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十一章 闹市杀人

第十一章 闹市杀人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人群外,有力的声音,疏狂的身形,在众人注目之下,缓步而来。

    围观路人闻声回头,见那人背负长剑,手里拿着个酒葫,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主,便各自后退几步,给中间让出一条道来。

    一旁卖艺舞剑的中年男子,见到那剑客,也不禁收回剑来,站定凝望,神色中有几分敬畏,也有一丝向往。

    周山蛟听人群外有人坏他的好事,自是脸色一变,眼神冷冷地望向来人。

    泪痕也没想到就在自己将要放弃希望的时候,竟会有人突然站出来帮他解围,不由抬起来,心怀感激地看了那人一眼。

    “酒怕失了味,剑惧忘了心;

    酒醉人亦醉,剑狂人更狂。”

    这人正是离开寒宫楼,路过桑龙镇的问剑狂人。

    问剑狂人吟诗之间,便已来到周山蛟面前。

    周山蛟上下打量了番来到跟前的剑者,又看了眼他背后的剑柄,冷道:“方才是阁下在说话?”

    问剑狂人闻言,微醉的眼神淡淡望了周山蛟一眼,道:“正是!”

    周山蛟讥笑一声,道:“不过小事一件,没想到现在的江湖人真是闲的要命,不去斩妖除魔,伸张正义。反而整日游手好闲,逢事都愿插上一手。就连这种闹市发生的抓贼小事也看得上眼,莫怪中原武林越来越不如外域了。”

    周山蛟语带讽刺,问剑狂人却并未理会。只是自顾自地饮着酒。

    围观行人不住地低声细语,好似为了周山蛟所说那段话,又低声讨论起来。

    周山蛟见问剑狂人沉默不语,又拉长声音重重地道:“依我看,阁下还是别趟这趟浑水的好!”

    问剑狂人忽然收回酒葫,淡淡地望着周山蛟,道:“还是那句话,说他偷了你的手链,有何证据。”

    “你……”周山蛟脸色猛地一变,欲言又止。原本他见对方也是个江湖人。自觉为了这一桩小事,与江湖人结下仇怨,实为不智之举。

    再说围观人群的立场大多倾向于他,于是便以言语相劝,让对方识得厉害,知难而退。

    谁料想对方竟丝毫不买他的帐,白白浪费他的一番唇舌,这让他如何能不动怒。

    周山蛟冷冷道:“看来阁下是非要管此事不可了。”

    问剑狂人并未应声,看了眼双手被周山蛟牢牢控制在一起的泪痕,淡淡道:“先把他放开再说。”

    泪痕闻言,心中一暖,目中隐约泛着泪花,望向旁边好心援手,帮自己解围的问剑狂人。

    周山蛟冷笑一声:“放了他?为什么?就凭你的一番话?可笑!”

    问剑狂人淡淡道:“现在放开还来得及,否则你会后悔!”

    周山蛟听罢,好似听了个笑话,竟仰天大笑起来,接着脸色一冷,道:“你以为我周某人是被吓大的么,今日我就是不放他,如何?”

    问剑狂人又道:“对付不讲道理的人,我也从不讲理。”

    周山蛟闻言一怔,尚未理解对方话中含义,就觉眼前白光一闪,左臂传来一阵剜心剧痛。

    “哇啊……啊!”

    一只手臂忽然落地,喷溅的鲜血洒落,惊得闹市众人纷纷逃离,有不少大胆的,兀自躲在远处的角落,偷偷看着好戏。

    其中包括一个身穿黄袍,手摇布扇的消瘦身影,也正冷冷注视着闹市中发生的一切。

    落地断臂的伤口处犹在不住地往外溢血,断臂的主人则右手紧紧捂着伤口,面容扭曲,眼神宛如恶鬼一般,狠狠地盯着问剑狂人。

    泪痕往问剑狂人身边靠了靠,却又不敢离得太近。惊魂未定地望着地上的断臂,不敢言语。

    这本是一瞬间发生的事,问剑狂人发出剑气斩落周山蛟的左臂,周山蛟吃痛之余放开泪痕。

    短短几分钟,行人慌乱跑去,商铺也关了门,地上的小摊贩扔下摊子也消失了。

    原本喧腾热闹的大街竟忽然变得冷清起来。好似突然换了个地方似的,只剩下他们三人。

    周山蛟神色中有一丝恐慌,更多的是不信。

    他不信问剑狂人一招之内竟能断掉他的手臂,而且他自己并未看见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他不信问剑狂人居然敢在闹市,毫无缘由的砍落他的手臂。

    但他不愿相信的事,却都发生了,就发生在刚刚,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周山蛟虽惊讶对方实力,心头狠火却是难消。

    他精心策划的夺宝妙计眼看便要功成,谁知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无缘无故的断掉自己的手臂,这般仇,这份恨,他又怎能忍得下。

    周山蛟忍着剧痛,眼珠转了一转,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是我鬼迷心窍,是我栽赃陷害,是我不对。还请大侠手下留情,饶了我这条贱命吧!”

