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今天也要和男神做朋友 > 52.第52章

52.第52章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今天也要和男神做朋友 !

    此为防盗章,订阅未满70%的宝宝24小时后见。  “啥?你做梦了吗?”

    “他真的对我笑了嗷嗷啊!!!”

    也不怪同学们会因为古川木一个笑容而吃惊, 因为古川木从高一到高三, 基本上没有谁看到他笑过。而且大多数同学看到他的时候, 古川木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 别说笑了, 脸可能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几次。

    古川木自己大概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笑了一下就让人感到吃惊, 老实讲,他笑那么一下只是出于礼貌,毕竟跟着男神久了, 他也学了男神其实对外礼数都很周全(没学完整)的样子, 所以白天看到陆溪他掐万清臀的时候才会有点吃惊。

    而古川木因为平时不爱搭理人, 加上成绩和课外方面都十分优秀, 只要不是运动方面的,基本上就真的在班里被当做“神”来看待了。反正他就是属于让人想接近又觉得不好接近的那一种类型, 能争取到和古川木说话的机会都会让他们感到荣幸的那种。

    但其实古川木心中的自己就只是个普通的迷弟而已, 虽然他智商貌似比在场的人都要高,但是他只是智商高而已,在生活上还是把自己弄得一塌糊涂, 可以情商比现场的人都要糟糕百倍。

    他是知道的, 上辈子要不是因为他超高的工作效率和稍微不那么惹人厌的外表, 他大概不止会被人叫做“木头”,还会被排挤欺负。

    虽然“木头”从他们嘴里听起来就是对他的一个爱称, 但是他明白一开始他们真的觉得自己在人际关系上就是一个榆木脑袋。

    问他为什么会这么清楚?甚至可以说有自知之明?就是因为他在跟踪男神的时候, 听到有人跟男神说过他们部门有两个性格一样的人, 但就是因为一个能力稍差,长相也一般的原因被多多少少排挤了,那个人啧啧称奇,但也只是感叹人性。而他的陆溪男神听到后竟然问名字了,古川木心里一个咯噔的,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和他们部门另一个人的名字。

    男神听到后也只是“哦”和“呵呵”了一声,就跳过了这个话题。

    古川木本来因为第一次被男神知道名字的时候,心情是十分激动的,可是后来男神对看起来对他完全没有兴趣,于是他既沮丧,又无奈,最后把情绪带到了工作上之后,工作进度显然变得更快了。

    那时候的古川木大概也没听到陆溪知道他之后,稍作了解了一番,轻笑说出了“有趣”。

    古川木来到了办公室,就看到班主任坐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对于古川木来说,他从来不觉得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是需要多忐忑的一件事情,毕竟他从小到大的成绩都足以让每任老师们对他的各种行为哑口无言。像现在班主任这样,学生不说也会关心学生的生活的,也可以说很少了。

    班主任皱着眉头跟古川木说,因为下午古川木一直没有来学校的原因,她出于担心就打了个电话回古川木家,古川木并没有移动电话,留在学校的紧急电话也是家里的固定电话和古川木父亲的手机号码,班主任毕竟一开始只是想找古川木问他怎么换个裤子这么久而已,却没想到家里的的电话被接了起来,接电话的是一个口气不太好的男人。

    班主任意识到对方可能是古川木的父亲,出于一种本能的直觉,她并没有直接说古川木请假回家了。

    却没想到她只是表明了自己是古川木的班主任,并借口说因为古川木是走读生,即将高考了,能否挑个时间去古川木家做家访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拒绝的回应。

    古川木的父亲并不关心古川木。

    班主任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所以古川木是直接旷课没回家了。

    这时班主任想明白,古川木也有说谎的这一天。

    但是班主任除了对古川木利用她的信任随意旷课有点生气之外,又十分担心古川木不在家那是去了哪里。班主任想,如果古川木在晚自习结束还没有回来,不管古川木的父亲如何,她也要去跟古川木的父亲说才行了。

    可以说这并不符合老师应该做的事情,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她知道古川木会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虽然班主任并不知道古川木的父亲对他进行长期的家暴事情,但是她还是感觉出了一丝的违和感,她甚至想到古川木是不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所以才会在高考即将来临的一百天做出从未有过的旷课行为。

    古川木知道他班主任在担心他,毕竟即使是上辈子,他们师生俩也是一直有在联系的,班主任的儿子也是为数不多的关心他的人之一,虽然现在他和班主任的孩子还不认识就对了。不过就班主任上辈子她儿子和古川木一起考进了复浦大学,所以她才让儿子多照顾点古川木,她儿子也照着自己妈妈说的做之后,古川木不说能不能够和对方成为朋友,但对方也只是单纯关照古川木,而没有偏要闯进古川木的世界,这态度让古川木觉得舒服。

    毕竟古川木也不是那种主动和别人交朋友的人。

    “川木同学,你告诉老师,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呢?”

