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十二章 魔都议事

第十二章 魔都议事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黑虎崖,幽暗的石室内。

    水雾笼罩在魔池上方,池里泛着绿光,将白色雾气浸染。

    魔池边立着两人,一动不动,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这二人正是外出寻找魔都传奇下落的瘸老以及绿魍非骨。

    “如此说来!恨九天是凭空消失了不成?”魔池底传出一个阴冷的声音。

    瘸老闻言上前一步,道:“禀魔尊!此事自东窗事发以来,已近半月。这段时间属下派人四处打探,可谓寻遍整个中原。却就是没半点恨九天的消息。依属下愚见,他或许已逃往外域了。”

    瘸老说罢,一旁的绿魍非骨又附和道:“是啊!魔尊!这几天我和瘸老不分昼夜,踏遍中原,的确没有关于魔都传奇恨九天的任何线索。”

    魔池底静默半晌,忽然又问道:“瘸老!你话中之意是恨九天已离开中原?”

    瘸老对着魔池俯首道:“只是属下猜测,还请魔尊示下!”

    魔池底的人缓缓道:“你所说的只是其中一种可能。一个人消失在中原,并不代表他一定逃往他处,还有可能是死亡或者被困。”

    瘸老闻言,与绿魍非骨对视一眼,迟疑道:“这……”

    绿魍非骨略一沉思,忽然又道:“魔界之人天生异能便是可以根据魔者残存气息追踪同类行踪,在魔都,恨九天的实力仅次于魔尊,拥有着非凡魔气。若是被困,应该很容易追踪才是。可现今在中原,并无他残留的魔气出现。”

    瘸老接过话,又道:“没错!死亡就更不可能了。在魔界,为了防止魔能强大的魔者做出危害魔界之事,凡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魔者,都需在禁魔渊寄魂受刑,以接受魔界束缚,不至于反叛魔界。这种刑法,相信亲身经历的魔尊比我们更加清楚。”

    魔池底的人闻言,淡淡道:“禁魔渊寄魂之后,受刑者往后的行为都要受禁魔渊约束,一旦做出违反魔界规则之事,禁魔渊必先上报高层。一旦上边察实应允,禁魔渊会考量受刑者的过失以及在魔界的地位,从而采取相应的惩治之法。而恨九天不过钻了这一系列程序的空子罢了。”

    瘸老接着又道:“禁魔渊寄魂之后,若是寄魂者忽然死亡,禁魔渊所寄之魂必有感应。可时至今日,禁魔渊并未传来任何讯息,可见恨九天目前尚苟活于世间。”

    就在这时,石室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瘸老分析的还不错,只是忽略了一点。”

    瘸老,绿魍非骨闻言并未转身,只是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这个声音对他们来说,可说是再熟悉不过。

    魔池底的人听到石室外的声音,竟似有些疑惑:“哦?问剑狂人一事这么快便办妥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黄袍男子,摇着布扇,快步来到魔池前。

    这人正是奉命负责问剑狂人一事的魔都智座——黄阴鬼智。

    黄阴鬼智听了魔池底说的话,得意一笑,道:“魔尊!问剑狂人在桑龙镇的闹市上,众目睽睽之下,无故剑杀道峰道士。这个消息,您还满意吗?”

    瘸老,绿魍非骨闻言各自一惊,这才分别几天,黄阴鬼智的初步计划竟已完成。

    魔池底疑惑地道:“哦?”

    黄阴鬼智见众人满脸疑惑,于是便将问剑狂人在寒宫楼挑战剑流儿以及桑龙镇杀死周山蛟的事,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瘸老,绿魍非骨听得也是得意非常,尤其是黄阴鬼智讲到周山蛟之死时,绿魍非骨更是不禁狂笑出声,说问剑狂人杀了道峰的道士,往后的日子怕是要跑路了。

    魔池底的人一直沉默不语,直到黄阴鬼智讲完,才略有所思地道:“依你所说,在寒宫楼前,问剑狂人自称他与问刀主人并无关联。”

    黄阴鬼智闻言,布扇一摇:“没错!但并不排除问剑狂人当时对寒宫楼主故意撒谎这种可能。”

    瘸老接过话,又道:“就算有这种可能,问剑狂人惹上了道峰,目前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问刀之事,还需从长计议。”

    魔池底的人忽然道:“智座未关注问剑狂人与道峰后续之事,突然返回魔都,相信并不仅仅是为了回传消息,这么简单。”

    黄阴鬼智闻言淡然一笑:“知我者,魔尊也!”

