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十五章 揭露一角

第十五章 揭露一角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当我撕开了蒙面布,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孔,我顿时就慌了,是那种由内而外的慌。

    因为面前这人我是非常熟悉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是村里非常出名的人,他姓赵,是村里能耐最大的先生,在十里八乡也是跟孟老太齐名的,即便是城里人闹了邪病,也有很多来找他的。

    他叫赵国梁,一个早就应该死了的人,可如今却是出现在我们面前,并且是我们一直苦苦追寻的蒙面人。

    而我慌的,并不是他应该是个死人,而是因为赵初九,就是他的儿子。

    一个当爹的,咋就能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的儿子呢?

    我和王大鹏面面相觑,在我们小的时候,面前这个很有高人风范的先生,不仅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是对我们很好,每次城里人找他看事,只要带礼物来,他就会把那些城里的零食分给我们,所以在我们的童年中,赵先生属于圣诞老人的那种角色。

    王大鹏愣住了,咂了下嘴说:“赵先生,咋是你?”

    “你们先起来!”

    赵国梁冷冷的哼了一声,但王大鹏惊讶归惊讶,却没有放松警惕,反而压的更实诚了,把他的脸憋得通红,他也没啥办法了,只能说:“那麻子既然已经救了你们,你们跑就是了,为啥还要再回来!”

    怎么听这意思,他像是站在我们这面呢?

    不对,不能被他的话给迷惑了,这个早就应该死了的人,就在刚刚杀了自己的儿子,他的话根本没有可信度。

    王大鹏似乎跟我想到了一块去了,冷冷的说道:“你真是赵先生吗?”

    这时候我也仔细的观察了他,虽然年老了许多,可的确是他,因为他的眉毛很有特别,很像是寿星公的长寿眉。也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赵先生的目光总是含着笑意很慈祥的,可他却是咋看咋凶。

    但即便如此,在我眼中,他就是我认识的那个赵先生。

    赵国梁冷冷的看着我们说:“识相的你们就快离开村子,我就当啥都没发生过,如果你们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你们也活不了!”

    我看他似乎不想再隐瞒了,便问道:“你不是已经死了么,为啥还活着?”

    赵国梁说道:“我是死是活,还要跟你们汇报吗?”

    我看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很生气,咬牙道:“赵初九可是你儿子,你说杀就杀了?”

    赵国梁忽然就笑了,眼含深意的看着我说:“赵初九是我儿子,谁告诉你的?这世上有些事儿,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有的时候,即便是亲眼见到的,即便是深入人心的观念,都有可能是假的。就像是你周易,你就那么确定,你是周大佛的儿子吗?”

    我一愣,随后恼怒道:“我是不是我爹的儿子,这我还不知道吗?”

    赵国梁的笑容更诡异了:“如果你是你爹的儿子,那你娘为啥还是个处子呢?别以为我在扯犊子,这种事情,我只需要观人面相,便可知!”

    卧槽!

    这个老瘪犊子说的跟真的一样,我都差点信了。即便是不信,可我心里也多少有些嘀咕。因为我在前面说过,我娘的确是很奇怪,她照顾我们一家人的起居,就真的像是应付工作一样,我甚至从她身上都没有感觉到母爱。

    再就是,师公也说我娘是他没看透的人之一,让我一度认为我娘也有问题。

    还有一点,就是我娘的样子,她的打扮越来越成熟,也就越显得老,可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那就是两年前过年回家,我因为有事要找她说,没敲门就进了她的房间,看到她散着头发正在换衣服。

    讲真的,我没有恋母情结,也不是变态,可看到那时候的她,我一瞬间以为家里进了别人,因为散开头发的她很年轻,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几岁似的,而且皮肤也细腻的过分,我就没见过哪个农村妇女有那么白的皮肤。

    当时我还以为是我娘一年四季都穿的很严实,所以包养的比较好。至于容貌,我当时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否则我又该咋解释呢?

    而且,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去问啊。

    所以,赵国梁的话,还是让我有了一些动摇。

    但动摇归动摇,我是不可能放了他的,这个家伙明显知道很多事情,一定要撬开他的嘴才行!

