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17.17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十月,寒露

    今年天气冷的快,所有的村民都为冬天早早做好了准备。

    尹毅这几日去林子里砍了许多柴囤在家里,在过些日子下雪结霜的话就砍不了树了。他还把家里的冰凉的木板竹席给拿下了,睡在暖暖的炕上。

    昨天莫三娘给年阿秀送来了一大堆棉袄棉裤,生怕冻着她。

    年阿秀怕冷,一到冷天就喜欢窝在炕上一动不动了,从前在家要不是因为莫三娘在背后拖着她,恐怕她要像巴蛇一样冬眠了。

    年阿秀此时坐在家门口,两手杵着下巴在望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略有些惆怅。

    尹毅给拿了一件外衣出来给她披上,“进屋坐着,别冻着了。”

    年阿秀看也没看他一眼,“不……阿嚏!冻。”

    “……”

    都打喷嚏了还说不冻。

    尹毅坐在她旁边,替她把身上的外衣在捂紧些,他没说什么,就静静坐在她旁边。

    半响后,年阿秀说:“冷天了呢。”

    “嗯。”

    “没有蚂蚁了呢。”

    “嗯。”

    她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不想却是因为蚂蚁的缘故。

    尹毅说:“过了冬天蚂蚁就会出来了。”

    年阿秀转头撇嘴道,“我知道。”

    顿了顿她又抱怨说:“蚂蚁总是这样子,只有不冷的时候才陪我。”

    “阿秀。”

    她没有应他。

    他没有在意,“我会一直陪着你。”

    年阿秀反应不大,哦了一声。

    尹毅知道她一向如此,并不觉得有什么。

    一阵风吹过,年阿秀冷的缩了缩脖子,又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大喷嚏。

    尹毅说:“走了,我们进屋。”他拉着她的胳膊起来。

    年阿秀用力把他的手甩开了。

    “不要进去。”

    尹毅脸沉了沉。

    年阿秀顿时没了方才的势气,她拉上他的手道,“吃个糖就进去!”

    “……”

    “好不好?”

    “……”

    “好不好呀!”

    “……”

    年阿秀见他没什么表示,就踮起脚尖吻一下他冰冷的唇,即刻就分开了。

    尹毅深吸了一口气,说:“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她捂着自己的嘴巴,像偷吃到糖的孩子痴痴笑了。

    继而她牵上他的手,走进屋了。

    “你的手好冰呀!”

    “嗯。”

    “给你暖一暖!”

    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这天夜里绵绵下了一场小雨,空气中一股寒气在弥漫。

    年阿秀睡在炕上身上盖了三层厚厚的毯子,并不觉得冷。

    她不自觉的又往尹毅的身上贴了贴,嘟囔道,“外面有声音。”

    尹毅揽过她的腰肢,把俩人贴的更近了。

    他低声说:“没事,只是下雨了,睡吧。”

    第二天早上

    窗外开始透进一丝光,尹毅醒来的。

    他比平日里睡了多半个时辰。

    年阿秀还在抱着他呼呼大睡,他轻轻的把她的手和脚拿开,在给她盖好被子。

    他起身,准备去做饭了。

    他去井边洗把脸,又顺便把木桶都盛满水留着一会用。他提着一桶水往厨房走去,看见刘清明在门外徘徊。

    自从上次那件尴尬的事情过后他已经许久不见刘清明了。

    尹毅放下木桶直径走过去,“夫子。”

    刘清明被他这一声吓的不浅。

    “哎呦,你想吓死我是不是!”

    尹毅说:“不是。”他把门打开。

    刘清明哼道,“管你是不是!”

    尹毅看见他手上拿着两条大大的咸鱼。

    刘清明顺着他的目光说:“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拿来给你的!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

    “哦。”

    这下轮到刘清明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望天打哈哈说:“今年冷的可真快啊!”

    “嗯。”

    “过冬的东西都备好了吧?”

    “嗯。”

    “今天正好路过顺便问问而已,可不是关心你!”

    “知道。”

    刘清明把咸鱼伸给他,“给你拿去过冬。”

    尹毅没接。

    “你不是说这不是给我的么?”

    刘清明炸毛了,“当然不是给你的,我这是给丫头的,丫头喜欢吃咸鱼!”

    尹毅见好就收,“那我替阿秀谢谢你。”

    刘清明这才舒展眉头,“这还差不多!你家的丫头在哪里?”

    “还没醒,睡在里面。”

    刘清明稍显鄙夷,“你节制些,我知道我说这些不合适,可是你也太……唉!”他挥挥袖手,无奈感叹。

    “……”

    “夫子,你想多了……”

    刘清明打断他,“我相信自己看见的,好了就这样,反正我就是路过的!”

    尹毅:“嗯。”

    好像怕人不知道他是路过似的,说话不到两句又开始重复了。

    “我走了,来年春天你在带丫头上我那去。近期不想看见你,碍眼!”

    “嗯。夫子慢走。”

    刘清明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强调,“记得要带丫头上我那去啊!”

