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今天也要和男神做朋友 > 36.第36章

36.第36章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今天也要和男神做朋友 !

    此为防盗章, 订阅未满70%的宝宝24小时后见。  “喂喂喂, 小学弟,即使我知道在饭点让你写卷子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但你这样乱涂乱画小心你家学长生气了。”陆溪这个人万清还是很了解的, 即便陆溪因为曾经叛逆非主流时期,有一段时间没和他们玩在一起,但也因为那段抹不去的黑历史,导致现在陆溪对自己决定要管的事情都会很认真。

    古川木并没有因为万清的话而停下手上的动作, 而是将第一题写完之后才抬头,然后怯怯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陆溪,“我、我是不是做太慢了?……我已经比平时快了一点了。”

    古川木看陆溪似乎很严肃的样子,以为自己速度慢打扰陆溪吃饭了,于是小声的对陆溪如是说道,却没想到陆溪摇摇头, 将古川木手上的试卷拿过去对着答案看了一下,然后目光有点古怪的将试卷重新递给了古川木。

    “写完它。”陆溪道。

    万清不知道古川木的试卷状态,以为古川木能写这么快都是乱写的, 于是一边说着话一边开始任劳任怨的烤肉。“阿溪啊, 我说你也别的严肃了, 写试卷什么时候不能写, 偏偏要在这里, 试卷滴到油了就不好看了你说是不是~”

    说着, 无烟烤炉因为万清开始烤肉而冒起了烟, 陆溪背靠着椅子盯着烤炉, “我要孜然,多加点。”

    万清一边照着陆溪的话撒孜然,然后夹起来到古川木和陆溪的碗里,“肉都烤好了,差不多能让小学弟停下笔了吧。哎,如果小学弟写的不对阿溪你也别凶人家。”

    陆溪看着坐在他旁边认真写试卷的古川木,然后突发奇想夹了块肉递到了古川木嘴边,古川木感觉到嘴边有吃的后就张开嘴,顺带将筷子含了进去,就在陆溪将筷子从古川木的嘴里抽出来的时候,古川木才动作僵硬的停止了挥洒笔墨的手。

    ……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很奇特的事情?

    古川木目光呆滞的抬起头,无意识的嚼了嚼嘴里的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脖子如生锈的齿轮一般“咔咔”的一点一点转移到陆溪那边的方向。

    陆溪笑着夹了一块肥牛蘸了蘸沙茶酱,然后慢慢的连同筷子含进了嘴里,像是故意的,他隔了两秒才将筷子拿出来。

    古川木艰难的咽下嘴里的一块肉。

    古川木:间、间、间接接吻……?!!

    万清整个人都傻眼了。

    陆溪这哪像是要凶人的样子啊,分明就是光明正大的撩了起来好吗?阿溪住手!小学弟还只是个孩子啊!!

    万清明白陆溪为什么突然对一个见过没几次的小学弟这么热情了,感情人家就带着不一样的心思在里面!

    陆溪的心思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万清就眼尖的自行定义了,不过这些陆溪都不知道,他现在只是觉得逗古川木,然后看古川木的反应特别有趣而已。

    只见古川木先是指了指自己嘴巴,再指了指陆溪的筷子,然后有点茫然的盯着烤炉,像是怀疑完整个人生之后,又把头转向陆溪了。

    这时候他的脸又红了,连同呆滞的眼睛也散发出了诡异的光。

    “好吃。”古川木傻傻的笑着,然后高兴的转起了笔。那模样像是喝高了一样十分迷醉,这反应简直把自己对陆溪的心思表露无遗。

    而古川木完全没觉得他男神陆溪在撩他,只是觉得男神真好,见他在写试卷还给他夹吃的,还、还、还用同一双筷子呢!

    古川木:羞死人了!(捂脸得意)

    “继续写。”陆溪可不觉得刚才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对,他又没有洁癖,而且拿离自己最近的筷子夹肉给自己想喂食的对象有什么不对吗?怕麻烦就没有另拿一双筷子又有什么问题?

    “噢,好。”古川木乐呵呵的扭过头继续写,他一边写,身上还一边冒着粉红泡泡,而陆溪倒是没有再做刚才的事情了,但他还是一边吃万清给他们烤的肉,一边看古川木写卷子,而坐在对面的万清木然的夹着烤肉,然后一言难尽的抬手扇了扇扑向他的油烟。

    在万清心里,对面桌的两人简直就跟油烟一样呛鼻辣眼,那两人竟然还用毫无自觉的姿态继续享受着他的服务!哦,好气哦,老子不想干了。

    陆溪:“烤五花肉。”

    万清:“……哦。”

    等古川木写好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古川木的碗里已经差不多满了,陆溪把试卷拿过来后示意古川木快吃,可是古川木扭着屁股,就想看陆溪看完他卷子的样子。

    却没想到陆溪把卷子和卷子答案一并拿给了万清,然后对万清说:“接下来我来烤,你帮这小孩批改下试卷。”

    陆溪说得漫不经心,古川木虽然有点遗憾不是陆溪帮他批改卷子,但是下一秒陆溪用烧烤夹给他弄了一块五花肉之后,什么卷子都被他抛到脑后了。

    万清乐得批改试卷不烧烤,他以为也就看着答案随便画几个叉就行了,毕竟古川木写这份卷子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半小时,这么快能写完整张真题卷子的,他还真没见过。

    可是他从填空题结束后就开始认真的看了下去了,然后心理一路……

    万清:这题卧槽!艾玛卧槽!还有这种解法?!妈的抄了标准答案?!

    古川木有没有抄答案,坐在他对面的万清还能不知道?

