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蛮荒契约 > 44.44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蛮荒契约 !

    正文被外星人带走, 组织正尽力营救, 请等候~  后面两个雌性虽然脸色并不友好, 但也没说些什么, 估计是伊特特意嘱咐过她们。张柠假装没感受到这尴尬的气氛, 笑着点头, “好呀。”

    她们在林子里待了一上午,等再回到部落时, 几个雌性对张柠已经改观很多。原本不喜欢她就是觉得她细皮嫩肉, 一副没干过活的样子。来部落这么久, 跟她父亲一块白吃白喝,结果今天首领竟然特意跑来让她们带她一块儿干活,不就是因为这个雌性有几分姿色么。

    但今天才发现原来这个卡诺亚不仅干活勤快, 性格也很不错, 成为部落的一份子也没什么不好。

    下午将会更加忙碌,雌性们要将上午采到的果子加工处理以便储存。她们相约一起去琳娜的屋子干活。琳娜已经怀了彭瑞的孩子, 也是部落唯一一名怀孕的雌性,因此和彭瑞住在部落最大的屋子里。

    路过广场时, 张柠注意到广场旁边有个临时搭建起来的破木屋,跟一般用兽皮当门的木屋不一样, 这个木屋的门窗都是用木头做成的, 整个木屋被封的严严实实, 门口还坐了两个兽人。

    这是关那三个雌性的地方?张柠收回目光, 向琳娜套话, “我听首领说昨天我们部落多了三个雌性, 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她们?”

    琳娜还以为真是伊特跟她说的,便指了指木屋,“关在里头呢,她们现在还是俘虏,为了防止她们逃跑,是不能随意外出的。”

    张柠故作吃惊地看向木屋,“天啦,她们三个人挤在那个小屋子里一定很难受吧,雌性俘虏不该分配有自己的屋子吗?”

    “雨季马上要来了,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帮她们搭房子。”,琳娜心肠不错,也有些同情被关的雌性,便掏出两个果子,“她们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我们去给她们送点果子吧。”

    兽人为她们打开木门,狭小的空间里没有光线,昏暗一片,气味也不太好闻。张柠跟在琳娜后面看了一眼,三个雌性都无精打采地躺在地上。估计是又累又饿,精疲力尽,连听到有人来也只是微微掀起眼皮朝门口望了一眼。

    琳娜上前,给每个雌性都递上了果子。艾娃接过果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么点想要饿死她们啊!欲言又止地朝琳娜身后看,等看清她身后站着的人,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愤怒。

    “卡诺亚,你怎么会在这里?”,艾娃瞪圆了眼睛,整个人顿时有了精力,从地上坐了起来。

    张柠觉得落井下石这种事情非常无聊且后患无穷,但是人家送上门来找羞辱,自己也不能太怂不是。便无视了艾娃的质问,轻飘飘地撩了撩头发,“哎呀,我们还是快走吧,还有很多活要做呢。”

    琳娜也不悦地皱了皱眉毛,回身拉着张柠往外走,这个雌性也太不守规矩了,作为一个俘虏,自己给她食物,她不感谢也就算了,竟然这么大声的吵吵囔囔。

    艾娃怎么受的了这种刺激,卡诺亚那个女人一无是处,为什么处处要压自己一头,看她那虚伪作态的表情,简直让人恶心想吐。

    一时间也不顾得饥饿与疲乏,手脚并用地在地上快速爬到张柠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腕,“你不许走!她也是俘虏!她也是启可尔的雌性!把她关进来!关进来!”

    原本美艳的脸上满是脏污,扭曲的面孔配上此刻歇斯底里的吼声,张柠觉得自己应该是完胜了,用力一扯便将脚扯了出来,也不想与她多说,继续向外走。

    门口的兽人见艾娃想要爬出屋子,上前来将她扔了回去,“这是我们首领的客人,你再这样发疯,可没有好果子吃。”

    木屋关上,将身后怨毒的眼神锁在里头,张柠心情愉悦地想吹口哨。想她在医院不知道莫名其妙地被患者家属怼过多少次,第一次不需要笑脸相迎,克制隐忍,真是身心舒畅。

    雌性们处理果子的方法相当简单粗暴,她们将果子洗净,用锋利的石块切片,然后晾晒在屋顶上。现在的太阳还非常毒辣,晒上几天,果干也就做成了。

    张柠尝了一小块制作好的果干,这种没有用任何调剂品的果干不仅味道一般,存储的时间也不能太久。听她们说,一般在雨季的前两个月就要吃完了。

    她们用来储存食物的器皿是像葫芦一样的东西,不过这种叫做咔嗒的植物比葫芦还要大上许多,外壳坚硬,里头被掏空晒干,确实是不错的储物方式。

    琳娜家里有一排的咔嗒,张柠想找一个空置的用来装果片。等她打开最后一个咔嗒的盖子,竟然传来一阵甜味。

    张柠最喜欢吃甜食,闻到这比蜂蜜还要浓稠的香气,顿时食指大动。

    琳娜看她伸出手指就要去戳咔嗒里头的液体,吓得急忙把她拉开了,“这是龙虫蜜,是很宝贵的东西,只有部落里的勇士和怀崽子的雌性才能分到。”

