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6.06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次日。

    尹毅习惯性早早的醒了,一转头就看见年阿秀还在一旁呼呼大睡。

    他起身,替她盖上辈子。

    按照礼数,成亲后的第二天新人都要早早的起来给长辈磕头、跪拜、敬茶。

    他无亲无故,便免了这个规矩。

    洗漱后尹毅生火做了早饭,在炒上一小盘咸鱼和青菜。做完这些,年阿秀还没醒过来,他又去后院劈了会儿柴。

    太阳渐渐地升起,尹毅把劈好的柴火放在一边,拿起一块头巾擦擦汗,在去井口边洗把手折回屋里了。

    屋里,年阿秀已经坐起来了,她微撅着嘴看起来不太高兴。

    尹毅说:“去洗漱吧,脸脏。”

    “……”年阿秀别过脸去不理他。

    傻姑娘明显是不高兴,他陪她坐在床边上,等她自己开口。

    半响,年阿秀说:“我想要阿娘。”她每天起来看见的都是阿娘,今天没有。

    尹毅说:“三天后我们在回去。”

    “为什么三天后才行?”

    “回门。”

    年阿秀不知道回门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大概知道,只能三天后才可以回去。

    她表情一泄,“我现在就想要阿娘。”

    尹毅说:“现在还不行。”

    年阿秀抬头看他,理直气壮道,“为什么现在不行?”

    她又把问题绕回来了。

    尹毅耐心解释说:“昨日我们才成亲,按照规矩至少三天后你才能回家。”

    年阿秀愣了一下没听懂,迷茫的望着尹毅,她怔怔地想了想似乎明白了,梗着脖子大声说:“那我们不要成亲了!”

    尹毅脸色骤然一沉。

    年阿秀看的有些害怕,缩了缩脖子,赤着双脚跳下床了。她不管,她就是要阿娘。

    看她就要往外走,尹毅一手把她揽住了,任凭她怎么拳打脚踢也不管用,她急的带着哭腔起来了,“我要找阿娘!我要找阿娘!”

    尹毅把她捞起来,放在床边,替她穿上鞋子。

    她的脚很小很白,在他手上不配合的直蹭着。

    待把鞋子穿上后,尹毅又把她拉到梳妆台上坐着,她喜服未换,还是昨天晚上那个脏兮兮的模样。

    年阿秀一抽一抽吸着鼻涕,她看着镜子上的人说:“她好脏啊!”

    尹毅无语:“她就是你。”

    年阿秀一脸讶异,欲要流出的眼泪一下子收回去了。她试着眨巴一下,里边的人也跟着动了起来。

    原来里边脏兮兮的人真的是她啊!

    尹毅拿起木梳缓缓的替她梳头发。

    年阿秀说:“我想去洗漱了。”

    “梳头后换身衣服在去。”

    “那你要帮我梳搀髻。”她记得,香冬说出嫁后都是要梳搀髻的。

    尹毅未理她,他哪里会扎姑娘家的头发。

    他帮她把乱糟糟的长发整理好后,再一手把全部的头发捆起绕成一陀,随意的拿一根发簪固定住。

    年阿秀扁着嘴嫌弃:“好丑。”原来搀髻是这样难看的。

    尹毅认同:“嗯,丑。”

    “……”

    *

    待年阿秀换上一身杏色衣裳去洗漱后,她可怜巴巴地说:“我饿了!”

    尹毅听言领她去厨房里吃早饭。

    饭桌上是尹毅一早就盛好的稀粥,放至现在有些凉了。

    年阿秀指着筷子说:“这个,我不会用。”

    没一会儿功夫,尹毅重新为她准备了一个汤勺。

    年阿秀道了句谢谢拿起汤勺就狼吞虎咽起来了。

    尹毅说:“慢点吃。”

    年阿秀这才听话的放慢节奏,咸鱼很好吃很香,她一直勺咸鱼来吃。

    她边吃边说:“好吃!”和香冬做的一样好吃。

    尹毅吃了一口粥提醒道,“吃些菜。”

    年阿秀摇摇头,“不喜欢吃菜。”

    尹毅猜想她不喜欢吃素,他问:“想吃烧鸡么?”

    “想!”

    “你多吃些菜,今晚做给你。”

    年阿秀眉头一皱,像是在思考这样划不划算。

    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但是吃饭的时候偶尔会勺些菜,眼睛还示意一下尹毅,然后在放进嘴巴里吃。

    饭后,尹毅打算先收拾桌面在洗碗。

    年阿秀以为他不打算洗碗了,她起身把碗筷拿起来。

    尹毅还在奇怪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就把碗筷堆在他面前,甜甜地笑道:“相公,洗碗!”

    “……”

    尹毅静默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他张了张嘴,又闭上,默默的拿起面前的碗筷去洗了。

    他转过身,耳根子通红通红的。

    年阿秀开心的笑了,哇!原来相公真的可以洗碗耶!

    *

    莫三娘这会儿在田地里唉声叹气的。

    年嵩说:“阿秀才刚出嫁,你这是做什么?”

