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5.05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尹毅沉默许久,没有说话。

    莫三娘眼看他要拒绝,急着说道,“我们家阿秀你也见过,人长的呢,水灵灵的,说话甜,懂礼貌,心地善良。哦,你别看她那傻样儿,她还会操持家务活儿呢!”

    年嵩附和道,“对的对的!”

    莫三娘以为尹毅不会搭理他们,他却开口了。

    “为何是我?”

    年嵩和莫三娘心里咯噔一下,一时觉得难堪。

    莫三娘干巴巴道,“没有别人了。”

    尹毅一时无言,他并非要故意为难,他知道他们的难处。

    莫三娘看着尹毅认真的问:“尹毅,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嫌弃咱们家阿秀傻?”若是真嫌弃那便算了。

    尹毅脑海中浮现那傻姑娘的脸庞,一瞬的,他矢口否认:“没有。”

    莫三娘心中一喜,“那你娶阿秀当媳妇吧,好么?”

    娶傻姑娘当媳妇?

    尹毅忽然忆起故人曾经说过的一番话。

    他说,如果你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你想照顾的人,那就去照顾吧。这也许无关爱,但一定是忠诚的,是甘之如饴的。

    他和傻姑娘没有过多的交集,但每次一看见她巴巴的眼神望着他,他就想照顾她,替她遮风挡雨。

    尹毅说:“婚姻不是儿戏,你们想好了。我条件并不是很好。”

    年嵩道,“我们早想好了,就看你的意思了。”

    莫三娘补充道,“他日你若是有中意的人,可以在纳,我们绝不干涉。”就是得和阿秀生个一儿半女的来照顾她下半辈子就行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良久,尹毅目光沉沉,点点头,答应了。

    年嵩和莫三娘相互看了看,都松了口气。

    尹毅说:“若是娶了她我便不会负她,我会保她衣食无忧,一生平安。”这是承诺。

    莫三娘怔了怔,眸子一热。

    临走前,尹毅让他们把两箩筐的大米带回去。

    年嵩本来是推迟的,毕竟东西都拿来了,哪里有在拿回去的道理。可是尹毅脸色黑的吓人,年嵩生怕他一个不悦悔婚了,带着莫三娘灰溜溜的就把大米挑走了。

    十天后。

    尹毅登门求亲,肩上扛着一头鹿。

    这天,家中只有年阿秀一个人,她坐在家门口,嘴里含着隔壁家小孩送给她冰糖葫芦。

    尹毅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她。

    俩人四目相对。

    年阿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好像在思考他是谁,好一会儿后她好像想起什么,一溜烟儿,跑了过去。

    “尹毅!”

    尹毅嘴角微微上扬。

    年阿秀问:“你是来找我的么?”

    尹毅说:“算是吧。”

    年阿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只手正准备给他开门。一瞬的,她想起什么,又没开了。

    她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嗯。”他知道。

    “所以还不能给你开门。阿娘说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只能给阿爹、阿娘、阿城、香冬开门。”

    “嗯,你娘说的对。”

    年阿秀想了想说:“我陪你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尹毅笑了笑,没说什么。

    年阿秀看见他扛着的东西,问:“这个是什么?”

    “鹿。”

    “它为什么那么乖的在你肩上睡觉?”

    “它死了。”

    “那,是你杀的么?”

    “嗯。”

    “……”

    年阿秀露出复杂的表情。

    尹毅说:“觉得我是坏人?”

    年阿秀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们中间隔着一个门,像是一条无形的线,俩人谁也不动,就在线那里。

    年阿秀吃个冰糖葫芦弄的嘴巴外边都是红红的。

    尹毅看着看着,鬼使神差的,伸手上去。

    粗糙的指间在她滑嫩的脸上划过,年阿秀不太舒服,她摇摇头以示不满。

    尹毅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收手,他轻咳道,“脸脏。”

    年阿秀并未在意。

    她问:“这个鹿是给我们的吗?”

    尹毅说:“这是聘礼。”

    年阿秀不知道聘礼是什么,她只是配合的点点头。

    “阿秀。”

    “嗯?”

    “聘礼是提亲用的。”

    “哦,那你是要娶我吗?”她问的坦坦荡荡。

    傻姑娘这样直白的问,冷不丁的,他脸和耳朵升了一个温度。

    最后,他点点头。

    年阿秀笑哈哈道,“既然娶了我,就要给我洗碗啊!”她高兴的又咬了一口冰糖葫芦。

    尹毅说:“好。”

    “呐,你要不要吃一口糖葫芦。”

    “你吃。”

    “我就在吃啊。”

    “……”

    午时

    一家人才从田地里干活回来了。

    他们看见尹毅扛着头鹿有些讶异,随及相互望了望,会心一笑。

    一家子热情的把尹毅请进屋子里坐下。

    年阿秀没和他们在一起,一个人跑到院子里看那头鹿了。

    莫三娘抱怨道,“瞧瞧那傻丫头,也不长长脑子,你来了那么就久也不知道给你开门,一会儿我去说说她。”

    年阿城小声低估道,“她有脑子长么?”

