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做木匠那些年 > 第五十章-被藏起来了

第五十章-被藏起来了

作者:一个懒人2点0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做木匠那些年 !

    ,最快更新我做木匠那些年最新章节!

    在寇文海穷追不舍之下,晓峰终于说出来了那晚上的详细经过。

    原来,寇方那晚上找晓峰去玩,并不是毫无准备的,相反的,他是有备而来。

    也不知道寇方从哪里听说的笔仙,就打算和晓峰一起试一下。

    刚开始,晓峰还想着大晚上的,玩这种邪门的东西不好吧,但是寇方却很坚定的说没问题。

    联想到前一段时间沉迷网络的寇方在学校时总被老师训斥,被父母教训,晓峰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就权当是给寇方解闷了。

    两人关上灯,拉上窗帘,点上蜡烛,用寇方不知道从哪里买回来的毛笔,一起握在手中,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

    “你们当时说的什么?”

    我打断了晓峰的话问。

    晓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寇文海。

    寇文海轻声咳嗽了一下,晓峰就道:“具体的我也忘了,是小方教给我的,好像是什么前世快来之类的。”

    我点点头,示意晓峰继续。

    晓峰嗯一声,继续说着。

    两人握着毛笔,口中不断念叨着,因为晓峰父母也是在外工作未归,所以两个孩子玩笔仙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打扰。

    随着他俩念得越来越快,晓峰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黑暗的房间里面,逐渐变得阴寒起来,虽说是大热天的开着空调,但是晓峰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种阴寒,不是因为空调的关系,相反的,这种阴寒更像是刺透骨髓那种,就好像是几乎能把人冻死的冬天里,忽然吹过的一阵刺骨冷风。

    当场晓峰就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再去看寇方的时候,他依旧是闭着眼睛,口中念叨不停,而且,随着他越念越快,他的脸上,逐渐显露出来一种病态的潮红。

    晓峰当场就被吓得不敢继续了,松开握着毛笔的手,不断的推着寇方,但是寇方却好像是着了魔似的,握着毛笔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就跟天生体质发虚,握不住东西那般。

    毛笔歪歪扭扭的在之上画下了如同鬼画符一般的字来,随着字迹的落成,寇方整个人也变了个模样。

    具体来讲,就好像是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更加的内向,更加的阴鹜了。

    而且,寇方口中还不停地桀桀冷笑,笑声之后,还说自己是贵族老爷,手下良田千倾,富可敌国之类的胡话。

    这个时候,晓峰方才觉得有些不对了,急忙打开灯,回头看寇方的时候,却见到寇方头顶有一个虚幻的人影一闪而过,等他仔细揉眼睛再去看,那虚幻的人影已经不见踪迹。

    “那个影子穿着一身长袍,就跟电视里旧社会的人似的。”

    晓峰心有余悸的冲我们道。

    我和寇文海对视了一眼,见他眼神中有担忧的神色,我安抚了他几句,接着问晓峰:“后来呢?”

    “后来?”晓峰打了个冷颤,似乎只要一回想起来那晚上的事情,都会害怕似的。

    后来,晓峰打开了灯,寇方也睁开了眼睛。

    但不知道为什么,晓峰总是觉得,面前的寇方似乎有些陌生了,两人从小玩到大,可以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两小无猜的发小,晓峰却感到自己是第一次见寇方一样。

    陌生的感觉无时无刻的不在冲刷晓峰内心摇摇欲坠的防线。

    这个时候,寇方站起来就往外走。

    晓峰问他去哪,寇方也没有回答,走的时候,没忘了把毛笔和写下来如同蚯蚓一般的字给带走。

    “你是说,寇方那晚上没有在你家住?”我问道。

    晓峰吞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我回头看着寇文海。

    寇文海脸色阴沉:“那晚小方也没回家,他是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的。”

    “他回来时有什么不对没有?”我问。

    寇文海摇了摇头,想要确定,却又犹豫了一下,他抬起头仔细想了想,然后道:“说起来,奇怪的话,到是有点。”

    “详细说说看。”

    “那天小方回来,脸色苍白的很,脸上油乎乎的,还直打哈欠,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是憔悴。”寇文海道。

    “他妈以为小方又去上网打夜市了,就吵了他一顿。”

    闻言我追问道:“还有么?”

