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做木匠那些年 > 第五十三章-我给你捯饬捯饬

第五十三章-我给你捯饬捯饬

作者:一个懒人2点0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做木匠那些年 !

    我保存了照片,转眼发给了二叔,同时让寇文海尽快的把布娃娃送到我这里来。

    一切都做完了,我一直提着的劲也松了下来,同时脑子里开始想这个布娃娃到底是谁弄来害寇文海家的。

    为什么,他们会来夺一个小孩子的魄。

    关于魄的问题,我在读二叔记得笔记的时候,曾经看过一段,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魄对于人来说,是管精神的,与魂相反,一阴一阳,魂魄结合,才会阴阳得体,丢了魄,人体内阴阳就会被打乱。

    就好比中邪的人丢了魂,会显得萎靡不振,没有阳气,相同的,丢了魄,人就会没有精神,整个人看起来死气沉沉。

    跟着二叔这两年,二叔常跟我说,一般来讲,人的话,常容易丢魂,至于什么原因,就不一一细说了,毕竟瞧个恐怖电影,逛一趟鬼屋,都有可能吓丢了魂,但魄的话,不是有人故意陷害,这玩意还真不容易离体。

    对了,相传道门中鬼上身,就是一个人魄不在体,体内阴气不足阴阳失衡的时候,被同为阴体的脏东西盯上而导致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问过二叔,为什么魄主阴,丢了之后却被鬼上身,按理说,不是魂丢了才容易这样么。

    二叔的回答很是朦胧,具体我也没听明白,只是知道,二叔问了我一句知道中医么?

    好奇之下我也查过相关的中医资料,最后只知道人体自有阴阳,是互补的存在,缺一不可,魄丢了,就代表人体没有阴气,所以容易被脏东西趁虚而入,填上这个互补的空缺,反正到后来我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囫囵吞枣的记下了大概的方法。

    说了这么多,就是强调魄对于人体的重要性。

    我坐在桌前,皱眉沉思,等着二叔给我的答复。

    滴滴。

    微信声响,我急忙拿起了手机。

    二叔只发来了一个消息:“等着,我马上过去。”

    见到这个消息,我一直提着的心方才放了下来,说实话,对于魄这种事情,我还真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

    把手机放下,静静的等着。

    约莫着半个小时,寇文海带着那个布娃娃过来了。

    当我手触碰到那个布娃娃的第一时间,就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手心里,一股子冰冷刺骨的寒意袭来,冷的人哆哆嗦嗦直骂娘。

    “小王先生,这?”寇文海也有些心里没底的问我。

    我想了想,就安慰他说没事,放心吧。

    然后,我试着想要去对那个布娃娃做一些措施,当时我不管我如何应对,布娃娃依旧那样,不见有任何反应。

    如此一来,我心里彻底的慌了。

    旁边寇文海还看着我,问道:“小王先生,您没事吧。”

    我擦了一把脑门上的虚汗,摇了摇头。

    掏出手机给二叔打了个电话,问二叔到哪了。

    “狗日的,我被堵在路上了。”二叔骂骂咧咧道。

    我一听,心里一凉,娘希匹的,这不是扯淡么。

    “这样燕子,我说你做。”二叔道。

    我点头。

    “你找一个瓷盆,弄一些年久的木头回来,把布娃娃烧了。”

    闻言我直接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烧,烧了?”

    二叔嗯一声:“看这个点,等我过去的话,有些来不及了,你把布娃娃烧了,那孩子被夺走的魄就会回来了,虽然这么做对那孩子也有些伤害,但没啥大事,好好的补一补就回来了,要是耽搁下去的话,我怕事情就控制不了了。”

    听二叔这么说,我也只好点头。

    按照二叔的吩咐,我找来了个瓷盆,但是却不知去什么地方找年代久远的木头,正费脑子的时候,猛然想起来了李天成。

    我急忙给李天成拨通了电话。

    电话拨通,李天成的语气也不似我之前找他要账时那般桀骜了,相反的,乖巧的如同小鸟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呀,是小王大师啊,怎么了,有事么?”

