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35.35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防 盗 购买比例30% 3小时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已经很久没有人找他砍柴了, 记得上次给人砍柴是在半年前。

    找他砍柴的对象是李寡妇。

    这位李寡妇的相公原先是村里的木匠李恒三,去年突发劳疾去世的,也没有给她留下个一儿半女。

    村里人都说, 这李寡妇没两年定要改嫁人的,看她那一脸风尘的骚样儿。

    话是难听的些但也不是没有根据。

    这位李寡妇今年二十二出头, 那长相跟狐狸精似的勾人。

    据说她原先是城里那些风月场地的舞娘, 各路达官贵人都给她砸钱撒花,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可以媚死人了。

    两年前

    李恒三出城去帮人做桌椅,路上就听说茗楼的合欢姑娘今日出台跳舞表演了。他觉得难得出城一次就顺便凑凑热闹吧。

    当晚,慕名而来了不少人在茗楼下见伊人, 李恒三也是拼了命了挤进去才能见着。其实不过是一眼, 他的魂都被那位叫合欢姑娘给勾走了。直到舞步结束,人都散了,他还在魂不守舍, 久久没有回神。

    当天晚上, 他就赶回村里了。

    回去的日子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好过,那抹妖娆的身姿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在无数次肖想她。

    终于,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内心,为了她又去了茗楼。他花了银子, 租了一个雅间, 指名要合欢姑娘做陪。

    合欢姑娘和所有人想的那样,是一个可以媚出水的人, 没几下就让你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为她俯首称臣。

    几次下来李恒三决定了, 他要把合欢姑娘娶回家,让她变成他一个人的。他父母死的早,给他留下了大片的土地,他咬咬牙,把家里所有的土地都变卖了去把她赎身了。

    合欢说不感动是假的,喜欢她的男人很多,愿意为她砸金子的也不少,但长相厮守的话也只是在床上说的好听,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他一样。

    他说,我想把你娶回村里。

    顺理成章的,她和他来到了村里。

    起初日子过的还不错,平平淡淡的。可是渐渐的,合欢会怀念起从前被捧在云端的滋味,她会怀念那些挥金如土的日子。现如今她要做那些妇道人家做的事情,洗衣做饭,外出做农活,还要面对那些长舌妇搅她舌根,想想这样的日子就难受。

    她忽然觉得,其实自己没有必要变化啊,何必让自己委屈。

    李恒三发现她的转变了,她总是时不时的对别的男人抛媚眼,骨子里都在撩骚,整个人都在卖弄风情。他很生气,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每每到夜里使劲折腾她,拿着鞭子使劲的往她身上抽,有时候他在想干脆把她那张脸毁得了,可是他又不舍。

    合欢被折磨的受不住了,她心生了一个歹念。她悄悄的去外面和药铺子要了断肠草,每日都在他吃的饭里加上一点。

    日积月累的,李恒三就死了。

    她说他是劳疾而死的,所有人都相信了,没有人怀疑她。是了,谁会怀疑一个妻子会这样谋杀亲夫呢!

    这个事情,天衣无缝,

    她没有为这件事情后悔过,现在她的日子过的比从前舒坦多了。随随便便的,村里的男人就会围着她晃悠。这些男人,一个个的背地里说她浪,那个不是陪她一起浪的呢!

    她不会砍柴,家里的柴又被烧完了。最近和她勾搭上的男人给了又多给了她一笔银子,教她雇村里头的樵夫给她砍柴。

    第一次见到那樵夫是她亲自上门要求砍柴的时候,开门的是他。

    见他迎面而来,她的第一评价是,这男人一定够味儿。

    她向他打了一个招呼,“这位哥哥是咱们村里的樵夫吧!”

    她的那声‘哥哥’把人叫的酥软。

    尹毅说:“对。何事?”

    男人的表现有些冷淡,合欢有些微愣。只是一瞬,她就把情绪收了。她魅笑道,“我想让你帮我砍些柴,送到家里头,我付你银子可好?”

    砍柴本来就是他的活,他点头说:“好,明天。”

    合欢欲要说些什么,就听屋子里传来了一个轻脆的女声:“尹毅!你快点进来看我写的对不对!”

