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28.28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尹毅用砂锅把水烧开,把包好的一大一小浮元子下锅煮开。

    小的浮元子很快就熟了, 尹毅拿起一个大勺子, 把它捞起来。

    浮元子白白圆圆的, 可爱极了。它冒着热气,看起来像发着光, 亮闪闪的。

    飘香四溢。

    年阿秀吞咽一下口水,她眼睛都直了,舔舔唇。

    尹毅拿到嘴边吹了吹。

    年阿秀忍不住了, 把小浮元子夺过来。

    她说:“我吹就好了!”

    年阿秀放在嘴边吹了一会儿,就顺势放进嘴巴里了。

    她一咬,浮元子的汁就流出来了,一下子被烫到了。

    她立即张开嘴巴散散风。

    尹毅揪着她说:“快点吐出来!”

    她哪里会乖乖听话, 到嘴的浮元子她才不会放开。她怕尹毅把浮元子拿走,一边被烫嘴一边捂着嘴巴, 缓了一会后就好了。

    尹毅脸沉了。

    年阿秀没在意他的脸色,她对尹毅举起大拇指道,“超级好吃!”

    尹毅说:“哦。”他还在不高兴方才的事, 语气并不好。

    年阿秀才想起来,他没有吃呢!她看了看锅里的那个浮元子,她指着说:“你在等等, 等它熟了之后你在吃可好?”

    尹毅说:“随便。”

    随便是什么意思?年阿秀纠结了, 她问:“你想尝尝味道么?”

    “还好。”他也不是很执着这个。

    “锅里的浮元子什么时候才能好呀?”

    估摸要许久才能熟, 他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尹毅开口道, “以后吃烫嘴的东西不要像方才那样急, 听见没有?”

    年阿秀见他一脸严肃,她不确定的问:“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尹毅淡淡地说:“你把自己伤了我会不高兴。”

    年阿秀说:“我不想你不高兴!”她拧着眉又道,“我不会把自己伤了。”

    尹毅给灶台是添了柴火,没理她。

    看来真是生气了。

    年阿秀忽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急忙拉着他的衣袖说:“一会儿的浮元子都给你吃,我不要了。”

    她扁着嘴巴,有些心疼。

    见尹毅无动于衷,她又道,“今天吃饭我自己洗碗,还帮你。”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就今天,不能多了的。”

    他要是还不高兴她就要哭了。

    她像一个小孩子,哄着被她惹生气小伙伴。

    尹毅暗暗失笑。

    生这么大,除了小时候哭闹娘亲哄上几回,哪还会有人像她这样哄孩子似的哄他。

    他怎么会真的生她的气。

    想来她是当真了,竟然连自己最讨厌的洗碗都拿出来哄他了。

    他忽然生出一种被她重视的感觉。

    她同他在一起,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主导。她的性子变化无常,喜欢的东西很多,不喜欢的东西也多。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在她的世界里,他只是一个会对她很好很好的人。

    她对他笑,对他叽叽喳喳,对他好,会拥抱他会亲他,也是因为他对她好。也许换作是另一个人对她好,她也会如此吧。

    他并没有觉得不甘,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人。

    娶她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只是偶尔他也会有些落寞,大抵是越来越喜欢她的缘故吧。

    尹毅说:“我不生气。”

    他揉揉她的脑袋。

    年阿秀笑了,“真的没有不高兴就好。那一会你还是要分我浮元子吃的,我要吃多多的,碗也是你洗才行哟!”

    “好。”

    尹毅见浮元子快煮好后,拿出些许火柴,小火慢煮。

    一会功夫,馅料融化其中,浮元子便好了。

    家里没有那么大的碗,尹毅就拿一个大盘子把浮元子捞上来了,剩下的汤在锅里,要喝的时候这盛就好了。

    年阿秀看了看浮元子,表情有些复杂。

    她道,“好丑。”

    现在才知道丑?

    尹毅拿起木筷子把浮元子分出一小块,放在她碗里。

    在给她打点汤,放进去。

    卖相不好,但浮元子还是很好吃很好吃的。

    要不是尹毅控制她,年阿秀恨不得把浮元子抱在身上把它吃光光。

    傍晚

    家里来了一个客人。

    尹毅见到她多少有些惊讶。

    来人是年阿秀口中碎碎念的樱桃小妹妹。

    他把樱桃请进堂厅坐下了。

    年阿秀看见樱桃很高兴,恨不得扑在她身上。

    她道,“樱桃小妹妹,你是来找我去玩的吗?”

    樱桃看向尹毅,没吱声。

    尹毅起身说:“我去倒杯茶。”

    他给她们腾地方说话。

    年阿秀笑道,“好!”

    一等尹毅走出去,樱桃就说:“晚上我想去城里玩,要一起吗?”

    年阿秀想也没想就说:“尹毅可以一起吗?”

