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极品狂少 > 第1280章 他日能再相逢【大结局】

第1280章 他日能再相逢【大结局】

作者:小村牛支书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极品狂少 !

    杨小宝看完叶龙手机上的短信,眼神已经露出杀意,扭头一看后座,眼见一个长背包,便伸手打开,却见赫然是一枝狙击枪。

    他现在完全明白了,这人便是那个神秘的狙击手,而幕后指使者,便是张家兄弟中的一个。

    叶龙眼见手机被杨小宝翻看遍了,额头冷汗已经冒了出来,说道:“你赶快放开我。”

    “我会放开你的,但得等你死之后,现在你最好给我讲讲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杨小宝咬牙道,手上已经加了力道,那匕首的锋刃,划进了叶龙的皮肤之中,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叶龙感觉到痛处,身体紧绷,心里的惊惧更是无法形容,颤声道:“你敢在这里行凶,必定受到法律的严惩。”

    “呵呵,你觉得我会怕吗。”杨小宝冷笑道,随后,手上又加了力气,“快说出实情,要不然,我会让你用一夜的时间去品尝死亡,要是说出实情,我还会给你个痛快的。”

    此时,刀锋已经划开了叶龙咽喉处的筋肉,凉飕飕的感觉直传到叶龙的心里,鲜血滴答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在刀锋割到喉结之时,叶龙彻底崩溃了,颤声道:“我说,我全都说,你给我个痛快的,别这样一刀一刀的割。”

    杨小宝这才将匕首收回,在叶龙的衣服上擦拭掉血迹,然后将手机录音打开,让叶龙彻底坦白。

    在听叶龙说完事情经过后,杨小宝就感觉胸膛中的怒火已经沸腾,一刀各隔断叶龙的咽喉,然后便开始给李廷打电话,说了事情原委,让他回医院照顾林雨涵。

    李廷一听,顿时大急:“小宝,你是要去张家吗,我陪你去,不要孤身涉险。”

    “李廷,我办完这件事情后,便会直接去上港,追击四一教,你在木齐市,帮我打理宝宇公司,然后向林雨涵将事情真相讲清,这一切都拜托你了。”杨小宝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将叶龙的尸体推到副驾驶位置上,驾着白色本田,便向张家的别墅而去。

    ……

    此时,张家父子正坐在客厅里,商讨要如何向杨小宝动手的事情,张玉成建议直接带领特务连的人,前去医院,将杨小宝就地击毙,而张志国则恐怕影响太大,想着将杨小宝诓出医院来解决。

    特务连的那些士兵则在彭峰的带领下,等在别墅的一旁,听候命令。

    就在张家父子已经商议妥当,要在医院直接处理掉杨小宝自己,忽然听见大门处发出巨响,随后,一辆白色本田车已经疾驶了进来。

    张玉成一见,认出了是叶龙的车,便立即起身,预备大声呵斥一番。

    却见那车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直接便向客厅驶来,在台阶处一个急刹,停下后,杨小宝从车里走了出来。

    张玉成已经来至门口,眼见是杨小宝,登时大吃一惊,刚想招呼那些闻声而出的士兵动手,却见杨小宝一个跃身过来,早将带血的匕首,横在了他的咽喉处。

    这一下,众人都吓呆了,谁也没想到,杨小宝竟然这么大的胆量,敢直接闯进来,而且,上来就将刀架在了张玉成的脖子上。

    张玉成惊惧的话都说不完整了:“杨,杨小宝,你想干什么,你这样做,是不是喝醉了……”

    张志国则脸色铁青,说道:“杨小宝,你不要做傻事,我们之间虽然有点矛盾,但不至于刀枪相见。”

    杨小宝笑了:“有点矛盾?老兄,我们之间应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关系,当然要刀枪相见了。”

    张志国眼见自己儿子处于危险之中,口气没敢强硬,又道:“南二环地块,我们已经不争了,玉磊吃的亏,我们也打算咽下了,你还想怎么样,做人不能太绝了。”

    “我倒是不想做绝,但你这两儿子,可不管这一套,你要是怨,就怨你这俩儿子吧。”杨小宝冷声道。

    随后,他向那些持枪的士兵道:“你们可以将车门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彭峰一听,急忙亲自过去将车门打开,叶龙的尸体,一下子便车上掉了下来。

    杨小宝又将手机打开,里面清楚地传来了叶龙讲述南山事件的声音。

    张玉成一听,彻底慌了,他来不及细想叶龙是如何被杨小宝识破的,急忙说道:“杨小宝,这人是在说谎,我与你素不相识,如何会去谋害与你。”

    “死人可是不会说谎的,至于你为什么要谋害我,你雇佣的这位狙击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杨小宝冷冷地道。