    寇文海又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却又呀一声道:“对了,小方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手里头抓着一根毛笔···”

    我刷一下站了起来:“就是这个了。”

    话落下,却看到星巴克里的人都皱眉瞅着我,似乎是在不满我的大声喧哗。

    我讪讪笑着坐下来,冲寇文海道:“你还记得那根毛笔在什么地方不?”

    寇文海点头:“小方就把他放在卧室的书桌上了。”

    我道:“那好,快带我去。”

    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走没两步,回头见晓峰还在原地瑟瑟发抖,眼神躲闪好似心虚的小偷。

    我捏着下巴想了想,折回来到晓峰跟前,在他的额头拍了一下,让他略微恢复了一些精神后,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来了一块木头雕成,有巴掌大小的貔貅放在晓峰手中,吩咐他回去后好好休息,别乱想。

    晓峰接过貔貅,呆滞的点了点头。

    然后,我冲寇文海一甩头,和他走出了星巴克。

    上了车,望寇文海家中而去,路上,寇文海忍不住问我刚才给晓峰的是什么东西。

    我哦了一声,笑着解释说那是貔貅,辟邪用的,因为貔貅又称辟邪兽,传说中,是龙九子之一,身上带有正气,对付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再合适不过了。

    听我如此说,寇文海也就不再吭声了。

    来到寇文海所住的小区下面,下了车,上了楼,到他家门口停下。

    见寇文海正要打开门,我拦住了他,皱眉看着他家门口。

    寇文海回头看着我,有些不解:“怎么了?”

    我没说话,而是嗅了嗅鼻子,一股子尸臭味道。

    “没什么,你开门吧。”我松开寇文海道。

    寇文海有些心虚的把门打开,进去之后,果不其然,尸臭味道更加刺鼻了。

    我忍不住问寇文海道:“你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么?”

    寇文海楞了一下:“味道?什么都没有啊。”

    我:“···”

    领着我进了他儿子寇方的卧室,寇文海道:“就是这里了。”

    我站在门口看了看,鼻间那股子味道更加浓郁了。

    我迟疑了一下,从挎包里掏出来了墨斗放在门口。

    寇文海满面疑惑的问我这是什么。

    我胡乱的应酬了一下,就进去了。

    走进寇方的房间,臭味更浓,而且,在这臭味中,隐藏更多的,却是看不见却能感觉到的尸气。

    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就连跟进来的寇文海都觉得不舒服。

    “奇了怪了,今天早上刚走的时候,还没有这么难受呢,怎么回事。”寇文海嘟囔道。

    他话才落下,我脑海中猛地一闪,坏了,怕是寇方危险。

    急忙拉过来寇文海,问他那根毛笔在那。

    寇文海被我抓了一个趔趄,一脸迷糊。

    我来不及跟他解释,就直接说晚的话你儿子就没命了。

    听我这么说,寇文海被吓得不轻,伸手指向书桌:“就在上面···笔呢?”

    我松开了目瞪口呆的寇文海,盯着房间左右瞧看。

    “你家有糯米没?”我头也不回问道。

    寇文海点头,然后忙跑出去,抱回来了半食品袋的糯米回来。

    我接过在手中提着,跟寇文海要回来了一个碗,把糯米倒了进去···

    “小王先生,你,你这是?”

    我头也不抬:“毛笔被藏起了,我想办法把它找出来。”

    说着,我让寇文海拿来了一根筷子,拆了寇方的一件毛衣,用毛衣的线绑住筷子,垂直提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