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七章 双刃剑

第七章 双刃剑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啪……

    一只手忽然就拍在我肩膀上了,耳边也响起了阴森又低沉的声音:“你看到我媳妇了吗?”

    当时我头皮一麻,腿都有点软了,可愣是不敢回头。在老李家找媳妇的能是谁啊,不用想也知道是李永全吧。

    看来真的如许有容说的那样,这怨气遮天,即便是大白天的,鬼也不会有畏惧。至于眼下,我很想再念一遍五方佛心咒,但我忽然想起陈强了,他当时就是凭着狠劲儿把冯大娟给打跑了,我也应该可以吧。

    想着,我掏出了佛珠就往肩上的那只手一抡,只听“嘶”的一声,随后就是一声惨叫,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往前跑了一段距离,这才回过头。

    不看还好,可这一看,我壮起的胆子就没了一半,面前的真是李永全,可他明显已经不是人了,他的眼珠子是凸起的,舌头也伸的老长,就跟当时的许先生一样。

    可是,这李永全似乎没有冯大娟厉害,他被我抽了一下后,身上都开始冒白烟了,可嘴里还是念叨着:“你看到我媳妇了吗?”

    我虽然吓的够呛,可也看出这李永全并没有清醒的意识,所以立刻抡着佛珠往外跑,也没有遇到阻碍,而身后还是李永全那句:“你看到我媳妇了吗?”

    一口气跑出好远,我也没去卫生所,而是回到了家,到家后发现陈强在外屋坐着,而许有容是躺在里屋的火炕上。

    陈强看我回来了,神秘兮兮的冲我摆摆手,把我拉到外面说:“周易,你帮过我,那我就得提醒你,孟老太的外孙女你可别惹啊!旁人都说孟老太是养鬼的,查事看事准,但也是十里八乡最邪门的。”

    我往屋里瞅了一眼,说:“人家许有容今天还冒险出村救我,还能害我咋的?”

    “倒也是。”

    陈强虽然浑了点,但却是个没心眼的,听我说完就挠头傻笑,可随后还是说:“反正孟老太挺邪门的,七十多了长的跟三四十似的,听说是采阳补阴,你可别被人给采了。”

    我看他是半开玩笑,也就没当真:“二奎,今个儿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跑出去救我,估摸着我们就死外面了。”

    陈强咧着大嘴一笑说:“别整虚头巴脑的,等哪天进城了,你带我去洗浴中心爽爽就行。”

    说了两句话后陈强就走了,我心情也好了点,因为跟陈强这种人交往不累,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

    回到屋子后,我发现许有容已经在外屋坐着了,忙问她咋样了,她没理我,只是皱眉看我,说:“你身上的煞气越来越大了,你现在是不是很容易冲动暴躁?”

    仔细想想,如果说以前的我,刚才在老李家,我一定会用五方佛心咒对付李永全,因为我算是稳中的人,正常情况下一定会选择熟知的五方佛心咒。

    可是,自从回到村里后,我好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现实被许先生坑骗去蛇窟子,又被村长一句话跑去老李家。至于刚刚,我也是莫名其妙的选择了一个激烈的方式对付李永全……

    许有容没有等我答复,而是继续说:“我姥说,那串人骨佛珠所用的骨头,都是三世善人的眉骨和手骨做的,所以威力很大。可原本命里该享清福的三世善人横死了,还没有个全尸,自然也会有极大的怨气。所以,在你使用佛珠的同时,你也会被怨气影响。你要是信我的,以后就别用了。”

    我点点头,信了她的话,然后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

    许有容听我说完,也是皱着眉说:“还好不是个厉鬼,不然你就回不来了。”

    接着,她给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说人骨佛珠是双刃剑,一面有三世善人的威力,对付邪祟很厉害,而另一面则是三世善人惨死的怨气,虽然也能对邪祟造成伤害,但很厉害的邪祟反而会被怨气激的狂暴,也就更难对付了。

    也就是说,如果我变厉害了,就能镇得住人骨佛珠中的怨气,相反就会被怨气影响,最后肯定不得善终。

    可我想起陈强对付冯大娟的事儿了,当时冯大娟是被吓跑了,难道二流子陈强比我厉害吗?对此,许有容表示她也不清楚。

    后来,我又问了一些关于许先生的事情,她不愿意多说,只说许先生活该。这我就奇怪了,女儿如此恨老子,这许先生到底干啥了?

