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九章 包袱被偷

第九章 包袱被偷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夜!皓月当空,漫天星辰。

    泪痕借着皎洁月光行走在官道上,兀自惊愕不已。

    他本来以为那手链不过白眉老者临走时,留给他的纪念之物罢了!却未曾想过手链内中居然蕴藏了强大的力量。

    他自然欣喜能有这样一串手链,不过手链再强,终究不受他控制。

    他明白报仇还得靠自己的力量。

    又行了二三里,遥见前方城墙高耸,灯火忽忽,桑龙镇终于到了。

    泪痕加快脚步,进了桑龙镇。

    此时,夜渐深,路上已无行人。好多店铺早已关门,唯有几家尚未打烊的小客栈,还幽幽地亮着灯盏。

    泪痕随便找了一家小客栈,便住了下来。赶了一天路,他累得晚饭都没想吃,倒头便呼呼睡去。

    一夜无话!

    只是泪痕身后那暗影一直悄悄躲在暗处,后来也随着他住进同一家客栈。不过夜里并未发生什么。

    第二日一早,泪痕想起昨日自己那副脏兮兮的样子,竟被酒肆老板娘当作乞丐。心道这个样子上街难免会再被人误会。于是便好好洗漱打理了一番,却在照镜子时,意外发现自己额头正中有一个豌豆大的黑色印记。

    泪痕自是吃了一惊,从小到大,他照过无数遍铜镜,从未发现过自己额头有什么印记。

    他照着镜子好奇地摸了摸,又用指甲扣了扣。发现那印记竟似与他的肉长在一起,除之不去。

    诧异之余,他心道这印记以前不曾见过,一定是近日才突然出现。可究竟是因何出现的呢?

    他回想了近日发生之事,发现除了那日自己在大指山山顶失去知觉之外,其余时间都是清醒的。而在他清醒时,有人对他动手脚,他不可能毫无察觉。

    如此一来,黑色印记的出现,很可能便是自己在大指山山顶昏迷时被他人所为了。

    白眉老者?难道又是他?可这黑圆印记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那日大指山山顶又究竟发生了什么?

    泪痕想了一阵,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心道白眉老者既然送他宝贝手链,自然不可能害他。

    当下也不再多想。只是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模样,嘿嘿傻笑道:“看不出来,多了这个黑点,我还蛮俊俏的!”

    此时,街上忽然传来生意人的吆喝声,泪痕看了眼窗外,柔和的阳光早已普照桑龙镇。不由就收拾了一番,退了房。来到桑龙镇热闹繁华的大街上。

    泪痕多年前虽来过一次,但毕竟当时自己年纪尚幼。早已忘了当初桑龙镇的繁荣景象,只是恍惚记得街上人很多,卖小玩意儿的也多。

    出了小客栈,走在宽阔的街道上,泪痕不由自主惊喜地叫出一声。

    “哇!”。

    喧闹的街道上,满是行人。有挑着担赶路的,驾着马车拉货送货的,还有结伴赶集的,非常热闹。他走在其中竟似有些眼花缭乱,不知方向。

    “来呀!来呀!走过路过的客官们,瞧一瞧!顺眼又好玩的小玩意儿!亏本儿处理喽!”

    “卖馒头喽!刚出锅的热馒头!客官,给个热乎乎的馒头吧!”

    “包子!包子!美味可口的包子,一文钱两个,快来尝一尝吧!热得还烫手哩!”

    街道两旁,大商铺门口左右侧,摆满了卖早餐的,卖小玩意的和卖其他家用工具的小摊子。好似俩条长龙,顺着街道两边,一直排到远处,未见尽头。

    小摊子前更是围满了人,有买的,有问价的,还有好奇端详的,好不热闹!