    这时,一旁沉默多时的绿魍非骨好似想起什么,忽然疑惑地望着黄阴鬼智,问道:“智座刚刚说我们的分析疏忽了一点,不知是哪一点?”

    瘸老闻言,也一脸茫然地望向黄阴鬼智。

    黄阴鬼智却是神秘一笑,摇着布扇,踱起步来:“其实很简单,你们分析的大方向是对的。恨九天已失踪十几天。眼下唯一的可能,除了逃往外域,便是被人控制了起来。要知道魔界之人虽能依靠同出本源的魔气追踪定位,但外界之人未必就不能通过封锁魔气,来斩断我们的追寻线索。”

    绿魍非骨闻言,好似恍然大悟,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瘸老也点了点头,沉思片刻,又道:“要是这样,恨九天若是自封魔气,我们岂非一辈子也找不到他。”

    魔池底的人忽然斩钉截铁地道:“断无这种可能!女妖被禁时,恨九天都没来魔牢施救。这不符合他往日作风。”

    瘸老闻言一怔,俯首道:“是属下愚钝!”

    “无妨!”魔池底的人话锋一转,接着道:“智座,也该说一说你这次回来的目的了。”

    黄阴鬼智闻言,淡淡道::“不瞒魔尊,在桑龙镇的大街上,我发现很少离开寒宫楼的剑流儿,居然也在暗中观察问剑狂人的一举一动。”

    魔池底的人并未应声,瘸老却是眉头一皱,不解道:“寒宫楼关注问剑狂人,这其中有什么问题么?”

    黄阴鬼智神秘地笑道:“并无问题,只不过我忽然对剑流儿产生兴趣罢了!”

    魔池底的人好似明白了什么,“嘿嘿!”阴笑道:“看来,你是想在剑流儿身上做点文章了。”

    黄阴鬼智闻言,眼神顷刻间变得阴冷起来:“没错!这次突然回转魔都,正是要向魔尊借取一物。”

    “何物呢?”

    “谒魔血蛊”

    瘸老,绿魍非骨闻言各自一惊,魔池底也一时默然无语。

    谒魔血蛊,乃是把南疆毒蛊之最——摄魂血蛊,丢入谒魔池内炼制九九八十一天,方可成型。但炼制出的成型魔蛊效果如何,全看运气。以往千八百成型魔蛊中,都未必有一粒谒魔血蛊。其难得程度,可想而知。

    早些年,魔都为了完成魔界高层下达的策反任务,不惜昼夜炼制此蛊,以达到轻易魔化江湖高手,为我所用的奇效。

    不过后来,随着谒魔血蛊的不断使用,他们发现这种以蛊魔化法存在着不可控的因素,加之炼制时间与成效不能尽如人意,于是便放弃了。

    时至今日,可说谒魔血蛊早已不存于世了。

    黄阴鬼智一开口,便要这种消失已久的失传之物,瘸老,绿魍非骨自是惊愕不已。

    “谒魔血蛊可以给你。”魔池底的人沉默半晌,语出惊人。

    瘸老,绿魍非骨闻言面面相觑,竟似不敢相信魔池底的人还会有谒魔血蛊留存。

    黄阴鬼智却是面色平淡,好似对谒魔血蛊的存在并不感到意外。

    魔池底的人接着道:“此蛊的难得程度,相信你是知道的。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

    话语刚落,魔池底绿光一闪,一个绿色药瓶凭空飞向黄阴鬼智。

    黄阴鬼智一把接住,见那药瓶瓶口塞着个黑色木塞子,瓶身上画着几条类似蚕一类的虫子,玄秘非常。

    魔池底的人又道:“中蛊者,三日内,会处于无智癫狂之态。见人就杀,见血便饮。因此,你若想成事。必要保全他三日的性命。三日之后,他便由你控制了。”

    “属下明白了!”黄阴鬼智将药瓶收起,接着道:“剑流儿剑术非凡,属下一人怕出了岔子,还请魔尊让武座相助与我。”

    魔池底的人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就让武座与你走一遭吧!”

    二人行了礼,一同离去。

    瘸老忽然道:“魔尊,那恨九天的下落……”

    “放弃找寻他的下落。”魔池底的人忽然打断瘸老的话,又冷冷地道:“我隐隐感觉近日武林将有大事发生,你即刻动身前往中原,一有消息立刻回报。”

    瘸老应了声是,行了个礼,也离开了。

    空洞的石室,摇曳的烛火,诡异的绿雾,到处弥漫着阴森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