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九章 指认

第九章 指认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在佛室的地下,我摔了个七荤八素,想要撑着地面起来,可手一动,就摸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下意识握了一下,竟然是一只手!

    忽然摔下来就已经给我吓的够呛了,又摸到了一只手,这给我吓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可地下的空间有限,我这猛的一起身,脑袋就撞在上面了,当时就是一蒙,噗通一声就又坐下去了。

    可能是疼痛让我忘记了恐惧,我逐渐冷静下来,六道木佛珠也缠在了手上,借着这地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光,看到了我面前不远处的一只手,有些枯瘦,应该是老年人的手。不过,我也发现了,这手虽然不知道扔在这多久了,但却一点都没有腐烂。

    只是一只手,我也就不害怕了,我简单的看了两眼地下的空间,虽然很矮,但却很大,有一百平左右。而且,四壁上都镶嵌着青石,在青石之上,还刻画着梵文,想来这一定我爹弄的一个密室。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密室的时候,许有容和王大鹏还在外面跟怨尸战斗呢。

    想着我就爬出了密室,回到了上面,找到了那根金刚杵。

    这金刚杵顶端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佛头,可与那种庄严或慈悲的佛头不同,这上面的佛头看上去有点像怒目金刚,不仅凶,而却还有獠牙,看上去不佛不魔的,反正挺吓人的。而尾端,则是一个四棱的锥形,在尖端的部分,还嵌着一块黑色的金属。而一米多长的杵身上,也都刻满了梵文。

    当年我爹做这个的时候,我和王大鹏也经常给他打下手,当时也没觉得怎么样,可现在想来,我爹以前就是一个二流子,他咋能雕刻出栩栩如生的佛头来?现在我对他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很快我就跑到了院子里,就看到王大鹏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而许有容则是靠在门旁,脸白的跟纸一样,我才靠近她,就感觉到了阴冷,而老李头和恶鬼,却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纳闷的看着他们,许有容没解释,转身进屋了,而王大鹏则是走过来小声说:“是许奶大让我支开你的,估摸着是怕你看到她的能耐害怕吧。”

    为啥会害怕?

    许有容他们家供奉鬼仙,最多就是招来个鬼帮忙呗,我又不是没见过,有啥可害怕的?

    我还想问,但王大鹏却不说,他的意思是,如果我想知道,就自个儿去问许有容,他是不会乱说的。

    算了,反正这俩都是帮我的人,人家有点自己的秘密没啥,我也不想多问。

    进屋后,我就带着他们去了佛室下的密室,让他们去看那只诡异的断手。

    看到那只断手后,许有容就一皱眉,说:“我能感觉到,这是三世善人的手!”

    我和王大鹏对视了一眼,之前在蛇窟子的时候,许先生在山壁上留下一个少字,我们就推测是人骨佛珠少,就是说那一百零八颗佛珠中,有一些并不是三世善人的,可如今我们面前就有一只三世善人的断手……

    而这密室又应该是我爹弄的,难道说这断手是我爹留下来的?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佛珠少,是我爹动的手脚,而他给我留下断手,是想让我来凑齐佛珠。可凑齐佛珠又有什么目的,是让我进蛇窟子吗?

    我想到了昨晚的那三个蒙面人,他们是不是也想用佛珠进入蛇窟子呢?想着,我把昨晚的事情给王大鹏说了,他听了后思索了片刻。

    王大鹏贼胆子大,拿起断手瞧着,一边说:“佛珠,蛇窟子,隐藏在村里的人。这三点,再加上最近发生的事儿。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测,隐藏在村里的人制造了人骨佛珠,目的是进入蛇窟子,但被你爹发现了,所以他做了手脚,佛珠才会少?”

    我点点头,说道:“咱们不知道佛珠少了多少颗,所以就算有这只断手,也不敢进蛇窟子。那么,想要闹清楚我们家的事情,最快的途径,就是找到藏在村里的那三个人。”

    王大鹏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找大娟,从她那应该能问出是谁在背后控制她。”

    许有容看着我们两个,眼神儿中带着无奈,说道:“周易,我姥不想你查你家的事情,因为会很危险。但这次我不听她,我就问你,是不是想查,如果你想,我就帮!”

    我立刻点头说:“想!”

    许有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含着复杂的情绪,可还是说:“好,只要你想,只要我有,我就会帮你。”

    可能是太过于纠结真相,所以当时我并没有在意许有容的话,也就没有给出什么回应,只是问她要怎样找到冯大娟,她皱眉看了我一眼,先离开密室了,我有点蒙的看向王大鹏,可他却笑了一声,问道:“你是不是傻?”

    ……

    离开密室后,我和王大鹏找了一些东西把密室口给封上了,然后王大鹏就去准备许有容需要的东西了,而我则是去了村长家,即便我现在怀疑村长,可现在村子被怨气封住了,又闹出了怨尸,总要他这个村长把情况跟村里人说,然后想办法稳住村里人。

    当我到村长家时,发现他家竟然有十几号人,其中一部分是村里的大户,另外一部分是村里的老人。

    见我来了,村长愣了一下说:“你来了,谁看着王胖子,你也不怕老李头又去卫生所闹?”

