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33.33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尹毅无动于衷地看着她。

    年阿秀卷着被子一个人在那里碎碎念。

    “明明都说了要给我糖人的。”

    “还说两个呢!”

    “现在下雨了又说人家不卖了。”

    “还说雨不会停了。”

    她说的连自己都伤心起来了, 心情难过的不得了,埋在枕头底下呜呜直叫。

    尹毅把她从枕头底下拉起来。

    没哭,但是也差不多了。

    眼睛泪汪汪的。

    他把她抱在怀里, 诱哄道, “好了,明天在买。”

    “才不好呢!谁让你把糖人丢掉的, 明明我都叫你帮我洗了!”一想到被他丢掉的糖人,她的情绪又上来了。

    她在他的怀里一边磨磨蹭蹭一边呜呜直叫。

    尹毅小啄了她的唇, 淡淡地说:“吃糖。”

    年阿秀顿了顿,“明明说是两个。”

    尹毅又吻了她一口。

    年阿秀捂着嘴巴乐了,他极少主动亲她呢。

    她眉眼弯弯,笑了起来。

    “嘿嘿,真甜。但是好少, 一下子就完了。”她有些遗憾。

    尹毅看了看她, 没说什么就把她压下, 深深地吻上她。

    俩人的舌尖在不断的交缠嬉戏着, 像火一样在燃烧。

    她说的没错,是甜的。

    年阿秀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 她停下来, 把他推开了。

    “尹毅尹毅!”

    “怎么了?”他声音有点沙哑。

    “丑东西变硬了是不是?”它磕到她的腿上了。

    尹毅起身了。

    年阿秀像说悄悄话似的,小声地说:“它好像又想ha 进我了呢!”她表现的很是纠结。

    “……”

    尹毅被她撩冒火,偏偏她现在不行。

    他把她推开些距离, 让她离自己远些。

    年阿秀看他表情难受, 一下子爬起来了。

    她问道, “尹毅你怎么了?是不是丑东西不舒服了?”她知道的,丑东西舒服了尹毅才舒服。

    尹毅警告道,“你别说话。”

    他现在就想堵上她的嘴。

    他后悔了,他就不该好端端的去吻她的,到头来却把自己惹火了。

    他想,他要去冲一下凉水了。

    年阿秀知道她现在帮不了忙,尹毅给她过,她来葵水的时候不能和他做舒服的事情。可是她不想看见尹毅那么难受。

    尹毅起身,要去冲把冷水浇浇火。

    年阿秀把他拉住了,看着他支起的部位,“尹毅,要不我帮你吹吹丑东西,这样你应该就不会那么难受的吧?”

    尹毅转过头。

    她说的真心实意,表情认真不像开玩笑。

    她的小嘴被他吻的娇艳欲滴,光是想到……他就受不了了。

    尹毅轰的一下炸开了,试问哪个男人受的了般模样。

    何况这个人是她。

    他黑这脸,恶狠狠道,“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

    年阿秀嘟着嘴巴,被他这样说不高兴了。

    尹毅拉上她的小手,指引她来到他的下面,“来,帮我。”

    屋子里时不时的传来令人害羞的声音。

    “它好烫啊尹毅!”

    “怎么办,我好像握不住它了耶!”

    “这样子摸你舒服吗?”

    “手好酸。”

    “……”

    “尹毅,你尿了。”

    **

    次日,清晨

    昨天半夜就停雨了,早上起来空气中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年阿秀昨天晚上睡的早,今天起来很有精神。

    一起来,她就拉着尹毅给她梳头发。

    尹毅盘发比开始的时候好多了,虽然看起来还是简单,但至少整齐。

    尹毅今天上午打算不出门了,在家里把一些木头给劈了。申时才出门去砍些柴。

    吃过饭后尹毅把碗筷洗了。

    年阿秀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他没什么表示。

    年阿秀依然在看着他,那眼神巴巴的。

    尹毅心想她应该是要他做什么。

    他洗完碗筷,擦干手,走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

    年阿秀眯眯地笑了。

    尹毅把手收起来,他道,“我去后院劈柴了。”

    年阿秀神色暗了暗,“我们不出去了么?”

    “申时才出门。”

    年阿秀嘀咕道,“那便申时吧,可不许变哟。”

    尹毅不知道她为何忽然想出门,但也没多问只回她道,“好。”

    年阿秀扬起头推着他说:“我和你一起去后院看你劈柴!”

    后院里

    尹毅举着大斧一下一下的把柴劈成两半截。

    他给年阿秀准备了一个小木凳在一旁坐着。

    年阿秀这时很安静,就只是看着他,没有别的动作。

    尹毅一回头,看见她坐在那里发愣。

    他把斧头放下,走到她面前。

    “无聊吗?”