    这几日,尹毅一直在教年阿秀写他的名字,她总是不过三分钟热度,就开始在纸上画画了。

    他看也没看合欢一眼,就关门走进屋里了。

    合欢在门外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有些不悦。她极少这样被忽视,正眼都没有瞧过她。

    罢了,她识人过多,男人都是一样的,骨子里都有**,撩一撩就出来了。

    第二天近午时,合欢家门口

    尹毅挑着两大捆柴火在肩上。

    年阿秀在一旁吃着他做的糖葫芦,她在门外喊道,“李寡妇━━ 快开门啊!”

    “……”

    尹毅说:“这样不礼貌。”

    “哦,那我唤她什么?”

    “不用唤。”

    “哦。”

    她顿了顿,喊道,“不用唤━━ 快开门啊!”

    ……

    合欢慢悠悠的从屋子里出来。

    她看见年阿秀笑了笑。

    她打听过了,那个樵夫叫做尹毅,今年才成的亲,娶了一个傻子。

    这傻子长的倒不错,尤其是眼睛,灵动极了。

    她把门打开,笑意盈盈,“尹哥哥,这么快就好了!”

    尹毅听见那句‘尹哥哥’,不悦的拧了一下眉。他没说什么,把柴火挑进去了。

    年阿秀看了一眼合欢,她笑道,“你好漂亮啊!”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赞扬的话,合欢牵上她的手说:“妹妹也很可爱啊!”

    年阿秀摇摇头,“不对不对,你叫尹毅哥哥应该要教我姐姐才对呀!”

    合欢忽然有些心虚,这傻子懂什么。

    她笑笑,掩饰自己。又看了看尹毅,见他没什么表情才松了一口气。

    尹毅把柴火放下了,转身对年阿秀说:“我们回去了。”

    合欢接话说:“尹哥哥这就回去了?要不进我那儿去坐坐!”

    没等尹毅说话,年阿秀就笑眯眯地说:“好啊好啊!”

    合欢低低的笑了,看起来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风情。她亲昵的牵着年阿秀道,“那就随我去堂厅坐会。”

    尹毅没说什么,跟过去了。

    合欢给他们泡了一壶碧螺春。

    当年她在茗楼学了不少的技艺。泡茶,便是其中一项。

    泡碧螺春时水以初沸为上,水沸之后,用沸水烫杯,让茶盅有热气,以先发茶香。沸水初泡,泡后毛从叶上分离,浮在水上。

    她把第一泡茶水倒去,第二泡也倒去,第三次才留下。此时,茶的香味才充分发挥出来。

    她先给年阿秀递了过去。

    年阿秀高兴的接过,放在嘴边吹了吹。慢慢的嘬了一小口,她好像还没来得及品出味道就吞下去了。

    合欢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她把茶杯递给尹毅。

    不经意间,她身子前倾,一下子把俩人的距离拉近了,她微微向他吐了一口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

    一瞬,尹毅就往后坐进去,又把俩人的距离拉开了。

    合欢莞尔,“尹哥哥,喝茶!”反应那么快,怕把他吃了不成?

    尹毅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似嘲讽,似不屑。

    合欢心咯噔了一下,忽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了。

    这男人……

    她看不透。

    她咬咬唇,然后走去和年阿秀搭话了。

    “妹妹还要喝么?”

    “还要,这茶真好喝,不苦!”

    “那妹妹以后想喝茶的时候都可以来姐姐这!”

    “咦,可以么?”

    “这有何难!”

    俩人一搭一搭的说着话,尹毅在一旁默不作声。

    待尹毅和年阿秀离开的时候,合欢把年阿秀叫住了。

    “妹妹,记得有空来过来找姐姐玩一下,姐姐一个人在家,一直很寂寞的!”她把‘寂寞’这个词咬的很重。

    任凭是谁见她这副模样都会我见犹怜。

    年阿秀安慰她说:“你不要觉得寂寞,过两天我就来找你玩啦!”

    “那,就这么说定了!妹妹!”

    俩人携手走后,她脸上的笑意没了。

    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有些挫败。凭什么傻子可以得到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又凭什么这样无视她。

    回家的路上年阿秀一直在尹毅耳边叽叽喳喳把合欢挂在嘴边上。

    尹毅忽然停下脚步说:“以后不要和她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