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做木匠那些年 > 第五十四章-黑色羽毛

第五十四章-黑色羽毛

作者:一个懒人2点0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做木匠那些年 !

    夜晚,我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一整个白天的忙碌,让我的精气神也不似之前那么的足了。

    耳边有呼呼风声响起,在炎热的夜晚,带来了不少清凉。

    已经是秋深的季节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不似现在这么的热了,倒是一件好事。

    我用脚勾过来了夏凉被盖在身上,昏沉沉的睡去。

    “呼,呼。”

    喘息声不绝于耳,面前景象变了一个地方,四周围尽是残破的街道,街道两旁,还有着散发着浓烟的建筑物。

    一个人影从远处街道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踉跄仿佛要跌倒在地上似的。

    我将一切印在眼中,站在一处建筑物旁边的街道口看着面前一切。

    那人影不断的跑着,几次跌倒在地,却急忙翻滚起来,明明已经是累的不行了,但却是片刻也不敢多待。

    那人从我身前跑过去,吭哧吭哧仿佛是在吐血。

    对于我,他好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笔直而去。

    望着那人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似的。

    但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却又想不起来了。

    正想着的时候,已经跑开了老远距离的他发出了一声尖叫,紧跟着,从破败的建筑里窜出来了两条千尺巨蟒,张开嘴巴将他吞进肚中。

    场面之血腥将我直接吓得坐在了地上,呆呆的望着那两条头转过来盯着我看的巨蟒。

    巨蟒嘶嘶吐着信子,朝着我缓缓游过来。

    我已经忘了逃跑。

    巨蟒游到了我的身边,其中一条,也就是吞掉了那个人的巨蟒,它的身子急剧的颤抖起来,那样子,仿佛是消化不良似的。

    骤然间,巨蟒噗嗤一声,吐出来了一个东西,咕溜溜的滚在我的脚边。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瞬间浑身冒冷汗,几乎昏厥过去。

    那是一颗被胃酸腐蚀成斑斑点点的人头。

    人头之上,还沾染着许多的粘液。

    这个时候,那颗人头冲我开口了,更将我吓得不轻。

    “快跑···”

    我呆坐在原地没有动静,直到那两条大蟒直立起身子,作势欲扑下时,我方才反应过来。

    当时想也不想,爬起来就往后跑。

    那一阵风的速度,我敢打赌,打我生下来到现在,从来没这么快过,就算小时候我爸我妈拿藤条抽我屁股的时候,跑的速度都比不上这个时候。

    跑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只知道,身后那两条巨蟒被我远远的抛在了脑后,从一开始还能听到吐信声,到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了,我这才停下,躲在一处断壁残垣之中,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场景。

    刚才那个人,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特别是他的人头冲着我说快跑时的时候。

    只是,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我伸手拍了拍脑袋,却手一下子拍空。

    楞了一下,抬起双手在肩膀上摸来摸去,始终摸不到那颗圆滚滚的脑袋。

    是了,我想起来了,那个被巨蟒吃掉的人,不就是我么。

    那颗被巨蟒吐出来的脑袋,不正是我的脑袋么。

    扑通。

    我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还是说,我这是在做梦?

    想到有这个可能,我就使劲的掐着大腿。

    正在这个时候,面前忽然一阵天塌地陷,从地底下钻出来了一条巨蟒出来。

    真应了那句千尺大蟒围城走,万丈巨蛇占路程的话。

    好似喷泉一般,巨蟒从地底下直冲入云霄,然后,一颗硕大的倒三角脑袋,从云端垂下来,直勾勾的盯着我。

    在这巨蟒面前,我充分的意识到了什么叫做渺小。

    巨蟒张开嘴巴,从这条畜生的口中,出现了一个通体穿着黑衣的人,那人手里提着一颗被腐蚀殆尽的人头,也就是我的脑袋,从巨蟒嘴里跳下来,朝着我走来。

    他走到了我的面前,把原本就属于我的头向地上一扔。

    一阵咕噜咕噜声响后,我连忙上前去抢。

    嘭。

    一声巨大的踩踏声响,那个黑衣人一脚上来,踩在了我的脑袋之上,登时化作两半。

    我呆呆的望着只有两颗白眼珠的头颅,抬起身子来,对着那个人。

    已经没有脑袋的我,只能这样“看”着他。

    “这次只是一个惩罚,如果你下次还敢多管闲事,就别管我真把你弄成无头鬼,哼,大木匠的候选人又怎么样?惹恼了我,你们九佬十八匠我都给挨个弄成孤魂野鬼。”

    那人说完,连带着巨蟒,连带着周围断壁残垣,同时消失不见。

    只在刹那间,天地化作了一团满是乳白色的一眼望不着边情景。

    入眼只有白色,不见其他任何的东西与装饰物,内心一股空虚油然而生。

    这种情况,就好像整个世界将你给抛弃了一般。

    我放声嚎叫,但却因为没有脑袋,何来嘴巴出声?

    惨白的天空中,有一个黑点落下。

    那黑点飘飘直下,落在我的身前,我这才看清楚,那是一根羽毛。

    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做梦,但是无论我怎样的努力睁开眼睛,但眼皮都好像是灌了铅一般抬不起来,四肢更是无法动弹。

    这,这难道是鬼压床!!!

    我心慌不已,更要去努力挪动四肢,但却依旧徒劳。

    恍惚之间,我甚至觉得自己就这么沉浸在梦境之中,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嗷~~~”

    当我刚升起这个想法的时候,脑海中,猛然一阵连绵不绝的虎啸声传出,宛如惊雷一阵,时刻敲打心神。

    我瞬间睁开眼睛。

    入眼正是挂着吊扇的天花板。

    “呼。”

    我重重的喘了口气,坐直了身子,伸手摸了摸脑袋,还好还好,脑袋还在。

    抓起背心下摆,擦了擦脑门上如泉水差不离的汗水,因风带来的一股子寒意涌上心头。

    把手机拿起来一看,正是凌晨两点半,还早呢。

    妈的,这个噩梦差点没把爹吓死。

    伸手去床头柜上端水,但是当我手送过去的时候却愣住了。

    床头柜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根黑色的羽毛···

    “疼···”

    我叫了一声,忙低头拍着大腿,捋开了短裤一开,大腿内侧,一连串被掐的发黑的痕迹。

    登时睡意全无,我下床穿上鞋子,跑到客厅,将客厅的灯光全打开了,不仅如此,更是请出来了姜太公的灵位来,上了三根香,浑身战栗。

    就这样,在客厅里抱着腿足足呆了有一个小时,方才恢复了一些镇定。

    冷静下来,我开始思索那个梦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那根黑色羽毛。

    思索了一阵,我多少有些眉目了。

    看样子,难不成是我做了什么事,惹到了一些人的利益,然后进我的梦里威胁我?

    但到底是什么事惹到了他人?

    回想起这段时间我做的事情,也没什么啊,除了给李天成和寇文海他们两个做事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事了。

    李天成就不用想了,闹事的那个小鬼已经被我送下去了,而且,那个小鬼完全只是瞎捣乱来着,根本没有害人的意思。

    这么想来,难不成,是寇文海家里的事情?

    记得二叔曾经说过,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鬼怪,而是人心,因为人为了自己利益,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这么想来,是我插手寇文海儿子被夺魄这件事的原因么?

    想着,我忙找出来了那根被我扭断的毛笔,将毛笔在手心里仔细观瞧,然后,就发现毛笔的一端,刻着有一个羽毛的痕迹。

    对比那根黑色羽毛,两者纹路完全一致。

    我心瞬间凉了半截,看来,真是这个样子,我解救寇文海一家,惹到了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