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十章 周山蛟变脸

第十章 周山蛟变脸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泪痕正看得街头卖艺入迷之时,忽觉肩上传来异样,不由转头望去。

    只见他身后正站着一个年轻男子,笑吟吟地望着他。

    那男子穿着淡蓝色道袍,手里拿着一柄剑,笑道:“小兄弟!真巧啊!”

    泪痕见到那人咧嘴一笑道:“周大哥,原来是你!”

    昨日正午,泪痕若不是遇上周山蛟,好心给他让座。怕是当时他就要昏倒在酒肆前了,心里自是对他颇有好感。

    在陌生的地方遇到熟人,心里自是十分惊喜。泪痕想起昨日周山蛟的帮助,正要再次说谢。

    却见周山蛟笑容猛地一收,脸色瞬间一变,狠狠一把抓住了泪痕的手臂。眼神也顷刻变得阴冷陌生,竟像是忽然变了个人。

    “周大哥,你弄疼我了!”泪痕注意到周山蛟的脸色变化,却是疑惑不解。只是觉得周山蛟抓他手臂时用力过重,让他感觉到一丝疼痛,不由就想挣脱。

    就在这时,周山蛟忽地冷笑一声,对周围行人大喊道:“大家伙快过来看,这小厮年纪轻轻就不学好。大白天的偷人东西。正是世风日下啊!”

    泪痕闻言一惊,看着周山蛟狰狞模样,一边试图挣脱手臂一边不解道:“周大哥,你说什么?”

    周山蛟见泪痕想挣脱,手上猛地又用了几分力,直疼得泪痕面色涨红,表情扭曲。

    “好疼!周大哥,快放开我!”泪痕说着,左手迅疾伸出,就要掰开周山蛟的手

    周山蛟却是冷哼一声,另一只手又快速将泪痕的左手也控制起来:“臭小子!还想跑?”

    此时,原本看卖艺舞剑的路人忽然听到周山蛟的喊声,都不禁看过这边来。有大群人更是好奇地围了过来。

    周山蛟将泪痕双手牢牢控制起来,又对周围行人大喊道:“大家伙快过来瞧瞧!昨日我见他饿得快昏死过去了,便好心好意给他让座,让他有个位置吃口饭。谁知这小厮不道声谢也就罢了,反而趁我酒醉时,顺手偷走了我的手链!你们说气不气人。”

    周山蛟对周围喊叫着,不多时,又有更多人围了过来。有不少路人听道周山蛟方才所说,更是不住地对泪痕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

    泪痕听周山蛟所言,分明是栽赃陷害。手链是白眉老者所赠,何时变成自己偷他的了。不禁愤愤地大声反驳道:“我几时偷你东西了,这手链是我的。”

    周山蛟冷冷一笑:“臭小子!还敢顶嘴!分明是你趁我酒醉,偷了我的链子。大家伙快来评评理!这小厮不知报恩也罢了,偷了东西还不敢承认!”

    二人争吵间,来往行人都不由停下脚步,看个明白。不消片刻,二人四周已围了有数十人。

    有刚刚围过来的,好奇地问旁边人发生了何事。看了好一会儿的,则在旁边各自议论着,各持己见,甚至争论起来。

    “哎呦!真是没看出来,这小子年纪这么小,当真不学好。偷了人家东西还不敢承认。”

    “老李头,你瞎说什么。我看这娃儿挺老实的,不像个坏人。倒是那道士,阴着个脸,跟个鬼似的,八成是他看上了人家的链子,栽赃陷害吧!”

    “我说王大婶,我觉得老李头说的没错。道士见他快饿昏了,让座给他饭吃,他倒好,悄悄偷走了人家的手链。这要换做是我,非得把他的腿打断不可。”

    ……

    人云亦云,指指点点,谈论不休。

    泪痕听到近处围观的行人,言谈之中,大都信了周山蛟的话,把他当作小偷。更是怒火暗生,不住地大声辩道:“我没偷他东西,是他栽赃陷害我!”

    周山蛟闻言,冷冷一笑,反问道:“栽赃陷害?我都这么大人了,为了一串手链,会平白无故冤枉你一个小孩儿吗?”

    周山蛟将泪痕的双手控制在他手中,若要拿走手链,可说易如反掌。但他只是看了眼手链,好似知道那手链的厉害,不敢有所动作。

    周围围观路人听了周山蛟所言,自是觉得很有道理。一个大人会为了一串手链诬陷小孩,说出去就是个笑话。

    只是路人不知,手链若是个宝贝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泪痕听了周山蛟的话,更不恼怒,出口就道:“这手链是个宝贝,你当然想拥有它了,所以你陷害我。”

    周山蛟忽地冷笑数声,话锋一转,又道:“好!我就暂且由着你说。你既说它是个宝贝,倒是让大家伙瞧瞧!他宝贝在什么地方?”

    围观路人闻言,均觉得周山蛟所言有理,纷纷叫喊着,要让泪痕证明那手链的宝贝之处。

    泪痕闻言却是一愣,他没想到周山蛟会如此狡猾,竟让他说出手链的神奇之处。

    泪痕知道手链内蕴藏着强大的能量,但他却无法操纵那股力量。被周山蛟猛地一问,反而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周山蛟见泪痕犹豫不决的样子,阴笑道:“嘿嘿!怎么哑巴了?你不是说手链是你的吗?”

    接着,周山蛟又环视一圈众人,笑道:“我来告诉大家吧,这串手链到了夜里会发光,像夜明珠一样,发出淡淡的光芒。”

    泪痕闻言心下一惊,手链发光自己也是昨夜才发觉,这周山蛟是如何得知,莫非他一直在暗中跟踪自己,目睹了昨夜手链击退强盗一事?

    一定是周山蛟昨晚跟踪自己,暗中看到了手链的力量,因此才不敢明目张胆的强取,故而今日施计巧夺。

    若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要辩解可就困难了。毕竟手链是白眉老者所赠,自己也对其不甚了解。而周山蛟又善于口舌,短短几句话,便慢慢获得了周围行人的信任。自己该如何是好?

    如此一想,泪痕更觉周山蛟心机深沉,老谋深算。

    围观路人看见周山蛟质问之下,泪痕吞吞吐吐,犹豫不决。自然都以为是泪痕偷了人家手链,还在兀自狡辩。众人皆忍耐不住,纷纷叫骂开来:

    “臭小子!还不把手链交出来,是想挨打么?”

    “孩子!把手链还给人家吧。道个歉,以后好好做人罢!”

    “废什么话啊!给他几巴掌,让他长点记性!”

    泪痕看着周围人纷纷对他指指点点,喝斥叫骂,满腔委屈说不出口:“我……我……”

    “我什么我,事已至此,你还妄想狡辩么?”周山蛟见路人纷纷指责泪痕,泪痕无力辩解,不由得意地笑着说道。

    泪痕见围观路人均信了周山蛟所言,认定自己是小偷。自觉心中有苦说不出,先前的愤怒不解,此刻化为了失望不甘,虽是有心地辩解,却无力地道:“我真的没偷东西。手链是别人送给我的。”

    此言一出,更是换来路人一阵嘲笑,甚至唾骂!

    就在泪痕垂着头,绝望无助时,人群外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不知这位道士说少年偷了你的手链,有何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