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蛮荒契约 > 6.情敌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蛮荒契约 !

    很快,伯伊部落的人伤便好的差不多,也到了他们约定离开的时候。启可尔部落为他们准备了足够的食物和水,又派了几个壮年男子,一路将他们送到雪山下。

    张柠跟着族人们一起送伯伊部落的人离开,伊特特意走到她身边与她告别,“很感谢你的族人帮助我们,终有一天,伯伊部落会成为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部落,到时候,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愿望。”

    等到你们这部落成为最强的部落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呢,张柠不甚在意地摆摆手,“应该的,应该的,你也帮了我。”

    伊特不再多言,一瞬间化作白虎,一声虎啸之后,变作兽型的兽人们跃入密林,消失了踪影。

    张柠还在发愣,就听见身旁传来一声冷笑,“卡诺亚,看你的表情,是舍不得吗?”

    张柠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怪腔怪调的雌性有着蜜色的皮肤,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是一种野性而充满力量的美。凭着记忆,张柠知道这个雌性叫艾娃,好像跟原主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周围的族人们纷纷散了,此时空旷的广场上没有别人,艾娃见她一脸茫然,眼睛里透着一丝不屑,“孤身在外的雌性跟一帮雄性待了那么久,真没有做些别的事吗?”

    张柠,“???”

    对于这种莫名的敌意,张柠觉得挺没劲的,她现在也没心情跟人撕逼,朝着艾娃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张柠尝试着融入原始人的生活,但是之前这个身体的主人实在是太娇生惯养了,但凡她表现出一点点对某样事务的兴趣,就会被人怀疑。对此,她只好解释自己经历过一场生死,想要好好珍惜生活。

    卡扎因为之前卡诺亚消失的事情,好一阵子担心的不吃不睡,身体大不如前。因此总是催促卡诺亚早日跟坎言结婚,他才好放心。

    张柠跟坎言见过几次,确实帅气又绅士,也难怪卡诺亚之前对他这么痴迷。张柠对这种事情看的很淡,嫁给这么一个强大的雄性,确实有助于她更好地在这个世界活下来,怎么想都不吃亏。

    但婚姻这种事情,没有爱情最少也要有点感情,为了免得到了月圆的时候尴尬,张柠便时常去找坎言聊聊天,加深了解。

    最近张柠跟着雌性们一起在树林里采野果的时候,发现了一种类似于柠檬的植物。但这种植物比柠檬大多了,汁水也多。她摘了几个,喂养了族人们捉回来的活物,见没什么问题,便亲自尝了了尝,味道也跟柠檬差不多。

    这个发现让张柠高兴极了,她受够了腥味极重的烤肉,下次烤肉的时候,加上点柠檬汁,味道一定会好很多。

    晚上父亲烤肉的时候,张柠试着挤上了柠檬汁,未加调料的烤肉配上酸甜的柠檬汁,味道果然好了很多。

    卡扎吃了之后也赞不绝口,一直夸张柠聪明。张柠得意地昂了昂头,特意留了只兽腿,想晚些时候送去给坎言。

    坎言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懂得照顾自己,平时烤肉总是烤的外头都焦了,里头还没熟。

    晚饭过后,张柠用巨大的树叶包裹着兽腿,往坎言的木屋走。

    走到坎言的木屋前头,突然发现他门前挂了块红色的狐狸皮。张柠早就发现了他们这儿,似乎都很喜欢在门前挂红色狐狸皮,但说起来也奇怪,大部分人家有时候挂着,有时候没有。晚上挂的也比白天要多。

    这是干嘛用的,辟邪?

    这儿的木屋为了避潮,一般下头都是架空的,卧室修建在二楼。张柠也没管这么多,走上了木梯,等到了二楼,她正想要喊坎言的名字,屋子里头隐隐约约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异样的感觉漫上心头,便闭上了嘴巴,往前又走了两步。

    这……凭借张柠多年的阅历跟本身的机智,她觉得里头的人估计是在做些少儿不宜的活动。实际上,毫不掩饰的喘息呻/吟已经让张柠这个没开过车的老司机觉得全身都发热了。她脑袋一炸,这才想起,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固定的性伴侣,所以门前挂了红色狐狸皮,说明今晚这间屋子有一对交欢的野鸳鸯。

    偷听人家的壁角实在是太不地道,虽说里头这个勉强算得上自己的未婚夫吧。但是这个世界里的爱情观就是如此,她也没立场多说些什么,正想悄悄走了,里头的人在喘息的间隙,还断断续续地聊起天来了。

    听到了卡诺亚的名字,原本已经要下楼的张柠脚步一顿,厚着脸皮又往门口凑近了些。

    “你,你什么时候去跟族长说~~”,雌性的声音黏黏腻腻的,每个字的尾音都在发颤。

    张柠捂了捂自己的小心脏,就当看了场只有声音的□□吧,你可以的!

