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十七章 走到头了

第十七章 走到头了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这种阴风我再熟悉不过了,但凡有阴魂出现靠近时,我就会感觉到阴风,而且我也发现了,如果只是普通阴魂的话,阴风就很弱,可如果是冯大娟那种比厉鬼还厉害的,阴风就会如有实质,甚至还能侵入体内,让人打心底寒颤。

    而此时这真阴风,不仅猛烈,而且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怨毒,也有可能是那婴儿的啼哭声让我产生的错觉。

    真想立刻就整死这个死小孩,还有村里那些人,都通通杀掉!

    这时候,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了我,是许有容,她牵着我的手说:“想办法稳住心神,这孩子的哭声在蛇窟子里,可以让人变得暴躁!”

    手中的冰凉让我稍稍冷静了一点,连忙在心中默念《心经》之后,总算是冷静下来了,再看周围,却是根本看不到那孩子,而他的啼哭声,也是从蛇窟子的深处传出来了,而如今洞口被封,我们也没心思再往里面探究了,都围在洞口想办法出去。

    “想出来吗?”

    洞外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很是戏谑:“堵在洞口可不只是石头,还有十几个怨尸,你们是出不来的,即便孟老太的外孙女会五鬼搬山术都无济于事!”

    我看向了许有容,她点点头,说道:“我刚刚已经试过了,没用。”

    这时候,王大鹏一把就将陈强给提了过来,然后摁在了巨石上,恶狠狠的说道:“你们身上有印记的事情,你咋没说?”

    此时陈强的面色也不好,可他的性格很光棍,仍然咧着大嘴笑了:“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当初他们找我的时候,我很抗拒,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信任我,所以告诉我的事情也就很好了。”

    “胖爷会信你?”

    王大鹏显然是要拿陈强撒气了,一拳就砸了过去,一边骂道:“反正今天谁也活不成了,我就先宰了你!”

    砰……

    只见陈强微微侧头,就很轻松的躲开了王大鹏这一拳,他的目光也有些冷了,可却还是带着笑意说:“你没听到外面那人咋说的,连我都活不了了,你以为我跟他们还是一伙的吗?刚才许有容也有了,那孩子的哭声能让人暴躁,你控制点自己。”

    我也赶紧把王大鹏拉了过来,低声说道:“胖子,别受影响。我记得师公说,他们以前进蛇窟子的时候,就忽然有人攻击身边的人,恐怕就是受了影响。”

    “妈个逼的。”

    王大鹏咬牙骂了一句,随后一闭眼,就“嘶”了一声,又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显然是咬了舌尖,人看上去也冷静了一些,他瞅了眼陈强说:“对不住啊,没控制住情绪。”

    陈强咧嘴一笑,倒是没再说啥。

    这时候,那个女人走到了我跟前,指了指我,然后比划了一个双手合十念经的动作,她又指了指自己和巨石,我惊喜道:“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

    女人点头,又重新比划了一个让我念佛经的动作。

    我想了片刻,问道:“你是说,让我念诵佛经,保证你不受哭声的影响吗?”

    女人重重的点头,难道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反而更吓人了。不过,我没有露出异样的神情,反而冲她一笑,然后伸出大拇指表示幸亏有她,又说道:“那就看你的了。”

    说着话,我盘膝坐地,拿出六道木佛珠在手上,用独特的音调念诵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这面我开始念诵佛经,那个女人也已经走到了巨石前,她跟王大鹏比划了一会儿,要来了王大鹏从我那得到的黑色刀子,然后就在巨石上不断的刻画着什么。当然,这些我因为当时在专心的念诵经文,所以并没有亲眼看到,是后来王大鹏跟我说的。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们才发现,那个在学校出现的女人,她不仅可以使我们看到隐藏起来的阴魂,她还会更多。总之,这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村子。

    随着我的经文念诵,婴儿的啼哭声也越来越大,爷越来越凄厉,让正在念诵经文的我一阵心悸,可就在这时,我手中的六道木佛珠似乎有了些反应,也不知是不是我捻动的太快了,佛珠开始发热,而我念诵经文的音调也越来越准确了,渐渐的竟然盖过了婴儿的啼哭声。

    在我耳边不断响起“唰唰”的声音,是那个女人在刻画。当时我猜想她是在刻画某种符,她既然能如此快的刻画,是不是说明她精于此道呢?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左右,洞外传来了像是野兽的嘶吼声,应该是那些怨尸的惨叫,同时我也听到了巨石在作响,似乎还有小石子落在地上的声音,我知道,那个女人成功了,至少有了作用。

    呼……

    忽然间,一股风灌进了蛇窟子内,随后就是“轰隆”一声巨响!

    我猛地起身,回过身一看,就看到洞口的巨石已经消失了,而且在洞口有着数不清的阴魂,这些阴魂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他们竟然能够侵入怨尸的身体。照理说,一旦怨尸形成,其他阴魂便不可能再附体了。

    我忍不住看了那女人一样,却发现她很虚弱的扶着墙,看到我看她时,她冲我笑了一下,我见没有人扶她,连忙过去扶起她:“好样的,今天多亏你了!”

