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二十六章 封印被解

第二十六章 封印被解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当时我沉沉睡去后,随后意识就变得清醒了,我听到有人靠近,然后是脱衣服的声音,接着我的衣服也被脱掉了,最后是一个冰凉的身体的帖了上来,然后我就被抱住了,我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女人。

    可这也太奇怪了,我听说过男人翻窗户勾搭小媳妇的,咋就没听说过女人迷翻男人,然后主动送的呢?

    此时我很想反抗,我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跟别人睡了,这可不是我装清高,就算我想睡女人,我也得知道这女人长的啥样吧?

    可是不管我怎么挣扎,都使不出一点力气来,似乎只能被动的接受了。

    忽然间,我感觉到舌尖一疼,这让我想起上次许有容咬我的时候,可我知道,她不是许有容,而她的目的,应该也是真阳涎。

    此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喝够了我的真阳涎,您就赶紧走吧!

    可我也知道,如果只是要喝真阳涎的话,也不用脱衣服啊。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翻身骑在了我的身上,根据我看片多年的经验,我能够想象到她现在的姿势,因为她已经握住了我小弟,应该是在瞄准某个部位吧。

    难道说,我就这么把第一次交代出去了?

    不行,我可不是那种不知道反抗的人,当即我便在心中默默念诵起心经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随着经文的念诵,我心中的杂念瞬间清除一空。

    虽然我是在默念,但在心里面,我也是用独特的声调在念诵,而且这一次我还感觉到了声调与经文的共鸣一样,所以即便我看不到东西,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似乎有金光在我身体上闪烁着。

    “啊……”

    一声闷哼响起,随后我就感觉到身体一轻,骑在我身上的女人已经走了,而我在几秒后,也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连忙把灯打开,光着身子就追了出去,可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等我出去时,她已经不见踪影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

    千里送炮,然后还做好事不留名?

    挠挠头,我很懊恼的回了屋,就看到王大鹏和陈强从房间里出来,正张大了嘴看我,王大鹏先反应了过来,伸出大拇指说道:“周易啊,你这大冬天的裸奔,这点我是真佩服你!”

    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话:“滚犊子!”

    然后,我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而王大鹏和陈强面面相觑,接着表示他们刚刚也莫名其妙睡着了,但根据陈强的判断,这并不是安神香,而是一种很高明的幻术,而众所周知的是,一般小鬼害人,用的就是幻术,让人产生幻觉,然后自己伤害自己。

    难道说,刚才来的是个女鬼?

    “我知道真相了!”

    王大鹏一副名侦探的样子,摸着下巴说道:“咱们村玩鬼最厉害的,就只有孟老太了,肯定是她来找你采阳补阴了!”

    陈强也附和着点头说:“胖爷说的对。不过话说回来,别看孟老太七十多了,但看着多嫩啊……”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但经过这一闹,我们也不用睡了,陈强找出点吃的,然后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后,陈强不知道又想谁家的小媳妇了,哼着小曲走了。

    就剩下我和王大鹏后,我才问他,是不是苏绣把真相告诉他了,他点头说是,还说没想到苏绣有这么大的本事,我心里莫名有些奇怪,但却也不知道哪里奇怪,所以也就没跟他说什么。

    一夜无话。

    隔天刚醒,周允礼就来了,我又详细的跟王大鹏和陈强说了一下我和周允礼的计划,他们听了表示赞同,但王大鹏的目光明显是不怀好意的,我都不用多想,如果周允礼敢耍花招,王大鹏一定会打他黑枪的。

    出去找手骨之前,周允礼还跟我说,他跟杨老等人已经说好了,要坚决的站在我这面,而且杨老那群人虽然对蛇窟子里面的东西很感兴趣,但在真正知道蛇窟子里究竟死了多少人后,他们也已经放弃了进去蛇窟子的念头。

    因为有周允礼在,我们寻常三世善人的骨头非常轻松,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分别在学校的操场下,孙久学家后院,还有村会计家找到了三副人骨,经周允礼再三推算后,我们确定了,只要打磨好这三副人骨,这串人骨佛珠就算完成了。

    回到家后,王大鹏和陈强在外屋警戒,是怕蒙面人会来捣乱,而我在屋内打磨佛珠,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我爹做的多了,我打磨的佛珠也很标准,而且速度并不慢,在中午饭前,就已经将全部人骨打磨完成,然后再穿在佛珠上。

    本来还以为,好不容易凑齐了一串佛珠,好歹也该像电视里那样有点特效啥的,可完成后的人骨佛珠,却仍然平平无奇,只是色泽似乎比之前更红了一些。

    随后,我们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周允礼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高格调,吃起粗茶淡饭也不含糊,这点倒是很对王大鹏的口味。