    古川木脸红的想到:因为害羞所以没法跟男神搭讪这个算不算。

    但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

    于是说直接道:“没有啊。”

    反正今天回家最多也就被揍一次,他上大学之后他爸爸就没办法打他了,加上还有陆溪当古川木的心灵支柱,所以古川木并不会有上辈子那种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恐惧绝望。

    想到男神,他便感觉自己就充满力量。

    想到了自己今天白天一边找男神一边试探他们班的课程表之后,专业跟踪狂之古川木,表示已经知道了陆溪的每周的上课行程了。

    班主任见古川木确实没有一丝不适,甚至身上还散发着一种谜之愉悦,一时之间也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直觉错了,于是也就只是以为这只是古川木叛逆期表现,便让他回教室自习,或者早点回家。

    古川木对着关心自己的班主任道谢后,软软的笑着点头答应,班主任倒是对古川木突来的一笑感到诧异。

    毕竟她和学校的同学们一样,也是从未见过古川木微笑的。

    古川木可不知道班主任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恋爱了,他只是看着时间,决定还是等晚自习结束后再回家。

    运气好的话,他爸爸也许睡着了,那他也就不用一重生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遭受殴打啦。

    当万清将三盘准备烧烤的海鲜和肉拿过来,并准备去倒饮料的时候,就看到了古川木在他拿肉的短短几分钟内完成了选择题和填空题,现在正快写好第一道大题了。

    “喂喂喂,小学弟,即使我知道在饭点让你写卷子是很不道德的事情,但你这样乱涂乱画小心你家学长生气了。”陆溪这个人万清还是很了解的,即便陆溪因为曾经叛逆非主流时期,有一段时间没和他们玩在一起,但也因为那段抹不去的黑历史,导致现在陆溪对自己决定要管的事情都会很认真。

    古川木并没有因为万清的话而停下手上的动作,而是将第一题写完之后才抬头,然后怯怯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陆溪,“我、我是不是做太慢了?……我已经比平时快了一点了。”

    古川木看陆溪似乎很严肃的样子,以为自己速度慢打扰陆溪吃饭了,于是小声的对陆溪如是说道,却没想到陆溪摇摇头,将古川木手上的试卷拿过去对着答案看了一下,然后目光有点古怪的将试卷重新递给了古川木。

    “写完它。”陆溪道。

    万清不知道古川木的试卷状态,以为古川木能写这么快都是乱写的,于是一边说着话一边开始任劳任怨的烤肉。“阿溪啊,我说你也别的严肃了,写试卷什么时候不能写,偏偏要在这里,试卷滴到油了就不好看了你说是不是~”

    说着,无烟烤炉因为万清开始烤肉而冒起了烟,陆溪背靠着椅子盯着烤炉,“我要孜然,多加点。”

    万清一边照着陆溪的话撒孜然,然后夹起来到古川木和陆溪的碗里,“肉都烤好了,差不多能让小学弟停下笔了吧。哎,如果小学弟写的不对阿溪你也别凶人家。”

    陆溪看着坐在他旁边认真写试卷的古川木,然后突发奇想夹了块肉递到了古川木嘴边,古川木感觉到嘴边有吃的后就张开嘴,顺带将筷子含了进去,就在陆溪将筷子从古川木的嘴里抽出来的时候,古川木才动作僵硬的停止了挥洒笔墨的手。

    ……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很奇特的事情?

    古川木目光呆滞的抬起头,无意识的嚼了嚼嘴里的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脖子如生锈的齿轮一般“咔咔”的一点一点转移到陆溪那边的方向。

    陆溪笑着夹了一块肥牛蘸了蘸沙茶酱,然后慢慢的连同筷子含进了嘴里,像是故意的,他隔了两秒才将筷子拿出来。

    古川木艰难的咽下嘴里的一块肉。

    古川木:间、间、间接接吻……?!!

    万清整个人都傻眼了。

    陆溪这哪像是要凶人的样子啊,分明就是光明正大的撩了起来好吗?阿溪住手!小学弟还只是个孩子啊!!

    万清明白陆溪为什么突然对一个见过没几次的小学弟这么热情了,感情人家就带着不一样的心思在里面!

    陆溪的心思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万清就眼尖的自行定义了,不过这些陆溪都不知道,他现在只是觉得逗古川木,然后看古川木的反应特别有趣而已。

    只见古川木先是指了指自己嘴巴,再指了指陆溪的筷子,然后有点茫然的盯着烤炉,像是怀疑完整个人生之后,又把头转向陆溪了。

    这时候他的脸又红了,连同呆滞的眼睛也散发出了诡异的光。

    “好吃。”古川木傻傻的笑着,然后高兴的转起了笔。那模样像是喝高了一样十分迷醉,这反应简直把自己对陆溪的心思表露无遗。

    而古川木完全没觉得他男神陆溪在撩他,只是觉得男神真好,见他在写试卷还给他夹吃的,还、还、还用同一双筷子呢!

    古川木:羞死人了!(捂脸得意)

    “继续写。”陆溪可不觉得刚才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对,他又没有洁癖,而且拿离自己最近的筷子夹肉给自己想喂食的对象有什么不对吗?怕麻烦就没有另拿一双筷子又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