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我做木匠那些年 > 第二十五章-卷宗

第二十五章-卷宗

作者:一个懒人2点0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做木匠那些年 !

    ,最快更新我做木匠那些年最新章节!

    下了楼,才来到小区外,就看到了在路边等待的陈瑶,方才知道二叔是连夜赶回来的。

    对于此,我更是唏嘘不已。

    二叔把我送回了住处,再一次叮嘱我他回来之前不要擅自接任何单子后就离开了。

    经过了赵平这件事,不用二叔吩咐,我也不敢接了,相比较的,我更是对二叔那番话有了兴致。

    大木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存在,另外,九佬十八匠是怎么一回事。

    兴趣使然,我就上网搜了一下,但网上给出来的答案却让我怀疑二叔是不是在骗我。

    因为这九佬十八匠里面就包含了杀猪宰羊的,补锅剃头的,磨剪刀吹唢呐的等等等等。

    这些真的和二叔说的那样神奇么?

    心里想着事,也没了困意,而且刚经历过赵平那件事情,差点把小命丢了,还能睡着就见鬼了。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起早来到了店里。

    还没到店里的时候,二婶就拢着袖子站在店门外,看到我,也是上来一顿批,说我还没学会走路就想跟我二叔一样跑,真是不怕天高地厚之类的话。

    面对二婶的批骂,我只有低头诺诺,毕竟错在我的身上。

    骂了一阵后,二婶也有些累了,嘱咐我两句除了看店,什么事都不要做之后就回去了。

    送走了二婶,我打开了店门,清扫了一阵后就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玩手机。

    过了一阵,无聊的感觉更盛,起来活动筋骨的时候,却看到了一旁书柜上有二叔往日接单做活的卷宗,本着反正也是没事做的打算,我就善做主张的拿过来一本卷宗打开看。

    上面的内容平淡无奇,无非就是在哪个小区搞装修的情况进度如何,一连好几页都是如此。

    就在我打着哈欠要放下卷宗的时候,却看到短短的有几行字,瞬间来了精神。

    那行小字写的很是隐蔽,如果不是我仔细看,还真有些发现不了。

    两头人···

    小字写的就这么几个,但是却成功的吊起来了我的胃口。

    我翻开来去看,通篇惊奇玄幻,看了之后,我都怀疑这到底是二叔真实经历过的事情,还是二叔瞎编出来骗人的。

    但是又想到昨天二叔跟我说的那番话,相信的程度也就多了几分。

    正瞧着,店门口有一阵发动机的声音传来,我抬起头去看,二婶停下了电动车,手里提着一大捆菜走了过来。

    进了店里,二婶看了一眼我手里拿着的卷宗,也没有说什么话,而是拿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择菜。

    我讪讪的把卷宗放下,走过去给二婶帮忙。

    对于此,二婶只是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

    忙活了一会,我终究是按不住少年心性,就开口问二婶那卷宗上记载的内容是怎么样的。

    二婶哦了一声,用再平淡不过的语气跟我说那都是二叔接过的单子。

    一听这话,我咦出了声。

    二婶甩了甩手上泥团,伸手指着放着卷宗的书柜,跟我说:“你去翻翻里面那几本,看过了之后,就差不多明白了你二叔,不,应该说你们这一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光是跟你说,是说不明白的。”

    我狐疑的看着二婶,二婶却不说话了。

    我只好站起来,转身来到了书柜前,翻了一阵后,把二婶说的那几本卷宗统统拿了出来,搬条凳子,与二婶同坐在门口,翻开来仔细查看。

    这一看,越发的不可思议。

    如果真的和卷宗上描述的这样,那二叔这个木匠,比之神棍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见过那个木匠是给人求神问卜,算命安宅的。

    “这些,都是真的?”

    我手捧着卷宗,惊愕的问二婶。

    二婶嗯了一声,继续择菜,顿了一下后跟我说:“你不用奇怪,这才是你二叔本职工作,至于木匠什么的,都是你二叔用来捞外快的幌子。”

    我:“???”

    “当初本来是你爸接下来这一摊子活的,但是你爸却因为···算了,让你知道还有点早,反正你只要记住你爸不干了之后,你二叔就接了这个店,给来往的普通人做方便事。”

    从二婶口中听到这些我并不知道的陈年旧事,顿时,我愣在了原地。

    “那个大姐,我问一下,王尘,王先生在么?”

    正在我跟二婶说着话的功夫,有一个打扮时髦,大约在二十八九岁年纪的少妇抱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

    二婶手上动作不停,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面带焦急的少妇,哦了一声,问她怎么了。

    少妇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小女孩,眼泪吧嗒吧嗒落下,说从十多天前开始,她女儿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高烧不退,看过多少医生都不顶用。

    二婶给了我一个眼色,我连忙搬过来了一条凳子放在门口。

    少妇说了一声谢后坐下。

    “具体说说咋回事。”二婶问她。

    少妇哽咽了一下,开始诉说起来。

    因为她说的太过于繁琐,而且细枝末尾处有些含糊不清,我在脑海中整合了一下,大体如下。

    就是她的女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犯了病,发起了高烧。

    症状表现就是整日在家说胡话,话中总是说自己是多少年前的一个千金大小姐,是被强盗玷污了自杀的,一开始,少妇只是以为孩子电视剧看多了代入其中,就没怎么注意,可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孩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伴随着的,还有高烧不退。

    少妇这才慌了,忙抱着孩子去医院查看,可是去了医院,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孩子高烧立刻退了,也不哭也不闹,但只要一回家,孩子就哭个不停。

    这十多天下来,少妇被折腾的不行,而且孩子也越发的憔悴。

    多次去医院都无法给孩子治疗健全之后,少妇也就慌了神,就是颇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味道。

    像什么去庙里求符,道观求签之类的,她都做过,甚至于,去乡下找一些会看的老人都给看过了。

    最好百般无奈,也不知道从那听到了二叔的消息,就抱着试试的心态过来了。

    听完了少妇的陈述,二婶上下瞄了一眼她怀中的孩子,把刚剥完蒜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在孩子脸上捏了起来。

    一开始,少妇对于二婶的动作还非常不满,看她的样子,是要开口训斥。

    可是奇怪的是,二婶手才放在那小女孩的脸上,顿时,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立刻止住了哭声。

    “我男人他现在不在家,有事出去了。”二婶摸了一阵后把手收回来,看着那少妇道。

    少妇顿时脸上流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这可怎么办,我就是听我邻居说王尘先生能看就抱着闺女过来了···”

    二婶伸手止住了少妇巴拉巴拉的话头,跟她说道:“我男人虽然不在家,但我多少跟着我男人这么多年了,也知道些解决的方法,你要是相信我,我倒是可以给看看,要是不相信,那就只能等我男人回来了。”

    少妇缩着脑袋,看了一眼二婶,又看了一眼我,眼神中,全是提防骗子的神色。

    “那个大姐,我问一下,王尘先生啥时候回来?”

    二叔把剥好的蒜收起来放在馍框中,锤了一下腿道:“这个说不准,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后天,反正事办不好,他是不会回来的。”

    一听二婶的话,少妇顿时傻了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重新开始说胡话的闺女,又看了一眼二婶,脸上纠结的表情越发的沉重。

    “那个,大姐,你真的会看么?”多次取舍之下,少妇小心翼翼的问二婶。

    二婶点头:“不敢保证能治好你闺女,但是缓解一下你闺女现在的情况,还是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