    “你家夫君不可以跟来!”

    咦?

    尹毅不一起,这个让她有些为难了。

    樱桃睨了她一眼,“天天和你家夫君黏糊在一块你也不知道腻歪!”

    年阿秀认真地说:“不腻的。”

    樱桃顿时接不上话。片刻后她道,“你若是带你夫君一起去定只顾着卿卿我我,然后把我丢在一边了。”

    年阿秀摇摇头保证,“我不会丢了你的。”

    樱桃没理她这个话,她道,“上元节没出去玩过吧,舞龙、舞狮、跑旱船、 踩高跷这些东西不知道吧?”

    年阿秀被诱惑到了,这些东西她都没有听过呢!

    樱桃见她动心了继续说:“最有意思的就是猜灯谜,答对了可以有花灯。”

    “花灯是什么?”

    樱桃欲要和她说明,尹毅就进来了。

    她噤了声,没说话。

    尹毅走进来给她倒了杯茶,客气道,“请用。”

    樱桃喝了一口茶放下。

    她对尹毅说:“今天上元节,我想和傻……”

    尹毅冷冷的看着她。

    她改口道,“我想带姐姐去城里玩玩,就我们两个。很快就回来了,公子没意见吧?”

    年阿秀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尹毅。

    尹毅说:“很快是多快?”

    樱桃说:“今天晚上。”

    “从这里出城需要两个时辰,待你们玩够了,城门已经封了,今晚根本就不可能赶回来。”

    “那便在外面一宿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年阿秀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她点点头。

    尹毅静默片刻后道,“让阿秀自己决定就好。”

    他转头对年阿秀说:“你去好好玩吧。我一个人在家便是。”

    瞧瞧这人说的什么话?

    樱桃鄙夷,他这样说年阿秀那傻德行一定不会和她去的。这人看起来闷葫芦一个不声不响的,不想这心思还不浅。

    年阿秀果真心软了,她道,“樱桃小妹妹,对不起呀。我不想让尹毅一个人在家的,因为他可能会哭的。”她要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的话也会哭的。

    尹毅没说话。

    樱桃嘴角一抽,看了看尹毅,这人会哭?

    这傻姐姐嫁的什么人啊,也忒脆弱了吧。

    她打从心里嫌弃。

    得了,现在倒像是她欺负人似的,她起身摆摆手,“不和你废话了,我得赶着去城里了。”

    年阿秀道,“樱桃小妹妹,你下次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啊,我下次一定和你去玩的!”

    樱桃本想对她说,想都别想了。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她出门,尹毅送客。

    樱桃没有出城,而是拐回家了。

    村子里的其他姑娘都不敢晚上跑去城出去玩,纵然是想也并非是想和她。

    其实她也知道晚上不安全,所以不敢一个人去。随便一个人陪她也好,哪怕只是傻子。

    所以她就来找年阿秀了。没想到她不去。

    她抬头望天,像是要下雨了。

    估摸今天不宜出门,她还是安分的待在家里吧。

    樱桃前脚刚走,年阿秀后面就后悔了。

    她对尹毅说:“我好想看花灯的,没见过呢,我现在和樱桃小妹妹走,你不要哭好不好?”

    尹毅默了默。

    他道,“我给你做花灯。”

    年阿秀讶异道,“你会?!”

    “嗯。”

    花灯这玩意儿是他小时候学会的。

    他把萝卜洗净切下青头,并切下来萝卜缨,好让萝卜头能站立起来。这个可以用来摆放蜡烛。

    他把蜡烛放进萝卜里面,一个可爱的萝卜花灯就做好了。

    夜色朦胧下,院子里。

    俩人拿小板凳坐下了。

    年阿秀手捧这花灯不放手,烛火照耀在她的脸上,明亮极了。

    此刻她很安静,没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尹毅陪着她,坐在一旁。

    过了好一会,年阿秀问:“尹毅,你有没有上元节去玩过啊?”

    “有。”那时候他十五岁,第一次出城就赶上了上元节。

    “那一定很好玩对不对!”

    “好玩算不上,热闹倒是真的。”

    年阿秀还是很期待。

    尹毅看了看她,扣上她的手,说:“明年上元节,我在带你去城里玩可好?”

    她笑意盈盈,“呐,不许骗我哦!”

    “不会。”

    城里,百花楼

    一众富家子弟在醉生梦死。

    “我看这鬼天气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已经够冷了还给老子下雨,这天真是扫兴!”

    在他身旁的人提醒他,“单公子还在呢,别说扫兴这样的话。”

    那人看了看坐在主位的人,收敛了不少。

    坐在主位上的男子有些慵懒。

    他的扳指敲了敲桌子,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

    他看向窗外,道,“春天是要来了!”

    许久不回祖母家了。

    也不知道村里那个傻子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