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7.07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玲柔被她撂的差点摔倒,旁边的姑娘们及时把她扶住了。她不怒反笑,摆摆手示意旁边的人不用扶了。

    她一步一步走向前靠近年阿秀,似笑非笑的说:“你方才推我?”

    年阿秀大声道,“你是坏人!”谁让她说阿爹阿娘了。

    玲柔笑道,“我有说错么,不信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男人,你爹娘是不是为了把你嫁出去,死乞白赖的上门替你求得这门亲事!”

    年阿秀站在那里未动,只觉得她好奇怪,为什么靠自己靠的那么近?

    玲柔走近她,表情渐渐变的狰狞,然后一手重重的把她推到在地上。

    年阿秀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摔在地上了。

    众人在一旁哄笑起来了。

    她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也许只是觉得这时候应该这样表现。里边个别人觉得这样欺负傻子其实是有些过分的,也没敢在这时候打抱不平。

    年阿秀又抹了抹泪站起来,玲柔使坏的一脚使劲地踹在她受伤的膝盖骨上,她又跌倒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从地上站起来了,玲柔像玩游戏似的又踢她的另一边膝盖腿上。

    年阿秀疼的眼泪直流,咬咬唇,又站起来。

    玲柔说:“你还跟我来劲儿的是不是!”说着,一脚又揣她膝盖是上了。

    俩人像一场拉锯战一样。

    年阿秀每被踹地上一次便会站起来一次。

    玲柔见她站起来一次就会轻而易举的把她给踢倒。

    有人说:“这傻子还不如不站起来呢,自找苦吃!”

    有人说:“傻子懂什么,指不定她还以为这样好玩呢!”

    有人说:“让玲柔给这傻子点教训长长记性也是好的。”

    有人说:“我们就当做戏来看吧!”

    年阿秀已经站不起来了,玲柔这会儿一直往她身上踢,越踢越起劲,听见她的哭声就觉得爽快。她嘴里怨念道,“你推我,你让你推我!我让你推我!”

    她抬起手一巴掌就要在她脸上拍下去。

    “够了!”

    有人把她的手擒住。

    玲柔转过身来,“樱桃,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会儿过来充好人?”

    樱桃笑了笑,“我是觉得你和一个傻子计较那么多降低你自个儿身份,好歹你爹在县上还是一个官呢!”一个芝麻小官。

    玲柔想了想,确实有道理。

    她说:“还是你替我想得多,你可别计较我心直口快!”

    樱桃笑着摇摇头,她有什么好介意的,跟一个猪头计较?

    玲柔说:“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

    有一位姑娘指着年阿秀开口问:“……那她怎么办?”

    玲柔说:“她自己来这儿的,她怎么回去我怎么知道!反正我是不会去当好人,还是说,你要当?”

    气氛有些凝结。

    那位姑娘垂着头道,“……没有。”

    渐渐的,大家都离开了,樱桃还站在那里。

    年阿秀这会眼泪已经干了,她坐在地上,浑身疼的在发抖。

    樱桃走进她,弯着腰和她平视。

    “阿秀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比我漂亮呢!当然,也和以前一样傻,没一点变化。”

    年阿秀茫然不知的看着她。

    樱桃已经直起身子了,“放心吧,会有人了寻你的。你男人若是不来寻你,你家人也会来的。好好在这里等就是了,阿秀姐姐,再见!”说完,她就走了。

    年阿秀忽然想起了记忆中的一个樱桃妹妹,喜欢分东西给她吃,喜欢和她一块玩,然后记忆又模糊了,怎么也连接不起来。

    她往后一倒,整个人都躺地上了。

    她觉得好困,想睡一会,就一小会儿……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她睁开眼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声音好像理她越来越近了。

    她听出是谁了。

    尹毅。

    她眼睛一红,又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了。

    她顿时觉得心里委屈难过极了。

    尹毅听见她的哭声,远远的,他看见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以为她午觉不会那么快醒来,他以为她会好好待在家的,他以为他只要把门锁上就没事的。

    他从林子捕了一只山鸡回来才发现她不见的,那一刻他懊恼极了。他去了年家,听邻居说他们一家人都去镇上采购去了,得明天才回来。

    一下午,他几乎把整个山村都翻了一遍。

    他走近她,看见她膝盖上都是血印,身上头发都是泥土,狼狈不堪。

    尹毅抬手起来替她擦泪水,他哑哑的唤道,“阿秀。”

    他想问她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的,话到嘴边他又没说话了。

    还不是因为他么。

    年阿秀紧攥着他的衣裳大声哭诉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你是不是本来就不愿意给我洗碗的。我一直想站起来坏人她不给我站,坏人还说是阿爹阿娘死乞白赖提的亲,她们都说我是傻子,她们都没有理我没有听我说话!”她说的语无伦次,几颗眼泪直流下来。

    尹毅把她抱在怀里,伸手替她擦去泪水。

    他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年阿秀哭着说:“天黑了你才找到我,真的好晚啊!”