    随后,王大鹏把赵国梁给捆了起来,嘴里塞了一块破布,为了稳妥,又把他给敲晕了,然后悄悄的回到了我家。

    暂时把赵国梁关在了佛室,我们三个在外面商量,按照王大鹏的说法,他认为连赵初九那种怕死的人都不跟我们说实话,恐怕这个赵国梁更不会说啥了,这点我也考虑到了,所以也挺头痛的。

    这时候,我看向了许有容,她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后来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才抬起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们捡回来的女人,才说道:“我有办法让开说实话,可我不想让你看见,因为我使用那种能力的时候,会变得很丑,很吓人,我…;…;”

    之前在山上时,王大鹏假装杀我的时候,许有容站出来保护我,当时王大鹏就说,她是不是要露出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其实当时我就猜到了一些,毕竟许有容家里是供奉鬼仙的,她的一些能力应该跟鬼有关,使用的时候难免会变得很丑陋吧。而我们之间,现在虽然还没确定关系,但也应该算是男女朋友了,她不想让我看见也是正常的。

    所以,我当即便说:“其实我不会害怕,也不会嫌弃你。但是,我也不会勉强你。”

    许有容点点头,瞅了眼那个女人说:“你就跟我一起进去吧,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他们男人不方便。”

    可那个女人似乎很抗拒的样子,甚至是躲在我身后了,我很纳闷,但现在耽误不得时间,我就说:“有容又不是害你,怕啥的,赶紧跟有容进去。”

    那女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跟许有容进去了。

    等他们进去之后,王大鹏给我使了个眼神儿,我俩到了外屋,他才小声说:“你发现没有,那女人很害怕许奶大,感觉有点不对啊。”

    其实他说的,我也看在眼里,也感觉到不对来,但我对许有容是绝对信任的,而且也不知道哪里不对:“我觉得有容不会害我啊,但那女人好像真的很怕她,所以咱们先观察着,心里有个数就行。”

    王大鹏点点头,说:“现在就等结果了,希望能从赵先生那多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啊…;…;”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佛室内忽然传出赵国梁撕心裂肺的叫声,只听声音,就能感觉到他此时正受到的痛苦…;…;

    我和王大鹏对视一眼,起身就往佛室跑去,推开门一看,就看到赵国梁靠着墙,眼睛瞪的老大,并且是七孔流血,那思想绝对让人震撼。

    而许有容,此时正虚弱的坐在地上,脸色白的可怕,看到我进来后,她摇摇头说:“村子的怨气太大了,跟着我的鬼仙也受了一定影响,所以我没能很好的控制他。”

    看着满怀歉意的许有容,我心软了,没问什么,只是把她扶起来,可我却看到那个女人似乎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对我表达什么。

    走出了佛室后,许有容把问出来的事情简单的跟我们说了,而内容也足够震撼。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的确不是赵国梁,或者说,他不是原本的赵国梁,他是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村子,并且杀掉了原本的赵国梁,然后成为了新的赵国梁。后来他死,也是因为人骨佛珠的事情被我爹查到了一点什么,为了不暴露所有人,他选择了诈死。

    而他们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赵国梁所说的,就与我师公一样了,是为了进入蛇窟子得到某样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也不清楚。但赵国梁也说了,他们曾经推测,这样东西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东西,至于真假,就无从得知了。因为,从来就没有人确切的知道过,蛇窟子里面究竟有什么。

    至于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赵国梁给出的答案是,他只是一个野出身的阴阳先生,跟村里其他蒙面人属于雇佣关系,就是说事成之后,他是能分一杯羹的。

    而村里的其他蒙面人,应该是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赵国梁根本不知道那些蒙面人的组织是什么,甚至连他们的样子都不知道,因为他们每次见面,也都是蒙面的,但他知道,村里至少有几十人是听从蒙面人的。

    我听了后不禁骇然,原本以为只有三个,却没想到竟然有几十个!

    而且,原本我以为赵国梁会知道很多,可没想到,他只是被雇佣的而已,看来线索到了这里又断了。

    那么,想要知道更多的话,就只能从陈强的身上找突破了。

    天已经快亮了,许有容因为使用了她的能力而变得很虚弱,所以在睡觉前,她又咬了我的舌尖,只不过这次比上次温柔了点,至少让我先品尝了一会,她才开始的,而且有过上次的经验后,我胆子也大了一点,手也不老实了。但摸过之后,我觉得她不该叫许有容,因为根本就不大。

    等到许有容睡下,我去外屋倒了杯水喝,可却看到了那个女人,她缩在角落蹲着,见我出来后,她指了指我的水杯,又对我勾了勾手指,我一皱眉,猜到她是有话跟我说,指水杯的意思,应该是让我拿过去,她好蘸着水写字。

    我不禁想到和王大鹏的猜测,虽然很不想怀疑许有容,但还是拿着水杯过去了,小声说:“你会写字,但之前不敢承认?”

    她点点头,迫不及待的蘸了下水,在地上写道:“我是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