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十九章 拜师无门

第十九章 拜师无门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晨曦初照,四野风清。

    曲折崎岖的山道上,三个瘦小的身影正缓缓往前而行。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夜在破庙露宿的泪痕以及白练雪姐弟俩。

    天刚蒙蒙亮,三人便离开了破庙。

    白练雪说她向人打听过道峰的大概位置,于是三人便一路往西北方行去。

    “泪痕哥哥!昨晚睡得还好么?”白练飞小手拉了拉泪痕的衣角,抬起头认真地道。

    泪痕转过头来,微微笑道:“很好啊!你呢?”

    白练飞闻言,神色忽地闪过一抹哀伤,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好似很不开心的样子。

    泪痕见状,眉头微微一皱,不解地道:“怎么了?小练飞?”

    白练飞屈着脸,垂下了头,低声嘟囔道:“昨天夜里,我又梦到爹爹了。”

    泪痕闻言一怔,又想到姐弟俩的身世,便眼神复杂地望向旁边的白练雪。

    白练雪面色原本平淡无波,此刻却寒似冰霜。只见她神色忧伤地看了眼白练飞,又望了眼泪痕,便迅速转过头去,好似怕二人看到她的脸。

    泪痕见姐弟俩又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不禁也想到自己的父母,一阵心酸涌上心头。

    不过,此时的泪痕已与往日大不相同。

    卖烙饼的老板娘转述的白练雪说过的那番话,深深触动了他。

    仇恨固然难消,但他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往的不堪回忆中。

    旧事,容易让人迷茫;旧人,最是令人心痛。

    泪痕心里明白,人得往前看。只有向前,才能成长进步;只有向前,才能一雪旧恨。

    三人有着相似的凄苦身世,又在破庙拜佛结义。内中情谊,便如亲生兄弟姐妹。泪痕心知自己年纪在三人中为大,便该带头给自己的弟妹们做个榜样,多多照顾他们一些才是。

    泪痕见白练雪姐弟俩悲伤难过,不由伸手轻轻拍了拍白练飞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小练飞!别难过了。等你学会了武功,何愁大仇难报?”

    白练飞闻言,抬起头来,眼神凝视着远方,狠狠咬牙道:“等我会了功夫,定要让那大恶人血债血偿!”

    白练飞所说,又何尝不是泪痕心中所想。

    失去双亲,人间至痛。这份痛与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取代,甚至化消,除了死亡。

    杀人偿命!自古天经地义。

    泪痕眼眸深邃地望着远方,不由攥紧了拳头。

    三人又行了数里,便站定向远处望去。

    遥见远方山峦起伏,云雾缭绕。一座拔天孤峰笔直地立在众山之中,巍峨突出,直插云霄。

    白练雪见状,面色一喜,指着最高峰道:“看!那便是道峰。”

    泪痕,白练飞二人闻言,极目眺望而去,见那道峰上下浓雾遮掩,仿若缥缈。虽不能窥之全貌。但心底亦为之磅礴雄奇的气势震撼,莫名生出崇拜向往之意。

    “泪痕哥哥!你说道峰会收我们三人做弟子么?”白练飞远远望着道峰,目露忧色地道。

    “难说!”泪痕不信道峰的考验真如周山蛟所说的那般严苛。不过,道峰毕竟是中原正道响当当的门派,又岂是凡夫俗子皆能进修之地。

    “啊?”白练飞闻言,似惊讶又似不解地望着泪痕。

    白练雪看了二人一眼,便向前行去:“收不收,到了地方自便知晓。走吧!”

    泪痕,白练飞二人对视一眼,便快步跟了上去。

    三人说笑间,又行了数里。穿过弯弯绕绕的山坳,便来到一处石谷。

    谷口的乱石群中,有一块平滑宽大的石壁,上面深深地刻着两个大字,正是道峰。

    谷内深处,孤峰傲立苍穹,方圆白雾缭绕。远观只感其雄奇,近视方觉其震撼。

    白练飞见状一喜,欢笑道:“太好了!终于到了!”

    白练飞见道峰近在眼前,难耐心中狂喜,撒腿便往石谷内跑去。

    就在此时,石谷内猛地吹出一阵狂风,风中暗暗带着些许劲力,扫向白练飞。

    白练飞向前冲去的身子猛地一顿,还未站稳,就觉狂风袭来,前胸如被人重重推了一把,脚下不由“蹬蹬蹬!”连退数步,一个踉跄,已然跌坐在谷口外。

    “练飞!”

