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蛮荒契约 > 38.38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蛮荒契约 !

    正文被外星人带走, 组织正尽力营救, 请等候~  伊特无奈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变化,又侧身去看石床后头,那个雌性似乎连气都不敢喘了……即便再不甘心, 他也只能起身,将兽皮重新穿上,掀开帘子出去了。

    等脚步声远离, 张柠这才从石床后头爬了出来,苦着脸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到嘴的鸭子就这么给飞了!下次一定要记得在门口挂块红色狐狸皮!

    不过刚刚他们是说有入侵者?

    张柠急忙穿好衣服,趁着夜色偷偷从伊特的屋子里出来,往人群聚集的广场走。

    广场上燃起了火把,照的一方天地通红明亮。张柠躲在最近的屋子后头,关注着前方的动静。

    一群人吵吵囔囔的围在中间, 直到伊特带着人步入广场,吵闹的声音才平息下来。

    “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在黑暗中更显震慑。

    “刚刚有一群人到了我们的领地打猎,还想潜入我们的部落!”

    张柠站在石块上, 垫着脚往广场看,十几个人被围困在广场中间,有几个雌性已经被吓的哭了起来,可不正是启可尔的旧部么。

    启可尔旧部的几个兽人拦在前头,将他们的雌性护在身后, “抱歉, 我们刚刚来到这片大陆, 不知道这是你们的领地。我们现在马上离开,猎物和果实我们都会加倍偿还的。”

    伯伊部落本来就缺少雌性,见到这么多雌性,眼睛都绿了,兽人们顿时吹起了口哨,嗷嗷叫了起来。

    兽人的鼻子非常灵敏,领地上有属于他们的气味,这帮人说不知道显然只是个借口。不过是不是借口都不重要了,伊特深不可测地笑了一下,“这不是启可尔部落的人嘛,规矩我们都懂,有话就直说了。你们闯进我们的部落,就相当于向我们宣战。要不然我们一争高下,要不然现在你们就赔偿我们,平息我族人的怒火吧。”

    启可尔的人脸色都变了,他们现在的实力,伊特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碾压了。选择战斗,只会使全族人都沦为奴隶。

    暂时成为首领的兽人莫佛尔黑着脸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望向对面的强者,“你要如何赔偿。”

    伊特抬眼打量了一下人群,“三个雌性。”

    他觉得自己的要求合情合理,十分宽容了。

    但是对方显然不领情,气氛一下沉重起来。双方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发。正在这时候,一直躲在后头微微发抖的艾娃突然站了起来,小心地扯了一下莫佛尔,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莫佛尔的眉头都皱在了一起,怀疑地看着她。伊特有些不耐烦了,转动了一下手腕,“考虑的怎么样了。”

    在莫佛尔出声之前,艾娃站了出来,走到伊特身边,讨好地依靠在他身边,“我,我愿意留下来。”,伊特只是低着眉眼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他身上带着浓郁的杀气,板起脸来,让人忍不住胆寒。艾娃摸不透他的想法,只敢匆匆瞟了一眼就看向身后的莫佛尔,“我们刚刚遭受东扎的攻击,不能够再次战斗了,为了我族的存亡,我愿意站出来,成为东扎的俘虏。”

    此话一出,启可尔剩下的人都窃窃私语起来。他们现在人单势弱,有战斗力的兽人少得可怜,对这片大陆也不了解,继续前行,未来尚未可知。加入伯伊部落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成为俘虏……意味着她们短时间内跟林子里的野兽并没什么区别。

    雌性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十分犹豫。有孩子的雌性自然不会选择跟孩子分开,两个瘦弱的雌性率先站了出来。她们生病了,启可尔的人很有可能会像抛弃族长和卡诺亚一样抛下她们。

    族人们还没合议做出决定,她们倒先迫不及待地站了出去。剩下的人都有一种被人狠狠扇了一个巴掌的感觉。莫佛尔气得大吼了一声,头上的毛发像钢针一样乍起。

    伊特心情不太好,任谁在那啥的时候被打断了恐怕都不能再平心静气吧,他有些不屑地瞟了一眼莫佛尔,转身就要走,“你们自己考虑吧,人留下你们走,要不就都给我留下。”

    张柠看着伊特消失在夜幕里,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原地观察事情的后续发展。兵法有云欲擒故纵,上赶着跟卖身一样。

