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不是富二代 > 第四十一章 李淑萍当官

第四十一章 李淑萍当官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不是富二代 !

    ,最快更新不是富二代最新章节!

    陈沉,柳依青认识,最早跟着老爹倒腾买卖的人,资格甚至比郭清风还老,只是多少年不见,原来跑这里来了。

    三坏跟陈沉倒很熟的样子,聊天扯淡没完,等陈沉开始吩咐人准备晚饭的时候俩人才慌的起身告辞。

    汽车绕出来,柳依青盘算着如果赶快点儿、不堵车,天黑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回到向阳市,谁想三坏却往相反方向开了起来。

    原来他还惦记着柳依青给垫的二十万块钱,要跑趟三百多里外的邻省,去揽些明年运煤的活儿挣点外快。

    既然人家要改邪归正总得支持,柳依青虽然又困又乏还是答应了,三坏则歇一宿都顾不着了,决定趁热打铁连夜赶路。

    一路翻山越岭,只在头天亮时找个地方草草的睡了一觉,中午时到地方找到的人,打着陈沉的招牌,一起吃顿午饭,两万吨的出省煤炭运输指标到手,三坏打着酒嗝兴奋的很,念叨着回头倒出去就能挣一笔,还问柳依青要不要分点,柳依青才明白他整个干的就是狐假虎威的买卖。

    年底事多,俩人决定当下就往回赶,三坏喝了酒,柳依青不放心只得自己开,路上来来回回的都是大车,都快年底了也不歇歇,弄的柳提心吊胆,好在半下午进入省界的山道时三坏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接过了车。

    很快进了盘山路,看这对面山腰上一条细线,等会儿自己七拐八绕的就到了上面,看下边就是万丈深渊,间或还有些摔的只剩壳子的破烂卡车,胆战心惊中难以想象昨晚就是从这路上过去的。

    天擦黑时车进了一个客栈,这时候视线最差,是山路行车的大忌,三坏也不敢逞强。

    客栈开在一个山坳里,山坡上劈山开出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俩人进饭馆吃饭,陆续的有大车拐进来,饭馆里就热闹起来。

    进来的人多是一帮老爷们,但也有一些夫妻模样的,柳依青知道这条道上除了车队外,还有些一家一户跑单帮的,整个大车就是一家的身家性命,所以多是夫妻一起上车。

    不过看着有些两口子的年纪悬殊有些太大,面对柳依青的疑问,三坏就坏坏的笑,告诉这些女的都是花钱雇来的,车上陪聊、床上配睡。

    柳依青恍然大悟,又狭促的问三坏跟炸药结婚后就再也不来了,是不是就因为这事。

    吃完饭略微休息下,柳依青害怕这里的住宿条件同意连夜回去,从停车场的大车缝里往外钻,快到路边时突然有辆大车一把打了进来,三坏正在加速,只能一脚把车闷死,正在喝水的柳依青差点灌自己一脖子,吸溜着凉气往起坐想看下舌头上有没有烫出泡,先看到了侧面一俩车牌尾数是346,保险杠上的刮痕还没补漆。

    柳依青当下见鬼一样,指着车开始嚷:

    “车、车.....,346,那.....那”。

    三坏按着喇叭逼人家退回去让路,见柳依青语无伦次的样子四处打量,半天才明白过来,有些哭笑不得的告诉:

    “是马军的车,可不是马军开,没闹鬼,车早卖了”。

    实在是丢人啊,柳依青身子一软瘫在座位上什么也不说了。

    车子一头扎进黑暗里跑了半天,拿起手机想看下时间,一看有个未接电话,是表姐打来的,忙着拨回去,信号不好,时断时续的,李淑苹问俩人怎么还不回家,流离庄的人又开始因为新厂征地的事折腾。

    柳依青当然不好说俩人跑到了外省,好在手机信号质量也不行,哼哈的胡乱应付几句,李淑苹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又吩咐快点回家就挂了电话。

    汽车新厂征地主要用的是市里的林场,都是古河道的大沙滩,曲村和流离庄在边上,因为不能耕种从来就没主张过自己的权利,现在见开始建厂了才说地是自己村里的,不过这事已经由市政府出面弹压下去,不知道现在怎么又闹起来了。

    向阳饭店工人闹事刚平息下去,这两下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想到这里柳依青的五官就不自觉的抽到了一起。

    半路上俩人轮着开,困了只在车上打了个盹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十来点的时候回到了厂门口的招工处。