    张志国脸色阴沉起来,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在暗中已经杨小宝动过手了,而且还将林峰辉误杀,这一下,事情可就严重了。

    他一边脑中疾速思索对策,一边说道:“杨小宝,即使我儿子犯了法,那也不用你来动手,法律自然会惩罚他的,劝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我既往不咎。”

    “呵呵,我今天就是来代替法律行事的,你既往不咎,但我却要将账一笔笔算清,首先,你儿子就要给林家父女偿命。”杨小宝冷笑道。

    张玉成感觉到那匕首锋刃的凉意,闻听杨小宝这话,登时惊惧到了极点,喊道:“爸爸,你快救我。”

    张志国闻听自己儿子的求救声,心如刀割,厉声道:“杨小宝,你赶紧放开我儿子,一切都好说,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杨小宝手上用了力,让刀锋已经切进了张玉成的皮肤里,张玉成彻底忍受不住了,下边裤子已经被尿湿,嘴里使出全身的力气,撕声喊道:“你难道敢杀人?”

    “我来,就是为了杀人的。”杨小宝冷声道,随后手上一使劲,匕首早已经割断了张玉成的咽喉。

    众人又被吓呆了,尤其是张志国,他方才还心存侥幸,以为在这么些士兵的包围下,杨小宝未必敢当场杀人。

    他却没想到,这人竟然胆大妄为到了这种地步,直接便将自己儿子咽喉割断。

    等反应过来后,他尖声喊道:“你们这帮士兵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还不开枪!”

    那些士兵才反应过来,刚要举起枪来,却见杨小宝一个箭步,已经来至张玉磊的面前,将匕首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张玉磊眼见杨小宝果然敢下死手,吓得哪里还敢说半句话,只是用哀求的眼神,看向自己的父亲。

    张志国悲愤交加,喊道:“杨小宝,玉磊可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你不要伤害他。”

    “哦,他是没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我觉得,留着他,就是木齐市的一个祸害,所谓斩草除根,便要一个不留。”杨小宝淡淡地道。

    随后,他手上一用力,张玉磊便手捂着喉咙,慢慢跪倒在地,鲜血和白沫,一同从咽喉处流了出来。

    彭峰和那些士兵,看的骇然,此时看见杨小宝将张玉磊已经杀死,再不耽搁,举起枪来,便向杨小宝射击。

    在枪声大作之时,就见杨小宝一个跃身,已经拎住了张志国的衣领,挡在了前面。

    就听见张志国一声惨呼,急忙停止射击的众士兵齐齐看去,却见张志国的腿上和小腹处已经有鲜血流出,很明显是中弹了。

    彭峰等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举着枪指向杨小宝,不敢开枪,也不敢放杨小宝走。

    张志国眼见自己两个儿子已经丧命,悲痛可想而知,也顾不上自己还在杨小宝手里,狂怒地喊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赶紧开枪,开枪,今天就算人全死了,也得要这个人替我儿子陪葬。”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警笛声,随后,陈威带着全副武装的警察跑了进来。

    陈威接到李廷的电话,得知杨小宝独自一人前来张家,便知道事情不好,率人疾速赶了过来。

    等一进门后,看见客厅里的情景,他心里一声哀叹,果然来晚了,事情已经无法收场。

    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指望,能将杨小宝救离这里,便谢天谢地了,其他的只能等以后再说。

    他一边脑中疾速思索着对策,一边向院中喊道:“请大家不要开枪,我是陈威,这个案子,让我们公安局来处理。”

    彭锋等人正不知所措之际,闻听陈威的话,如释重负,果然将枪放下了,要看公安局的人,要如何解决这个困局。

    陈威举起双手,一边走,一边杨小宝喊话:“杨小宝,你冷静一些,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谈谈。”

    及至来到近前,陈威一边说着劝降的官话,一边向杨小宝使眼色。

    杨小宝此时也正在思考着脱身之策,张志国被枪击以后,身体已经快要站立不住了,要是以他为要挟,恐怕很难顺利离开这里。

    一见陈威的眼色,他立马明白了过来,扔开已经昏迷不醒的张志国,一把将陈威抓了过来,向众人喝道:“你们最好都给我让路,要不然,你们领导的命就没有了。”

    众警察根本没料到会发生这一幕,登时都愣住了。

    而陈威还在装出紧张样子,不断地喊道:“你们别轻举妄动,听从这人的话……”

    杨小宝眼见警察们将枪口也都向下了,这才不再耽搁,将陈威往车里一搡,然后也疾速上车,一脚踩上油门,便向大门外驶去。

    陈威长叹一口气,指挥着杨小宝专向路况拥挤的地段驶去,然后拐进小巷,将追击的警车甩掉后,这才沉重地道:“小宝,你为何这般冲动,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你啊,何必亲手杀人。”