    泪痕顿时被眼前热闹景象吸引,漫无目的地缓缓向前走去,边走边好奇地端详着街道两旁的小摊子,看一眼左边,再望一眼右边,好似不想错过一处。

    十几年来,泪痕一直生活在不见人烟的大指山下,除了砍柴,便是打猎。如今见到这么多人,这般热闹非凡的场面,又如何收得住自己的好奇心。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而已。

    他就这样慢慢走着,端详着,走了好一会,才觉肚子有些饿!于是就走到卖馒头的摊子旁,从包袱中拿出银子,买了两个馍馍,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殊不知,他这一系列动作,正被后方不远处的一个小男孩看在眼里。

    那小男孩约莫七八岁,一米多高,穿着一身破烂的布衣,膝盖裸露着,脸上手臂上满是灰尘,看起来脏兮兮的,像是个乞丐。

    那小乞丐瘦小的身子穿梭在人群中,跟在泪痕身后,贼眉鼠眼地不住偷瞄着他。泪痕吃着馍馍,看着两旁卖小玩意儿的,越走越慢。

    忽地,那小乞丐一个箭步,快速冲上前,一把拽下挎在泪痕肩上的包袱,撒腿就跑。

    泪痕原本正看着小玩意儿出神,猛地察觉有人拉扯自己包袱,待发现时,包袱早已不见。

    慌乱之中,他四下张望,却见后方正有一个小乞丐快速地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向远方逃去。

    “站住!别跑!把包袱还给我!”

    泪痕见状心下一怒,快步便追,边追边大声喊着。

    周围行人见他急火烧身似得边跑边喊,都不解地望着他。有继续看得,也有只看一眼便转身继续赶路的。

    街上行人本就多,那小乞丐身材矮小,反应敏捷。宛若一只兔子似的游蹿在其中,眨眼间,便将泪痕远远甩在后边。

    泪痕跑得虽快,却不敢撞到他人,左躲右闪,慌忙之中,便见前方早没了那小乞丐的身影。

    泪痕又气喘呼呼地追了片刻,找了良久,仍是无果,不由狠狠咒骂道:“可恶的小乞丐!”

    他喘着气,懊恼地跺了跺脚,抬起手看了眼吃剩的半个馒头。面色忽然生出愁容,心道这包袱里可是他的全部盘缠,以及父母留给他的一些具有怀念意义的物件。

    如今,整个包袱都被那小乞丐抢了去,自己接下来吃饭打尖该怎么办。

    “哼!臭乞丐!别让我抓到你!”泪痕望着小乞丐消失的背影,愤恨地道。

    等他转过身来,继续赶路时。已不似先前那般满怀兴趣地端详两旁摊子上的物品,而是垂头丧气地屈着个脸,一口将剩下的馒头扔进口中,大口嚼着,似不甘又似懊恼刚刚发生的一切。无精打采的向前行去。

    又行了一会儿,忽见前方人影绰绰,喝声不断。一大群人正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地指着中间,谈论不止,不知在说些什么。

    泪痕见状,也生出几分好奇,不由上前看去。

    此时,行人越聚越多,等泪痕靠近时,只能踮着脚看个大概。

    只见人群正中间是片较开阔的空地,那里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材偏瘦,头上罩了顶红毛巾,臂上袖子挽起,很是精干。在他旁边,站着个身穿红衣的小女孩,此时正拿了个草帽,站在旁边望着那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忽地干咳一声,向四方抱拳道:“走过路过的各位爷们姐妹们,不才在下多年前学了几招剑法,几套掌法。蒙各位不嫌弃,在此献丑了。给大家伙添个乐趣!大家伙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谢谢大家了,谢谢!”

    说罢!便见中年男子拔出长剑,真个儿在那舞将起来,动作娴熟,剑法巧妙。看得周围众人不住喝声称赞。

    一旁的小女孩则是将草帽翻了过来,端在手中,挨个儿绕着圈,对围观行人不住地道:“捧个场吧!大哥大姐们!捧捧场吧!”

    此时,中年男子步伐越见轻快,剑法更见玄妙。忽然又一个“仗剑天涯!”,屈腿横扫,再跃将起来,长剑一划,剑指四方。看得众人更是不住拍手叫绝。

    有几个围观路人见中年男子卖力舞剑,剑法又精彩玄妙,自是忍耐不住,慷慨解囊。

    小女孩望着扔进草帽中的银钱,一枚接着一枚,越来越多。面色甚喜,不住地感谢。

    泪痕站在一旁也看得呆呆出神,喜笑颜开,每到精彩处亦是不禁大声叫好,早忘了方才种种烦恼。

    就在他全神贯注地踮起脚尖看那卖艺男子耍剑时,一只手忽然搭在了他肩上。

    泪痕察觉肩上传来异样的感觉,不禁疑惑地皱着眉头,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