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十八章 定数

第十八章 定数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一老一小,渐渐出现在我们视野之中。

    那个看上去非常恐怖的婴儿,无疑就是冯大娟的孩子了,都说鬼婴的怨气是最大的,因为人家日盼夜盼来投胎,还没出生就死了,搁谁会没有怨气?可冯大娟的这个孩子,明显是更胜一筹,离的老远,我就能感觉到他的怨气滔天了。

    而那个佝偻的身影,他竟然没有蒙面,就那样堂而皇之的站在我们面前,等我看清楚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为啥没有蒙面了,因为这人就是我家邻居吴老三,村长口中那个听到我家有声音的人,当时村长说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吴老三有问题了,就算他不出现,我们逃出生天后,也会去找他的。

    这点他肯定已经想到了,所以就根本没有蒙面的必要了,再就是,他一定很有自信能杀了我们。其实我很搞不懂这些人,难道他门杀人一点负罪感都没有么,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么?

    不过,我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当我看到面前的吴老三时,心里面的念头,竟然也是要杀了他。这一定是刚刚用了人骨佛珠的关系,念诵的又是楞严经这种经中之王,所需要人骨佛珠的力量大,所受到的影响也就更大了。

    吴老三一步步靠近,坐在他肩膀上的孩子也已经漂浮起来,正冲着我们呲牙咧嘴,像是在挑衅一样。

    许有容把我往后拉了拉,低声说:“这是煞婴,而且是纯阴煞婴,又受到了蛇窟子的影响,很难对付。”

    我点点头,看了眼王大鹏和陈强,问道:“能打过不?”

    自打王大鹏看到那个孩子后,眼珠子就是红的,此时正一脸要杀人的样子,他捏着我给他的那把刀,咬牙道:“管他妈能不能打过,先干了再说!”

    说着话,王大鹏就已经冲了出去,而陈强是眼疾手快,啪的一张符贴在了王胖子背上,之后又给我们都贴了一张,一边说:“这是护体符,可以防止煞气入体。”

    这时候王大鹏已经撞了过去,而那个煞婴也撞了过来,几乎就在下一刻,两个人就撞在了一起,本以为就王大鹏那吨位,还不是一下就把煞婴给撞翻了,毕竟那煞婴不属于鬼,而是实体的。可谁成想,被撞的连连后退的竟然是王大鹏,最后他一个不稳就坐在了地上。

    而那个煞婴也趁机扑了过去,抱着王大鹏的头,张开大嘴就啃了下去,我能清楚的看见,那煞婴的牙齿是锯齿形的,这一口下去王大鹏可就玄了。

    不过,这时候陈强却是已经跑了过去,一张符就贴在了煞婴的脑袋上。

    随着符燃烧起来,煞婴的头上发出“兹兹”的声音,一缕缕白烟升起,煞婴也痛苦的啼哭着。

    看着同伴在战斗,我也燃起了热血,提着金刚杵就冲了过去,一下就顶在了煞婴的脑门上,在接触的一瞬间,一道金光散开,放佛有巨大的冲击力一般,就把煞婴给冲飞了出去。

    我连忙拉起了王大鹏,询问了一下,这家伙捂着胸口喊疼,已经有点说不出话了,我们等于是在瞬间少了一个战斗力,可在看吴老三那面,煞婴虽然被我们攻击了,可如今却是跟没事一样。

    吴老三瞅着我手里的金刚杵,先是“嘶”了一声,随后道:“雷击木做的金刚杵,看来周大佛那好东西真的不少!”

    说着话,他摆了摆手,四面八方便传来脚步声,我循声看过去,头皮就是一麻,至少有上百只怨尸正向我们走来。而当我仔细看时,却发现这些怨尸的身体都不完整,有的甚至是露出一半骨架的。

    陈强道:“他们把附近的坟茔地都给掘了,这些都是已经死了很久的人了。”

    这群人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很快,我们就被团团围住了,而小哑巴也已经没办法再召鬼仙出来了,许有容似乎还有后手,可她却迟迟没有动手。

    “无知。”

    吴老三在外围冷眼看着我们,他伸出手,怨尸都停了下来,他才继续说道:“周易,今个儿就叫你死个明白,从你爷抱回去两只狐狸,再到你爹吃了狐狸,一切都是我们做的!可惜的是,你爹悟性太高,而且未雨绸缪,娶了个很厉害的女人护着你,否则你根本活不到现在!”

    这是在说我娘?

    可是,她从来都对我冷冰冰的,又怎么护着我了?而且,我离开家多年了,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啊,需要人护着?难道说,这些年我都顺风顺水的,是因为我娘在护着我?可是,她人在家里,又怎么护着我?

    不过,眼下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我得想办法冲出去,否则就会被怨尸活活给撕了。

    但想冲出去又谈何容易,如果王大鹏没受伤还好说,凭着一股子蛮劲,但也能杀出一条血路,可现在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也就是在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很不自量力,我充其量只会念念佛经,最多就是对付个厉鬼而已,又拿什么跟那些谋划了几十年的老东西斗?

    忽然间,我陷入了绝望,甚至觉得,如果这个时候死了,其实也没啥不好的,至少这一切就结束了。

    什么蛇窟子,什么人骨佛珠,去他妈的吧,老子不想查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很难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吴老三,没想到你也是他们的人!”