    泪痕,白练雪见状一惊,急忙朝白练飞跑了过去。却见白练飞自己已然缓缓站起身来,神色惊慌地望向石谷深处。

    这时,忽闻谷内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停步!”

    三人闻声皆惊,不约而同地向谷里望去。

    “此谷已属道峰地界,未经允许,不得擅入!”谷内又传出一个有力的声音。

    泪痕见状,又见姐弟俩齐齐向他看来,便朝着石谷朗声道:“前辈!我等三人是来拜师学艺的。”

    “哼!”石谷内传出一声冷哼。便见一名身穿蓝色道袍的老者,腰悬长剑,至一块巨石后缓缓走了出来。

    那老者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眼神冷冷地看了泪痕等三人一眼,不悦地道:“就你们这个样子,也想来道峰拜师学艺?”

    泪痕等三人闻言各自一惊,相互对视了一眼,不解地望着怪老道,不知如何开口。

    那古怪老道来至三人旁,分别打量了三人一番。便停在白练飞身前,伸出干枯的手指抓向白练飞的肩膀。

    白练飞见状一惊,身躯往后缩了缩,躲开了怪老道的手:“前辈你……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怪老道板着脸,冷冷地接着道:“看看你的资质筋骨好不好,够不够资格进道峰。你以为道峰是个人就能进来吗?”

    白练飞闻言一愣,旋即好似明白过来,就又走上前去。

    怪老道忽地探出右手,一把抓在白练飞白皙的手臂上,狠狠捏了起来。

    怪老道下手力道极重,没捏几下,白练飞手臂便已涨红,疼得哆嗦开来。

    “怎么?这点痛都受不了,还妄想来道峰拜师么?”怪老道望着白练飞冷冷道。

    白练飞闻言,便一脸委屈的望向白练雪,泪痕二人。

    白练飞见白练雪朝他点了点头,知道他姐是在让他隐忍。不禁狠狠一咬牙,任由那怪老道捏遍全身。

    白练飞虽觉得老道下手极重,痛的他面色亦是涨红一片,甚至抽搐起来。但他想到亡故的爹爹,背负的血仇,还是忍了下来。

    怪老道捏了好一会儿,终是缓缓点了点头,冷冷道了声:“还可以!”

    接着,怪老道又来至白练雪身前,伸手捏了起来。

    泪痕见白练雪腰杆挺得笔直,任那怪老道使力捏着,却是自始至终都未发一声。不禁心下对白练雪更加钦佩欣赏。

    “将就!”怪老道松开手,望着白练雪一副严肃的样子,只说出了两个字。

    然后,怪老道便来至泪痕身前,伸手捏去,只是没捏几下,就面色铁青地松开手来。

    泪痕见怪老道面色难看,心里咯噔一下。莫非……

    怪老道忽地转头对着白练雪姐弟二人道:“你二人第一关算是勉强通过了。但若想拜师学艺,还得看你们过不过得了风刃道。”

    泪痕见状,心道这怪老道怎么看罢自己的筋骨,一言不发。却说白练雪姐弟二人已然通过了第一关,难道自己……

    “前辈!那我呢?”泪痕疑惑地望着怪老道,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白练雪姐弟二人也好奇地看了泪痕一眼,又不解地望向怪老道。

    怪老道冷然一笑,道:“你?算了吧!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

    三人闻言皆是一惊,泪痕心头一震,不禁有些闹气,急问道:“为什么?”

    破庙结义后的三人一路跋涉而来,到了目的地。白练雪姐弟俩通过了什么资质筋骨的考验,唯独泪痕被怪老道莫名地拒之门外,心下懊恼自然大过不解。

    白练雪也不解地望着怪老道,愤愤道:“我们三人是姐弟,一起来的。为什么我们两个可以通过,他就不能呢?”

    怪老道闻言,望了泪痕一眼,冷冷道:“你的天资与筋骨并无丁点优越可取之处,与普通山民渔夫并无差别。若连你都可以进山学艺,道峰的大门岂不是要被世间凡夫俗子给踏破了!”

    怪老道的话,如一根尖刺,狠狠扎在了泪痕的心头。

    泪痕听罢,脑袋嗡地一下,如遭棍击。不由倒跌几步,惊道:“什么?这……”

    白练雪,白练飞面色亦是一惊,对视一眼,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