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蛮荒契约 > 34.34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蛮荒契约 !

    正文被外星人带走, 组织正尽力营救,请等候~

    即便是伊特这种长期食肉的兽人在喝了汤之后也忍不住连连点头, “那土里的东西确实不错。”

    “还有更棒的呢!那个东西叫做盐,除了可以使食物美味,增强人的体质,最最重要可以用来保持食物新鲜不腐坏。要是用它处理肉,完成可以支撑着我们度过雨季。”,盐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伊特在听说盐可以让食物不腐坏之后, 眼睛微微亮了一下。雨季最让他头疼的不是居所而是食物。雪山西边的大陆也有雨季但是很短暂, 只有一两个月左右, 可听这里的人说,这边的雨季有三四个月那么久。整个雨季暴雨连绵,所有的动物都会躲藏起来。

    整个雨季跟雨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会失去食物来源。虽然他们现在每日都在收集食物,但是大部分的食物在雨季后期就都腐坏了。也正是这个原因,每个雨季都会有无数的动物饿死,兽人们也无法幸免于难。

    如果像卡诺亚所说, 这个盐可以保存食物,伯伊部落就可以平稳地度过雨季了!

    “可是没有人相信我,你也尝到了, 盐真的可以吃, 我没有在浪费食物!”, 张柠一直在絮絮叨叨, 从来到这个世界, 她就一直被质疑,一身力气没处用也是相当心塞的。

    “我相信你。”,伊特安抚地蹭了蹭她的额头,“今天我带你去再运点土回来,明天开始,我会把我的食物都给你用来做咸肉。等你真的做出来了,我相信没有人会再怀疑你。”

    张柠心里早已经觉得伊特会相信自己,但等他真这么说了,却有些受宠若惊,“那,那你这几天吃什么啊?”

    伊特冲着锅里的汤挑了挑下巴,“我相信你可以做出让我饱腹的食物。”

    喂!不要给我这么大压力啊!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种莫名的不好意思,这应该算是变相的夸奖吧?

    晚饭过后,张柠把剩下的汤给卡扎送了过去,把几个空余的咔嗒放进兽皮背包里。一出门,发现伊特就守在外头。

    伊特背靠着木屋,抬头望天上的星子,听见身旁的响动,低下头来看着张柠,“走吧,看天气快要下雨了。”

    明明是很平淡的语气,但也许就是因为太过平淡日常了,张柠觉得自己的内心猝不及防的柔软了一下。有一个人在等自己,用熟稔的语气跟自己讨论天气。这是她每个深夜回到自己那个冰冷寂静的小公寓时所期待的。

    她不是不想恋爱结婚,一家人和和美美,她只是不知道谁能给她这样的安全感,足以让她依靠。

    暴雨前的空气中饱含水汽,气压低沉,连高速行动中带来的风也无法舒缓身上的闷热。伊特到了温泉旁,见张柠还趴在他身上发呆,抖了抖身体,“到了。”

    张柠红着脸爬下来,也不敢去看伊特,蹲在地上开始装土。

    伊特跳下温泉游了个来回,看张柠已经把咔嗒装的满满当当,趴在岸边向她发出邀请,“你要下来泡一会儿吗?”

    彭瑞说第一次结合总是有点困难,卡诺亚这样子的需要多吃点东西,长胖一些,结合的时候才能使上劲。实在不行就要多试几次,习惯就好了。

    伊特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卡诺亚身材瘦弱娇小,再用她无辜的眼睛看着自己,他就一点都狠不下心了。让她每天泡泡池子,锻炼锻炼身体也好。

    “不是快要下雨了吗,我们快些回去吧。”,天气太闷热,张柠抱着背包站在岸边显得有些犹豫,刚刚一番活动后已经出了些汗,但是她更不想被雨困住,这个世界的雨有多可怕她是见识过的。

    “没事,下来吧。”,兽人灵敏的感知力告诉伊特,离雨下下来还有一段时间。

    要不是伊特的目光越来越炙热,张柠相信自己完全可以自若地脱下衣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急切地扎入温泉,导致自己呛了一口水。

    伊特没有游过来,相反,他靠在离张柠两臂远的石岸上仰头看她。

    “雨季快到了。”似是闲聊也似敲打。

    “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过两天我就把计划全都告诉你。”,雨季正式来临前,降雨会越来越频繁。今天这场雨就是一个信号,张柠怕伊特失了耐心,即便计划还不够完善,也必须试一试了。

    伊特沉默了一会儿,“绕着池子游几圈吧。”

    “啊???”,张柠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坏了。

    “绕着池子游几圈。”,伊特复述了一遍,显然不打算给个解释。

    张柠一头黑线,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开始游泳。张柠本身是很喜欢游泳的,大概是医生的通病,养生锻炼,惜命的不得了。

