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十八章 剑流儿中蛊

第十八章 剑流儿中蛊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烈日高悬,浓密的树林中,阴凉舒爽。

    一个束发白衣剑者缓步行在其中,眼神不地四处张望,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这白衣剑者正是暗中跟踪问剑狂人,奉命关注狂人动向的剑流儿。

    剑流儿自桑龙镇发现问剑狂人的踪迹,便一路悄声尾随。

    谁知到了这密林,他却忽然失去了问剑狂人的踪影。

    他本来可以跟的更近些,只是自从上次与问剑狂人交手后,他心里明白了一个事实,那便是问剑狂人的武学在他之上。如若跟得太近,怕被对方发觉。

    可终究,他还是把人给跟丢了。

    剑流儿有些纳闷,也有些不甘。

    他不信他自己连跟踪一个人这种小事都能出差错。

    “问剑狂人,你到底在哪里?”剑流儿不耐地自语着,神色有几分焦虑。

    就在此时,他隐隐听见远处传来说话声。

    剑流儿循声望去,但见密林深处,正有两个身背枯枝的樵夫,边走边谈,有说有笑地向林子东方行去。

    剑流儿见状,心道如此盲目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上前问问那俩樵夫,或许会有问剑狂人的下落也说不准。

    心念一动,剑流儿便朝那樵夫所去的方向,快步追去,并高喊道:“二位请留步!”

    林子深处的那两名樵夫闻言站定,不解地望着疾步而来的剑流儿,似有几分惊讶。

    待那两名樵夫,看到剑流儿背负着长剑时,不禁对视一眼,露出慌乱面色。

    “不知二位在这林子里,是否见过一个偏爱饮酒的中年剑者呢?”剑流儿来到樵夫跟前,打量了二人一眼,不禁疑惑地询问道。

    二樵夫闻言,相互凝视着彼此,好似不知如何开口。

    剑流儿见俩樵夫迟疑不语,心道莫非他们真的知道问剑狂人的去处?当下不禁抱拳礼道:“不瞒二位,我找那剑者实在是有要事。二位若真知道他的去处,还望不吝相告。”

    高个子樵夫见剑流儿行了礼数,不像是个恶人,这才面色稍缓,淡淡开口道:“你说的那人,使得可是黑剑?”

    剑流儿闻言,面色一惊,喜道:“正是!正是!”

    此时,一旁的矮个子樵夫接过话道:“原来你说的是他啊。他往南边去了,走了有一阵子了,快去追吧。”

    “多谢!告辞!”

    剑流儿谢过俩樵夫,便急匆匆地转身往南行去。

    没走几步,剑流儿猛地察觉周遭气氛不对。

    原本鸟叫蝉鸣的林子里,不知何时变得异常安静,听不到任何自然之声。

    剑流儿见状停下脚步,警戒地环视着周围,隐隐发觉林子里好像暗藏着杀气。

    倏然!远处树梢忽地微微晃动起来,半空猛地传来一个怒喝之声:“剑流儿!”

    剑流儿闻声一惊,转身瞬间,就见树梢间绿影一闪,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名手握钢刀的绿袍人。

    绿袍人双耳分别吊着一串骷髅耳环,正是魔都武座——绿魍非骨。

    剑流儿打量了番绿魍非骨,见他身上散发着丝丝魔气,不禁拔出长剑,正色道:“魔者!休得猖狂!”

    绿魍非骨见状,狂笑数声,冷道:“剑流儿,这片森林将是你的坟墓。”

    剑流儿闻言,亦是冷然一笑:“是谁的坟墓,便要看你的本事如何了。”

    剑流儿言罢,喝声提元,快步掠上,长剑一抖,直刺绿魍非骨咽喉。

    绿魍非骨瞳孔深邃地望着刺来的白芒,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做梦!”。

    眼看剑流儿之剑离绿魍非骨咽喉不到一尺,后者忽地运起魔气,足尖点地,飘然向后退去。

    剑流儿见状,内力一催,乘势再逼。

    一者退,一者进,双方贴地掠出数十米。绿魍非骨纵退之间,已被剑流儿逼得将要撞上后方粗壮的树干。

    此时,绿魍非骨猛地眼神一冷,手中魔刀划过一道圆弧,向前撩去。

    “叮当!”一声,魔刀击退长剑。剑流儿借势一个腾跃,右足暗运真气,踢向绿魍非骨前胸。

    “有这么容易吗?”绿魍非骨冷哼的同时,双足向后一蹬,借着树干垂直地立住身形。魔刀朝着剑流儿右足斩去。

    剑流儿冷冷一笑,竟是不顾斩向右足的魔刀,长剑寒光闪烁之间,便扫向绿魍非骨脖颈。

    剑流儿这种招式,乃是一种武者对战时的博弈之法。

    绿魍非骨那一刀劈落,势必会断掉剑流儿的右足。但剑流儿选择舍弃右足,要得却是绿魍非骨的头颅。

    这买卖怎么算,都是对方吃亏,剑流儿自然无所畏惧,他不信对方会不惜性命来换自己的一只脚。

    绿魍非骨乃是魔都武座,闯荡江湖多年,论经验阅历,自不输剑流儿。剑流儿发招之间,他便已看出了剑流儿心中盘算。

    “休想!”绿魍非骨识得剑流儿这一招的厉害。刀势一转,魔气再提,身子顿如绿蛇游走般,贴着树干向上直蹿而去。同时,刀锋向上重重一拨。“铛!”地一声,便将剑流儿横扫而来的寒芒格挡开去。

    剑流儿右足踏空,又见绿魍非骨飞蹿而起。不由眼神一凌,左足重重一踏树干,借力向上跃起。执剑朝上刺去。

    绿魍非骨飘身落在树梢上,见剑流儿也向上跃来,忽地冷喝一声:“下去!”

