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魔侠志 > 第二章 山顶吟诗的人

第二章 山顶吟诗的人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魔侠志 !

    ,最快更新魔侠志最新章节!

    大指山,位在中原往北三百里,巍峨挺拔,地势雄奇。因整个山体形似人的大拇指而得名。

    山上多奇花异草,飞鸟走兽。灵气通透,三面环海。往南二十余里便是方圆百里最热闹繁荣的小镇,桑龙镇。

    饶是如此风景宜人的地方,却罕有人迹。只因这山上常有凶兽出没,附近山民常有人上山之后,有去无回。久而久之,此山便被外界传的神之又神,再也无人敢上山。

    大指山的山脚下,有一户人家。常年居于此,以打猎维生。外人曾多次劝说他们离开这座山,多少年了,他们丝毫未曾理会过那些人。

    他们自信有捕捉野兽的本领或逃离那些凶兽血盆大口的方法,所以他们一直没有搬,反而每天吃着不同的野味,过得很滋润。

    “爹!娘!家里柴火快没了,我去上山砍点木头去。”一个约莫十五六岁,身上粗布麻衣打满补丁的少年,朝着竹屋里喊道。

    那少年身材偏瘦,穿着一双草鞋,长着一对招风耳。浓眉圆脸,鼻梁凸起,不算俊俏。黝黑色的臂膀赤裸着,人虽廋,筋骨肌肉却异常突出,可见平时没少做苦力活。

    他话音刚落,竹屋门口便闪出一个中年妇女。那女子体态微胖,穿着一件淡粉色素衣,白嫩的瓜子脸上露出一副焦急不安的样子。手里拿着个葫芦做成的水瓢,肩膀猛地倚在门栏上,由于动作过猛,水瓢还在不住地往外溅水:“痕儿啊!你可得小心点,前些天你爹上山就碰到个大野猪,凶得很呢。要不是你爹跑的快,怕是小命就没了。”

    少年闻言哈哈一笑,洁白的牙齿被黝黑的脸蛋衬得白的吓人:“我才不怕什么大野猪呢!”

    “是啊!痕儿!要么改天去吧,今天我这心里慌得很,怕是要出什么事。”一个身材魁梧,胡子拉碴的中年汉子也闪出门口,他同样穿着一件打满补丁的布衣。只是他臂膀粗壮,那布衣做得宽大了些而已。

    少年闻言不耐烦地道:“爹!您这是自己吓自己吧。我都去过多少回了,我不去林子密的地方,您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中年汉子眉目之间,还是流露出一丝担忧。话未说完,却被少年打断了。

    “好了!爹!娘!我走了,你们放心吧。很快就回来了。”少年来到栅栏围墙旁,捡起一条的绳子,熟练地盘在肩上,拎着一把砍柴刀,就大步冲出了圆木搭建的大门。

    “哎呦!这孩子,真是不听话,都是你教的。”中年妇女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转头瞪了一眼中年大汉,就回屋了。

    中年大汉也神色凝重地看着少年消失的方向,眉头微皱,自语道:“痕儿经常上山,应该不会有事。可我心里为何还是慌得很。”

    说罢,缓缓摇了摇头,进屋去了。

    且说那少年拎着砍柴刀,大步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见太阳当空,时近中午。不由就想加快脚步,早点回家享受美味的午餐。早饭时,听他娘说,中午要给他做他最爱吃的红烧兔子肉。

    少年想着兔子肉,舔了舔嘴唇,望着山上茂密的树林,不由就加快了脚步。

    大指山林木虽多,却多半在山腰以上,尤以山顶为最。不过林子密的地方凶兽也多,少年自然也不敢去山顶附近。平日他都在山腰附近寻找小片树林砍柴或猎物。今日上山只带了绳子和砍刀,随身没有猎物工具。他自觉更得谨慎一些,如若真遇到凶兽,处境可就危险了。

    少年行了约一炷香时间,很快便来到大指山山腰。驻足四处仰望,但见前方不远处,正有小片密林。

    少年不由面露喜色,加快了步伐。

    来到近前,见那小片密林里,树木参差不齐。有的粗壮挺拔,有的细小低矮。少年就想挑选一株手臂粗细的树木下手。

    也就念头刚生,他立马发现一株再合适不过的白杨树。少年欣喜地自语道:“今日的运气真是好啊!”