    平日里的坎言总是轻声细语的,相当绅士温柔,今天伴随着粗重喘息的男声与平日截然不同,竟然还点了些许痞气,“说什么,嗯~”

    随着这声意味深长的“嗯~”,雌性的声音突然高亢,随即婉转下落,“你难道还想娶卡诺亚?那个女人除了是,是族长的女儿,还,还有哪点好。矫情地碰都不肯让你碰吧。”

    “对啊,所以我现在不是在……上你么。”,坎言呼吸愈发粗重了些,**相碰拍打的声音频率也开始加快,“她可以帮助我做族长,你可以吗?”

    随着男女混合交缠在一起的呻/吟声,令人脸红的啪啪声的停止,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粗重喘息。

    雌性的声音还有着高/潮之后的暧昧余韵,“我可以给你一个孩子。”

    “呵~她也可以生。卡扎想让她嫁给我,等她做了我的女人,我会让她为我生一窝孩子。卡诺亚那样脆弱的人,如果在我的身下哭泣喘息,不是一件很令人期待的事情吗?”,坎言大概是玩嗨了,竟然对着□□说这种话,张柠实在是听不下去。

    回去的路上,张柠回想刚刚听到的对话,恶心的晚饭都差点吐出来。虽然说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但她毕竟是现代社会的人。不要求自由恋爱,为爱结婚,最起码也要尊重彼此吧。在坎言眼里,她就是一个助他上位的工具,生孩子的机器。绝对不能嫁给这种人!

    卡扎见女儿去而复返,手里还拿着兽腿,觉得有些不对劲,“坎言不在?”

    张柠脸色不太好的把兽腿放下,语气阴沉,“他门前挂了红狐狸皮。”

    卡扎一愣,笑了,“傻丫头,你们还没结婚,他就是自由的。兽人在这方面的需求比较大,你应该理解。再说坎言这么受欢迎,说明他能力强,你应该高兴啊。”

    没想到平时惯着女儿的卡扎也对此毫不在意,但是这种观念实在不能苟同,张柠只能使出卡诺亚的杀手锏,顿时流下两行清泪,“我不想嫁给他了,我不喜欢他了!”

    一看到女儿哭,卡扎什么想法都没了,急忙走过来拍她的背给她顺毛,“唉唉唉,别哭啊,不嫁就不嫁。我们部落优秀的兽人也不是只有坎言,你喜欢谁就嫁谁。”

    眼看目的达成,张柠继续哼了几声才作罢。

    先前结婚的事情也没说开,张柠干脆躲着坎言,背地里偷偷打量着族里的适龄兽人们。如果一定要找个伴侣,那就要仔细挑个好的。

    可是越观察越绝望,满意的都有家室了,剩下的,要不颜值差了点,要不身材差了点,要不就是人品素质实在太差。眼看月圆之夜临近,张柠心里隐隐发急。实在不行就不嫁了,她一个现代人,就不信靠自己的力量活不下去。

    估计是她好几天没去找坎言,坎言觉察出点不对味,趁着张柠去部落旁边洗东西的时候,将她堵在了路上。

    他手里拿了捧野花,假装不期而遇,那是卡诺亚以前最喜欢的小浪漫,“卡诺亚,今天看到很好看的野花,特意采来送给你。”

    对于张柠这种实用主义的人来说,花这种东西,又不能吃,丢了可惜,精心养护着费时费力,真是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自找麻烦。

    她端着木盆,为难地看了一眼坎言手里的花,“谢谢,但是我现在不太方便。”

    坎言摸了摸脑袋,不知道卡诺亚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最近都躲着我?”

    “没有啊。”,张柠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真是一点都不会讨女孩欢心!

    兽人还真是单纯,听了张柠这么说,坎言神色显然松了一口气,“你以前跟我说过,想要嫁给我,那这个月圆之夜,我们就在天神见证下结合吧。”

    张柠之前不太想直说出来伤感情,可看兽人的情商这么低,不挑明还真不行,“我不想嫁给你了。”

    坎言一听脸色都变了,把手里的野花一扔,“为什么?部落里还有比我更优秀的兽人吗?”

    难道要把之前听到的壁角说出来?估计说出来也没有人觉得坎言做错了吧,张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较合理。她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肩上多了一股力量,一下将她掀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