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的养女是条龙 > 第五章 恶魔的低语

第五章 恶魔的低语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的养女是条龙 !

    ,最快更新我的养女是条龙最新章节!

    事情要从七天前讲起———

    那时候,也就是七天前的黄昏里,埃利亚如同往常一样,带着城卫队在城中值白班,刚好下班,就想着去和队友去喝两杯。

    那天晚上也没出什么事,城卫队虽然有一些让人看不顺眼的,但是那天晚上似乎是朋友中的某一个过生日,埃利亚就带着和自己关系好的队员去了。

    大家喝到月亮高挂天上,然后就解散了。

    回到家后,睡的昏昏沉沉的埃利亚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男子的声音,在诱惑着她,说的是些有关她未来的许诺和发展。

    “我当时就知道,是被恶魔盯上了,恶魔的低语...那之后的许多天里,一直都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在她的梦里响起。

    就算是在值夜班,也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昏厥过去,强行进入梦里。

    ————————————————

    “恶魔的低语...”

    我咀嚼着这个词,它给我带来的冲击力让我觉得这次来边境的行动也有了一点让人觉得意料不及的余味在里面了。

    龙女也感到了惊讶,看着面前这个金发女子,她坚定的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担心,也不知道是真担心还是假担心...

    “是的,我这些天来,都做到一个梦,那声音充满了诱惑力,他在引诱着我,让我堕入黑暗。”埃利亚还是显得有些拘束,听完她的叙述,就明白她并不是那种很温柔的人。

    也对,温柔的人怎么可能当上一群熊孩子城卫队的队长...

    不说这个,就算是按照她所说的,是恶魔的低语,做梦的话,可信度还是不高啊...

    一段时间的心气不顺也可能导致做噩梦,一做噩梦就说什么恶魔的低语的话,恶魔也太可怜了吧,明明得到的回报那么小,可是背的锅却那么大。

    不过既然有在值班的途中昏倒的经历,就不得不承认,这次真的是恶魔的低语了...

    所谓的恶魔的低语,不过是恶魔想要招一波新员工,做的一些事情。

    这个招员工也是有讲究的。

    按照那群恶魔的行动准则,一级目标自然是直接恭恭敬敬请到面(恶魔的邀宴),二级目标就可以用绑架来解决(恶魔的束缚),三级目标的话,派一个跑腿的来通知一声就可以了,来不来随意(恶魔的招徕),最次的那种,就是托梦(恶魔的低语)。

    “不去管就是了,恶魔的低语,不去管的话,十几天就没了,坚定一点的,几天也就没了,长途加漫游可是很贵的,恶魔也是节俭主义。”龙女盘坐在半空中,为埃利亚出谋划策,顺带还黑了一把龙族的这些远亲。

    的确是这样...

    既然是托梦,就说明恶魔对于这个目标并不重视,除了做梦的时候发点骚扰语音外,也没什么了,实在不想去,咬咬牙就混过去了。

    可是...还是有一点不正常的地方...

    埃利亚听了后也不觉得轻松,她反而还有难言之隐一般,轻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那个,可能不单单是恶魔的低语那么简单...我请了牧师来着,可是城里最好的牧师并不能解决梦的问题,而且梦中的诱惑越来越真实,就像是...有人趴在床边吹着气一般。”

    这的确是很严重啊,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

    要是有哪家恶魔敢对我这么干的话,我二话不说,就先在梦里揍一顿再说,还真不行,论精神压制,这个世界能入侵我梦境的人,还算有几个,可是能在梦里压制我的,一个都没有。

    “要不你就去了算了,恶魔的话,可能还意外的适合你。”我提供了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对于我来说是最好。

    埃利亚眼睛一瞪,估计她念及我是末法,打不过我,才忍下来的,要是打得赢我,恐怕上来就说大耳巴子招呼了。

    她无奈叹了一口气,龙女也感到棘手,“是不是那个牧师的能力太弱,你去大一点的地方再找个看看吧,恶魔的低语,也不算什么麻烦事。”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准备今天工作完就去莱特城找大祭司去看看...”

    我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们聊着有关恶魔的低语这类的话题。

    “茉莉酱~~”龙女用这种语气说话,要么是有事要找我帮忙,要么是有事必须要我来帮忙。

    我出于战士的直觉和法师的特感,本能的觉得这件事很不简单,可是我并不想卷入这件事中。

    埃利亚就算再怎么烦恼,也不关我的事,龙女要是对这件事感兴趣就麻烦了...

    我要做的,不过是按照这个城镇里的城主意思,剿杀一个山头的山贼来换点钱罢了,可不想再多做其他的事了。

    完了...

    龙女会读心来着...

    “真的吗?这件事很不简单吗?”果不其然,龙女的双眼上带着好奇的色彩。

    “呃,我能说不吧?”明明失去了感情的我却能感受到累。

    “呀呀呀!我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龙女完全无视了我的发言。

    不不不...你完全不知道...

    埃利亚在面前看着莫名其妙开始交流的我和龙女,她估计不能领悟这种心灵感应一般的交流吧。

    龙女撑着下巴,黑发下的俊美面庞有了一些阴霾,看起来是很认真的在认真思考。

    哼,天真,太甜了,认真思考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啥呢。

    龙女又白了我一眼,眼中带着不满和抱怨,看起来她真的在认真思考,也真的什么都没有想出来,于是转换战略,开口求着我,“说说嘛,茉莉酱。”

    既然要知道的话...

    “面具给我。”我伸出了手,龙女很不甘心地咬着牙,把末法的面具交了出来。

    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宝物要马上被封禁一般,恋恋不舍地看着我的脸,想要把这张脸刻在心里似的,这种神态就差给她个手绢捏在手里挥着了。

    终于,又回到了我的手上,拿着面具,就像是拿到了我的尊严一般,我无情的把面具盖在了脸上,声音也变得深沉——

    “现在,开始揭秘吧。”

    我才不是为了装成高深莫测来解答的样子才把面具要回来的。

    哼。

    等等...

    我先把面具的绳子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