    随后,我们不敢在蛇窟子内过多停留,由王大鹏和陈强开路冲了出去,因为有那些阴魂的纠缠,门外的十几只怨尸并没有理会我们,让我们一口气冲出了老远。

    可我们才停下脚步没多久,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数十道手电筒也在我们晃动,我好不容易避开光束一看,竟然是村长和孙久学他们带了村里人来了,而且是几乎全村的人都来了。

    村长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对着我喊道:“把他们围起来,一个都不能跑!”

    呼啦啦的一群人就围了上来,把我们几个围在了中间,我瞧着他们都拿着棍棒,甚至还有拎着菜刀的,这是要整死我们咋地?

    这时候,村长走了出来,皱着眉说:“周易啊,我知道你家出事你心里难受,可你也不能胡来啊!上山你非要跟着去,差点害死了村里二十多人,然后你又装死,你到底是为了啥啊?现在好了,你回来就回来,为啥又要杀赵初九啊,他是得罪过你,但罪不至死吧?”

    赵初九?

    我想过他们会看到佛室里的赵国梁,却没想到,蒙面人应该是把赵国梁的尸体弄走了,然后把赵初九的尸体搬进去了,这下我算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见我没有说话,孙久学继续说道:“周易,你说实话,冯大娟是不是你们杀的,村里这么大的怨气,是不是你们整的?”

    我摇摇头,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所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可是,这些人听了后,开始时是小声议论,后来就露出异样的目光了,显然就是不相信我的话。真他妈的,这人啊,你给他们说实话没人信,可坏人的煽风点火,他们却是深信不疑。

    我也懒得再多说了,只是问道:“你们咋知道赵初九死了?”

    村长和孙久学对视一眼,最后是村长说道:“你家隔壁吴老三听到你家有声音,就进去看了……”

    “放屁!”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可以去我家试试,隔音好到你在里面蹦迪外面都听不到一点声音,他吴老三是顺风耳吗?”

    其实对于我家隔音好的事情,全村都是知道的,因为我爹常年诵经念佛,怕影响到邻里,后来加了两层的隔音板,即便屋子里的声音再大,外面也根本听不到。

    被我这么一说,村长面色也有些难看,干脆就跳过这个话题,说道:“不管咋地,赵初九就死在你家佛室,这事儿你咋解释!”

    我咬牙道:“死在里面的赵国梁,而赵初九是赵国梁杀的!”

    “啥玩意?”

    村长愣住了,随后道:“赵先生都死了多少年了,就算他没死,他能杀自己儿子!周易啊,是你傻,还是你觉得我们傻?”

    得了,这事儿算是解释不清楚了。

    其实也就是我傻了吧唧的解释,人家王大鹏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要解释,见我急的一脑袋汗,这还在那幸灾乐祸呢。

    见到我也不想解释了,王大鹏就冲着那个女人点点头说:“小哑巴,把你那些鬼仙给收了吧!”

    小哑巴……

    这名字虽然有点歧义,但好歹有个称呼了。

    再就是,怪不得小哑巴的鬼可以附身怨尸,原来她召出来的,竟然是鬼仙!

    这时候小哑巴收了鬼仙,只一瞬间,十几只怨尸便狂暴起来,大吼着冲着人群而来了,我也收好了佛珠,开始默念起地藏经来,周围的孤魂野鬼也都向着人群来了。

    随着怨尸的嘶吼,随着大量阴魂扑面而来,村里人立刻就乱了,都顾不上再围着我们了,纷纷逃窜。

    我们也趁乱向后山跑去,我心里已经那定了注意,即便是会被人骨佛珠的怨气影响,也要利用人骨佛珠逃出村子,至少要先到师公那里才算安全。

    想着,我拿出了人骨佛珠,双手十指向内夹着,再将两根中指竖立,人骨佛珠就挂在中指上,结了一个大威德明王印,随后念诵道:“南无萨怛他。苏伽多耶。阿啰诃帝。三藐三菩陀写……”

    这是楞严经,我爹说过,楞严经是经中之王,可以很好的驱除邪祟。

    不过,正因为这是经中之王,所以寻常人念诵是没有效果的,即便是我喝了我爹的骨灰,凭我自己也没办法发挥楞严经的力量,所以我才会借用人骨佛珠的力量。

    随着我念诵楞严经,浓郁的雾逐渐在我们眼前散开,保证我们几个人不受到影响。

    一路向山上走着,就在要到山路口时,一声凄厉的婴儿啼哭声忽然响起,触不及防,我心悸了片刻,苦苦支撑的楞严经忽然失效了,眼前又被迷雾给遮挡了。

    一个佝偻的身影走向我们,他的肩膀上还坐着一个小孩,那孩子浑身黑紫色,脸上无唇露齿,一双眼睛通红,看上去极为恐怖,而那个佝偻的身影也在此时开口,那苍老的声音,就是刚刚在蛇窟子外封洞的人:“没想到你们几个本事还挺大,但是走到此处,你们也算是走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