    龙虫蜜?大概就是这个世界的蜂蜜了吧!张柠眼睛滴溜溜地转,笑着挽上琳娜的手,“哎呀,你可不知道,用这个龙虫蜜跟果子可以做出顶顶好吃的食物来,我做点给你尝尝好不好?”

    龙虫蜜可以做食物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但是卡诺亚一看就没干过什么活,怎么能把这珍贵的东西交给她呢。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需要靠着龙虫蜜才能顺利生产,再想想为了取到这一咔嗒龙虫蜜,彭瑞差点丧命……

    “不行,不行!”,琳娜把张柠推开,拉着她继续去切果子,“赶紧干活吧,我们时间可不多了。”

    张柠眼巴巴地看了眼龙虫蜜,她其实不太爱吃甜食,但是压力大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吃甜食来解压。天晓得,她现在心情是多么糟糕,只是多年来强势惯了,这点抑郁的心情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要是……能尝尝龙虫蜜的味道就好了啊!

    张柠压抑住自己的渴望,专心给雌性们打下手,帮她们洗果子,将处理好的果片铺在大叶片上,放置在外头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暴晒。

    伯伊部落分给她们的食物并不多,卡扎还要养身体,因此张柠这几天就一直没吃饱过。被太阳晒了一整天,整个人都蔫了,头晕目眩,似乎是有些中暑了。

    临近傍晚,雌性们估摸着兽人们快要回来了,剩下的果子就直接留着当晚餐。张柠想着晚上还约了伊特,得赶紧回去休息一会儿。

    张柠回到杂物间,将分来的果子交给卡扎,就一头栽下去睡着了。睡得迷糊之间,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悠悠醒转,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叫她的正是琳娜,也是她一直负责来给卡扎父女两送食物,她看张柠的脸色不太好,伸手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然我跟首领说一声,你也别去了。”

    张柠觉得身体里头像是烧了把火,外头发汗被风一吹,又整个人都凉飕飕的,糟糕极了。

    “是伊特让你来喊我的?”

    琳娜点了点头,“说是你有东西放在他哪里,让你去取。”

    这人……还挺会装。张柠爬了起来,“不用了,我去一趟吧,很快就回来。”

    卡扎正在吃饭,手上一顿,“你有什么东西落在他那里了?”

    张柠挠了挠头,“也没别的东西,之前我让他帮忙去采几根药草呢。”

    “哦。”卡扎眼眸一垂,“我病也好的差不多了,不如我跟你一块去,跟他商量离开的事情吧。”

    “父亲!”,张柠一惊,蹲下身按住卡扎的手臂,但是琳娜在旁边她又不好多说些什么,“你的身体还要养几天呢,你先别想这些,就让我跟伊特说吧。”

    卡扎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了。

    张柠一个人走到了伊特的木屋,刚才睡了一觉,身体总算好点,就是感觉一口气堵在胸口,想吐又吐不出来。

    掀开兽皮进去,伊特的木屋里烧着火,他翻动着木柴,看着里头迸发出来的火星。见张柠进来了,便站起来,从一边的杂物里翻出一张红狐狸皮。

    跟伊特擦肩而过时,他身上浓郁的气息让张柠呼吸一滞,愣愣地看着伊特将狐狸皮挂在了屋子外头。

    “啊?”,他没头没尾地在说什么呢?

    “我闻到香味了,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尝尝?”,伊特的表情非常严肃认真,竟然像是真的因为食物生气了。

    我刚刚做好的啊……再说你不是以前一直觉得能吃饱就行,不在意食物的味道吗?现在怎么跟要糖的小朋友一样!

    张柠有些无奈地侧身让出门口,“那你来尝尝吧。”

    伊特似乎还是不满意,提了口气,见张柠的表情也并不好,终究没再抱怨,举步走进了屋子。

    杂物间不大,他坐在里头,张柠就觉得十分压抑。

    伊特坐下,看了眼石碗,没动。

    “你吃啊?”,进来不就是为了吃的吗?

    “以前都是你喂我吃的。”,伊特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理所当然,正义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