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二十章 苏绣

第二十章 苏绣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一个熟知我家的陌生女人,偏说我家是她家。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会无比惊讶的,可我却是想到了一个可能,就连我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可能。

    所以我心里一紧,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你,你是……”

    “是。”

    她点点头,举止优雅的喝了一口茶,然后轻轻放在桌上,那双古井不波的眸子看向我,说:“我是你娘,只不过换了容貌。”

    虽然我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但当她说出口后,我还是无比震撼的,一个自称是我娘的女人,但却有一张我非常陌生的脸庞。可是偏偏,她的举止,说话的态度,还有不近人情的冰冷气质,又是像极了我娘。

    但我还是难以相信,所以愣在那里根本说不出话来。

    随后,她拿出一本手工钉制的书给我,说是我爹出事前留给我的,会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我看着手里那本《周开悟笔记》,很确定是我爹的笔迹,可我没有心思看书,而是问道:“你真是我娘?”

    “不是。”

    她摇头,神情自然的说道:“当初你爹娶我,为的就是护着你,事实上这些年我也是那样做的,至于是怎么护着你的,你不用问,因为我不会说。所以说,名义上我是你娘,可实际上你并不是我生的。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果然,真的如赵国梁说的那样,我的身世是有问题的,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我爹的儿子,但现在却也知道了,我娘只是一个护着我的女人而已。怪不得,她总是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可却又让我感觉不到一点母爱。

    看着面前最多三十出头的女人,我根本喊不出那个“娘”字,同时也觉得自己活的像个笑话,但还是忍住心中的暴躁问道:“那你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吗?”

    她点点头,举杯喝了第三杯茶,才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苏绣,一个护着你很多年的女人。”

    接着,她简单的跟我说了一些以前的事。

    按照苏绣的原话,她当年来东北是寻仇的,虽然大仇得报了,可却也被仇家伤的不轻,逃跑的时候误进了蛇窟子,恰巧我爹经过,那时候已经有小成的我爹赶走了苏绣的仇家,然后又进去蛇窟子把苏绣给救了出来。

    当时有伤在身的苏绣进入蛇窟子后就感觉到伤势似乎更严重了,她说那种感觉就像是三魂七魄都在被折磨一样,让她根本没有力气离开蛇窟子,可她却看到我爹神态从容的进了蛇窟子,好像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一样,所以她当时就问我爹为什么没有被影响,我爹当时只是笑笑,说他只要心中无愧,这世间便没有他进不了的地方。

    然后,我爹带着苏绣回家养伤,等她伤好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爹却把她留住了,当时苏绣还问我爹,是不是救了她一样,就要她以身相许,可我爹只是摇头笑,说她业障太深,若此时走了,不久之后便会有大劫,对此苏绣心里是清楚的,她便问我爹,是不是她留下来便可化解此劫,我爹点头说可以,但必须要随他诚心礼佛。

    为了化解自身的劫难,苏绣选择留在了我家,久而久之,村里人就以为苏绣是我爹的婆娘,但我爹从来不辩解,也不去否认,总是那副只要他问心无愧,便随便人说的态度,而苏绣也不是个寻常人,自然也没有理会。

    可忽然有一天,正在参佛的我爹忽然走出了佛室,拿上了雷击枣木的金刚杵离开了,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等他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伤,怀里还抱着个婴儿,他当时对苏绣说,这孩子才出生就没了爹娘,我与他有缘,想要给他一个家,苏绣立刻心领神会,说她欠我爹的恩情,不管我爹要怎样做,她都会配合的。

    然后,我爹和苏绣就结婚了,而苏绣因为常年深居简出,村里很少有人看过她,所以村里人都以为她不出屋的原因,是因为早就怀孕了。

    对此,苏绣并不在意,因为她知道自己在报恩。

    后来我爹对苏绣说,这孩子是个福缘深厚的认,如果她能护着这孩子成长,便也是一桩善事,必会结出善果。然后,苏绣照做了,她用自己特殊的能力,护着这个孩子长大成人,一直到前些日子我爹出事前,她才在我爹的授意下离开,而为的也是以后还能护着那孩子……

    说到这里,苏绣看向了我,语气中终于有了些感情:“这孩子,就是你。”

    原来我是个孤儿,是我爹看我可怜,才给了我一个家,可从小到大,我还时常抱怨我爹礼佛而不理我,也抱怨我娘对我没感情。可我如今才知道,他们已经为了我做了太多了,我用余生都难偿还。

    还有我爷,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他是真的把我当亲孙子看待。

    听完了这段往事,我在心中暗暗发誓,即便是我死,也要为我爹我爷报仇!

    我看向苏绣,却有些尴尬,挠着头说:“那我以后咋叫你,不能再叫娘了吧?”

