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十四章 破庙结义(下)

第十四章 破庙结义(下)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少女听了小男孩的话,叹了口气,缓缓道:“我说一大早醒来,怎地未见到你,还以为你真去砍柴卖银子去了。原来你竟是……哎!你太令姐姐失望了。”

    泪痕站在一旁,听了男孩遭遇,不禁心生恻隐,对那少女道:“你也别再责怪他了,东西既然已经被抢走,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

    少女听罢,歉意地道:“对不起!我弟他年小不懂事,做错了事。就让我这个做姐姐的向你赔罪吧!”

    少女朝着泪痕微微一躬身,又道:“不知你包袱里有什么贵重东西,我们姐弟两虽然没什么值钱的物件,但我们有的是力气,愿为你做牛做马,直到你肯原谅我们为止。”

    泪痕闻言,内心深处暗暗赞赏少女心地善良的同时,也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一人目前都不知如何生存,哪里还会再拖累他人。

    “不必了!我已经原谅你们了。”

    泪痕这话虽是说的违心,但看眼前姐弟情深,少女又不失风度。先前男孩的偷窃行为尽管还难以彻底释怀,但也没那么怨恨较真了。

    少女闻言,神色之中有几分讶异,疑惑地看了泪痕一眼:“真的么?”

    泪痕淡然一笑:“自是真的!”

    小男孩忽然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红着眼圈对泪痕道:“大哥哥,你真是个好人。”

    少女满怀感激地看了泪痕一眼,好似仍有几分愧疚:“那多不好意思,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

    泪痕看了二人一眼,知道那少女还在为她弟偷包袱一事,内疚不已,不禁直接了当地道:“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你们都别再自责愧疚了。其实我那包袱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泪痕心知,他若说出包袱内有对他意义非凡的父母遗留之物,只怕那姐弟俩更不能原谅他们自己。

    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包袱也被强盗抢去。而那姐弟俩又积极认错,自己又何必再为难他们。

    那姐弟俩闻言,面面相觑,各自内心深处自然感激泪痕的宽宏大量。只是他们犯错在先,又见泪痕轻易便原谅了他们的过错。心中更是自责不已,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话,尴尬至极。

    泪痕看了眼破庙外的大雨,不禁疑惑地道:“这么大的雨,你二人为何不回家,却跑到这山道上的破庙里来。”

    姐弟俩闻言,面色更加难看。小男孩更是低声抽泣起来,哽咽道:“我们已经没有家了。”

    泪痕闻言一惊,又看了眼二人的穿着打扮,暗道自己应该猜到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是那个大恶人,推到了山石。害死了我们的亲人,毁了我们的家!”小男孩与少女互望着,姐弟俩的眼神充满杀气,好似陷入了痛苦的回忆。

    回忆中,他们的亲人被害,家园被摧毁。

    泪痕闻言,默然不语。

    失去亲人的痛他经历过。那种痛苦可以摧毁人的意志,也能夺走人的灵魂。

    “那你呢?你是恰巧路过这破庙么?”少女回过神来,不禁好奇地问着泪痕。

    泪痕淡淡看了少女一眼,苦笑道:“我与你们一样,也是个无家可归的人。”

    姐弟俩闻言各自一惊,小男孩望着泪痕疑惑地道:“大哥哥,原来你……”

    小男孩正要继续问下去,少女忽然拽了他一下,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再说了。

    小男孩见状,看了眼正在发呆的泪痕,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少女拉着小男孩,姐弟二人坐在地上的干草上,低声细语起来。

    泪痕兀自呆站在窗前,心中想起爹娘过往对自己的疼爱,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

    三个人,同是天涯沦落人。此刻,为了避雨,相聚于破庙中,各自同情着彼此的不幸,心底隐隐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少女时不时地看一眼泪痕,眼神中有几分同情,也带着一丝不解。

    这时,小男孩忽地站起身来,看了眼泪痕,又回头望了眼石台上的佛像,不禁面色一喜,道:“大哥哥,咱们都无家可归了,不如咱们三个人在这儿结拜吧!”

