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不是富二代 > 六十三章 龙地滑雪场

六十三章 龙地滑雪场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不是富二代 !

    唐庆余家在邻省的W县,家里刘文彩一样财大势大,这次是受张长明的邀请来考察棉纺厂改制的事,这也就明白了金大换刚才跟死了爹一样的表情。

    游春喜嘴里喷着酒气、揽住柳依青的肩膀翻来覆去的就告诉了这些东西,打发他回去继续睡觉,柳依青走到接待中心外面拦住三坏的车直接到公司找到老娘。

    果然爹娘早就关注着唐家,不过也只是资料详细些,至于唐庆余到底都看上了什么东西,尤其张长明和他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仍不清楚。

    接下来两天时间柳依青把自己能得到的资料拼接起来,只得到唐家一个大致的轮廓,唐家的底子是唐庆余的姥爷一个三八式的老干部,但早死了二十多年了。

    现在唐家的主力是他的三个叔伯哥哥,在当地号称一龙三虎,经营范围是什么赚钱干什么,看他们家这几年的表现真跟刘文采一样,擅长的就是抢食,现在是又把手伸进自己家的势力范围了。

    想破脑袋也没个头绪,不过倒有些明白父母这次为什么大张旗鼓强上项目、组建集团的的用意了,野狗再凶也不敢惹大象,况且自己家也不是吃素的。

    正月十二柳园地产公司的分红到账,陈保东跟他商量要今年把柳园的项目做完,毕竟这里位置偏远,并不适合大规模的开发下去。

    整个项目下来大概还有两千万的利润,陈保东的意思就不再分,准备在靠近市区的地方再圈块大点的地继续搞开发,目前已有两个目标,都在市区边上,当然拿地的难度和成本也会上升不少,意思是还需要跟柳家借力。

    这是下一步的事,柳依青当下没置可否,说要跟家里商量下,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成算。

    按家里的规划这两年不可能大规模的进入房地产行业,那通过柳园地产进行卡位就成为必然,再说即使有一天这个市场丰厚到家里要进行直接投资,以陈保东地位和实力也只能成为一个追随者,没资格成为竞争对手。

    坐地分赃完,柳依青跟陈保东商量干活的人也要犒劳一下,头过年时已经给人们按业绩发了提成和奖金,柳依青提议带销售的人出去玩一趟,这是个本小利大的事,弄好了鼓舞士气的效果可比单纯的给钱有效的多。

    邵君鹏已经给柳依青发过来闪县滑雪场的照片和游玩项目的介绍,除了路远一点其他都好,从国外带回来的全套滑雪用具都翻出来,柳依青已跃跃欲试。

    正月十四早晨,以销售人员为主的房地产公司的十几个人乘坐一辆中巴,柳依青开着自己的路虎出发了。

    陈保东正月十五要去几个丈母娘家走亲戚,三坏要伺候炸药都去不了,丘春花已经是销售部的负责人,虽然依陈保东一贯的作风是只干活没待遇,一车大多数的老娘们,柳依青就全甩给她管了。

    到京城的路全程高速,非常的好走,但是往西拐不久就钻进崇山峻岭之中,在谷底和山头之间来回盘旋着,不时可以看到始终在山腰间行走的桥隧和路基,来之前备课知道那是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

    柳依青小心驾着车双手出汗,速度根本起不来,中巴上还有人晕车更是来回的上下折腾好几遍,中午时在路上找个小镇随便吃了顿饭又耽误不少时间,好在过了分水岭后虽然还是山连山但不再那么上天入地的折腾人了。

    把车速提了起来一路狂奔,终于下午四点来钟的时候在省道边的一个路口看到了去往滑雪场的路牌,停车与滑雪场老板方喜打电话再次确认了路线就拐了下去。

    出去二十来里路后冲过一个山垭口眼前豁然一亮,跟前山坡上人工劈出的一块两米多高的矮崖上嵌着几个暗红色大字:龙地滑雪场。

    舒缓的山坡前不算太大的一块停车场,里面是一栋同样不太显眼的两层楼房,不过后边似乎还有,植物和山影的遮挡下隐约是中式风格,倒还顺眼。

    尤其看到旁边山头上高大的天线塔后柳依青长出口气,拿出手机看下,信号满格,这一路上手机信号时断时续的总让人心里吊着。

    开始停车入位,一直跟在后边的中巴突然窜了过来直接横在酒店门口,然后车门一开涌出六七个女人往酒店里跑,门口拦住个人连指带问几下就又急慌慌的冲了进去。

    愣一下明白是尿急,女人就是麻烦啊,柳依青摇摇头,才想起自己一路上当头车似乎就忘了这回事。

    一个小个、圆脸的中年人看着车迎过来,柳依青认识,应该说是电话里已说过话、邵君鹏介绍的滑雪场的老板。

    方喜,几年前从RB回国,因为喜欢这里的环境,更想搭BJ办奥运会的便车,用自己的积蓄再加几个朋友的投资开了这家滑雪场,兼着酒店和其他游乐项目。

    三年下来已经投进去两千多万还看不倒一点回本的希望,现在已到快维持步下去的地步了,不过邵君鹏保证,方喜为人牢靠,这里的服务质量绝不会打折扣。

    下车,俩人相互通报、握手,果然从他的脸上柳依青看出了当初跟仇春来一样的憔悴、沧桑、又暗自替自己祷告几下,互相谦让着进了大堂。

    里面有一个先来的团正在办入住手续,热热闹闹的足有三四十人,听口音是BJ,两下拥堵在一起,当下形成了服务台和女厕所前两个圈。

    和方喜一起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柳依青四顾找丘春花,想让她告诉下自己的人先等下一起办手续,这时一声口哨突然从对面响起,嘹亮、轻佻,在大堂里还有些回荡。

    几乎所有人都闻声望去,柳依青当下找到了正主,有些意外的是竟然还认识,胡小跳,当年在省城的学军中学时从BJ转来的同年级同学。

    忘记是哪一年了,反正是他刚来没几天学校开春季运动会,这小子报的一百米跑,阿迪运动服、钉鞋,一身行头完全碾压其他人,起跑线前下腰踢腿,气场足的要命,谁知枪一响弄了个小组倒数第一,一时在学校里成了笑谈。

    原本学校就有批因为打架、成绩差等原因在BJ没学上转过来的人,但都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可这小子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丢人,依旧张扬的很,时间不长又开始给学校的漂亮女生写信。

    最后马小龙看不顺眼了,摸了他的底后带人堵了他两次,这小子就消失了,没想到有缘在这里又相见了。

    柳依青知道这种人只是嘴贱,其实也干不出什么恶事,再说自己带来的一帮大姑娘、少妇,少说也都在平均线以上,也怪不得招蜂引蝶的。

    方喜本来有些紧张,怕两下呛起火来,见柳依青无所谓的笑笑回过头,心中不禁长出口气,给前台那边打个手势示意加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