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蛮荒契约 > 7.战争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蛮荒契约 !

    木盆里的野果子散了一地,张柠惊讶地抬头,发现艾娃正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联系之前她一直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样子,答案呼之欲出了。

    估计之前坎言房里的雌性就是她吧。只是自己退婚,不是正好成全了她么,生哪门子气啊。

    艾娃上前拽住坎言的手臂,“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拒绝你了,坎言,用不着看她的脸色。”

    坎言有些头疼地把手臂抽了出来,上前来想扶张柠。艾娃见了,又拽了他一把。张柠也不想惹麻烦,自己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开始捡地上的果子,“随你们怎么说,坎言,你以后还是别来找我了。”

    “哼,装什么圣洁烈女啊。”,艾娃看见坎言难受的样子更加生气,“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你跟那个伊特的关系不简单吧,是不是跟他睡过了,不习惯别人了?”

    张柠手一紧,手心里熟透的果子猛地被捏碎,果酱糊了满手,哎嗨,我这个暴脾气还就不惯着你了!

    她将手上的渣滓一甩,猛地站起来,走到坎言面前,眼波流转地挑逗着他,“你想娶我吗?”

    坎言一愣,“想!”

    “要是我跟伊特睡过了,你也想娶吗?”,这句话她是看着艾娃说的。

    坎言就是一个粗糙的兽人,两个人还没结合,卡诺亚就是自由的。她要跟别人睡,也是很正常的,于是想也没想地点了点头,“想!”

    坎言这话一出,艾娃的脸已经完全黑了。张柠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哦,那很抱歉。我不想。我既然已经跟伊特睡过了,又怎么看得上你这样的兽人呢!”

    说完也不再看僵在原地的两人,抱着木盆继续往前走。

    好不容易把婚事给解决了,平静的日子却没过几天。最近部落里头人心惶惶,都说西华已经带人把离启可尔最近的一个部落攻陷了,启可尔就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卡扎每天都要跟族里的兽人们商议到很晚,族里有三派势力,一派主张去向西华投诚,一派想要跟东扎部落血战到底,还有一派认为惹不起躲得起,有多远跑多远。

    三派人每天吵得不可开交,张柠看卡扎每天焦虑的睡都睡不好,也开始担心起来。倾巢之下焉有完卵,何况她跟西华本来就有一笔没算完的账。

    兽人平日里总是吃肉,一着急上火,嘴角都烂了。她特意为卡扎煮了下火的汤药,等到卡扎回来,就急忙端上来,“父亲,喝点去火汤吧。”

    “去火汤?”,卡扎嗅了嗅,有淡淡的香味。

    “是啊,你喝喝看。”,张柠选修过中药鉴定学,她对此很感兴趣,借阅了不少相关书籍。再说金银花也算是常见的草药,她仔细对比过,应该没什么问题。

    卡扎没多想,一口喝完,觉得很清爽,比普通的水还要好喝些。

    “父亲,东扎部落真的要打过来了吗?”,张柠作为雌性,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心里也没有着落。

    卡扎叹了口气,嘴唇周围的大胡子都连带着一起颤了颤,“哎,西华那个人野心那么大,没道理放过我们启可尔。”

    “那父亲你打算怎么办呢?”,张柠觉得启可尔人虽然不少,但是一向喜欢和平,又怎么会是西华那帮疯子的对手。在她看来,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卡扎拍了拍大腿,眼神中透着坚毅的光芒,“我们启可尔人世代生活在这里,我不会向他们投降,也不会抛弃家园逃跑。他想要攻打我们启可尔,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张柠已经猜到了他会这么说,她对这场战争并没有信心,看来是时候为自己打算了,她可不想做没有人权的雌性俘虏。

    打定主意之后,张柠开始默默为逃亡做准备。她制作了一些熏肉和水果干,又问人借来骨针,用兽皮做了个简陋的大背包。

    事情发展的比张柠想的还要快,她刚做好背包没两天,启可尔部落就出事了。一小拨出去打猎的兽人遇上了东扎部落的巡逻队,并被他们袭击。死了三个兽人,剩下两个虽然逃回来了,但也受伤严重。