    年阿秀回过神来,“恩?”

    尹毅蹲下,还是比她高了一个头,他替她把散乱的头发捋一捋。

    他轻声问:“同我在一起,会不会无聊?”

    他知道自己性子闷,还无趣。

    平日里俩人在一起都是她说话的多。

    年阿秀摇摇头,“你没有无聊啊,我一直有在和你聊啊!”

    尹毅失笑,“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年阿秀狐疑道,“那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年阿秀看着他认真道,“尹毅,你真是对我太好了呢!”

    尹毅没想到她忽然说这个。

    他道,“阿秀难道对我不好?”

    年阿秀急着解释说:“我也对你好的,只是我没帮你洗碗而已。”

    “哦,还有洗衣服。”

    她补充:“做饭。”

    “还有烧水。”

    “缝衣服。”

    “扫地。”

    “……”

    她愈说自己的脸色愈不好,像犯错的孩子两手指暗搓搓起来,有些羞愧。“全部都是你做。”

    尹毅说:“但是阿秀也会很多东西。”

    “诶?”她的眼睛闪过一丝惊喜。

    “你会说话。”

    “你也会呀。”

    “你话多。”

    “哦。”她不太满意。

    “你会讲故事。”

    “嗯嗯!”这个尹毅不会。年阿秀追着问:“还有呢还有呢?”

    “你会吃。”

    “这个算好吗?”她质疑。

    “不浪费粮食是好事。”

    年阿秀相信了,觉得很有道理。

    “你逢人会问好。”

    “没错没错!”

    “你心地还善良。”

    “对的对的!”她要做好人呢。

    年阿秀瞬间膨胀,鼻子翘的高高的。

    见尹毅没说话,她得意补充道,“你忘记啦!我还会让你舒服呢!”

    尹毅:“……”

    看他没什么反应她有些失落,继而恍然道,“对哦,我也有舒服在里面呢。”

    尹毅:“……”

    申时

    尹毅拿把斧头和一壶水囊准备就出门了。

    年阿秀还在奇怪,“为什么我们要拿斧头去?”

    尹毅道,“我们要去林子去砍柴。”

    年阿秀脸明显的僵了。

    尹毅没注意看她的脸色,拉上她的手就走了。

    年阿秀给他牵着手,没和他平行走,比他慢一步跟在他后面。

    她一脸苦瓜样在后面说:“尹毅,你出来只是砍树吗?”她有些不甘心的问。

    “没有。”

    年阿秀一听,笑了。

    尹毅道,“一会儿回去顺便捡些树枝,好生火用。”

    年阿秀的心情又跌落谷底了。

    尹毅发现她兴致不太高,想来是累了。

    他道,“我不会拖太久的。”

    年阿秀又燃起了希望,“不拖太久去做什么对吗!”

    “嗯,回家做饭给你。”

    “……”

    她的心情彻底坏了,头上都是乌云。

    走没多久

    尹毅选了一棵不算太大的树来砍。没几下功夫,树就倒下了。

    年阿秀拧着眉,拿着棍子这地上画圈圈。

    一副很纠结的模样。

    不远处

    单傲和旭江在比箭术。

    目标是同一个猎物,谁射到便算谁赢。

    这里猎物少,至今他们才碰到两只兔子。

    全是旭江射中。

    对此他很自豪,论脑子他永远比不上单傲,但是在舞刀弄枪的事情上,单傲永远比不上他。

    旭江可惜道,“唉,怎么就没有让我看见一只山鸡呢?”要是被他看见他一定把它们都抓了!

    单傲耸耸肩,“没意思,回去吧。”

    “别啊,我还想着能不能遇见一只猛兽什么的呢!”

    “想遇上晚上在来吧。”他没理他,直径走了。

    旭江见他走了立马把两只兔子捡起来,跟上他。

    他们走不久,就听见一阵一阵的声音。

    他们往回家的方向走,那声音也越来越近。

    直到他们走到。

    远远的,旭江一眼就认出年阿秀了,一个心机颇深的女子。

    他冲上去道,“你这个骗子,快还我银子和玉佩!”

    年阿秀抬头看了看来人,没什么印象。

    尹毅立马过来拦在年阿秀前面,冤大头来算账了。

    他往冤大头的身后看,有一个男子悠悠的走过来。他远远的就认出那男子。

    阿秀唤他小哥哥的人。

    旭江怒气冲冲指着道年阿秀道,“你别装作不认识我!把山鸡当凤凰卖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吧。”

    年阿秀对尹毅还存着怨念呢,听这人怎么说话脾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了,“银子和玉佩给你就是了!尹毅都不带我去买糖人了,都没用了!”

    旭江一头雾水。

    尹毅愣了愣,这才忆起来糖人的事。

    是他食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