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的养女是条龙 > 第七章 解决方法

第七章 解决方法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的养女是条龙 !

    ,最快更新我的养女是条龙最新章节!

    那壮汉一听这个男人是来问这法杖的,立马就板着脸,像抱着孩子一般抱着法杖,然后满脸警惕的看着他。

    “这,这法杖是我家祖传的!”

    阿吉雷差点笑出来,面前这几个小混混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愚昧无知,而且,他们马上要为自己的承担责任了。

    “告诉我,这个法杖是你们从哪儿得来的?若是不说——”阿吉雷带着强烈的威胁,将深蓝色的细剑提起来一拉。

    “呃?!”1

    小巷子里的墙壁如同砂纸一样,发出了嘶哑的低鸣,地面出现了震动,风和光也奇艺的舞动了起来,能感受到,如同绞刑那般,一股风线压在了喉咙处,紧紧地勒住了他们的脖子!

    “说,还是,死?”

    眼前的不过是城里的小混混,自然是没有什么节操,这么一威胁,立马就有一个知道踢到铁板了,看到自己的领头一脸不甘地抱着法杖,就知道这法杖是轮不到自己来分的了,于是马上手一举——

    “是他抢的某个带着小男孩的黑斗篷的男人的!”

    “你个叛徒!”

    果然...

    阿吉雷一松细剑,那说话的男子感觉脖子一松,就知道自己可以逃跑了,准备先跑的时候,阿吉雷喊住了他。

    “大人你不是说谁先开口就放了谁吗?”

    那男子带着要哭了的表情,盯着阿吉雷,阿吉雷倒是一笑,丢了个小袋子给他,“这里面是十金币,带着他远走高飞吧。”

    “大人...”

    其他人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小子捡起口袋,然后带着感激的目光看了阿吉雷一眼,就飞一般的跑了。

    壮汉一皱眉,事到如今,还抱着法杖,明显是不理智的行为,他也知道自己一犹豫,错过了那么好的机会,现在的话,能保住命就是很好的了。

    “那个!大人!我这就把法杖给你!”壮汉僵硬的挪动着脖子,准备抛过去。

    “诶!别动!你要是摔坏了,十万个你都赔不起!”阿吉雷差点一捏细剑要了着壮汉的命,他有些谨慎和慌张的用细剑抖动了两下,“好了,现在把手拿开。”

    壮汉急忙把法杖丢出去,这可不是什么天降财宝,明明就是天降正义啊!

    法杖在空中一顿,然后就像是滑滑梯一般,落到了阿吉雷手中...

    阿吉雷松开细剑的用力,那几个人一松,对望了一眼,二话不说就跑开了。

    阿吉雷现在可不关心他们,他小心翼翼地把法杖给捧着,本来是他的爱剑却被他随意放在地上,转而去观察这法杖。

    “真的是...末法那家伙的法杖...”

    阿吉雷的内心五味杂陈,心中的千万句叹息都化为嘴角的一声哀叹。

    连小混混都可以在他手上抢到这法杖,看来末法,是真的枯木将朽之材了。

    阿吉雷一生的奋斗目标,却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得意武器,也阴差阳错的到了自己手中。

    他想起刚才那些混混中最先开口的那个小子,他好像说了末法那家伙带着小孩...

    是他的孙子吗?

    算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末法那家伙绝对会再找上门来的。

    阿吉雷温柔的将法杖捏在手中,现在的他,早就没了什么找末法报仇的想法了,他只是想末法来找他要法杖的时候,能和他好好谈谈。

    既然对方来到了这里,也回来了,就说明他们把山贼消灭了,那么他一定会到城主府去,先去找城主吧,末法可能就在那儿。

    说起来还是很在意啊,末法那家伙的孙子...

    ————————————————

    “阿嚏!”龙女在一旁很不文雅的打了个喷嚏,我皱着眉,看着这个小妮子。

    “有人在念叨俺们!老朽发誓!吾的直觉是不会错哒!”

    才怪咧,你迷路的时候,一直认为脸就是北,背就是南。

    龙女很不服气地抱着埃利亚撒娇。

    得了吧,都两百多岁了,还抱着人家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撒娇...

    我一声叹息,用手指敲着面具,把话题转移了过来,“那么,现在算明白了吗?”

    这十几分钟,我讲解了可能的情况,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埃利亚兴许并不是恶魔的低语,而是恶魔的邀宴...

    她身上有一股子很强烈的恶魔味道,说不定她睡觉的时候,那个恶魔还真的可能趴在她床边在她耳边嗡声细语呢喃着“来嘛,小可爱,恶魔那边待遇很好的啦,还报公款哦,意外有五保,工作有三金哒。”

    这也是有可能的。

    “才怪咧。”龙女一票否决。

    “真的有可能吗,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个恶魔...”埃利亚一票弃权。

    龙女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叉着腰(经典姿势)哼了一声(经典发音),然后手指指着我,带着坚定的眼神,说着,“异议!”

    “茉莉酱你说是恶魔的邀宴,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和埃利亚见面,而非要在这么近的距离用恶魔的低语呢?”

    龙女说的我也不是没有怀疑,可是我也有十分重要的情报,于是把手给环在胸前,带着必胜的情报说了出来。

    “你不觉得对方可能是在顾及着我们吗?”

    “诶?可是...”

    “我们来个假如,毕竟当初制定这个条例的人也是我。”这话可不能说太透了,毕竟埃利亚还在旁边,但是有关恶魔招人这方面,我是有发言权的。

    因为...最开始使用这几种方法来诱惑人类的,就是我...当时的我用的是黑暗君王的马甲...这种招人制度就是我开创的...

    “如果是恶魔的邀宴,那么被派过来的恶魔只能是两种,其一,强大又善于伪装,其二,生命力顽强又善于侦查。”我比着个二的手势,她们两人也安静下来,听我解释,想来,这大概是我这十几年说话最多的一次,“来的恶魔可能不是很强,但一定要谨慎,毕竟是来人类的腹地挖墙脚,所以这个谨慎,还不能是一般的谨慎,当然,要是来的是魔王,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龙女瞪大了眼睛,仔细一想,还的确像那么一回事,连牧师都驱散不了,还真不可能是恶魔的低语,因为距离越远,恶魔的低语效果越弱,就算是魔王也是同理。

    “而且是恶魔的束缚和招徕的可能性也不大,要是这两种,来的恶魔就可以不用顾忌这些,直接打包带走就是了,根本不需要隐藏,毕竟能被选上做恶魔的目标,说明这些人在人类擅长的方面可能不是很强,比如画画、唱歌、建筑、当个小说家。”

    我这么一说,埃利亚就红着脸,她的确是不擅长许多,就是脑袋不灵光的那种,能做到的也不过是打打架而已,原来年轻的时候写了小说,结果连个点赞的都没有,赤裸裸的扑街了。

    “恶魔的邀宴,对方一定是感知到了我的存在,以为我并没有刻意隐瞒实力,七天前为了让那个大肚子城主相信我是末法,于是做了些证明...现在想来,是那时候露出的马脚吧,让对方现在既不敢动手,也不敢回去...”

    “那么我们现在做什么?”

    “找城主。”

    “找城主干什么?”

    “我剿杀了山贼,还没领报酬呢,恶魔的事,之后再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