    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装的,是真的不知道老李头家的事情,所以在犹豫片刻后,就把老李头的事情说了出来:“村长,现在咱们村太邪门了,村子出不去,又闹出一个怨尸来,周遭的孤魂野鬼也被怨气给引过来了,太危险了。”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显然都吓的够呛,可赵初九却是冷哼了一声说:“周易,你别搁这吓唬人,你说僵尸我都不信,还整出一个我都没听说过的怨尸。”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你爱信不信,我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你个逼养的拿我佛珠跑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你最好别惹我!”

    赵初九非但没有觉得理亏,反而还很阴毒的看了我一眼说:“我还怕你咋地?”

    我冷笑道:“行,你不怕我,那我让王大鹏找你!”

    听到我这么说,赵初九立刻就不吱声了,显然是害怕王大鹏。

    这时候,村里的一个老人,孙久学用烟袋锅敲了敲桌子,又清了一下嗓子,才说:“周易啊,你爹还活着的时候,我跟他老喝酒,也听他说过怨尸,所以你的话我信。”

    老孙家是村里的大姓,孙久学有点类似族长,在村里说话比村长还好使,见他表态了,赵初九就更不敢吱声了,而其他人也都纷纷表态,选择相信我,还问我现在该咋办。

    其实我心里有个计划,现在正是好机会,就说:“为了避免怨尸和恶鬼伤人,咱们应该把人集中起来,然后再想办法咋解决吧。”

    孙久学点头,看了眼村长,是在征求意见,见村长也点头了,他才说:“村里这么多人,要是都集中起来,那就去学校吧。”

    村里面有头有脸的都在村长家,一旦决定后,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没多一会儿,就有人陆续带着行李啥的往学校去了,当然也有很多人抱怨,也有人不愿意去,但在村长的动员下,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去了学校。

    我跟着忙活了半天才回家,王大鹏也准备好东西回来了,我们就一起去了学校。

    全村几百号人,把学校的教室都给挤满了,我们三个趁着别人不注意,溜到了学校后院,然后按照许有容的指示,把一张黄纸扑在了地上,再用两个杯子压住黄纸。

    许有容接过王大鹏手里的小瓶,将里面的血液倒进其中一个杯子,这血是王大鹏从冯大娟尸体上弄的,除了血还有冯大娟的一撮头发,也被许有容给放杯子里了,接着她又割开王大鹏的手指,滴了鲜血进去,又把王大鹏的头发放进去一撮。

    之后,一件冯大娟常穿的衣服被放在黄纸中间,摆出一个敞开怀抱的姿势,正中间放着个用面捏出来的小孩。

    一切准备好之后,许有容就坐在黄纸前,闭眼默念着什么,随后抽出一张符纸,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符纸上快速的写画着。这个过程中,我看到许有容的面色越来越白,我感觉到她现在挺勉强了,想要劝她不要继续了,可我知道只要招出冯大娟就距离真相不远了,所以迟迟没有开口。

    终于,许有容停住了,可嘴角竟然流出了血,我忙问她咋样了,她却摇摇头,冲我展颜一笑说:“我没事儿,能帮到你就行。”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疼,才算明白,许有容是为了帮我在勉强自己。

    可这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就扯开了话题说:“大鹏,你去把人都叫过来,我要当着他们的面把冯大娟招出来,只要操控冯大娟的人在这里,当场指认,咱们当场抓人。”

    王大鹏点点头,就往教室里去了。

    可我却发现许有容忽然皱眉,忙问道:“咋了,是不是不舒服?”

    许有容却摇摇头,笑着说:“就是累,有点站不住了。”

    我挠挠头说:“要不,你靠我身上呗?”

    许有容没说话,只是靠在了我身上,我忍不住在想,等我家的事情结束后,我就追许有容,然后跟她过日子。

    没一会儿,村里的人基本都来了,没来的我也让王大鹏记住了,这等于是个排除法吧。

    村长和孙久学走到我跟前,看了眼地上铺着的黄纸,然后不解的看向我,但我也没跟他们解释,而是看向了村里人,点燃了手里的符纸。

    符纸的火焰猛的向上一窜,随后就又形成了螺旋状,这一幕挺怪异的,有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等符纸烧完之后,忽然就起风了,随着阵阵阴风,还有尖锐的惨叫声响起。

    然后,摆在黄纸上的衣服,忽然就飘了起来,并且像是被人穿上了一样鼓起来了,衣服飘在半空,已经有人开始慌乱了,甚至已经有人要跑了,可却都被王大鹏提前找好的人给拦住了。

    这时候,随着衣服鼓起,冯大娟的影子也渐渐浮现,她披头散发着,双眼变成了两个黑洞,血泪也流了下来,她似乎是茫然的看着周围,然后就低下头用双手挖自己的肚子,挖的鲜血淋漓,就像是在找东西一样,一边念叨着:“我孩子呢,孩子呢,我孩子哪去了……”

    许有容又拿出一张符给我说:“点了它,冯大娟暂时就会听你的,你问啥,她都会说实话。”

    我点点头,点燃了符纸,等符纸烧完,冯大娟忽然不挖肚子了,直挺挺的飘在半空,我知道是符有效果了,忙问道:“冯大娟,是谁在背后操控你,只要你指出他,我就会帮你收拾他,还会帮你找到孩子。”

    说来也怪,冯大娟被招到这里来了,可孩子却没来。

    冯大娟像是听懂了一样,黑洞洞的双眼看着人群,缓缓的伸出手,指向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