    心急火燎的往里走,大黄狗先蹿了出来,围着柳依青转几圈,到了屋里却见到一个警察正坐在对门的办公桌后面闷头看书,四下也没别人,心里咯噔一下子,还真出了什么事。

    再看原来人是李淑苹,穿的是制服但不是警服,这年月连扫大街的都弄身制式服装穿,还别说她穿身上还真显英气。

    李淑苹这时放下书抬起头来,使劲的揉眼睛,三坏满心的好奇凑跟恰看她的衣服上的肩章,柳依青直接拿起书来看什么东西能让表姐感兴趣。

    原来李淑苹调到城市信用社去了,而且还是直接当官,郊区分社的副主任。

    那里是向阳厂的开户行之一,这次筹建新厂市里的各家银行对这个主开户行的争夺非常的激烈,柳依青想着那个大胖的城信社主任真不简单,把表姐弄过去封个官直接管向阳厂的钱柜确实是高着,就不知道另外还出了什么代价才说服老爹老娘。

    李淑苹上的是职业中学,学财会,当初进厂就在财务科,不到半年就嫌辛苦、费劲离开了,按说这活儿让乔伟去干才更适合,有水平、舍得付辛苦,不过她姓乔不姓李,要不前段时间老妈还征询过自己对乔伟的看法呢,原来因为这。

    掂下手里的书翻看几眼,是银行会计学,是开始临阵磨枪了,柳依青想着但愿这次表姐别再临阵脱逃,还要指望她起好内应的作用。

    问下村民闹事的事已经被压了下去,陈刚书记直接发的话,耽误了新厂的工期谁都担不起责任,公安和市乡两级政府的人员直接进村挨户承包做工作,谁的户出的娄子谁负责。

    既然这事没事了那表姐的事就该庆祝一下,看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时间还来得及,柳依青先给东方大酒店的经理董长江打过电话去,让中午给准备桌酒席,自己要带人过去验收。

    酒店改建的事还没定下来,柳依青就让他们先在菜品上下工夫,这段时间已经引进了粤菜和川菜,早汇报过几次邀请过去试吃。

    又给常征打电话过去,问中午有时间没,给表姐庆祝下,没等回答就直接告诉了时间地点,知道这种事常征有事也得没事。

    人多些才热闹,当下就让三坏去接炸药一起去,又给陈保东打电话,正好可以了解下细柳家园的进度,听着他在给陈保东打电话李淑苹赶紧喊让陈保东带上把荣荣一起带上。

    这倒使柳依青吃惊不小,按说依荣荣的身份表姐是看不上眼的,不想现在两下象是已成了闺秘。

    城市小就有城市小的好处,十二点钟人已聚起、菜已上好,荣荣给李淑苹特意带的烤鸡和烤鸡蛋成了酒桌上人们的最爱,这让殷勤的陪在旁边准备表功的董长江汗颜不已。

    现在酒店是自己的了,当然不能再看热闹,柳依青向表姐推荐珍珠南瓜盅、木瓜炖排骨,说是养颜美容最适合女性,文昌鸡味道鲜美,烤乳猪制作繁复最讲工夫。

    结果李淑苹嫌密汁叉烧味道不对,咬一口就给了常征,肉就该是咸的怎么偏是甜味,饭桌上的其人虽然对上的最多的粤菜的精致都赞不绝口,但下筷子最多的还是几个作为搭配的川菜。

    柳依青心里叹口气,想起自己前两年去了广州十多天,入口东西什么都是甜的,到最后想馒头、油条几乎快疯了。

    安慰董长江别着急,反正还是试吃阶段,可以根据本地的口味不断的调整,管他正宗不正宗呢,只要有人爱吃肯花钱就行,比如几样川菜明显就是根据北方人的口味减少了麻辣,效果不错。

    又加了两样本地菜人们随意的吃喝起来,陈保东告诉细柳家园二期销售的也不错,每天的流水已经可以满足工程需要,建议年前、年后可以考虑分红,没必要压着大笔现金闲置。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让柳依青兴奋不已,为了保证新厂的建设,家里目前对现金的支出控制的非常严格,已经停掉了炼焦、钢铁、纺织等拟议中效益非常不错的项目,现在的集团综合楼是出于战略性需要才强行上马,而且是由建设单位垫资,向阳集团从明后年才开始分期付款。

    眼下东方大酒店的改造BJ和广洲的两家设计公司都提出了自己的方案,都是大路货,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手里的资金有限,柳依青不敢一下子砸里面去,所以提了些思路让继续修改,过年后再考虑实施的问题。

    至于后续计划中集团综合楼的经营、保铃球、高档餐饮、娱乐项目的资金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只能慢慢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