    莫三娘道,“你说,咱们家阿秀知道怎么给别人当媳妇儿伺候人家么?”

    年嵩说:“你瞎操什么心啊,在家的时候她不是能自己照顾自己么,就算她不能像其她女子那样伺候夫君,可也绝不会给人添麻烦的!”

    年阿城一边除草一边道,“放心吧娘,阿姐只是傻而已,没什么打紧的。”

    “……”

    香冬笑道,“娘,你就放心吧。姐夫人不错,他不会亏待阿姐的!”

    莫三娘点点头。

    年嵩打趣道,“你呀你!阿秀嫁不出去的时候天天着急,如今好不容易嫁了你还替她急!”

    莫三娘说:“那可不,阿秀可是我辛辛苦苦拉扯大的,我在她身上耗费了多少心血你知道吗?”

    “是是是,知道你辛苦了!”这话说的他跟负心汉似的没照顾孩子,不过他也就心里想想,哪敢说什么呀。

    年阿城和香冬默默在一旁偷笑。

    *

    晌午。

    尹毅带着年阿秀绕了屋子一圈让她识一下环境。也不知道她记没记住,整个人都在兴奋。

    尹毅常年都是一个人,如今突然多了一个人在他身边热闹,他也不知道这算好还是不好。

    年阿秀问他:“你不去砍树了么?”

    “不去。”家里的柴已经积了不少,还不需要。

    “尹毅我困了,我们去睡觉吧!”她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好。”

    他想,身边多了一个人,且算是好的吧。

    *

    午后。

    年阿秀被一个恐怖的噩梦给惊醒,她看了看周围,安心的拍拍自己的胸脯。刚刚她以为她要被那只大大的黑熊给生生吞进肚子里了呢。

    尹毅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她把整个屋子走遍了都没有看见人,她在院子里唤了几声还是不见人影。

    她又开始想阿娘了。

    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说:那就现在去找阿娘吧,反正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她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兴冲冲的就往外跑,走到门口才发现,门被反锁上了。

    她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又折了回去,从厨房里搬出一张到她膝盖的木椅。

    年阿秀两只脚踩上椅子上,小心翼翼的爬上门。

    这样的事情小时候阿城带她做过不少。不过阿城告诉她,只有他在的时候她才可以这样子做。

    她觉得阿城现在一定已经忘记了,所以没关系。

    她爬上木门,然后就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忘记接下来该怎么做了,脑子一片空白,她看着地面没敢在动了。

    忽然,她脚一划,一个不稳就往下重重倒下去了。

    她吃痛的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膝盖。继而,她又笑了,因为她现在已经在门外了!

    年阿秀站了起来,觉得脚上麻麻痛痛的,她咬咬牙直起身子,一瘸一拐的往家的方向走。

    上次尹毅带她回家过,她依稀记得应该是走这条路的,她走了许久就是没有走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腿上的痛意越来越明显,空气中有些闷,豆大的汗粒滴了下来,难受极了。她直接拿起衣袖往额头上擦汗。

    她继续往前走,看见一群和她年龄相仿的姑娘聚在一起摘茶叶,有说有笑的。她站在不远处,觉得这一幕美极了,若是她也可以和她们在一块玩就好了。

    她不自觉走近她们。

    她们好像在说什么说的很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她。

    一位穿着桃红色衣裳的姑娘看过来,她迎上她的目光。她觉得这个女子好美啊,还有些眼熟。不过对方看她的眼神好像变的有些凶狠。

    桃红色的姑娘直勾勾的看着她,忽然开口了,“我当是谁呢,站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原来是村口家的阿秀啊!”

    此话一出,一群人都转过来看着年阿秀。

    年阿秀眨眨眸子无辜的摆摆手,“我没有鬼鬼祟祟,我只是觉得你们很好看而已!”

    一群姑娘哄笑起来了。

    其中一个甲姑娘说:“是真的觉得我们都漂亮么?我看你这话是对着樱桃说的吧!”

    年阿秀看了看那粉红色衣裳的漂亮姑娘,原来她叫做樱桃啊!她以前也认识一个叫樱桃的妹妹呢!

    年阿秀说:“樱桃确实最漂亮,比你漂亮!”她说的是真话。

    甲姑娘脸上有些挂不住,她讥笑道,“傻子便是傻子,据说傻子昨天才和山里的那位樵夫成亲,今天怎么就往外边跑,也不知道守妇道人家的规矩!”

    年阿秀恼怒道,“我不是傻子!我是来找阿娘的!”

    一旁的乙姑娘和丙姑娘一唱一和的在一边说:“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这谁娶了傻子不就谁倒霉么?”

    “那可不,也不知道她爹娘是这么让人家同意的。”

    年阿秀有些无助,她不知道怎么做她们才听她说话,她难过的哭了起来,嘴里直道我不是傻子……

    很显然,没有人去理会她怎么样。

    丁姑娘接话道:“我可听说了,是她爹娘死乞白赖的去求来这门婚事的。”

    “是么,原来还有这回事啊!”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平白无故的,哪个男人愿意娶她!”

    年阿秀一怒,红着眼睛上去推她,“不许你说我阿爹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