    这个声音很难听,就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样,是我师公来了!可是,我竟然没有一点高兴,甚至觉得他不该来的,让我死了多好。可转念一想,其实我光棍一个死了不算啥,可许有容他们,又凭什么因为我的事情死?

    听到了师公的声音,吴老三显然是愣住了,眼中流露出惊恐来,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怨尸后面,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麻子,你的年纪都快入土了吧,我看你咋对付这么多怨尸!”

    师公从迷雾中走出,他的身上只穿了件黑色的布衣,脸上仍然像是罩着雾气:“我能教出一个周大佛,你说我有多大本事?吴老三,我不跟你废话,你交出那煞婴,我放你回去!”

    吴老三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当真?”

    师公说道:“我从不食言!”

    吴老三想也没想,直接就把煞婴给抛了过去,一边说道:“麻子,当年你也是要进蛇窟子找东西,可以说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如果我们合作,以你的本事,再加上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源,又何愁拿不到那样东西?”

    “可笑。”

    师公冷笑一声说:“所有人都不知道蛇窟子里究竟有什么,可又偏偏拼了命的要得到,太可笑了!”

    吴老三面色难看,但也不敢顶撞师公的样子,他招了招手,便把怨尸撤去,一边说道:“麻子,我可以给你透个底,我们背后站着的,可是当年把你们聚集到一起的人。”

    师公道:“这世间任何事情都有定数,有些东西,该是谁的,那便是谁的,旁人是抢不走的。”

    吴老三一见劝不动师公,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了。

    砰……

    就在我耳边,枪声响起了,我看过去,开枪的是王大鹏,我们这些人里面,也就他有枪,而且他的枪法很准,一枪就轰在了吴老三的后脑勺上,红白之物喷的哪都是,人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王大鹏狞笑一声,喊道:“大娟,今个儿我给你杀了一个仇人,等着,害你的那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说着话,王大鹏的手在颤抖,很显然的是,他虽然平时看上去很凶恶,可却也不是杀人不眨眼的人,有人死在他的手上,他心里应该也有恐惧的。

    “唉……”

    师公叹息了一声,随后一招,被扔在一旁的煞婴就落在他的手中,他抱着煞婴向我们走来,一边说道:“一切都有定数,今日该死的,绝活不过明日。”

    跟着师公回到了山上的木屋,他似乎在生气我们偷跑出来,所以回来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交给王大鹏九张符箓,然后就回他自己那个小木屋了,我想去解释几句,可却也不知道该说啥,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然后,许有容利用煞婴把冯大娟给引了过来,王大鹏又用那九张符箓把冯大娟给超度了。

    村中的怨气由冯大娟母子而生,如今他们已被超度,怨气自然就会散去了。

    而从冯大娟口中,我们只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害她并且控制她的人,是吴老三。也就是说,从冯大娟这我们并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好在怨气总算是破处了,村里人应该能过一个好年了。

    在师公这休息了一晚,隔天下午,师公叫我去他那屋,多余的话没说,他让我直接回村,其实我是不想回去的,我想带许有容回市里过点小日子算了,可师公说,如果我不回去,村里那些人就一定会把全村人都害死,而他又不能离开山上太久,否则就有暴毙的危险,这是当年在蛇窟子留下的后遗症。

    总之,师公也算是慈悲为怀,不想村里人白白牺牲。

    至于我回去之后,村里人会不会接受我,这点师公已经给我想好了,他给了我一张符箓,说是点燃后,就可以召出赵国梁的魂,而且赵国梁是不会说谎的,到时真相自然大白了,我就不会被村里人排挤了。

    而躲在暗处那些人,师公说如今遮天怨气已经破了,他们的损失也不小,短时间内是不会对我动手的。而我就可以在这段时间暗中调查,也可以去找我爹藏起来的那些三世善人的手骨和眉骨,师公推算出那些骨头就藏在村子和村附近,只要我们耐心找,就一定可以找到。

    说实话,我是真不想回去了,但一想到村里人那些无辜的人会死,我也忍不下心了,就打算回去先把人骨佛珠凑齐,到时候那些人想要,给他们便是,他们爱咋折腾就咋折腾,只要不折腾村里的人就行。

    至于我爹我爷的仇,我虽然觉得愧疚,可也觉得,如果我能好好活着,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回到村子后,许有容要回去看她姥,我也不好挽留,只能让她回去了,但她却把小结巴也给带走了,说是她姥能治好小结巴的伤,我能看出小结巴是不想去的,我也知道她们之间似乎有些什么问题,可我更愿意信任许有容,所以也没拦着。

    因为接连折腾了几天,我也没有立刻去召集村里人解释赵初九的死,而是蒙头睡了一大觉。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感觉到一只手在我脸上抚着,我忙正眼一看,顿时吓的一个激灵,因为我面前是一张无比丑陋的脸,我挥拳就要打,却发现是小结巴正在看我,这才松了口气,问道:“你不是跟有容回去了么,咋又回来了?”

    小结巴眼中露出痛苦的神情,拿出一张纸递了过来,我忙打开灯准备要看,忽然一阵风吹了进来,灯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