    吃过饭后,周允礼回去跟省城的人继续谈我们的计划,我去了卫生所看孟老太,她的起色好了很多,只是脸色仍然苍白,说话也没精打采的,细问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封印佛头下的尸骨,她几乎是全力以赴了,所以至少要一周左右才能完全恢复。

    跟孟老太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我就又去找小结巴了,她正面厨房做饭,味道还很不错的,我夸了她几句,还给她整脸红了。看着身边的人都很好,计划也正在按部就班的继续着,所以我也很开心。

    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许有容还被关在蛇窟子,所以我又跟小结巴确认了一遍,她写给我说,许有容真的不会有危险,我就说蛇窟子那么邪门,为啥许有容会没有危险,小结巴说因为许有容本来就很特殊,后来又喝了我的真阳涎,所以暂时在蛇窟子是不会有危险的。

    按照计划,在这个时候,周允礼等人,应该已经跟蒙面人接头了,然后就会有人吸引村里人注意,然后趁机解开佛头下的封印。

    再然后,就是我和周允礼有点疯狂的计划了。

    可是,当周允礼来卫生所找我时,我却是看到他的面色很难看,忙问他咋了,他瞅了眼孟老太,才跟我说:“去你家就知道了。”

    听他这话,我和孟老太都猜到了一定是佛头下的尸骨出问题,连忙去了我家。

    到了我家之后,表面上并看不出什么不同,可的确有很多村里人都聚集在这里,他们都指着远处小声议论着,我们循声凑过去一看,发现在距离我家几十米外,竟然有一个坑,我跳下去看了一样,一条长长的通道,链接到了我家院里。

    在我跳下来之后,就感受到了一股子很强烈的邪煞之气,让我心情莫名的烦躁,所以我立刻又爬了上去。

    周允礼低声道:“今天我们按照蒙面人的要求去联络,结果蒙面人根本没有出现,后来杨老一拍大腿,就说上当了,说是蒙面人想要我们解开封印,其实只是麻痹我们的手段,在他们之间谈好处的时候,蒙面人应该已经在暗中做好了一切。”

    然后,周允礼和杨老他们就来了我家,找到了那个坑。

    因为那个坑是通往我家后面菜园子的,而我家现在也没人敢靠近,所以并没有被人发现。

    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中,没想到却还是被蒙面人给算计了。

    算了,我和周允礼的本意也是解开封印,所以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好村民就行了。虽然我不喜欢这些人,也曾经想过让他们死了得了,但只要想起我爹一生所为,我就不想做昧着良心的事情。

    这时候,村长和孙久学他们来了,问了情况下,都吓的脸色煞白,孙久学一脸懊悔的说:“真不该啊,我就不该找人来……”

    我实在是懒得理他们,只是说道:“如今邪煞之气被悉数放了出来,接下来蒙面人可能就要害村里人了,他们要用邪煞之气和全村人的命,来制造一个能够进入蛇窟子的怪物。”

    孙久学哭丧着脸说:“那咋办啊?”

    我说:“把人集中,把趁手的家伙,都给能打的人,让陈强和省城的人教大伙简单的驱鬼法子。”

    孙久学道:“能行吗?”

    “够呛。”

    我很直接的说:“但是,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你们看着办吧。”

    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天上的雾气,已经逐渐转黑了,即便是我,也会感觉到心情非常压抑,而且看什么都不顺眼,很想发脾气,很想打人,甚至是想杀人。而在这期间,村里已经发生了多起斗殴事件,最后还是省城的人出手才算勉强控制住的。

    可能是因为有省城的人在,这一次村里人很配合,又一次聚集在学校,而且还把家里一切能用的东西都拿去了,连黑狗都杀了好几条了。接下来一下午的时间,村里人都在省城那些人的带领下布置,做一些可以驱鬼的武器,又或者是在学校布阵……

    总之,全村人都忙的不亦乐乎。

    可是,谁的心里都有阴影,那就是所有人都知道,在村里人之间,隐藏着不知道多少蒙面人。

    天快要黑的时候,省城的人告诉村里人先去休息,因为从此刻开始,夜晚将是最需要警惕的时间,要睡足了,才能在晚上有精神头应对突发状况。

    我们也忙活了一小天,也知道晚上可能会发生事情,所以也一早就找地方休息了。

    恍惚间,我听到了“踏踏踏踏”的声音,像是脚步声,可却又有骨骼碰撞的声音,我心中莫名升起不安,连忙起身,发现外面已经大黑了,再加上邪煞之气遮天,当真是看不到一点东西,好在门外有临时接出来的电灯。

    这时候,周允礼走到我身边,低声问道:“你也听到了?”

    我点点头说:“嗯,这声音挺怪啊。”

    砰砰砰……

    忽然间,外面有人敲门,我和周允礼对视一眼,然后透过门缝往外一看,顿时吓的我俩纷纷后退,一边大喊着让还在睡觉的人赶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