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蛮荒契约 > 29.29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蛮荒契约 !

    正文被外星人带走,组织正尽力营救, 请等候~

    在帘子掀开的同时, 伊特就扭头瞪视了过来,他的眼神中满是被冒犯的不悦, 但等看清是张柠之后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沉声道:“出去。”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也算平和, 但张柠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扇了一巴掌, 站着没动。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没看到屋子外头挂了狐狸皮了吗?首领喊你出去你还不快滚!”,艾娃直起身子, 上半身就完全暴露出来,张柠觉得十分辣眼睛,移开了目光, 只直直地瞪视着伊特,“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艾娃见她还不肯走,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 爬起来就想亲手赶她出去。这个时候伊特又开口了, “艾娃, 你一个人回到俘虏的木屋去, 被耍小聪明, 你知道逃跑的下场的。”

    艾娃一顿, 一脸不敢相信地扭头去看伊特, 见他十分认真, 顿时收起得意的气焰,小声哀求起来,“我才刚来……我不能一个人回去,我害怕!”

    伊特从来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只是冷冷地又重复了一次,“我不想再说一遍,彭瑞让你来的时候,没跟你说这些吗?”

    彭瑞让艾娃来的?到底怎么回事?张柠心里的气总算消了些,就算是伊特这种一心想着壮大部落,重返家园的野心家也难改野兽本性,在这个世界追求一夫一妻,执手到老就这么难吗?

    艾娃纵然再不甘也不敢违抗伊特,只是在跟张柠擦肩而过时,狠狠地撞了她一下。张柠没把这种小伎俩放在眼里,凉凉地冲伊特问了一句,“我可以进来了吗?没打搅你吧。”

    “已经打搅了就进来吧。”,伊特把手里的木杯放下,坐在床边有些慵懒地看着张柠。

    待走近了闻到空中的味道,才知道伊特方才喝的不是水,竟然是酒。哎哟,还知道喝酒助兴呐,厉害了!

    “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谈谈雨季的事情的。”,张柠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公事公办,把自己绘制的地图摊开,“我观察过部落周围的地形了,如果在地图上标注的这个几个地方建造排水渠,将雨水引到溪流里去,我们就可以在部落平安渡过雨季。”

    这个世界没有文字,充其量就是无聊的兽人们会用锋利的牙齿与利爪在器物上留下一些图案。因此伊特看见地图时有多惊讶可想而知,这个雌性比他想的还要聪明,但是面上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排水渠?”

    张柠看他的样子就觉得生气,自己这个交易对象简直毫无信誉可言嘛,看来是自己看走眼了,根本一点契约精神都没有,“地图背面就是排水渠的样子,挖出比地面更低的沟渠,用岩石铺上,可以把水流引到地势更低的地方去。”

    伊特终于起身走过来,拿过张柠手里的地图仔细观看。抬头时见张柠一脸防备地看着自己,顿时有点好笑,“以后进来记得先在门外喊一声。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在雨季之前不会找别的雌性,这一次纯属意外,是……”

    “打住!”,什么意思嘛,搞得自己费这么大老劲就是为了独占他似的,真以为自己魅力无边啊。爱找谁找谁去,老娘不跟你玩了!

    “我想你可能有点误会,我跟你的交易是我帮你渡过雨季,你让我跟父亲留下来!至于另一层关系,既然咱们两都没啥意思就不必勉强了。”,张柠一口气说完,还瞪了伊特一眼,“我不会限制你跟任何雌性发展任何关系,您也不必为我忍耐。”

    伊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张柠像阵风似地又走了。虽然与她疏远是自己的本意,但现在这样是不是也太远了?唉,彭瑞那个家伙虽然即将成为父亲,也并不靠谱啊。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好,日久生情也罢,张柠承认她对伊特有些好感。毕竟他高大威武,长相俊朗,有能力,有抱负,还聪明理智……咦?呸呸呸,就是个人渣,想他干嘛,还好发现的早,总好过跟他睡了以后,发现他四处发散荷尔蒙给自己带绿帽子来的强吧。

    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现在没有婚姻法的约束,还不是想怎么玩怎么玩。自己也要看开点,在这个世界,有了权势和物资,她也能包养几个小狼狗换着玩!

    等天气稍好一些,伊特就将兽人们分为两队,一队照例去森林狩猎,另一队就在他的带领下开始挖掘排水渠。

    张柠出于担心去看过一次,见他们进行的井井有条就不肯再去了,她可不想撞上伊特。

    第一批腊肉已经晒的差不多,如果能再配上一大碗白米饭那就完美了。当天晚上,她把腊肉用水煮了一下,刮去上头的油垢,切片放置在自己用骨刀粗糙挖出的蒸笼上蒸熟。

    琳娜一进她的房间不停地耸动鼻头,“天啦,卡诺亚,你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也太好闻了吧。”

    这一阵子,张柠每天换着花样做吃的,琳娜已经完全被她的厨艺收服了。

    “之前腌制的咸肉,你要尝尝吗?”,张柠伸手抓起一片腊肉递给琳娜,下头的水还沸腾着,张柠顿时就被烫的一直吹气。琳娜一把接了过来,跟感受不到烫似的,还关切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张柠委屈地抓着耳朵,以前的她是女性中的女汉子,现在的她就是雌性中的软妹子,昔日雄风不在矣,只好苦笑,“没事,没事。”

    腌制的时候比正常放的盐少些,因此单独吃起来恰好。更何况这个世界的人味蕾几乎没感受过什么滋味,琳娜把一小片腊肉嚼来嚼去,就是不舍得下咽,“真是太好吃了!我明天也要挖点土来炼盐。”