    香冬在一旁听见了,捏了一下他的手肘,“说什么胡话呢你!”

    尹毅说:“阿秀做的对,本就不该给外人开门。”

    年嵩窃喜,不错不错,没成亲就知道护着了。

    莫三娘笑道,“成亲后便不是外人了!”

    八月六,良辰吉日,宜婚。

    尹毅和年阿秀成亲了。

    香冬为年阿秀简单的涂上胭脂,盘起长发,带上头冠,换上喜服。

    香冬看着铜镜里的年阿秀问:“阿姐你看,漂亮吗?”

    年阿秀看了看里面的人,指着铜镜说:“她和我长的一样呢!”

    香冬被她逗笑了,“是呀,居然和阿姐长的一样呢!那是里边的人漂亮呢,还是你漂亮呢?”

    年阿秀歪着脑袋认真的在想,“里边的人更漂亮些吧。”

    香冬笑的合不拢嘴,欲要说些什么,外边的人就开始催了。

    “里头的新娘子准备好了没有?可别错过了时辰!”

    香冬应道,“好了好了,这就来!”她急急忙忙的给年阿秀铺上盖头,嘱咐道,“这东西可不许自己掀下来,这可得新郎官才能掀的,记住了吗?”

    年阿秀答非所问:“嗯,香冬我肚子饿死了!”她今天都没有吃东西呢。

    香冬把她带出去边走边哄:“在忍忍就好了,新娘子晚上就有很多东西吃了!”

    年阿城叫了熟人过来敲锣打鼓顶花轿,新郎官尹毅骑着匹马在前面,年阿秀披着盖头什么也没看见就被推上轿子了。

    外面闹哄哄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年阿秀只知道她好饿好饿。

    莫三娘一路上走着笑呵呵的,随行的媒婆子笑道,“这新郎官长的还挺俊!”

    莫三娘得意道,“那可不!”

    沈桂花酸着牙说:“这长的俊没几年就纳个新的回来了!”

    媒婆子反驳道,“纳就纳呗,反正阿秀始终是正房,这男人三妻四妾又不是什么见怪不怪的大事,你家那位不也这样吗?”

    沈桂花被气的满脸通红,“你……”

    “我有说错么?”

    “你别说我,你自个儿也好不了多少!”

    “我又怎么了,你今天最好给我交代清楚!”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边走边掐,没多久就到达目的地了。

    待进了大院儿,凑热闹的人都渐渐散了,留下的只有年家人。

    尹毅平日里没和什么人过多的接触,也没什么人请。来的客人也只有看他从小长大的老夫子刘清明。

    刘清明是村里头的教书先生。据说年轻时还是文状元,后来战乱,朝廷形势所逼,他被奸人所害,来到了这里。

    刘清明来时带了一副字赠予两位新人。

    ‘欢庆此日成佳偶,且喜今朝结良缘。秋水银堂鸳鸯比翼,天风玉宇鸾凤和声。紫箫吹月翔丹凤,翠袖临风舞彩鸾。’

    年家人不禁感叹,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啊!虽然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灵牌前面,一张囍,一对花烛。

    一对新人拜堂成亲了。

    没什么繁琐的规矩,只是往那一站,就算礼成了。

    新娘子被送入洞房了。

    屋外

    尹毅按照礼数给大家敬了一杯酒,在恭恭敬敬的称年嵩和莫三娘爹娘。

    年嵩笑道,“快坐着别客气!”

    莫三娘和香冬不知在说些什么笑在那里。

    年阿城本想灌尹毅几杯酒,可碍于刘清明在。要知道,平日里他没怕过谁,就怕教书的。

    一顿饭下来,其乐融融。

    年阿秀一个人在婚房里坐着坐着便嚎啕大哭了起来,为什么没有人啊!她好饿啊!她要饿死了!

    她越想越委屈,生气的把盖头拿起来擦鼻涕眼泪。

    她一抬头,看见桌面上都是糕点。想也没想,她就往嘴巴里塞。

    嗯,真好吃。

    吃着吃着,年阿秀又开始大哭起来了,眼泪直流,她不知道为什么哭,心里就是觉得堵堵的好难受。

    待她停止哭了肚子也饱了,又开始困了。

    她把重重的头冠扯下来丢在一边,绣花鞋一脱,就钻窝被里了。

    尹毅一进屋就看见桌面上凌乱不堪,地上还有头冠和盖头。

    傻姑娘已经睡着了,眼睛肿肿的一看就是哭过,脸上的妆也花了头发乱糟糟的像个花猫。

    尹毅目光沉了沉。

    他把桌面收拾了一番,在把地上的头冠和盖头拾起。

    他把蜡烛熄灭了,月光从窗外洒进来,星星点点,透了些许光进来。

    他来到床边帮她调整舒服的姿势才躺下。

    俩人离得远,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尹毅不知在想些什么,躺了一会转头轻声对她说,“对不起。”

    黑暗中,他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安心的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