    “称呼而已。”

    苏绣走到我面前,给我整理了一下大衣领子,又仰起头摸了摸我的头,眼中难道流露出一丝温情,温柔的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抱怨我冷淡,觉得在我身上找不到母爱。可你不知道,一个人照顾另一个人二十多年,又怎么会没有感情,我只是不太会表达感情而已。”

    娘……

    在心里默默的喊了一声,我眼睛已经红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苏绣忽然又笑了,看着我说道:“知道吗,其实你爹说过的,想要让我给你做童养媳,但家里出了始料未及的事情,一切美好的幻想都成了空谈。”

    啥玩意?

    童养媳?

    当时我就愣住了,并且诧异的看着苏绣,可她却是说道:“不要奇怪,也不要误会。让你不要奇怪,是因为长时间对你的照顾,导致你变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所以我对你的感情是很特殊的。叫你不要误会,那是因为我对你的感情虽然特殊,但也不是男女之情。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是个福泽深厚的人,如果跟你在一起,对我来说是好事。”

    一时间,我已经无法理智的面对苏绣了,万幸是她变了容貌,我真难想象,如果是我娘原本的样子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会是一个什么状态。不过,苏绣也没再提这茬了,她叫我多看看《周开悟手记》,说是对我以后有很大的帮助。

    我点点头,问道:“我看你是跟村长一起回来的,他找你们要做什么?”

    苏绣收起了刚刚的温情,神情再次冷淡下来,说:“是孙久学通过他儿子,一夜之间把省城叫得出名的先生都请来了,为的是封了蛇窟子,顺便瞧瞧村子的风水是不是有问题。但我能看出来,那些人都是心怀鬼胎的,八成也是打蛇窟子里面东西的主意。”

    我皱眉说:“孙久学的儿子,那么厉害?”

    “很厉害。”

    苏绣淡淡的说:“孙卓在省城有个外号叫师爷,是跺跺脚省城抖三抖的角。”

    怪不得孙久学腰杆子那么直,原来是儿子有大出息啊。

    我又问道:“关于蛇窟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苏绣摇摇头,说道:“恐怕除了你爹,就没人知道了,毕竟他是我唯一知道,能够自由出入蛇窟子的人。”

    说完这些后,苏绣说她要回村长那里了,因为她要隐藏身份,方便帮我调查,也叫我不要透露她的事情,哪怕是跟我最好的王大鹏也不行,我点头答应了,也觉得这事儿最好不要说出去,否则传出去的话,她在村长那遇到危险咋办?

    送走了苏绣后,我回屋看起了我爹那本《周开悟手记》,里面记载着他礼佛的心得,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而且我爹的文笔太干练了,短短一句话,似乎就隐藏着很多道理,我一时间还真的难以理解。

    打我还是深深的把笔记中的内容印在了脑子里,记性好是我为数不多的特长。

    晚上的时候,王大鹏和陈强先后回来了,王大鹏告诉我说,师公的意思是先观望,要把精力用在凑齐人骨佛珠上,对此我没有异议,这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而陈强除了腿软,并没有带回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应该只是单纯的去睡了别人家的小媳妇。

    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我们就个子休息了。

    可我才刚睡下没有多久,外面就传来了砸门的声音,还有叫骂声,听声音人很多。

    轰……

    随后一声闷响,砸门声消失了,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转眼间已经有人破门而入了,接着就是一群人鱼贯而入,我一看来的都是村里人,手里面还都拿着家伙,这他妈大半夜的是要抄家啊?

    我操起菜刀指着那些人,大声吼道:“你们他妈的疯了,大半夜整啥幺蛾子?”

    这时候,孙久学挤出人群站了出来,还是那副大家族长的架势,说:“周易啊,省城来的大师推算过了,说是你家盖在了村里的风水眼上,你爹又供佛,就把全村的福泽都给独占了。所以,今个儿我们来,就是要拆了你们家的!”

    这他妈也太欺负人了吧?

    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你们说拆就拆?

    可能是那天用了人骨佛珠的缘故,我现在特别容易暴躁,当时就火冒三丈了,把菜刀往桌上一砍,骂道:“今个儿我就站在这,你们想拆我家,那就过来试试,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敢过来,我他妈都给宰了!”

    王大鹏更是直接,干脆就把枪掏了出来,然后“咔嚓”一下就上膛了,那清脆的声音象征着死亡,所有村民都闭嘴了,而很有大家族长风范的孙久学,干脆就躲在别人后面了:“哪个傻逼先生推算的,让他出来,当着我的面推算推算!”

    “是我!”

    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女人,她穿着件黑色的布衣,很有成熟的美感,但声音却是如同老太一般:“就是我孟老太推算出来的,今个儿先拆了你们家,回头再问你周易把我家有容藏在哪了!”

    许有容她姥?

    还有,听她这话的意思,是许有容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