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樵夫家的傻媳妇 > 58.58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樵夫家的傻媳妇 !

    防 盗   购买比例30% 24小时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年阿秀愣了愣, 把手松开了。

    她讶异道,“尹毅, 你怎么尿裤子了。”

    “……”

    尹毅脸黑了。

    她还不知死活的继续说:“丑东西是不是生病了, 刚刚它变的好大好热啊!吓了我一跳呢。”

    她脸上写满了疑问。

    尹毅眼神黝黑黝黑的,仿佛要把她吸进去似的, 没说什么就直接拿一块帕子塞进她的小嘴里。

    “尹唔……唔……”年阿秀说不出话来了, 哼哼唧唧的在挣扎。

    尹毅没理她,把她放开后起身往外走。

    ‘啪━━’的一声,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年阿秀一脸委屈的把帕子从嘴里拿开。

    她的手上还湿乎乎的粘着他的尿, 黏黏的。她拿起帕子把手擦了擦。

    她在想,尹毅一定是觉得尿裤子丢人了,所以才这样不高兴的。嗯,一定是这样!可是她不会说出去的, 因为她也有尿裤子过, 也怕别人知道呢!

    她理解的。

    换完裤子后, 尹毅走进来。

    年阿秀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尹毅道, “起床洗漱了。”他的声音有点弱微的沙哑。

    她点点头,听话的坐到梳妆台上。

    她透过铜镜看着尹毅, 他在认真的替他梳头发,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嘴巴抿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年阿秀眨眨眼, 偷偷的笑了。

    九月

    秋收的日子。

    年家每年到这时候都是最忙活的时候。劳作了一年终于有收获了, 每个人身上都合不拢嘴的。

    这几日尹毅都带着年阿秀来田地里帮忙收庄稼。

    “阿秀, 别踩到庄稼了!”莫三娘大喊。

    年阿秀对她笑了笑,又继续拔着稻草玩。

    尹毅看了看她,放下手上的活走近她,给她递了块布,说:“擦擦汗。”

    年阿秀笑眯眯的说:“你帮我擦!”

    年阿城和香冬的目光向这边看了过来。

    年阿城轻咳了几声,忽然提起音量,“香冬,我好热啊,头上都是汗!”

    “哦。”

    年阿城使劲对她摆眼色,香冬说:“有话快说,你这是干嘛?”

    “快给我擦汗啊你!”不然他多没面子。

    “哦。”

    香冬也配合他,懒懒的给他擦汗。

    年阿城给尹毅投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

    [学着点。]

    尹毅自然不会知道他的意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别过脸了。

    年阿秀微撅着嘴,学着年阿城的模样大声说道,“快给我擦汗啊你!”

    尹毅:“……”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说的就是他们俩姐弟。

    前段时间年阿城用两贯钱给家里买了一头耕牛。

    莫三娘嫌年阿秀在这里瞎捣乱把她赶去看牛了。

    年嵩道,“你至于么,让她随便玩玩也没什么。”

    莫三娘白了他一眼,“吃的东西是能随便玩的么,你懂什么,这样可不吉利!”

    “是是是!我不懂!”他什么都不懂。

    尹毅时不时的看向远处。

    见到一人一牛后,他安心的又继续干活了。

    年阿秀站在牛的对面,一人一牛大眼瞪着小眼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牛觉得无趣了,就转过身低头去吃草了。

    年阿秀说:“你为什么不在我面前吃草?”

    “阿城说你会弹琴的事情是真的么?”

    “我和你说话呢你为什么不理我啊?”

    “蚂蚁不会说话你也不会说话么?”

    她呼了一口气,觉得这牛一点也不好玩。鼓着腮帮子就直接坐在草地上了。

    “祥子哥,这没人吧?”

    “放心吧,这能有什么人!”

    年阿秀耳尖的听见有人在说话。她小心翼翼踱步的往那个方向走过去了。

    女子声音愈发小了,“祥子哥,我害怕……”

    男子安抚道,“没事,我们只是亲一亲。”

    “那这事会不会怀孕啊,要是怀孕了,你到时候不娶我怎么办?你是知道我爹的,他若是知道我和你这样,定会打断我的腿。”

    “说什么糊话呢,这辈子,我非你不娶!”