    没错,万清惊讶的发现,只用了半小时不到时间,不用演算纸并完整写完了整一张的真题试卷,虽然万清觉得这卷子难度还算一般吧,但里面还是有点小陷阱的,如果不仔细看题完全可能失分。

    万清自认为学习还是不错的,怎么说这卷子是数学,他虽然读了一年大一,但高中数学他很多还是记得的,但即便是高中时期一直复习,他也觉得做不到像古川木现在这样。

    ——满分。

    没错,里面的题目基本上和标准答案一模一样,其中最后面两道大题,古川木似乎还用了其他方法,万清拿着笔在桌上的垫纸上算了一下,发现他的步骤完全没有问题,甚至看古川木的答案后还有种茅塞顿开,比标准答案还要清晰的感觉。

    万清呆愣的抬起头,就看到这位迅速写试卷,并没有任何错误的小学弟正羞涩的咬着筷子,然后有点不自在的享受着陆溪给他的夹肉服务。

    万清:特么的,阿溪从来没给我夹过肉!

    “怎么样?”陆溪喝了一口茶,终于舍得抬起眼看着从刚才就很反常的安静的万清。

    万清没回答陆溪,转而将卷子拉到了第一页,然后上面有着大大的150分,满分的字眼。

    “哦,我知道了。”陆溪点点头,表情十分自然,接着转过头跟古川木说,“等下吃完,你和我去图书馆,把剩下的卷子给做了。”

    万清:喂喂喂?就这样??就这么简单的反应!?就算高中分数对这个世界来说很多都并不算什么,但你至少也要表示吃惊一下好吗?你这么淡定让我很没有面子啊!

    陆溪当然知道万清想要他表示吃惊的一面,但是陆溪哪会这样掉自己逼格,而且刚才他就瞄到了古川木写题速度快,准确率百分百,所以早就有所准备了好吗?

    陆溪意味深长的看着乖巧腼腆点头的古川木,心道:这小孩倒是思维灵敏。

    古川木心蹦蹦直跳,刚才男神邀请他一起去图书馆了……

    古川木(小声):那是不是今晚就能一起睡了?

    古川木觉得自己应该是感觉到害怕,或者是不安的,但是没有。

    他并没有像上辈子一样遇到父亲后那般的恐惧。

    对于古川木来说,父亲其实已经可以说是一个久远的记忆了。因为他上辈子真的做到了近十年不与父亲见面的地步。

    上辈子不与父亲见面,一方面是因为不原谅,另一方面是因为害怕。

    而且父亲从来没跟古川木说过为什么会这么恨古川木,虽然他总是可以找到理由来对古川木进行家暴,但是古川木心里知道那都不是真正的原因。

    但是古川木不会去问,因为无论是什么理由,他都无法原谅当初把自己逼得差点去跳桥的父亲。

    古川木那时候想自杀,不仅仅因为身体的疼痛,更是因为他感觉自己不被任何人所需要,不被任何人所爱。而且那时候的古川木也没有梦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想要追求什么,也不是活不下去,就是想去死。

    ——因为觉得人生就是那么的无趣。

    要脱离父亲家暴的方法其实有很多,但是古川木内心深处其实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父亲的,古川木永远都忘不了父亲上辈子曾经一边哭着一边打他的模样。那模样悲伤至极,让古川木觉得,如果自己也抛弃父亲的话,父亲大概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但那天到底为什么父亲会使他产生如此大的绝望以至于丢掉性命都在所不惜,讲真,古川木现在也无法确切的想起来了。

    很多时候,你既爱一个人,又不愿意原谅那一个人,痛苦的当然只有你自己。那个人带给你所有的伤痛,不是因为某一个理由,而是因为对方传递给你的情绪信息是如此压抑而逼仄。

    说到底,古川木曾经对父亲的感觉,便是既怕的,又无意识的爱着。

    现在他不怕了。

    “我去了复浦大学。”如果是以前的古川木,大概就只是傻站着,并在父亲不耐烦的挥舞拳头的时候抱住头护住自己,但这次他回答的很快,父亲愣了愣,像是没反应过来。

    不过父亲下一秒却又阴沉的站了起来,面朝古川木:“我可没听说过你们学校今天放假。”

    “我要考复浦大学。”

    “我不准。等高考后给我去北华。”

    “太远,不去。”

    “……”父亲没想过古川木会有这么和他对话的一天,以前的古川木都是不表达自己的想法的,要撬开古川木的嘴巴和自己说话也并不容易,即使父亲揍过古川木很多次,古川木也固执的不与父亲进行沟通。那当然有小时候父亲拒绝与古川木交流的原因,后来两父子也从不交心,所以在古川木突然用前所未有的坦然姿态面对父亲的时候,父亲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和古川木很久没有正常的对话过了。

    父亲眼神不禁黯了黯,心里忍不住想着,他们本来就不需要什么正常的对话。

    “我是不会给你交学费的。”没想到父亲没像往常的那样操起一旁的东西就往他身上砸,反而是狠狠的瞪了古川木一眼后就回房间了,古川木眨了眨眼睛之后,头转向了依旧播放着让人捧腹的综艺节目。

    古川木坐到了父亲刚才坐的位置,认真的看完了这个综艺节目后面的全部环节,但却像父亲一样完全没有笑出来。

    古川木记得自己是在父亲失去笑容之后,连同自己也很少感觉到什么是欢乐了。

    关掉电视后,古川木从背包里拿出了陆溪修改过的试卷,抬手抚摸着上面红色的字迹,古川木忍不住想要偷笑。

    上辈子父亲是不同意让他去复浦的,但古川木填写志愿的时候也没有向他父亲征求过意见。所以在父亲发现古川木填写的不是他所命令的北华大学,而是复浦大学后,便想要修改古川木的志愿,于是上辈子的他们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争吵。最后两人不欢而散,后来父亲确实没有给他交学费,同样也没有给他生活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