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七章 神奇的手链

第七章 神奇的手链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那道士看了眼泪痕肩上的包袱,淡淡道:“小兄弟,看你这是要出门啊!”

    泪痕道:“是!”

    道士喝了口酒,又道:“是要去镇上吗?”

    泪痕又应了声是,眼角余光忽地看到了一柄剑,那柄剑就靠在道士右侧的边上。

    泪痕暗道这人莫非是江湖中人,不由开口道:“大哥,你是江湖人吗?”

    道士点了点头,道:“我叫周山蛟,是道峰的弟子。”

    泪痕闻言,疑惑地道:“道峰?道峰又是什么地方?”

    周山蛟缓缓道:“道峰啊!是江湖人做梦都想去的修道之地。那里有很多道法高深,修为深不可测的高手。也是中原正道不可忽视的一大组织。”

    周山蛟说着,抬头望着西北方,眼神颇为复杂。

    泪痕听道“中原正道”四个字,感觉体内莫名的热血狂涌,激动非常。他要报仇,自然得拜师学艺。而拜师便自然得拜名门正派。

    听那周山蛟所言,道峰似乎在中原有很高地位,不由心下一动,又道:“敢问周大哥,那道峰收不收年轻弟子?”

    周山蛟笑着道:“收!每年都收!只不过道峰的规则严得很,每年能进道峰学艺的寥寥无几。”

    泪痕不解道:“为什么?”

    周山蛟又道:“别的不说,光是第一关风刃道,就没几个人能轻易通过。”

    泪痕疑惑地道:“风刃道?”

    “是啊!这是道峰对外来拜师学艺者的第一道考验。一条夹在峭壁间狭窄的坡道,大约有数百米长,狂风不断,刃气还会割破你的皮肉。让你血流不止,痛得无法前行,轻则昏死过去,重则丢了性命!”周山蛟说着,又大饮了一口酒。

    泪痕闻言一惊:“啊!这考验也太残忍了吧!”

    周山蛟只是吟着酒,却不说话。此时,泪痕要的面也端上了桌,他急忙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周山蛟看着泪痕的吃相,笑道:“小兄弟,饿坏了吧?”

    泪痕顾不得与他多说,只点了点头,就又大口吃起面来。

    周山蛟似有意又似无意地看了眼泪痕右手腕上的手链,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的目光,接着眼珠一转,道:“小兄弟,你该不会是想去道峰拜师学艺吧。”

    泪痕低着头,边吃边道:“本来是想的,可经周大哥这么一说,还是算了吧。我有大仇在身,不能没了性命,听你说那风刃道那般厉害。万一我一个不小心,再把性命丢在那里,就太对不起我的家人了。”

    周山蛟闻言,点点头道:“倒也是!当年我过那风刃道也差点被剥下层皮来!”

    泪痕风卷残云般地把面吃了个底儿朝天,端起水来喝了两口,对周山蛟道:“周大哥,谢谢你腾了座位给我,不过我得赶路了,这儿离镇子还有不少路程。不早走些,怕是夜里到不了小镇了。”

    周山蛟见泪痕那般说,也没再说什么,无非嘱咐他路上小心些,有缘自会再见等。

    泪痕结了账,便匆匆离开了。

    布篷下,周山蛟目送泪痕离开,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随后,他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泪痕饭后赶路,脚力自然也快了很多。

    一路无话,行至傍晚时分,便距桑龙镇剩下一里路程。

    此时,天色灰蒙蒙的。夜风吹过,官道两旁的林子里发出“唦唦!”的树叶摩擦撞击声,细碎的犹如海浪在轻轻地冲刷着沙滩。

    管道上也冷清起来,赶路的,送货的都早不见了,只有泪痕一人的脚步声,似在与那林子里枝叶的声音作伴。

    泪痕又行了一会儿,天色彻底黯淡下来,月亮也爬过树梢,露出了半张脸。

    泪痕望着前方黑乎乎的一片,心里莫名的有点发慌,不由就加快了脚步。

    只走了几步,就见前方官道两旁的林子里,忽地亮起了火光,一点两点,慢慢多了起来。火光中好似还夹杂着细微的低语声,脚步声。

    泪痕惊疑间,忽见几个大汉手里举着火把从林子两侧蹿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泪痕见状一惊,心知对方来者不善,转过身正要退去,就见后方林子里也蹿出两个黑影,向他围了过去。

    那几个大汉身体都很壮实,一手拎着钢刀,一手举着火把,火光下的面容显得极其凶恶。

    为首一人,身材魁梧,个子高大,看了眼泪痕,边走边狠狠地道:“他娘的,等了这么长时间,等来个毛头小子!”

    身后几人,亦是各自冷哼一声,众大汉便将泪痕围了起来。

    为首那大汉来到泪痕身前,打量他一番,竟似有几分闹气:“瞧瞧!瞧瞧!今天真他娘的晦气!你们看看这小子。哥几个辛辛苦苦在这鸟不拉屎的林子里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个玩意儿!”