    但是现在这具身体,她只游了两圈就喘的舌头都快吐出来了。

    “不许停。”,伊特看张柠趴在岸边休息,轻飘飘地再次出声。

    我去,神经病啊,我干嘛要听你的?张柠的反骨出来了,背着伊特做了个咬牙切齿的表情。但是她知道伊特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于是转身的时候就换上了可怜巴巴的求饶模样,“我真的游不动啦。”

    伊特注视了她一会儿,轻啧一声,上前来圈住张柠的腰,带着她继续往前游,“蹬腿。”

    实在搞不清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语气虽然让她讨厌,但是动作温柔让她无法发火。张柠被现在的状况搞的一团晕,竟然真的就配合伊特再次游起来。

    原本圈住她腰的左手渐渐放开,改为托着她的腹部。粗糙的大手接触着娇嫩的肌肤,一阵□□就这样蔓延开来。张柠难免有些别扭,但是伊特一脸严肃地监视着她游泳,她又不好说些什么。

    明明是勾引他的,怎么感觉反过来被勾引了呢?

    也不知道这么游了几圈,突然一小滴水从天而降,落入面前的温泉,播散出一片水纹。张柠还没来得及反应,伊特已经脸色一变,搂着张柠的腰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举着放在岸上,“快点收拾东西,我们走。”

    他的声音竟然有些焦急,张柠不明就里也慌张起来,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背上背包爬上了白虎的后背。

    雨势渐大,身周的植物被雨珠击打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伊特心情很糟糕,不仅是因为下雨,更是因为陪着这个雌性,竟然让他放下了警觉,不知不觉忘了即将降落的大雨。

    这是很致命的事情,不是吗?伊特,你可不是那种只会围绕着雌性转圈的愚蠢兽人。

    伊特把张柠送回屋子就一头扎入已经看不清景色的雨幕。张柠浑身都湿透了,但是屋子里的状况并不比外头好多少,杂物间里在漏雨。卡扎勉强用几张兽皮隔出一处干燥的地方,让张柠躲在兽皮下头,自己挨着她坐下。

    张柠分明看见卡扎的半个身子都在外头,但是她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她的身体太弱了,一直淋雨一定会病倒的。卡扎应该也已经察觉了吧,要是伯伊部落真的接纳了他们,就会给他们造房子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借住在没有门窗,一无所有的杂物房里。

    她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前在启可尔部落,她凭借卡扎让人敬畏礼遇,那以后她就要让卡扎因为她受人尊重,奉为上宾!

    好在大雨后半夜就停了,张柠总算能闭上眼休息一会儿,临睡前,她还迷糊地想,下了这么久的雨,明天林子里会不会长蘑菇啊……

    午夜时分的停车场格外静谧,张柠只能听见自己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这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里传来回声,显得有些诡异。车发出“嘀”的一声清响,她已经计划好回家美美地泡一个澡,迎接久违的长假。

    突然一阵刺痛从后背蔓延开来,她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以她多年的经验那个凶器已经刺穿她的肌肉,扎在离心脏两到三寸的地方。此刻她正在大出血,需要在五分钟内进行输血处理。

    从倒车镜里,她看见了罪魁祸首。今天下午被赶走的病人家属正露着狞笑看着她,如果张柠还能说话,她一定会建议他去看精神科。这年头,谁还没个精神病呢,可不去看医生就是你的不对了。

    可事实是,她连竖中指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直直地倒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任鲜血狂涌而出,意识模糊。

    张柠好像走入了一团迷雾,全身沉重的喘不过气来。电影里警察退休前一天总会光荣牺牲,盗贼金盆洗手的最后一次行动总会被抓。她不过是要休个假,怎么也落得这个下场。

    突然迷雾里慢慢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两鬓发白的男人。张柠一眼就认出来是他们院长。院长表情严肃,身上的白大褂干净的仿佛没有一丝尘埃。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吹了吹手上的手术刀,“不工作的人在我眼中和一坨死肉没有区别!”

    张柠吓出了一身冷汗,猛地醒来过来。

    等她冷静下来才发觉自己处在一片森林里。树木高耸入云,枝桠上爬满了青苔。

    她处在一片小空地上,远处的树林被树叶遮住阳光黑乎乎一片,一些没见过的植物在黑暗中露出一点枝桠,偶尔还能听见一些野兽的咆哮声,这简直是个原始森林!

    在短暂的空白后,张柠才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她稍微扭动,就痛的全身痉挛,连头都不敢低,只能拿手去摸。入手是毛绒绒的触感和黏黏的液体,她将手伸到眼前,是血液!

    严重的失血让张柠有些缺氧,她干脆平躺下,大口喘着气。自己不是在医院地下停车库被人从后面刺伤了么?为什么醒来却是在森林,受伤的部位变成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