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朝神记 > 第四百零五章 奇葩很多

第四百零五章 奇葩很多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朝神记 !

    同为昆仑弟子,叶君离和明知的关系最为古怪,很多人都觉得明知还能活着,都是个奇迹。

    当然,这也和他从不下山有很大的关系。

    叶七夜当然不认识明知,只是在看到叶君离骤然冷淡下来的神色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可能是自己的敌人。

    明知身量单薄,穿着宽大的昆仑道服,越发显得瘦弱,眼角一颗泪痣,若不是喉结太过明显,乍一看,还以为是哪家弟子女扮男装。

    他看着叶君离,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

    “你带外人进你剑峰也就罢了,这里可是医峰。”

    叶君离神色平静,“是我唐突了,既然尘雪师妹不在,我们改日再来。”

    说着,便准备带着叶七夜离开。

    “等等!”明知出声拦住了她们。

    “你们来找师妹,是准备做什么?找她买药?”

    “让她帮忙炼一些丹药罢了。”

    明知的眼睛一亮,笑容略微有些猥琐,“这样啊,师妹不在,我替她和你们聊聊吧,来来来,我们坐下好好谈。”

    叶七夜看着眼前的场景,觉得有些荒谬。

    没记错她才在仙缘会上把明家的人挫骨扬灰吧......怎么现在又和明家的人讨价还价做起买卖来了!

    “叶师妹你看,这是九转灵蕴丹,可以提升质量的!这是九窍玄丹,重伤未死只要有一口气就能吊着命......”

    明知絮絮叨叨的介绍着自己的丹药,叶君离和叶七夜对视了一眼,“咳咳......那个......你知道的,我们和你明家......”

    “什么我的明家,我和明家没关系,我早就被逐出家门了,我是属于昆仑的,别把我和明家扯在一起。”明知大义凛然的说道。

    叶七夜一脸震惊。

    “这个......方便问一下原因吗?”

    “嗯?我以为叶师妹早就知道的,不然为何不来杀我?”明知还一脸震惊的转头看向叶君离。

    叶君离一脸蒙,“我以为你是为了保命故意那么说的。”

    于是,接下来的叶七夜见识了什么叫做人间奇葩。

    明知本来是明家的嫡系,结果因为痴迷医道,放弃了学**传道典,如愿成为了昆仑医峰弟子后,明家本来以为他会反哺家族,结果这货给明家的丹药还要收费,还比市场价都贵!

    明知的理由很简单,明家有钱啊,就应该多收一点啊。

    因为他那奇葩的理论,明家的后辈都羞于与他为伍,后来他救了一个明家的仇敌,导致明家长老战死,于是便被顺理成章的逐出了家族......

    “那人给我钱,我当然得救他!我怎能见死不救呢!”明知事后还振振有词。

    叶七夜表示我看不懂你的操作但我大受震撼。

    明知所说的那些丹药价格是贵了点,但效果还是很好的,叶七夜不怕对方坑她,叶君离自然会去找沈慕白检验一二,在那样的大佬面前,明知炼的药还是能一眼看破的。

    做完了生意,明知的笑容越发真诚,“师妹以后可以常来找我,我给你打八折。”

    从医峰出来之后,叶七夜和叶君离对视了一眼,“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叶七夜和夙铭去看望了一番叶破军,便离开了昆仑,直接去往北斗仙宗。

    尘雪若是出关,她再来昆仑一趟。

    对于叶七夜传来的传送要求,北斗仙宗的宗主很是痛快的同意了。

    一出传送门,叶七夜就感受到了北斗仙宗和其余宗门的不同。

    北斗仙宗位于中央神州的北方,距离九嶷山不远,这里温度很低,常年寒冷,对于修为比较弱的修士很不友好。

    而且北斗仙宗整体的风格非常粗犷霸道,从他们用的武器就能看出来,不是重剑就是宽背刀,要么就是赤手空拳。

    一个两个肌肉结实,口头禅基本都是,打一架吧!

    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仙缘会上曾见过一面的宗主就是个身材火辣的美女。

    再次见到这位宗主大人,叶七夜还是免不了一阵感慨,“晚辈见过宗主前辈!前辈真是光彩照人,容资更胜往昔啊!”

    王舞今日打扮倒是很淑女,一袭宫装,头发挽起,很是大家闺秀的样子,她捂嘴轻笑,“几年不见,小嘴还是这么会说,这个臭小子是谁?怎么没见过啊。”

    “这是我的义兄,剑宗宗主的弟子,夙铭。”叶七夜着重介绍。

    “哦,知道了,来这里不用客气,对了七夜啊,上次在你们御雷阁,你的手艺真是没的说,今天先别走,给我来两道。”

    夙铭被赤果果的忽视了。

    宗主大人你日理万机,怎么还有闲工夫看我烧饭?叶七夜表示很无语。

    “哎呀来者是客,我只能提供一点食材了。我那乖徒儿还是你的好朋友呢,怎么一点厨艺都没有学到啊。”王舞一边啃着灵果,一边嘟嘟囔囔个不停。

    好在终于打发走了这位话痨的主,叶七夜见到了轻漪。

    刚一见面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扑了个满怀。

    “呜呜呜呜呜......你这个死鬼终于舍得来见我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在这里有多可怜......呜呜呜......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这群牲口一天到晚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找人打架的路上......”轻漪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

    这时,从天空落下一道流光,落地后是一位清俊的年轻男子,他冷冷一笑,“你说谁是牲口?”

    轻漪看到他哭的更厉害了,“呜呜呜呜......官人!你看他!他多凶啊!这就是我的大师兄!你知道我整天过的是什么日子了吧!”

    面对轻漪的恶人先告状,来人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王舞站在三楼,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欣慰的点了点头,“两个徒弟都尽得我真传啊......”

    那年轻男子离开后,叶七夜一把推开轻漪,一脸嫌弃,“刚才那人谁啊?”

    “夏侯锦,我的师兄,也是北斗仙宗的大师兄,实力不弱。”轻漪立刻正经了起来。

    “袁汉呢?”叶七夜好奇的问。

    “哦,他在天狼峰,被大长老收为亲传弟子了。”

    嗯??“他可是上古蛮荒体,为什么宗主不收他啊。”夙铭非常好奇。

    轻漪一脸古怪,“就是因为体质太好了,不适合宗主的功法。”

    宗主就在附近,叶七夜表示还是给人家留点面子吧。

    “那我们去找袁汉吧。”

    “等等!你们不是来找我的?”轻漪一脸叶七夜你这个渣女不得好死的样子。

    叶七夜扶额,“夙铭!你来解释!”

    于是接下来......

    “奶妈竟然是尘雪?她有奶吗?”

    “好你个叶七夜你整天正事不干偷看人家的奶!”

    “像我这么弱不禁风的弱女子,确实是法师......”

    “哎呀这样安排我好喜欢!我们这就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