    远处的人群又吵囔了一会儿,最终启可尔人灰溜溜地走了。剩下三个雌性被围在中间,伯伊部落的雌性先站出来,摸了摸她们的胸部、屁股等私密处,似乎是看她们是否能够生育。等雌性们点了头,兽人们才上前来,三个部落里地位比较高又没有雌性的兽人将三个雌性领走了。

    张柠厌恶地收回目光,她知道这只是因为俘虏还没有自己的屋子,等她们有了自己的居所,只要屋前没有挂狐狸皮,任何时候,兽人们都可以进去发泄自己的**。她绝不会让自己沦落到这种可悲的下场。

    回到杂物间,跟正准备出门的卡扎撞了个正着。卡扎迈出去的脚一顿,“孩子,你去哪里了?”

    张柠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了,走上前,扯着他坐下,“放心吧,我就随便出去逛了逛。”

    “外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卡扎的能力在兽人中也算相当出众,刚才广场上的吵闹声已经惊扰到他了。

    “是他们不小心闯进了伯伊部落的领地。”,这个“他们”是谁不言而喻。

    卡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张柠见他不愿多谈,也就没再说话,半躺在干草堆里,思索着怎么解决雨季的事情。

    先前信誓旦旦跟伊特说自己可以解决不过是赌一把而已,毕竟她的老本行是医科,对于建筑工程这种东西一窍不通。

    不过她以前谈过最久的一个男友就是土建专业的,为人十分无趣,每次跟她见面都是谈工作。张柠原本见他老实可靠,心想将就嫁了堵了家里人的口,结果后来做梦都是前男友跟她聊工作,实在无法忍受之下还是选择了分手。

    嗯……他倒也提过一些,怎么说的来着,张柠皱着眉头努力回忆,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张柠一起床就出门观察地形,部落后头的山很高,上头的树木也非常茂密,发生山体滑坡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只是部落位于山脚,如果雨季降水量太大,确实有被淹没的风险。

    前男友提过的潜水面,潜水埋藏深度什么的她都一知半解,但是看整个部落地形微微倾斜,如果建几道排水渠,把雨水引入附近的河流应该可以缓解积水的状况。

    张柠沿着山脚慢慢走,一边观察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伊特的屋子前头。嗯……他的屋子应该是最危险的了吧。

    正看着,伊特突然掀起兽皮走了出来,四目相对,张柠觉得有些尴尬。

    伊特微微一愣,走了过来,“这么早来找我?”

    张柠,“……”,你开心就好。

    显然伊特觉得她急于献身,一本正经地说:“他们应该已经在等我了,你晚上再来吧。”

    张柠一头黑线,“好……”,自己把节奏带起来了,现在喊停也来不及了吧。

    伊特满意地点点头,上前来蹭了蹭张柠的额头,这是兽人们表达亲昵的方式,蹭额头这种是最基本的友好的问候。但张柠毕竟是现代人,这种碰触对她来说已经相当暧昧了。尤其是对方浓重的兽人气息猛地包裹她,让她一时间屏住了呼吸,全身僵硬。

    “你要是无聊,可以跟其他雌性一块儿出去找点野菜和果子,我等会儿会跟她们说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张柠觉得他声音还挺温柔,于是心虚地轻声应了一声。

    “哼,装什么圣洁烈女啊。”,艾娃看见坎言难受的样子更加生气,“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你跟那个伊特的关系不简单吧,是不是跟他睡过了,不习惯别人了?”

    张柠手一紧,手心里熟透的果子猛地被捏碎,果酱糊了满手,哎嗨,我这个暴脾气还就不惯着你了!

    她将手上的渣滓一甩,猛地站起来,走到坎言面前,眼波流转地挑逗着他,“你想娶我吗?”

    坎言一愣,“想!”

    “要是我跟伊特睡过了,你也想娶吗?”,这句话她是看着艾娃说的。

    坎言就是一个粗糙的兽人,两个人还没结合,卡诺亚就是自由的。她要跟别人睡,也是很正常的,于是想也没想地点了点头,“想!”

    坎言这话一出,艾娃的脸已经完全黑了。张柠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哦,那很抱歉。我不想。我既然已经跟伊特睡过了,又怎么看得上你这样的兽人呢!”

    说完也不再看僵在原地的两人,抱着木盆继续往前走。

    好不容易把婚事给解决了,平静的日子却没过几天。最近部落里头人心惶惶,都说西华已经带人把离启可尔最近的一个部落攻陷了,启可尔就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