    这是一个讯号,东扎部落就在附近,并且对启可尔虎视眈眈。

    当天晚上,外面的喧闹声一直没停。张柠爬起来,将门打开一道缝,向外头看。

    卡扎也醒了,确切地说,他一直没有睡。

    他走到屋子中间的篝火堆旁边坐下,默默填了一把柴。张柠关上门,走到他旁边坐下,“父亲,外头……”

    卡扎似乎早就猜到了会有人离开,神色如常,“随他们去吧,这是他们的选择,我也不希望到了战场上有人退缩。”

    张柠看了会儿燃烧的火焰,卡扎虽然不是她的父亲,但是在这里的这一段时间,他是唯一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她不想他这样无谓的牺牲,“父亲,你真的觉得我们可以打败东扎部落吗?不如我们逃走吧。”

    卡扎的脸一沉,每个兽人都有血性,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小部落明知道不敌,却依旧选择跟东扎部落抗争到最后一刻的原因,“我知道我们几乎没有胜算,但是每个兽人的使命就是守护自己的家园。”

    他抬起头看向张柠,脸隐在篝火迸裂出的火星之后,“孩子,到时候你带着女人孩子们躲到东边的山上去,要是我们失败了,你就带他们逃。你可以做到吗,孩子?”

    张柠看着他眼角皱起的纹路,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声,“好。”

    唉,该死,她一个人活下去已经够勉强了,再带上一帮累赘,怎么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啊!既然已经做了承诺,就当是用了卡诺亚身体的赔偿吧。

    卡扎缓缓吐了口气,“其实从你回到部落之后,我就发现你变了,你还是父亲的卡诺亚吗?”

    张柠一震,难道被他看出来了?她走到卡扎面前握着他的手臂蹲下,“您在说什么呢,我当然是您的女儿。”

    卡扎看着她笑了笑,没再说话。

    很快,卡扎在东边的山上寻了一个洞穴,命兽人们搬了许多食物和物资上去。因为不知道东扎部落什么时候会来,部落里的老人,女人,孩子都提前搬到了山上。

    张柠看女人们每天害怕的睡不着觉,想到她们在这山上只能藏一时,藏不了一世,便带着她们开始制作兽皮背包和干粮,为逃跑做准备。

    这天夜里,外头突然传来各种野兽的嘶吼声。上一次听见这样的声音,还是东扎追剿伯伊部落的时候。

    张柠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走到洞穴外,压低身子往山下看。山下火光大盛,咆哮声不绝于耳。她心里一跳,终于还是来了。

    其他几个浅眠的雌性也醒了,站在她身后瑟瑟发抖,嘴里念念有词地向天神祈祷。

    张柠咬牙,转身跟她们说:“去把所有人都喊起来,把食物都装进背包里。”

    艾娃握着莎莉的手,瞪大了眼睛,“山下的族人还生死未卜,你就想逃跑吗?要跑你一个人跑,我们不走!”

    这个蠢女人,要不是答应了卡扎,她才懒得管她们的死活。

    莎莉毕竟年纪大些,见过的风浪也多,安抚地拍了拍艾娃的背,“去把大家喊起来吧,只是做个准备。”

    艾娃眼睛转了转,最终还是转身回了洞穴。

    张柠一直在外头密切关注着动态,等天微微亮了,山下的声音也渐渐平息下来,只能听见时不时的几声哀嚎。

    她不好判断到底是启可尔战败了,还是暂时击退了东扎的第一波攻击。

    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要是启可尔战败,东扎很快就会发现部落里的老弱病残都不在了,一定会在附近搜寻的,这里并不安全!

    正当她犹豫要不要亲自下山去看看的时候,一头外型很像驼鹿,但是身上的毛发却是淡黄色的猛兽跑了过来。

    张柠认出来那是坎言的兽型,此刻他身上的毛发已经快要被鲜血染红了。

    转瞬间,驼鹿已经跃到了她的面前,“快带着大家离开,我们战败了,东扎部落的人正在搜山。”

    不受控制的担心情绪喷薄而出,张柠忍不住出声询问,“我父亲呢?”

    坎言打了个响鼻,看起来虚弱不已,“族长带着大家还在半山腰抵抗,你们快些跑吧,等他们上来,就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