    只见绿魍非骨周身魔气狂散,面色一冷,手执魔刀便重重朝下劈去。

    这一刀劈下,威力万钧。剑流儿若是招式弱些,必然被打落树下。

    “白虹贯日!”剑流儿猛地冷喝一声,内元急催,手中长剑顿时延伸出尺余长的剑芒,“叮!”地一声,已是将魔刀远远格了开去。

    二人来至树梢间,眨眼,便又是交战了数十招。

    此时,自二人不远处的一棵老树后,忽地现出一个黄袍人来。

    那黄袍人躲在树干后,一手摇着布扇,另一手攥着个小绿药瓶,眼神阴冷地窥视着交战中的剑流儿,面上露出一抹冷笑。

    此人非他,正是向魔尊借到谒魔血蛊的魔都智座——黄阴鬼智。

    寒宫楼多年前曾与中原正道联手对抗过魔界,那一战,双方死伤无数,彼此恨意极深。剑流儿见对方是魔界中人,不禁想起过往恩怨。出手更无保留,招招式式皆取对方要害。

    绿魍非骨意在缠,不在杀。行招之时,口中还不住地说着轻蔑之语。想以此来刺激剑流儿分神,以便顺利进行魔都计划。

    剑流儿并不理会他的挑衅轻视之语,出手之间,反倒更加干脆利索,不见迟疑。

    双方又交手数招,绿魍非骨见剑流儿不受他言语所激。暗道这样下去,黄阴鬼智的计划怕是会被耽搁。

    二人交手之间,绿魍非骨心中已有计较,便借着刀剑交击的反震之力,跃下树来。

    “剑流儿,你只有这点能耐吗?”绿魍非骨冷冷望了眼同时飘然落地的剑流儿,语气轻蔑地道。

    剑流儿闻言,怒眉一竖,喝道:“留神来!”

    剑流儿内元再催,周身真气运转之间,长剑朝着绿魍非骨重重一划,一道刚猛凌厉的剑气顿如横空白练般,袭向绿魍非骨,正是一招“横断江流!”。

    绿魍非骨见状,冷然一笑。喝了声:“鬼魍之斩!”

    只见绿魍非骨魔元饱提,黑**气笼罩周身,举起魔刀朝着地上奋力一劈,黑色刀气霎时旋转飞出,斩向剑流儿。

    白色剑气重重地击在黑色刀斩上,半空轰然一爆,传来“砰!”地一声巨响,无匹气浪顿时席卷四方,周遭树木转瞬之间纷纷遭殃。

    就在此时,暗处的黄阴鬼智眼神一凌,自语道:“好机会!”

    只见黄阴鬼智冷声一喝,运起魔气,灌注在布扇上,朝着剑流儿一挥,一道扇刃便极速射向剑流儿。

    同时,黄阴鬼智左掌一催,掌中绿色药瓶的木塞子瞬间开启,至瓶内忽地射出一只黑**虫来。

    那魔虫忽隐忽现,似蚕非蚕,似气质又似实体,头上长着一对黑角,双目赤红,化作一缕黑气便射向剑流儿。

    剑流儿原本正运起真气,举剑格挡着反冲气劲。察觉旁侧有杀气袭来,便毫不犹豫地挥剑一斩,却未料黄阴鬼智发出的扇刃,与魔蛊乃是一先一后,接踵而至。待他发觉时,已然不及。

    便见剑流儿一剑击出,化消了扇刃。而那黑**蛊,已是黑影一闪,没入他体内。

    魔蛊袭身瞬间,剑流儿身躯猛地一震,束发飘散开来。周身缭绕着丝丝魔气。而他的双手则是紧紧按住头部,面容亦痛苦地抽搐起来。

    “啊!我的头……好疼啊!”

    暗处的黄阴鬼智见状,缓缓走了出来,得意地笑道:“成功了!”

    一旁的绿魍非骨也是狂笑出声:“还好你眼疾手快。”

    此时,痛苦难耐的剑流儿忽地倒跌几步,仰天一声惨呼,瞳孔竟渐渐变成血红之色,扔下长剑,便向远处疯跑而去。

    绿魍非骨见状,望着黄阴鬼智疑惑地道:“不知智座接下来有何打算?”

    黄阴鬼智摇着布扇,神秘地笑道:“自然是让剑流儿发挥最大作用。”

    绿魍非骨闻言,好似明白了黄阴鬼智话中的意思,又接着道:“我先回魔都,将此事回禀魔尊。剑流儿后续之事,便看你的了。”

    “放心吧!”黄阴鬼智摇着布扇,自信地点了点头,便目送绿魍非骨离去。

    等他回过神来,便朝着剑流儿消失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