更是求之不得。

    罗斯人,正被波兰人侵扰,大齐要对波兰宣战?格列布大喜,这简直是意外之喜,根本不用自己费唇舌,取得的成果比原本好得多。

    当然,弗拉基米尔大公就未必满意了,他可能认为这是个机会,甚至希望能借此次机会得到大齐的火器,毕竟,最美丽的女儿都嫁出来了,借这次机会向女婿提一些略显困难的条件很正常。

    但齐人直接对波兰人宣战的话,弗拉基米尔大公的希望完全落空。

    宝禧又解释说,现今愿意签约的国家将会成为黑海和平协约集团的创始国,以后,也欢迎任何希翼和平的国家参与进来。

    但创始国,对协约集团新成员具有一票否决权,任何希望进入本集团的国家,都需要得到所有创始国的同意。

    这些,也都在发放给他们的协约草案中写得清清楚楚。

    诸位委员,如果对草案有异议,或者需要请示君主的,可回自己官邸考虑。

    保加利亚伯爵瓦西里,短短时间,将草案内容看了几遍,等宝禧话音落,他已经大声道:“我可以全权代表我国沙皇陛下。”拿着鹅毛笔,刷刷的签字。

    显然,他来黑海前,已经得到了君主的承诺,有很大的自主权,来此的目的,自也不是简简单单为了什么竞技会的举办。

    又有亚美尼亚委员和巴格达委员,也都签字同意,看来和瓦西里的情形差不多。

    而且,也都认为,这个字,越早签越好,不然万一失去创始国的资格,怕回国后被盛怒的国王(女王)砍了脑袋。

    罗斯人格列布,沉吟了会儿,也在上面签了字。

    格鲁吉亚委员和可萨委员面面相觑。

    格鲁吉亚的萨罗米伯爵,来此除了参与竞技会事务,主要的目的其实是受国王亚历山大所托,劝说维拉王后回国,不要长期流连在外,倒真没有签订新盟约的心理准备,他也没有什么军事家政治家的潜质,性格就是个老好人,所以才被派来劝说维拉王后。

    此时,便很犹豫。

    可萨委员约翰伯爵是个大胖子,本来是来西康花花世界享受生活的,更没有什么担当,不过好在从西康出港,近海船只两三日便可以抵达可萨都城马他喀港,派随从回去请示,应该不会耽误什么。

    宝禧见有四国委员已经签订草约,笑道:“如此,草约便算正式通过,明日会准备正本,举行隆重的签约仪式。”又对阿罗米伯爵和约翰伯爵道:“你们也不必急,十天之内补签正约,一样可以认做创始国。”

    约翰伯爵心下一松。

    萨罗米伯爵可就傻了眼,十天时间,自己请示可来不及,毕竟格鲁吉亚都城可不是什么海港,且格鲁吉亚距此最近的海港,也许四五日时间,还需要顺风顺水不遇到什么意外。

    想想,只能去请示维拉王后了,由王后定夺,最后便是亚历山大国王不喜,也由王后承担一些责任。

    何况,怎么想,国王在此的话,也会签订这份盟约。

    和巴格达默罕默德教派的战事,因为齐人的到来偃旗息鼓,如果现今巴格达人都在盟约内,格鲁吉亚排除在外,以后怕南疆又起战火。

    此时高高宝座上,陆宁起身,随着宫娥高亢的“殿下起驾”的声音,几名委员忙都站起,目送黑海亲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