    尹毅笑了笑,没说话。

    他把门锁了,一手拿着两条大大的咸鱼,一手提着水去往厨房。

    尹毅把八宝粥煮好后烧了一锅热水。用来一会给年阿秀洗漱用。

    待烧好水后,他拿一个小木盆把热水倒进去。锅里还剩下些许,他留来倒进水壶里,渴的时候用来喝。

    他把热水端进屋里。

    年阿秀还没睡醒。

    他上前去拍拍她,“阿秀,起来了。”

    年阿秀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尹毅无奈,直接把她捞起来。

    她起床气很重,眯着眼睛像要哭似的恼怒的说:“我不要起来了!”

    尹毅没理会她,直接拿帕子沾水就往她脸上抹了。

    年阿秀被这样搓着脸不舒服,委屈更甚。从前她在家冬天早上基本不会起来的,莫三娘最多也就叫她几声,不起来就算了。随便她直接睡到中午在吃饭。

    她委屈极了,眼泪巴拉巴拉的往下掉。“唔哇!尹毅你欺负我,我要告诉阿娘听!”

    尹毅拿起帕子替她擦擦泪,眼泪越擦越多,止也止不住。

    他把帕子放了下来,拍拍她的背,“来,漱口,我们去吃粥。”

    年阿秀顿了一下又继续哭问:“什么粥啊?”

    “八宝粥。”

    八宝粥?

    年阿秀不哭了。

    她红肿肿的眼睛看着尹毅,“那我要快点漱口吃八宝粥!”

    “好。”

    真是,什么都不如吃来的管用。

    年阿秀自己拿起茶水来漱口,漱口后她连头发也不要梳了,嚷嚷着就要吃粥。

    尹毅这会倒由着她的性子来了,扎头发这事他的确不在行,他很多次都暗搓搓的觉得不扎头发更好看的多。

    年阿秀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立马奔去厨房了。

    从前在家里,年嵩一看她哭卿卿的模样那里还舍得让她下炕,直接就把碗端到她面前了。

    尹毅不一样,他会真心的对她好,甚至比所有人都要好,但是绝对不会纵容她。

    厨房里

    年阿秀看见热腾腾的八宝粥眼就馋了。她拿起勺子大口的放进嘴巴里,慢条斯理的细细品尝着。

    吃完一口她她拍了一下手,“里面是糯米、红米、红腰豆、绿豆、赤小豆、干龙眼、薏米、红枣、甜的是冰糖我说的对不对呀!”

    尹毅笑了笑,“对。”

    吃的倒是聪明了,说的分毫不差。

    年阿秀嘻嘻笑道,“尹毅你也快点吃啊!”

    她见尹毅碗里没有红枣,从自己的碗里给他两个。她有四个红枣,所以给尹毅两个。

    尹毅默默地吃着,没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尹毅说:“老夫子今天早上来过,还给我们送来两条咸鱼。”

    年阿秀的眼睛亮了,“他是不是不生我们的气了!”

    “嗯。他还说要我带你去他那玩玩。”

    “好的呀,我最喜欢私塾了!”

    “呀!”年阿秀忽然一惊,指这尹毅的脖子说:“尹毅,你脖子被蚊子咬的好大好红一个啊!”

    尹毅:“……”

    他还说老夫子怎么无缘无故的说他不节制。

    那只死蚊子!

    年阿秀吃完后把碗勺都伸给尹毅,“相公,洗碗呀!”

    尹毅面不改色地接过。

    “自己去洗一下手。”

    年阿秀在饭桌上摇摇头,“不要,水好冰。”

    “一会我去给你打热水。”

    年阿秀没吱声了。

    她坐了一会就起身去洗手了。

    尹毅以为她方才没听见,又重复说:“一会我拿热水给你洗。”

    年阿秀嘟着嘴巴说:“现在不让我洗我一会就不洗了!”

    尹毅说:“一会别喊冷。”

    年阿秀把手伸进水里,“唔哇!好冰好冷啊尹毅!”

    ……

    尹毅把碗洗好了。把她拉过一边,“我去给你打热水,你听话。”

    年阿秀垂这脑袋说:“打热水是不是要烧水啊。”

    尹毅说:“没有,刚才已经烧过了,有剩下的。”

    “哦,那你去拿来吧,我以为你要辛苦的烧水了。”

    尹毅一听,愣了愣,嘴巴动了动,没说什么。

    他没想到她会替他想这个。

    年阿秀洗手后又习惯性的在尹毅的衣服胸口处蹭干。

    尹毅由着她来。

    年阿秀每次在这时候看起来很开心,像玩游戏似的。

    尹毅拖着她走回屋子里。

    年阿秀不配合的拉着他的腰带在院子里。

    忽然,有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

    像蒲公英一样,在随风飞。

    年阿秀眨眨眼一时不动了,她笑道,“呐,尹毅你看啊,下雪了呢!”

    “嗯。”

    他见她没有走路的**。

    他走上前,拦腰把她抱起来,直接走进屋子里了。

    年阿秀乖乖的揽着他脖子,笑眯眯的。

    尹毅想,还是这样子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