    “不亲手杀掉,就不算复仇。”杨小宝淡淡地说道。

    “那这可怎么办呢,你必将成为通缉犯人,就算现在摆脱了我们警方的追捕,你也无法逃出木齐市去,机场和车站,以及各个路口,你都无法通过了。”陈威叹气道。

    就在这时,忽见两辆汽车从前方迎来,随后猛然停下,李廷先从车里下来,挥着手,示意杨小宝停车。

    杨小宝将车刚停下,却见车上又下来两个人,竟然是老白和齐建林。

    “小宝,你终于还是重蹈覆辙了,有什么事情,不能稳妥的解决吗?”老白摇头道。

    杨小宝声音很冷:“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不管不行啊,小宝,没有我们的帮助,你根本无法离开木齐市,请拿着这张证件,就可以畅通无阻了。”齐建林叹气道,随后,递过来一本总参二部的证件。

    老白也点头:“你的这位朋友李廷,还会点化妆术,只要将你的脸变黑点,就能与这本证件上的照片相符,然后便可以离开木齐市了。”

    杨小宝刚想拒绝,却听见陈威焦急地道:“小宝,既然这两位如此帮忙,那你还不赶快地行动,越拖延,你就越危险。”

    闻听陈威的话,杨小宝心里有些不忍,毕竟,这位可是冒着被革职与问罪的风险,将自己护送出来,要是自己逃不出木齐市去,就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

    “那么,陈兄,你回去要怎么交差?”杨小宝问道。

    “当然是被你胁迫后,又被刺伤了。”陈威说着,拿起匕首,就往自己肩膀上深深扎了下去。

    “我受伤成这样,大概没人会质疑我的遭遇,小宝,你不用担心,尽快走吧,等安全了,给我来个电话。”陈威拔出匕首,沉声说道。

    杨小宝叹了口气,握住了陈威的手,然后又看向了李廷,说道:“两位兄弟,真是劳累你们了,等以后我脱离困境,必定会好好感谢你们。”

    李廷叹气:“小宝,这时候你还说这些干什么,咱们兄弟,还用说这些废话吗,赶紧坐好了,我来替你化妆。”

    陈威让开了位置,看了杨小宝一眼后,又向老白两人托付了几句,便手捂着肩膀,快步向另一条街道走去。

    李廷给杨小宝花完妆后,便催促杨小宝上了老白的车,千叮咛万嘱咐,然后便返回医院去了。

    张家遭此大祸,万一有余孽迁怒与林雨涵,那就麻烦了,所以,他要赶回去,好让即将离开木齐市的杨小宝不要担心。

    齐建林开着车,杨小宝和老白坐在后面,杨小宝问道:“冰冰还在酒店吗?”

    老白点头:“是的,我都没敢告诉她这件事,等明天新闻一出来,她不知道该有多么伤心,我会劝她立即离开木齐市的。”

    杨小宝默然,他想起了杜小琳和韩妮,心里一阵愧疚,临走的时候,也不能前去告别,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天涯过客。

    老白继续道:“小宝,你犯下这样的人命案,要想重新光明正大的出现,身份什么的,都需要改一下了。”

    “老白,你是否还想着让我帮你做事,那是不可能的。”杨小宝立马警觉了起来。

    老白摇头:“好了,我们暂且不说这个,你说要到什么地方去吧,我来给你订机票。”

    “我要去上港。”

    老白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但却没说什么,只是开始打电话订票,挂掉电话后,才说道:“小宝,我们送你到机场,就算告别了,然后我们返回京城,你到上港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没有问题,会重新好好生活的,希望你们以后别来纠缠我就行了。”杨小宝一挥手道。

    ……

    一个星期后,林雨涵伤口拆了线,被告知可以回家静养了,便让李廷帮着办理了出院手续,离开了医院。

    她先是去墓园,给自己父亲扫了墓,然后又去了趟公司,和暂时负责公司事务的副经理,谈了一下,让副经理主持大局,将保健品的厂房和设施全部处理掉,预备上日用品的生产线。

    及至忙完这一切,回家的路上,林雨涵问向李廷:“李大哥,小宝哥还没有消息吗?”

    李廷一边开车,一边忧虑地道:“没有,他说安顿下来后,便会给我打电话,但这个电话一直没来,我心里也担忧到了极点。”

    林雨涵叹了口气,扭头看向西边的云彩,眼里的泪水忽然流了下来,喃喃道:“小宝哥,你现在一定是在另一座城市,意气勃发的创建事业,铲除恶人吧,希望你一切顺利,他日能再相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