    少女闻言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竟似有几分娇羞:“练飞!你瞎说什么呢。”

    少女虽对泪痕印象不错,但毕竟她弟偷了人家的包袱,又把人家的包袱给弄丢了。她心中一直觉得他们姐弟俩亏欠着泪痕,泪痕不追究他们的过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还敢对泪痕再提要求。

    泪痕回过神来,迟疑了下,看了眼少女,又看了眼小男孩,欣然应道:“好啊!”

    泪痕原本就欣赏那少女,在听了他们的遭遇后,觉得他们的命运似乎与他自己有些相似。同情之余,也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居住在人烟稀少的大指山脚下,没有玩伴。

    如今出门在外,多几个朋友,有个照应也好。他打心底,自是赞成小男孩的提议。

    小男孩听了泪痕的话,欢呼雀跃地在少女面前大声道:“大哥哥同意了!他同意了。”

    少女没好气的瞪了小男孩一眼,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泪痕,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男孩兴奋的跑过去,拉着泪痕,来到佛像前。又将一旁若有所思的少女也拉了过去。

    小男孩目光虔诚地仰望着石台上的佛像,当先开口,道:“我,白练飞,今年十一岁。”

    泪痕看着小男孩认真的样子,微微一笑,也朗声道:“我,泪痕,今年十七岁。”

    说罢,二人目光齐齐看向少女。

    泪痕见那少女看了过来,便对她缓缓点了点头。

    少女转过头来,眼神忽然变得坚毅起来,也虔诚地道:“我,白练雪,今年十六岁。”

    “我等三人今日在此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三人齐声宣誓之后,又跪在大佛前磕了头。

    起身后,泪痕与那姐弟俩之间心中再无芥蒂。三人不禁相视而笑,聊了开来。

    “大哥哥,你比我和我姐都大,往后我们便叫你泪痕哥哥吧!”白练飞还未从刚才的兴奋中解脱出来,拉着泪痕的手,笑着道。

    泪痕闻言,笑道:“好啊!”

    此时,泪痕忽然又想起方才白练雪姐弟二人,讲到什么大恶人,毁了他们的家。不禁细问道:“你们方才说,家园被毁,亲人被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白练雪姐弟二人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于是,姐弟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便把事情的经过对泪痕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白练雪、白练飞姐弟二人自小便失去了母亲。是被他们父亲从小一把屎一把尿带到这么大的。

    可就在几天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彻底毁灭了他们的家,更让他们失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

    那日,天空很蓝,一个身穿华丽衣裳的中年男子忽地来到他们的居所——栖鸟谷。

    那人不知使了什么妖法,竟使山谷挪移,天地变色。

    山体移动,大地震荡。以致山石滚落,树木倾倒,坠落谷底,掩埋了他们的房子。

    他们姐弟俩当时恰巧外出捕鱼,这才躲过一劫。但他们的父亲……

    白练雪说他们并未看清恶人的真面目,只是远远看到了他的背影,令他们一生难忘的背影。

    当他们姐弟俩回到谷中时,父亲已然断了气。他们伤心欲绝之余,将父亲尸体好生安葬后,便打算出来拜师学艺,为父亲报仇。

    而他们打算去学艺的地方,正是道峰。

    白练雪说道峰是她一路走来打听到的。是江湖名门正派,实力不弱。要是去了道峰,一定能助他们完成报仇的心愿。

    泪痕先前听周山蛟提到过道峰。据周山蛟所说,道峰的考验非常严苛残忍,甚至会要了拜师学艺者的命。

    但经先前诬陷一事,泪痕便深知,周山蛟的话并不能信。

    再说他与白练雪姐弟二人已然结义。既然白练雪拿定主意,要上道峰学艺,那他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随后,泪痕又将自己的不堪命运对他们讲了一遍,只是避开了山顶老者那段,只对他们说手链是山上捡到的。

    泪痕并不是故意要隐瞒他们,只是那日山顶发生之事,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真相。与其说不清楚,惹得二人怀疑,还不如不说。

    三人闲聊,不觉时间过去。不知何时,雨已停。只是天色也渐渐黯淡下来。

    白练雪掏出用手绢包裹起来的烙饼,三人平分,勉强充了饥。便决定当夜就在破庙渡过,第二日一早,再动身前往道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