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五章 剑狂人更狂

第五章 剑狂人更狂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黑虎崖,崖底沟壑满目。

    浓重的雾气缭绕在黑色的乱石群中,方圆白骨遍地,分外阴森。

    一条狭窄的古道上,冷然立着两条魔影。

    一者蓝袍披身,容貌奇丑,身材高大,手中拎着一把长戟;另一人身披红袍,个子稍矮,一只眼带着黑色眼罩,手里握着一把大斧。

    二魔浑身布满杀气,立在风中,四目冷冷盯着古道对面,一动不动。

    倏然,一阵狂风至古道对面席卷而来,吹散弥漫在古道上的浓雾。

    二魔握紧了手中兵器,红袍魔者“咯咯!”阴笑着道:“他来了!”

    话甫落,古道对面走出一人,飘散的狂发,稳健的步伐,带着微醉的眼神,在吟诗间踏步而来:

    “酒怕失了味,剑惧忘了心;

    酒醉人亦醉,剑狂人更狂。”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灰色布衣,系着褐色腰带,背负长剑。手里拿着个酒葫,正边走边饮。

    忽然,中年剑者停住了脚步,剑眉一挑。眼帘微微一抬,冷道:“让开!”

    蓝袍魔者望着中年男子背后的黑色长剑,仰天狂笑数声,忽然道:“问剑狂人是么?出剑吧!”

    中年剑者抬起葫芦,狂饮了几口,冷道:“你不配看我的剑。”

    红袍魔者冷笑一声,道:“好狂妄的口气!”

    二魔对视一眼,手中兵器一抖,大喝一声,纵步而上。

    忽然,一道剑光快速划过,二魔只迈出一步,便僵立当场。

    快!快得不急眨眼!

    一道剑光,快如流星,瞬间划过二魔咽喉。

    红袍魔者眼珠凸出,不敢相信地看着中年男子:“好……好快的剑!”

    蓝袍魔者喉间发着“咯咯!”的怪声,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

    “哇啊!”两声惨呼,二魔躯体应声倒地。随即,只见两股黑**气分别从二魔躯体中钻了出来,飞入半空,在上空盘旋开来。

    “哈哈……问剑狂人果真名不虚传!”空中传来阴冷的笑声。

    中年男子并未理会,还是自顾自地饮着酒。

    这时,另一个声音又道:“问剑狂人!由此往南三十里,玉山寒宫楼,有值得你挑战的对象。”

    随即,那两缕魔气又盘旋了一圈,带着诡异的笑声射入了黑虎崖虎口之内。

    中年男子吟了口酒,醉意的眼神微微一睁,又继续向前走去,渐渐消失在古道上。

    古道尽头,缓缓飘来一个声音:

    “酒怕失了味,剑惧忘了心;

    酒醉人亦醉,剑狂人更狂。”

    黑虎崖,阴暗幽深的石室。

    魔池依然冒着滚滚绿雾,池边的骷髅又多了几副。

    不同的是,池边站着的人,除了瘸老,又多了两人。

    一者身披绿袍,耳垂下吊着一串骷髅耳环,正是先前出现在大指山的魔兵头领,魔都武座+绿魍非骨。

    另一人身披黄袍,眼神阴冷,手里握着一把布扇,正不停扇着。两眼盯着魔池,一言不发,好像在等着什么。

    忽然,石室外射进两缕魔气,直接钻进了魔池内。

    魔池底瞬间绿光大作,绿液沸腾,将整个石室照得绿幽幽的,摄人心魂。

    良久,魔池绿光渐暗,绿色液体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石室霎时又陷入一片幽暗。

    黄袍人见状,扇子轻摇,上前一步,淡淡问道:“魔尊,怎样?”

    “一招!”魔池底的人冷冷道。

    众人闻言皆惊,绿魍非骨忽然道:“魔尊,让我出手试试!”

    魔池底的人道:“不必,据谒魔双煞反馈回来的消息,此人剑法相当之快。魔界不必趟这趟浑水。”

    黄袍人闻言,摇了摇布扇,说道:“魔尊所言甚是!此人既如此难缠,何不交给中原人去头疼。我们犯不着与他交手,只需在旁煽风点火即可。”

    魔池底的人接着道:“智座,玉山寒宫楼是你让谒魔双煞故意透漏给问剑狂人?”

    黄袍人淡淡道:“不错。十年前,玉山寒宫楼与中原正道算计魔都之仇,岂能轻易罢了。”

    魔池底的人又道:“那桩事,最该恨的当是道峰。”

    “不错,但据我这段时间的调查,寒宫楼楼主与北漠传说问刀关系匪浅。魔尊被问刀所伤已近十年,如今尚未痊愈,可见此刀对魔界威胁。若不尽早除去,只怕未来再生变数。”黄袍人踱着步,缓缓道。

    魔池底的人闻言冷哼一声:“当时若非道峰的人纠缠,问刀未必伤我至此。”

    一旁的瘸老闻言,忽然道:“问刀是魔界必除的对象,只是至那一战之后,它就好似人间蒸发,再也没出现过。”

    “没错,让问剑狂人找上寒宫楼主,一者来自北漠,一者与北漠传说有关。二人交谈之间,或许就有问刀主人的线索。”黄袍人摇着布扇,自信地道。

    魔池底的人忽然道:“若无线索呢?”

    黄袍人闻言,脸上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胸有成竹地道:“魔尊,就算没有线索,我也能让问剑狂人对上道峰,让他死在道峰剑者手下。如此一来,北漠的高手必会再找上道峰,两相残杀,魔界得利。

    魔池底人忽然狂笑数声,说道:“黄阴鬼智,不愧是魔界智座。我从不怀疑你的能力,问剑狂人一事,就交你办了。”

    “多谢魔尊信任!”黄阴鬼智行了个礼,接着又道:“问剑狂人既有野心挑战天下,我必让他在中原搅翻一片天。”

    魔池底的人又道:“很好,那便看你的表现了。”

    这时,一旁沉默多时的绿魍非骨忽然道:“魔尊,那混魔之元失踪一事…………”

    魔池底的人接过话,道:“混魔之元在大指山附近凭空消失,必有人暗中作祟。”

    黄阴鬼智布扇一摇,道:“能拦住混魔之元,并将他的气息完全隔绝。此人不可不可小觑。”

    “没错。不过,魔界高层已派人进入中原调查此事,我们不必再插手。”魔池底的人接着道:“武座!瘸老!你二人负责找出魔都传奇恨九天的下落。不论死活,带回魔都。”

    二人应了声是,魔池底的人又道:“各自行动吧!”

    三人皆行了礼,各自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