    听李天成的语气,怕是被那三个东西吓坏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客气。

    我沉吟了一声,开口道:“李老板啊,我刚算出来,你最近不顺啊。”

    话落下,电话那头就听到扑通一声落地声响,紧跟着,李天成呆滞的话音穿过来:“小王大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装作无所谓道:“就字面那个意思呗。”

    “小王大师,咱俩也算是老交情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李天成愣了半天,然后大声哭嚎道。

    我把电话挪离了耳边,皱了皱眉,等声音小点了之后,我重新道:“李老板放心,我要是见死不救的话,也不会给你打电话通知你了。”

    “我就知道,小王大师古道心肠,是个大好人。”

    面对李天成毫不吝啬的夸奖,我撇了撇嘴,说道:“好了,先别说这么多废话,李老板,我告诉你,这一次,对你来说,是个大灾难,但只要听我的吩咐,一切好办,如果不听的话,啧啧。”

    我故意没有把下半句说出来,这样的话,更能吓住李天成这样狡猾的人。

    “听,一切都听,只要大师你吩咐。”

    我嗯一声:“你家别墅院子里那颗大杨树,还记得吧。”

    “记得,怎么了。”

    “那玩意留着给你招灾,你现在砍几根树枝给我送过来,我帮你捯饬捯饬,希望能帮得了你。”我说道,末了,还叹了口气。

    李天成满口答应。

    挂了电话,没半个小时的功夫,果然,还是自己事最上心,李天成亲自开车把哑枝送了过来,看着车后座几乎被塞满的哑枝,我不仅无语。

    将李天成打发走,同时让他回去了尽快砍掉那颗杨树后,我关上门,和寇文海带上成捆的哑枝与那个布娃娃,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生起了火。

    将塞在手里如同攥了一块冰疙瘩的布娃娃扔进瓷盆,眯眼看着火焰吞噬掉它,我松了口气。

    “小,小王先生,我怎么听到了我儿子的哭声。”

    寇文海颤抖说道。

    我侧着头看了一眼寇文海,哦一声:“那是你的错觉。”

    说着,我连忙给二叔发了个信息问咋回事。

    二叔瞬间回我:别担心,正常现象,你现在把那孩子散落的魄给收起来,等他父亲回去的时候,偷偷的塞到他父亲身上就行了。

    我看了一遍,点了点头,用收魂的方法把散落的魄聚齐攥在手心。

    做完这些,我将瓷盆里已经烧成了灰烬的余火踏灭,跟寇文海道:“好了,没事了,哥你可以回去了。”

    寇文海疑惑的看着我:“就这就成了?”

    我点头,不留痕迹的在寇文海肩膀上拍了一下,目送寇文海回去,我转身回到店里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看了一眼手机,二叔发来信息说事情已经办妥,就不过来了。

    我不由得内心感动,把手机收起来,关上店门就回去了。

    在路边买了晚饭,提着回家。

    哪知道,到家门口的时候,正要开门,却听到屋子里一阵吵杂的声响。

    见如此,我不禁大惊失色,妈的难不成进了贼了?

    忙打开门冲进去,哪知道,空空如也不见任何人影。

    抬头看向客厅的桌子,上面我昨天买回来的零食散落一片。

    疑惑的走过去,把一片薯片拾起来看了一眼,有捏过的发黑痕迹。

    见状,心里不爽起来。

    好家伙,这摆明了是摸老虎屁股啊,吃这碗饭的我还能被你蹬鼻子上脸了?让二叔知道了,得给他骂死。

    想着,我哼一声,朝着旁边我从来没有进过的房间里走去。

    到了门前,打开了门,将灯打开,向里面望了一眼,一片寂静无声。

    环视空荡荡的房间一圈,我嘁一声笑了,然后从后腰上摸出来木头雕刻而成的貔貅,放在门口的位置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