    周山蛟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问剑狂人,央求着,不住地磕着头。

    泪痕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虽恨周山蛟陷害于他,但此刻周山蛟手臂无故被人砍断,又跪地苦苦哀求,不禁令他心头生出一丝怜悯,竟仿佛有些同情周山蛟。

    问剑狂人取出酒葫饮了口酒,淡淡道:“我对你的命并不感兴趣!”

    短短一句,似狂妄挑衅,更似暗中警告。

    言罢,问剑狂人转身便欲离去。只是没走两步,就听后方传来一声爆喝:“狂徒!该死!”

    周山蛟见问剑狂人后背露出破绽,猛地眼神一冷,右手持剑,凌空跃起,寒光龙吟中,一剑直刺问剑狂人后背。

    泪痕见状,看着问剑狂人的背影,惊呼一声:“小心!”

    问剑狂人猛地站定,微微侧目,冷道:“自找死路!”

    话音刚落,周山蛟便已执剑刺来,这一剑若被刺中,问剑狂人轻则重创,重则归阴。

    只见问剑狂人不慌不急,冷喝一声,肩头一动,两道剑气如两匹白练至剑鞘上发出,一道

    迎向周山蛟的剑,另一道刺向周山蛟前胸。

    周山蛟身在半空,无处借力,眼看两道剑气袭来,不容反应,长剑迎着其中一道剑气,重重击上。

    “哇啊!”

    “当啷!”

    一声惨呼,伴随两截断剑的落地声。

    周山蛟身子原本往前冲去的,却忽然倒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口中喷出一团血雾,洒落在大街上,触目惊心。

    泪痕望着周山蛟的胸口,见那里有一道长长的伤口,正不住地往外趟着鲜花的血液。

    周山蛟身躯微微蠕动了一下,便再也没了动静。

    泪痕见状,往后缩了缩身子,一脸惊恐地望向问剑狂人。

    问剑狂人冷哼一声,饮着酒,头也未回地大步离去。

    泪痕望着问剑狂人的背影,想说什么,却并未说出口。他又回头看了眼周山蛟的尸体,不禁一阵怅然。

    周山蛟的阴险狡诈,翻脸无情;问剑狂人的冷漠疏狂,杀人不眨眼,他都看在眼里。

    前者栽赃陷害,后者出手解围。原本一善一恶,此刻泪痕竟有些茫然了。

    周山蛟为了手链颠倒是非,固然可恨。但尚不至于因为这一点过错就得让他失去宝贵的生命。

    问剑狂人虽好心帮自己解了围,自己心里很感激。但他毕竟未明真相,竟由着自己的性子,残酷地砍断周山蛟的手臂,更伤了他的性命,这还能是善吗!

    泪痕看着周山蛟的尸体,叹了口气。回过神又想到自己的处境,暗道自己还真是杞人忧天。

    包袱被偷后,自己接下来能不能生存下去都是问题,可笑自己现在还有空替他人操心。

    泪痕想着,揉了揉被周山蛟抓疼的手臂,漫无目的地向城外行去。

    问剑狂人离开后,街道上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原本躲在巷子里和门缝后偷看的人也纷纷来到大街上,众人围在周山蛟尸体周围,又议论开来。

    “原来是这道士栽赃陷害人家啊!真不要脸!死了活该!”

    “哼哼!依我看,那个剑者杀人不眨眼,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哎!这中原正是越来越乱了。江湖人在繁华闹市,大庭广众下侍武杀人,都没人管。要是那通胤皇朝如今在世,想必也不会是这种局面。”

    “通胤皇朝在世又如何?皇家那些个酒囊饭袋,哪经得起江湖高手折腾。”

    ……

    街边巷子口,黄袍人暗中观察着大街上发生的一切,布扇轻摇,面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自语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问剑狂人,杀掉道峰的人。我看你还能狂到什么时候!哼哼!”

    就在这时,一个束发白衣剑者从远处街边向人群中行去。黄袍人见状微微一惊:“那是……寒宫楼的剑流儿。”

    黄袍人稍一沉思,布扇一摇,似有所决定:“先回魔都!”

    剑流儿凑近人群看了眼周山蛟的尸体,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地朝着问剑狂人离去的方向追寻而去。

    黄袍人也悄悄消失在巷子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