    尹毅说:“阿秀,我带你回家!”

    年阿秀忽然安静下来了,神情有些呆滞。

    她把头埋的低低,半响后她说,“好。”

    看她的腿是走不了了,尹毅转过身在她面前蹲下,他说:“上来,我背你。”

    年阿秀张开手扑了上他宽厚的背上。

    尹毅背着她缓缓地走在小路上。

    他对她说:“以后记得要在原地等我,这样我就会马上找到你。”

    他对她说:“你不是傻子,你只是年家的傻姑娘。也是我的傻姑娘。”

    他对她说:“你忘记了吗?上门提亲的人是我,死乞白赖的人理应是我。”

    他对她说:“你不喜欢洗碗便不用洗了,我替你洗。”

    他对她说:“我不会在把你一个人放在家了。”

    他还说:“阿秀,对不起。”

    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但是他就是想告诉她。

    年阿秀伏在他的背上,抬头望着天,星星好多好亮,月亮像个月牙。

    照亮他们回家的路。

    她看着尹毅的后脑勺,眉眼弯弯一笑。

    回到家后,尹毅把她放下了坐在床上,把她的裙子拉上大腿,露出膝盖。

    膝盖上的皮都破了,血淋淋的。周围的骨头都青紫青紫的。大腿处还有几道青紫的痕迹。

    年阿秀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偷偷看他脸上的神情,不敢吱声。通常这个时候,阿娘都会很不高兴很不高兴的骂她,打她。

    尹毅看了看,没说什么,去隔壁的杂屋里拿了一个小木盒子和一壶酒过来。

    打开木盒子,里面都是瓶瓶罐罐的创伤膏,还有一些布块。这些都是他常年备下的东西。

    他拿起纱布块,在上面倒点酒替她擦伤口。

    年阿秀疼的呲牙咧嘴的,乖乖的没动。

    尹毅开口问:“是谁踢你的?”他看的出,这伤口是被人为的。

    年阿秀扯着自己衣袖说:“爬门摔下的。”

    尹毅脸沉了:“是谁踢你的?”

    年阿秀低着头老实交代说:“我推了坏人,坏人才踢我的。”

    “为什么推人?”

    “她骂了阿爹阿娘。”

    “所以是她错在先,你做的是对的。”

    年阿秀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那我也不应该推人。”

    尹毅手一顿,继而笑道,“你娘说的对!”你是善良的。

    年阿秀问:“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尹毅嗯了一声。

    年阿秀想了想道,“那你骂我吧,不要打我,我现在好疼。”

    尹毅轻声说:“我不高兴不是因为你,要说原因,也是因为我。”

    “哦。”那便好。

    清理伤口干净后,尹毅拿出了几瓶膏药往伤口上面抹。

    年阿秀这下子没忍住,眼泪汪汪的直流,她哭着对尹毅说:“我不想哭的,可是好辣好疼啊,这东西好臭啊!”

    “……”

    “怎么办啊,眼泪它老是自己留下来!”

    尹毅说:“……缓缓就会好了。”

    “真的吗?”

    “……真的。”

    尹毅起身替她理一理头发,“这几日沐浴要注意一些,不要碰到伤口处。”

    “好的。”

    “等你的伤好后我们在回门。”

    “嗯嗯。”

    “一会我打水给你擦擦身子就好了,你现在不能走路。”

    “不行。”

    ?

    “阿娘说只有冬天才能这样,天气热,要洗干净的。”

    “……”

    尹毅默了默,没说话。

    年阿秀说:“我肚子饿了。”

    尹毅说:“我去做。”

    “可以做烧鸡吗?”她吃了菜呢。

    “有。”

    年阿秀灵光一闪,“那你去做饭,我去沐浴!”这样沐浴完就可以吃饭了!

    尹毅想了想说:“小心点。”

    “好!”

    年阿秀突然想起什么,她开口道,“尹毅,发现了吗?”

    “什么?”

    “我真的缓缓就不流泪了耶!你好厉害啊!”她对他竖起大拇指。

    “……”

    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不过,她信以为真夸他的样子他很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