    少年来到树前,解下肩上的麻绳,举起砍柴刀,就要动手。

    此时,山顶方向忽地传来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少年一惊,他没想到凶兽最多的山顶居然有人敢上去,还在上面说着什么。于是就站立不动,凝神细听,山顶之人所吟正是:

    “道把正义转道玄,佛将慈悲化机缘;

    悟佛痴时弃了道,终是道中了佛缘。”

    少年听后大惊,心道这人是不是疯了,大白天来这凶兽出没的大指山山顶也就算了,居然还吟起诗来。这么大的动静,自己在山腰都听得一清二楚。林中凶兽肯定也已发觉,如此下去,他少不得要丢掉性命。不行,我得上去劝他尽早离开这凶险之地。

    少年刚迈出一步,便又缓缓收回脚来。他答应过爹娘不会去林子密地方。再说他只带着砍柴刀,若真遇到凶兽,别说山顶那人,怕是连他自己也得交代在那儿。

    转念又想到山顶那人诗中所言“佛将慈悲化机缘”。不禁自语道:“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若见死不救,岂非是个胆小懦弱之辈。罢了!豁出去了。我还从未上过山顶,今日倒要看看,山顶上到底是不是真如外界传得那么神。”

    注意拿定,少年也不迟疑。迈着大步,便快速向山顶行去。

    越往上走,山势越陡,杂草越密集,有的甚至已掩至他腰间。沿途所见,均是他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的奇异植物。

    鲜艳的花朵安静地沐浴在阳光中,越发地灿烂多姿。高大挺拔的树木,笔直地伸向高空。稠密翠绿的叶子将地面遮掩得严严实实。几缕阳光透过绿叶缝隙投射在地面层层叠叠的枯叶上,瞬间把阴暗潮湿的地面,衬得斑驳陆离。

    只是林子出奇的安静,没了鸟叫蝉鸣,令人心底不禁更加不安。

    少年踩在松软的干枝枯叶上,发出清脆低微的“嘎吱!”声。他神色甚是慌张。边往前走,边四处张望着,唯恐周围突然蹿出个什么飞禽走兽来。

    忽地,他眼角余光好似看到脚下有个什么东西在动。登时心头一颤,停了下来。

    那是一条身上布满黑白纹路的毒蛇。约拇指粗细,一米多长。正扭动着柔软的躯体,快速地向少年游来。灰褐色的蛇头在残枝枯叶间不住穿梭,竟似与干枯枝叶的颜色融为一体。若不是蛇身上的那些黑白相间花纹有点显眼,怕是那少年难以察觉,就要一脚踩到它身上去。

    也就他刚一察觉,那蛇口中吐着蛇信子便已来到他脚下,爬上了他的草鞋。

    少年站定,一动也不敢动,右手拎着砍柴刀,微微颤抖着,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珠慢慢向下望去。

    瞬间,那蛇灰褐色的蛇头一昂,也忽然静止不动,口中不住地吐着蛇信子,好似闻到了猎物的气味。那一刻,少年的心“扑通!扑通!”地大跳着,吓出一身冷汗。

    良久,那蛇蛇头猛地一摆,顿了一下,便又低下头去,蠕动着蛇躯,爬过少年的草鞋,向山腰游去。

    少年见蛇走远,才长呼口气,暗道好险。以往他打猎,都是些什么鸟类兔子类的无攻击性动物。但毒蛇他平日遇到后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他也不知为何,见到蛇的样子心底总会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感。

    又行了一段时间,便离山顶更近了。少年停下脚步,擦了擦额头汗水,望着前方阴暗密林的尽处,露出大片亮光。不禁面上一喜,自语道:“就快到山顶了,幸好没遇到什么大野兽。”

    话刚说罢,就听身后传来细微的“哗!哗!”声。那种声响,像是树枝枝叶相互摩擦碰撞发出的声音,更像什么东西拨弄树枝发出的怪声。

    少年心下一惊,头皮一炸,顿时冷汗直冒。

    他缓缓转过头来,眼珠直勾勾地向背后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