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佛怨 > 第三章 蛇窟子

第三章 蛇窟子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佛怨 !

    ,最快更新佛怨最新章节!

    “跟我走,我帮你叫你爹出来,有啥事,你自个儿问他!”

    说完这句话,王大鹏就拽着我飞奔起来,别看他胖,但他速度可不慢,几乎是连拖带拽的,就给我整蛇窟子里面去了。

    进来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湿冷,可空气中偏偏又有一丝暖意似的,而且里面奇黑无比,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拉着王大鹏的衣服,而他胆子就大了许多,半个身子在洞外看外面的情况,一边说:“周易,谁叫你念地藏经的?”

    我愣了一下,也跟着往外看了下,外面有十几个人,手里面都拿着武器:“许先生啊,就是小王村的那个。”

    王大鹏冷笑一声,说:“瘪犊子玩意,早有预谋啊,刚才你请你爹魂的时候,我半路给送回来了,他就骗你念地藏经激怒亡魂,我本事不够,解决了亡魂,就没啥自保能力了,他的人就来了。”

    我愣了一下,问道:“你的意思是,徐先生想害我?”

    “是利用你。”

    王大鹏哼哼了一声,拉着我进了蛇窟子,然后从大衣兜里掏出个手电打开:“你以为你爹为啥偏偏死在蛇窟子?就是因为他们那些人没办法把你爹的魂从这拘走,你倒好,傻了吧唧的还帮人家呢。”

    我更纳闷了:“他们拘我爹的魂干啥?”

    王大鹏摇摇头,说:“具体我也不知道,等会儿我帮你把你爹叫出来,你自个儿问他吧。”

    这个反转有点大了,原本以为是在帮我的许先生,忽然间成了害我的人,而我爹的死,似乎也变得不寻常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说你在路上被缠住了是咋回事,还有,你既然能把我爹的魂送回来,为啥不直接找我。”

    王大鹏掏出烟给我扔了一支,叼着烟说:“我昨晚回来的时候遇到一伙人,目的应该是抢佛珠,我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我知道他们不敢进蛇窟子,所以就躲进来了。刚刚你请魂的时候,我在里面睡觉没留意,等我发现你爹的魂被请走的时候,我才追出去,半路上看到你爹的魂,就给送回来了。”

    我皱眉说:“我回去的路上突然起风蜡烛就灭了,这才串魂的,当时不是你把蜡烛弄灭的?”

    王大鹏疑惑道:“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我到的时候你不在那。这么说,暗中还有别人帮你?”

    怎么感觉这事儿越来越复杂了,先是我爹杀我爷做佛珠,又给我喝他的骨灰,又是徐先生想要拘我爹的魂,貌似还要抢佛珠,这暗中又多出个人来?

    这时候,王大鹏叫我不要多问了,因为他知道的也不多,想要知道的更多,就只能从我爹那问了。

    接着,王大鹏取出那串人骨佛珠,然后闭着眼睛默念了几句什么,蛇窟子内忽然响起了“嘶嘶”的风声,也比刚刚更阴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随着射蛇窟子内的阴风越来越大,一个慎人的声音响起:“不想死就收好佛珠,不然我还会找你!”

    这是我爹的声音,虽然有些飘忽,可我不会听错,我忍住心中恐惧,喊道:“爹,那佛珠到底是啥玩意,还有你为啥给我喝你的骨灰?”

    “看好佛珠,再弄丢我就整死你……”

    后来我又问了几遍,可我爹只说这一句,一直到蛇窟子内的风停下,他也没再说第二句话。

    我心里急的不行,就看向王大鹏,结果他也一脸茫然,我问他都知道啥,他摇摇头说:“我知道的不多,也可以都告诉你,但你得答应我,出去蛇窟子之后,你不能说出去,要不然肯定会有人害你!”

    我连忙点头说:“行,我肯定不说。”

    王大鹏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才说:“我身上的本事都是你爹教的,算是他半个徒弟,但我只是拳脚可以,鬼神方面只是一知半解。”

    我皱眉说:“我爹啥时候教的你,咱俩从小就一起玩,我咋不知道。”

    “你去镇里上学之后的事儿了。还有,你别插嘴,听我说。”

    王大鹏瞥了我一眼说:“就在前段时间,你爹突然把我叫回村,他说你爷到大限了,活不了几天了,还说他也没几天好活了,我问他咋回事,可他不说,只是告诉我,如果你回来了,就让是护着点你。后来你爷就死了,骨头都被人给剃了,那把剃刀上还有你爹的指纹,可找到你爹的时候,他已经死在蛇窟子了,半个身子在外面,半个身子在里面。”

    说着王大鹏重重叹了一声,接着说:“在你爹出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就知道他在查一件事情,我就猜,如果他不查,也许就不会死。”

    之前村长跟我说我爹我爷死了,可说的并不详细,而且村里人的态度很明确,就是我爹杀了我爷。

    可我听王大鹏的语气,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王大鹏说:“虽然证据表明你爹是凶手,可我知道肯定不是他,至于他为啥给你喝骨灰,肯定有他的理由,不会害你就对了。”

    可是,在村长家那晚上,因为佛珠没了,我爹差点就掐死我,这咋解释?