    其余大汉各自颇为不满的哼了一声,为首那汉子见泪痕头低着,身上脏兮兮的,又道:“算了!今天就当哥几个倒霉。小子,把包袱留下,你走罢!”

    泪痕闻言,将肩上包袱死死抱在怀中,低声道:“为什么要把包袱留下?”

    为首大汉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狂笑数声,其余大汉也笑了起来。

    “为什么!这条道是哥几个开的,白天也就算了,晚上过这道总得留点什么,伺候伺候大爷们吧!”那大汉忽地瞪大眼珠,面目狰狞地接着道:“少废话!快把包袱拿来!”

    泪痕看了一眼那大汉凶恶的面容,双手又抱了抱胸前包袱,低声道:“不给!”

    “什么!你说什么!大爷没听清楚,你再给我说一遍。”为首大汉瞪圆了眼珠,怒道。

    泪痕正要开口,旁边一个略微低矮的大汉忽然道:“老大,看他手上那链子!”

    此时,泪痕双臂抱在胸前,手腕自然露在众大汉眼前。

    为首大汉听到矮个子的话,便向泪痕手腕望去。

    只见那链子在月色下竟微微泛着白光,虽是微弱,夜里却是十分惹眼。而且那黑白珠子上的八卦印和“卐”字也竟似发着淡淡的光华,看得清清楚楚。

    为首大汉见状,凑近火把看了眼,面上一喜,对众大汉道:“是个宝贝啊!兄弟们!”

    众人闻言皆喜形于色,嘿嘿干笑,为首大汉更是狠狠一把用力地抓住了泪痕的手臂,说道:“小子!带了宝贝今日可就……哇啊!”

    为首大汉话未完,只觉眼前金光大作,至泪痕手腕的链子上猛地生出一股强大佛气,将他的身躯震了开去,飞出丈余远。其余大汉也被佛气震退数步,跌倒在地。

    霎时,官道上火把坠地,火星四溅,钢刀“当啷”的落地声不断传来。

    佛光生出刹那,泪痕被刺目的金光晃得惊退了数步,又看着那群凶恶大汉被震飞出去,心下惊慌道:这手链……竟是个宝贝吗?那老爷爷难道……

    就在那金光闪耀的一瞬间,众人不远处的一株树后,正有一个暗影,注视着官道上发生的一切。

    树后那双藏在暗处的眼睛,看到金光后,先是露出一丝意外,接着又露出一抹惊喜。

    “哎呦!疼死我了!我的手臂……”为首大汉重重摔落在地,火把掉在了远处,他的左手正轻轻扶着右手手臂,躺在地上,惨呼不停。

    其余大汉惊魂未定地站起身来,拿起各自的火把和钢刀,快步跑了过去。

    “老大!你怎么样了?”

    “断了!断了!老子的手臂断掉了!哎呀,疼死我了。”大汉抽搐着,狠狠地看了眼泪痕,目露凶光,疯狂地怒喊道:“给老子杀了他!”

    众大汉闻言又惊又怒,拎着钢刀,举着火把便向泪痕慢慢靠去。

    泪痕还自呆站在原地,未从惊慌中清醒过来。等他发觉众大汉举着刀,朝他扑来,已然不及躲逃,只是身子不住地向后退去。

    就在那群大汉,举刀欺近,准备砍落之际,泪痕手腕处蓝光一闪,一个气质的阴阳八卦猛地蹿了出来,夹带浑厚真气向那群大汉罩去。

    那群大汉,受方才金光一惊,心底本就有一丝慌乱,生怕泪痕再有动作。

    此刻猛地见凌厉八卦气劲罩来,举着的钢刀未来得及劈落。就闻数声惨嚎,被八卦的罡劲震飞出去。

    泪痕先前已是一惊,此时又见手链发出真气,虽不似先前慌乱紧张,却还是惊愕无比。

    “哇啊!”数个大汉钢刀脱手,跌落在地,身子飞出老远。各自惨叫着,摇摇晃晃地又站起来,一起凑到了那为首大汉身前。

    “大哥,这……”

    众大汉都心有余悸地看着泪痕,为首大汉更是将刚刚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脸上也生出一丝畏惧,又看了看众兄弟各自负伤,只说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收拾家伙,退!”

    来时快,去时更快。

    那群凶恶的大汉,各自惊恐地看着泪痕,拎起跌落在地上的刀,捡起火把,跌跌撞撞地相互搀扶着,快步消失在林子里。

    泪痕还是立在原地,静静看着那群大汉离去,心中惊愕不已。

    他没想到,他手上戴的,老爷爷留给他的手链,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这么说那老爷爷一定道行高深了。他心下既惊又喜,更暗恨当时自己昏迷,没能与老爷爷多相处。

    月色下,凉风嗖嗖!

    泪痕好生端详了一番手链,发觉那手链还真是玄奇的很,透明链子夜晚都能发光。

    又见月已高深,不由加紧赶路而去。

    泪痕走后不久,身后不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一个幽幽的暗影。月色下,那暗影好似一个幽灵般,悄悄尾随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