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不是富二代 > 第十六章 市汽车厂的反击

第十六章 市汽车厂的反击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不是富二代 !

    ,最快更新不是富二代最新章节!

    到门脸转过一圈后柳依青要三坏跟自己一起去新厂看一看。

    外环路口是市钢厂新搭建的彩钢样板间,两层楼,蓝办相间非常的醒目、气派,现在做了市高开区管委会新区的办事处。

    先进去找老爹报道,说了下接待曲少臣的事,柳旭东不管,只吩咐他开始作事了就要塌实,柳依青唯唯诺诺的应了。

    出来往建厂的地方去,一切还都是草创阶段,规划路刚画出灰线,连个路基的模样都还没有,已经开工的是一些控制性的桥涵、电杆倒栽。

    顺着已经铺上石子的便道进了厂区,远远的看见几辆履带式拖拉机撕吼着来回进退,到跟前才看清是在用钢丝绳套住一棵棵的小老树连根拔出来,边角上的树根、树干已堆的小山一样。

    往里去零星的竖立着些四五米高的钢桩,边上还有些吊车正在干活,平整过的土地上更多的挖掘机在起坑,两米多深的坑横竖成排,跟要栽树一样。

    基础钢梁或者钢筋笼插进去摆正,矮小的装载机来回穿梭着往里面浇注混凝土,十几万平米的厂区内只有百十个人、十几台机器在干活,远远的看着非常的冷清,但隐约的已可以看出足有几万米的厂房的轮廓。

    仇春来在现场监工,见到柳依青显得非常的兴奋,介绍春节前要力争完成主厂房的框架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工作量,关键就是上冻前完成地基浇注和地面硬化。

    柳依青知道一切都急不得,新厂征地主要是市属林场,但一些边角和新建路涉及到附近的曲村和流离庄两个村子都还没签协议,这都是水磨的工夫,至于用地手续和建厂许可都得到省里和部里去批,目前已经是先上车后补票。

    陈保东得信也跟了过来,保证自己负责的泥水活不会拖后腿,丝毫看不出因为到手的大买卖飞掉的沮丧,转完现场看已过了正午就又请俩人去自己的饭馆。

    仇春来要守在现场,跟着手下的人一起吃大锅饭,柳依青给表姐打电话让一起去,李淑苹懒的动,说是还得有人看摊,让给自己带烤鸡蛋和八宝粥回去,晓得这段时间她又去了。

    陈保东的饭店已成为高新区的定点接待单位,人不少,刚坐下表姐打来电话,说是招工处来了几个二流子找茬、捣乱,看样子是市汽车厂找的人来搅局的。

    柳依清听了就从椅子上腾的占了起来,听说要打架三坏更兴奋,连酒都顾不得喝了,但愣一下柳依青又坐下了,问常征去了没有,李淑苹说先给他打的电话。

    有了这个绝对保镖柳依青就一点儿也不着急了,让三坏放心喝酒,过会儿又想起给乔伟打个电话让厂子保卫科派几个人过去看着点。

    半饱后也弄明白了陈保东这次请客也有目的,是想用家里圈下的几百平米的地皮。

    西外环的中心都在小李庄的地上,两边延伸出去两三公里的道路两侧三十米范围内的地皮已被柳家在开路时全都租了下来,租期二十年。

    地利几乎都被他们家占尽,目前只有少部分开了饭馆、店铺,其余都空着,还种着庄稼,但干其他的事就要看柳家的脸色了。

    陈保东看准了时机要盖商品房,买下了乡里一个倒闭的厂子,虽然离着市区远些,但胜在交通方便、价格便宜,唯一要解决的问题是厂子跟外环联系的只有一条两米五的机耕道,要扩建就必须占柳家的地。

    听了陈保东的话柳依青没顾得上掂量自家在其中的得失,而是吃惊他的实力已经膨胀到了什么程度,六栋砖混结构住宅楼,三百来套房子,两万多平米,这需要多少资金。

    直接问陈保东你行吗,陈保东仍是很憨厚,告诉他按现在房地产开发的路数,自己的启动资金只要百十万就行,先付了首期买地款,最多再搭上几套以后盖起来的房子,然后再把地皮抵押给银行贷款,下来钢筋砖石水泥什么的都可以赊着用,至于盖房自己就是搞建筑的,当然更省钱。

    房子建着的同时开始卖楼花,用收到的预售款逐步还银行的贷款和利息,信誉好了还可以跟银行贷到更多的钱用于滚动开发,算下帐,按现在的行情房子买的只要超过50%就可以回本。

    嘴里含着口茶慢慢的咽下,柳依清心里盘算着,知道他说的还有保守,把手里的茶杯一举作势要敬陈保东,说:

    “我以后还是跟着你干得了,算下利润你盖房都超过我家造车”。

    一面在心里暗自得意自己老爹、老娘的眼光老辣,当年看似无意的一着闲棋,如今能取得这样的势,感叹着这就该是布局的能力吧。

    想到自己家在其他地方也屯了些地,还没到开发时候,现在也没这个精力,这次正好试下水,也算送个人情,估计只要不要动用厂里的资金老爹老娘都不会反对。

    沉吟下跟陈保东提条件:地不卖,厂子临外环的那一段的地都折算成股份,两边合作开发,一个生活区邻着主干路和藏在胡同里那价格绝对两样,双方各占50%,不够的自己可以补钱,而且不要陈保东当下表态,自己也要回跟家里人商量下,知道他只要在这里盖房就再别没有别的选择余地。

    吃饱喝足还拿着往回走,车上告诉三坏可以给他10%的股份,他们家在其他地方跟厂子的关系少,这次算是补偿下,这种小事柳依青自己还能做主,三坏却要回家跟媳妇和老爹商量才能拿出钱。

    半路上就知道到过来捣乱的是老乔的人,心里就有些诧异,老乔是个混社会的老江湖了,早几年就已经收山,两边从来就是井水不范河水,这次是吃错了药?

    很快回到地方,门口停着辆警用面包车,几个光头的青皮正被两个警察吆喝着往后边泅人的笼子里钻,鼻青脸肿的显然被教训的不轻,其中一个胳膊都转反了,被两个同伴搀着疼的直打晃,远处有些想看热闹的人也不敢过来。

    正诧异间,表姐夫常征走了出来,语调轻快的告诉事情已经解决,请分局的张局长过来处理的,能确定不是老乔的主意,他过来把带头吃里爬外的手下打折了胳膊,又陪了一千块钱,和张局长两个人已经一起走了。

    常征的后面还跟着厂保卫科科长,两个人都不理一边还满脑袋冒汗的片区派出所所长,就知道他在这次事件中没起到该起的作用,心想平常送的东西都算是喂了狗,转头吩咐三坏告诉乔伟拿些烟酒过来给姐夫去答谢张局长。

    事情已经明白是市汽车厂在背后捣乱,又告诉李淑苹通知各部门和相关人员加快招工进度,落实办理调动手续,免的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