    王大鹏又说:“现在许先生你要小心他,还有就是村长,他也有问题。”

    我皱眉说:“不能吧,我回来后,就是他一直帮我呢。”

    接着,我就把回来后的事情,都给王大鹏详细的说了一遍,他抿嘴听着,半晌后才说:“小心无大错,你提防着点总不是坏事。”

    虽然他没有再说什么,可我能看出,他似乎也有事情瞒着我,但我也没有多问了,因为我很了解他的脾气,如果他不想说,就算我问,他也绝对会装傻到底。

    我看了蛇窟子外一眼,问道:“咱们现在咋办,就在里面躲着?”

    王大鹏咧嘴一笑,骂道:“之前我手机没电又不敢走太远,但你不是有手机么,我给所里打个电话,都带家伙来,他们就得跑了,毕竟是一群见不得光的玩意。”

    然后,王大鹏就给镇上派出所打了电话,说是马上派人过来,我们在里面等着就行。

    闲来无事,我问他蛇窟子再往里面是啥,他说没去过,也去不了,说是如果没有那串人骨佛珠,我们根本一步都进不来,我看里面一片漆黑,也就没心思再问了。

    不过,响起刚刚王大鹏用五方佛心咒和降魔印驱鬼的画面,我也回忆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爹似乎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教我念诵佛经,而且他教我的方法很独特,念诵佛经时不仅要每一个发音都很准,语调也很特别,不同的佛经有不同的念法。

    当时我还挺反感的,毕竟还小,觉得念诵佛经非常枯燥。

    可现在想来,我爹似乎在提前做什么准备似的。

    难道说,他早就知道我会有用上那些佛经的一天吗?

    我看了眼王大鹏,问道:“你说你只会拳脚,那你怎么还能用五方佛心咒呢?”

    王大鹏指了下我脖子上的紫檀佛珠说:“这串佛珠一直挂在佛龛上,你爹每天诵经,它也受了多年的香火,早就有法力了,我是借助它才把鬼驱走的。但我本身没那能力,所以用过之后,现在就很虚弱了。要不然就外面那十几个人,真不够我打的。”

    我摸了下那串紫檀佛珠,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家佛龛上那些佛珠,都有法力?”

    王大鹏点头说:“有,但能力不一样,回头再给你说吧。”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还有人喊道:“胖子,你在哪……”

    王大鹏立刻拉着我出了蛇窟子,跟派出所的民警会合了,而原本外面那些人也真的没敢出现。

    回到村里的时候,村长卧床不起,说是被我带回来那只鬼给吓的,而许先生早已不知所踪了。

    我和胖子回到我家,他在我家院里和屋子里布置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人骨佛珠的事儿,我调查过一些,我这里也有一些你爹死之前查的那些事儿的资料,你拿去看看,应该能发现点啥。”

    接着,王大鹏跟我说了他所了解的人骨佛珠。

    之前我是从许先生那里知道人骨佛珠的,他只是说藏族人用人骨头做佛珠,但却没有告诉我,好的嘎巴拉,也就是人骨佛珠,并不是身体上哪块骨头都可以,而是要用手骨和眉骨做。

    那么,我手里这串人骨佛珠,是一百零八颗的,一个人的手骨和眉骨根本就不够。

    也就是说,如果这串人骨佛珠是用手骨和眉骨做的,这上面可就不只是一个人的骨头了。

    最后是这人骨佛珠的厉害,有人说它法力无穷,可以驱邪避鬼,拿着它甚至可以进入天下致邪之地,这倒是让我想到了蛇窟子,可转念一想,王大鹏说过,即便是拿着人骨佛珠,也只能在蛇窟子的外围而已,里面还是不敢进的。

    王大鹏跟我说完这些就走了,他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去办,我问他是不是去抓许先生,他点点头,说抓他只是其中一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也要去做,但他没告诉我是什么,我也没有多问。

    看着手里的那串人骨佛珠,上面药片状的骨头都有红色的光泽,可仔细看我就发现,其中大部分颜色很深,而另外小部分颜色略浅,还有几粒颜色最更浅。这就说明,这些佛珠穿上去的时间是有不同的,而且前后跨度很大。

    莫名的,我感觉到一阵心慌,手中的佛珠也掉在桌子上了,手里握着不知多少人的骨头,能不慌吗?

    接着我打开了王大鹏留下来的资料,可才刚看了几眼,我忽然感觉到眼皮很硬,意识也变得模糊了起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一夜我做着同样的梦,是我爹一直叫我起来去找佛珠,说佛珠又被我弄丢了……

    后来我醒,是我爹掐着我的脖子给我掐醒的,可实际上我却是躺在地上掐着自己的脖子,我给吓坏了,连忙去找佛珠,却发现桌子上什么都没有了,佛珠和王大鹏留下来的资料都没了。

    我急忙忙出门,一边给王大鹏打电话,结果他恰巧进了院子,看到我就瞪眼,我意识到出了问题,率先开口道:“昨晚我可能中招了,莫名其妙就睡着了。”

    王大鹏进了屋子看了看,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说道:“安神香,是我大意了,让许先生那个老瘪犊子钻了空子。”

    我说:“那咋办,佛珠又没了。”

    王大鹏没说话,拉着我就往后山去,很快就到了蛇窟子,当时那里围了很多人,大多数是村里人,还有一些是派出所的人。

    而在蛇窟子洞口前,一个人背靠着山壁坐在那里,双手拎着佛珠向上勒着自己的脖子,眼珠子都已经冒了出来,舌头也伸的老长,这不就是吊死的样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