    但我知道这是人家的隐私,就没多说,而是问了我心中的疑惑:“今天你帮我,真的,我挺感动的。可我也不傻,知道没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你能跟我说说,你有啥目的吗?”

    许有容眨巴了一下她水灵的大眼睛,小脸有点红了,低着头说:“我姥没说,她只说让我来找你,最好把你带回去。”

    显然是没说实话,但我也没多问了,因为直觉告诉我,许有容是不会害我的。看着她还有虚弱的样子,我就扶着她去炕上休息了,一边问道:“我听说你姥是养鬼的,你咋还整不过冯大娟呢?”

    许有容坐下后,用被子把自己裹住了,好像很怕冷的样子,也显得很可爱:“我不是整不过冯大娟,是在暗地里布局的人厉害,我是被遮天的怨气伤到的。”

    我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说:“那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弄点吃的,等你好了,咱俩去老李家看看,我总觉得李永全的死跟我家的事情有关系。”

    许有容说:“你家的事儿,你最好别查了,我姥说的。”

    可能不查吗?

    现在我几乎可以确定,我爷不是我爹杀的,是暗地里有人搞鬼,我不给揪出来心里过不去。

    吃了些东西后,许有容就睡着了,我去佛室念诵了一会儿经文,然后把佛龛上一串已经我爹常拿着的佛珠给拿走了。

    这串佛珠其实还有点来头,是我爹的一个朋友从佛门圣地五台山带回来的木料,因为有六道天然的纹路,所以叫六道木,象征着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

    所以说,六道木本来就有很强的加持力,做成佛珠受香火经文供奉,时间久了应该会有点用的。

    戴好了佛珠,我走出佛室,原本是打算休息一会儿,可陈强忽然来了,他说王大鹏醒了,但老李家的人也去了,老李头还说让王大鹏偿命呢。

    王大鹏的事儿不能不管,我就去了卫生所,好了一些的许有容也跟我一起去的。

    到了卫生所,不大的房间里挤满了人,村长坐在病床前,有点一夫当关的意思,看样子是护着王大鹏呢。

    而另一面,是一对老夫妻,就是老李头和老李婆子,老李头咋呼着要杀了王大鹏,而老李婆子就坐在地上拍大腿哭着骂。

    可是王大鹏竟然忍了,他靠在墙上一动不动,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走过去推了推他,小声道:“大鹏,到底回事,你解释两句啊!”

    可是,王大鹏只是看了我一眼,就一副生无可恋的摇摇头,还是啥都不说。

    王大鹏的态度让我看出了一点端倪,我就小声问他是不是真跟冯大娟有关系,他点点头,用很小的声音说:“大娟早就跟了我,孩子也是我的,可他们死了,我眼看着他们死了,都没能救……”

    说着,王大鹏声音哽咽起来。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爷就说王大鹏是个狠犊子,是个被狗咬了都得咬回去的主,从小到大我就没见他哭过。可他现在哭了,是不是说他对冯大娟感情很深呢?

    可是,那毕竟是别人媳妇啊。

    这时候,村长也被老李头两口子闹的不耐烦了,大手一挥道:“都别鸡巴吵吵了,等能出村了,咱就报警。”

    好说歹说,老李头两口子回家了,卫生所的人也散了。

    我和许有容留下来陪王大鹏,但他一句话不说,一脸要死的表情在那挺尸,可是给我气的够呛。

    但我拿王大鹏这犟种是没啥办法的,也就不管了,在隔壁房间小声跟许有容说话。

    不过,她因为还有些虚弱,所以没一会就睡着了,看着她的睡脸,我就莫名其妙的傻笑,心想我这算不算恋爱了?

    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啥时候睡着的,只知道睡了没一会,就被许有容给叫醒了。

    她叫醒我后,先把我嘴捂上了,然后指了指外面,我小心的下地看过去,发现王大鹏已经不见了,她才小声说:“刚出去,咱们去看看?”

    我点点头,也想看看王大鹏在搞什么鬼。

    一路跟出去,王大鹏竟然进了老李家,我和许有容也跟了过去,就看到一个人趴在房门那,下半身在门外,上半身在门里,身体还一动一动的,还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就行是在吃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