    “噗。”,张柠笑着用自制的木筷给她又夹了一片肉,“不是所有的土都可以的。如果可以再晒一会儿,这些肉可以保存很久。”

    琳娜知道之前是她们错怪张柠了,结果张柠非但不生气,还乐意跟他们分享,真是一个非常好的雌性。不知道首领怎么想的,竟然还一直躲着她。这就算了,每天把自己的彭瑞拉着谈心喝酒,也让自己相当困扰啊。

    “兽人们还在挖水渠呢,我要去给他们送饭,你要不要一块去。”,琳娜想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也要她亲自献给首领,首领就会发现卡诺亚是多么宝贵了。

    卡扎也在帮忙,张柠是想去给卡扎送饭的,但是去了,难免又要跟伊特说话,两个人都不自在,何必呢。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拜托琳娜帮自己把食物带给卡扎和伊特,“我不去了,我还想炸点蘑菇干呢。”

    “这又是什么新奇食物,我去去就回,你可千万要给我留一点啊!”,琳娜顿时就坐不住了,一步三回头连声嘱咐才急匆匆地走了。

    之前几次下雨,张柠都去林子里采蘑菇,吃不完的就晒成了蘑菇干,现在蘑菇干也已经很多了,她就打算炸一些蘑菇干来当零嘴吃。

    打了几个鸟蛋在石碗里,将煮过的蘑菇干放在里头均匀的沾上蛋液,在配上她之前从动物肥肉上提取出的油脂。裹上蛋液的蘑菇干刚一放入沸腾的油中,就散发出一种肉跟蔬菜混合的香气。

    张柠用木筷小心频繁地翻动着,等蘑菇干炸成金黄色就立刻捞出。她尝了一个味道还算不错,在这个没有零嘴的世界已经算是非常棒的小吃了。

    等准备好的蘑菇干都炸的差不多了,门外传来一阵响动。张柠以为是琳娜来了,便笑着提高了声音,“你来的可真巧,我刚刚炸好,快来尝尝吧。”

    门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张柠有些奇怪,将蘑菇干捞了出来,起身出门去看。

    外头站着的竟然是伊特。

    他下半身裹了张兽皮,露出肌肉发达的上半身,估计是刚刚干完活,上头还有往下淌着的汗珠。此刻他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尴尬,在两人对视几秒之后,才干巴巴地滚动了一下喉头,“我……路过。”

    要知道杂物房既不是通向他屋子的必经之路也不是通向广场的必经之路,他这是要去哪里?

    卡扎点点头,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转身看向广场中等待的伊特,“谢谢你能够帮助我的女儿,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都可以满足你。”

    张柠急忙站出来,祈求地看向父亲,“我答应过伊特,如果他们可以安全把我送回来。我们会收留他们在部落养伤,等他们伤好之后,给他们足够的食物和水,让他们可以重建自己的部落。”

    卡扎是个重视承诺的老好人。战火迟早要蔓延到启可尔部落,他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跟西华投降。既然女儿已经答应了他们,收留便也没什么。

    启可尔部落的人得了命令,便热情地邀请伯伊部落的人去自己家里休息养伤。卡扎好不容易再看到女儿,拉着她回了部落中央最大的木屋。

    “那两个混蛋没对你做什么吧?”,卡扎将卡诺亚前后看了看,注意到她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淡红色疤痕的伤口。等听完张柠的经历后,眼神徒然凌厉起来,“他们竟敢这么对你,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张柠怕卡扎起疑,可怜兮兮地靠在他肩上,“那两个混蛋还想强要我,要不是我拼死抵抗,现在恐怕就是东扎部落的俘虏了。”

    想到雌性俘虏将会被怎样对待,卡扎就气的发抖,她这个女儿跟别人不一样,心高气傲,从小就喜欢卡扎部落最强壮勇敢的勇士坎言,对别人的追求讨好从来不屑一顾。

    坎言现在已经成年,身边追求他的雌性也不少,自己女儿又怎么能跟别人分享东西,“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坎言么?前阵子你消失了,他也每天都在费心地寻找你。虽然你还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但是不如在下个月圆的时候,结成伴侣,要是将来我出什么事,有他照顾你,我也放心。”

    坎言?张柠只好费心去想原主的记忆,卡诺亚这个人虽然娇蛮,但却有个青梅竹马。确实长得好看,人也善良。但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是原主不是自己啊,这人还没见过呢,就要结婚!?

    偏偏卡诺亚之前对坎言的喜欢那是整个部落都知道的,不知道跟多少勾引坎言的雌性打过架,一直对外宣称要跟坎言结为伴侣,现在自己要是不答应,大家肯定要怀疑了。只好强颜欢笑,“好呀,我这就去找坎言说!”

    月圆之夜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先应下来再说吧!

    张柠就这么在卡扎部落住下了,虽说有原主的记忆,一切不算陌生。但是突然来到这么一个奇异的世界,现在终于安定下来,那些茫然无助就全都涌了出来。

    她坐在木屋前头,看着远方绵延不绝的青山,不知道原来的世界怎么样了。自己不在,科室里的大夫们更忙了吧,会不会忙到很快把她给忘了。母亲跟父亲得知自己的死讯,该有多么难过啊。

    脸上一片湿润,她伸手一抹,发现自己竟然哭了。自从记事以来好像就没哭过,张柠觉得自己有点好笑,赶紧把眼泪擦干,站起来准备找点事情做,分散注意力。

    事已至此,就不该沉湎过去。这里的生活环境比原来的世界艰苦百倍,但是卡诺亚的身体却这样脆弱。现在是因为她有个有权势的父亲,如果有一天她父亲不在了,那么她恐怕很难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张柠必须尽快地适应这里,为自己留好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