    女子盈盈一笑,小拳垂垂他的胸口,“现在说的好听,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话是这么说,但她心里跟摸了蜜似的,甜极了。

    年阿秀不动声色的靠近,她慢慢拂开金灿灿的稻草,狐疑的看着那对男女。

    女子怯生生的闭上眼睛,红扑扑的小脸尽显娇羞。男子笑了笑,慢慢的亲吻上她。

    年在秀在一旁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为什么他们要亲嘴巴?嘴巴是可以亲的么?

    渐渐的,俩人越吻越痴迷。张开嘴,舌头伸进去彼此,像一场激烈的缠绵。

    年阿秀舔舔舌,走近继续看。

    男子的手慢慢的不老实起来了,他慢慢的掀起腰部的衣裳,手伸进去,一路向上。

    女子忽然分开,喘了几口气,“祥子哥,你别……”她的声音像滴妖精似的都酥了。

    男子哪里还忍得住,“杏梅,你现在给我好不好,我会好好待你的!”

    女子心底有些未知的怯意,拽住他要深入的手,“你别……”

    他箭在弦上了,那里管这些。他知晓,女人这时候都是欲拒还迎的。待他想霸王硬上弓的时候,一个不适宜的声音冒出来了。

    “她都说她不愿意了你为什么还摸她,你是坏人么?”年阿秀站在俩人中间痴痴的问。

    那女子一看见阿秀就跟见鬼了似的,一把将那男人推开,“祥子哥怎么回事,你……你不是说没人么!”

    她急急忙忙理了了理自己的衣裳,又抿了抿嘴,慌乱的紧。她转头对年阿秀说:“姑娘你行行好,我求你别把这事传出去行么!”

    年阿秀不知道要怎么回她,只道,“你别求我呀,你求我干嘛啊?”

    女子一听她这话,心想完蛋了,这人一定会把这事传出去的。她推推男子的手,“祥子哥,你快让她闭嘴啊,这事可不能让我爹知道!”

    男子靠在她耳边说:“你没觉得此人有些奇怪?”

    女子看了看年阿秀飘忽的眼神说:“有什么奇怪的?她莫不是人……大白天的你别吓我啊!”

    “我没想唬你。我的意思是,她好像脑子有病,说话有些问题。我看她八成是咱们村口的那傻子。”

    年阿秀听见了他那句‘傻子’皱着眉头反驳道,“我才不是傻子呢!你这个坏人!”

    此话一出,男女相似一笑,理都不理她,直接离开了。

    “……”

    年阿秀摸不着头脑,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她也没多想,又回去找牛玩了。

    尹毅远远的没看见年阿秀,有些不放心。

    他对年嵩说:“爹,我去找找阿秀。”

    年嵩笑道,“她人不是在那吗?”

    尹毅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冒出来逗牛了。

    年嵩笑了笑,“你就放心吧,咱们家阿秀还是很机灵的,不会把自己弄丢的。我记得小时候她可没少走丢,哪回不是自己回来的。你放宽心!”

    尹毅沉默。

    放宽心么?

    他也许永远都不能对她放宽心吧。

    傍晚时分

    尹毅和年阿秀回家了。

    到家后年阿秀不知想到了什么,动动舌头说:“尹毅,我好口渴啊!”

    尹毅看了看她的嘴唇,有些干裂。

    他走去给她倒水。一提起水壶就发现没水了。

    尹毅说:“我去给你煮水,你要不要先吃一个柿子来解渴。”

    年阿秀摇摇头,“不要吃生柿子,我等你给我煮水。”其实她也不是很渴,就是想喝水而已。

    尹毅没强求,去厨房给她烧水了。

    年阿秀笑嘻嘻地跟上去。

    厨房里

    尹毅在生火,年阿秀在一旁看着。

    她托腮道,“今天我看见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呢。”

    “然后呢。”

    “那个女的很漂亮,男的是坏人。男的说我是傻子,我听见了。”

    尹毅静默片刻后道,“你不是傻子。”

    年阿秀莞尔一笑,火光把她的脸照的更明媚了。她说:“我知道的啊!你说过我不是傻子,我记得的。不过那一男一女的好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