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天价婚宠小傲娇 > 第七章 舅舅

第七章 舅舅

作者:安柔沈逸尘小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天价婚宠小傲娇 !

    沈逸尘顿了一下,冷眸中折射出如钻石般耀眼的寒光,嘴角扬起一丝戏虐的微笑,顺势楼主安柔的腰,不咸不淡的说道:“夏总,我沈某可没有把结婚戒指送给别人的嗜好,麻烦以后见到她喊声沈夫人。” 作者推荐:修真聊天群</span>

    本来夏天和沈逸尘就不和,沈逸尘无视这些声音,扯着安柔就准备往外面中走。

    夏天楞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安柔的背影,那嘲讽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沈夫人?安柔,本事不小,竟然能做到这个位置,如果当初自己也有这个财力,你会不会也和我在一起呢?

    安柔挣扎着,没走几步就甩开了沈逸尘的手,她怒气冲冲的瞪着眼前的人:“今天是有合作要谈的,你这么走了要怎么谈?”

    沈逸尘气急,见过笨蛋,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过这么笨的人。

    他都快气的血冲脑了,一手掐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安小姐,你脑袋是被驴踢了吗?你刚才没有听懂,你没资格……”

    最后的话沈逸尘几乎是一字一顿。

    安柔退后一步,揉了揉头,如果今天不谈下这个合同,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现在已经在销售部,说不准在过两天,销售部也呆不得了。

    沉默片刻之后,扭头就准备走。

    沈逸尘暗骂一句,一瘸一拐的走着:“等等我,沈夫人,我去谈。”

    安柔心里的那一抹柔软被触动,故意慢了半拍,等着身后的人走上来,却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自己却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可是心里却莫名的有一丝的躁动,沈夫人?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沈逸尘的手刚落在安柔的腰上,碰巧看到了夏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抿一口红酒,张狂不已:“安柔,我说了,你没资格和我谈。”

    “你也没有资格和我谈,让你母亲出来和我说话。”忽然沈逸尘垂着双眸阴冷道。

    安柔了愣住了,皱着眉头看着沈逸尘,夏铭国的老婆可是从来不干涉这些事情的,至于具体是做什么的却没有人知道。

    沈逸尘是脑袋被门卡住了吗?

    “喂,你干嘛?得罪了夏夫人,这单可真的就谈不成了。”

    沈逸尘凑近笑了笑:“现在夏总没有办法谈事情,这小屁孩还没有长大,我肯定要找一个人和我聊聊啊,这个人必须是夏夫人,不然还能有谁?”

    安柔无语,这是什么逻辑,忽然一道轻柔的声音朝着传了过来:“逸尘,夏天,你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了。”

    “姐?”沈逸尘惊呼,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快二十年没有出现了,依旧是风姿卓越,皮肤白皙透红,不过三十几岁的模样。

    “妈。”与此同时另外的一个声音也想了起来。

    安柔楞在了原地,这是什么情况?沈逸尘的姐姐?夏天的妈妈?

    “你妈?”

    “你姐?”

    两个人对视一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安柔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个人竟然是一家人。

    安柔顿时间毛孔悚然,这两个人要是真的是住在一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生活可真的别有一番滋味了。

    沈逸尘瞪了安柔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知道什么最好说出来。

    安柔装作无辜的样子,耸耸肩,她能知道什么,现在知道这些也很惊讶好不好。

    沈逸尘这才视线留在刚在的那个女人身上:“沈依依,你最好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在国外发展,不回来的吗?”

    来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沈逸尘姑姑家的女儿,自幼和沈逸尘的关系较好,自从喜欢上演戏之后,就消失的了无音讯,家人也试图在寻找,但是最终寻找无果,索性也就放弃了。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是我舅舅?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听过。”

    夏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眼前的人是小舅舅的话,那安柔岂不是自己的舅妈,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周围的人似乎察觉到这个是别人的家事,纷纷走开。

    沈逸尘怒视一眼夏天,这侄子可是打他老婆的主意。

    沈依依一脸无辜的模样,坐在他们中间,左看看右看看,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夏天,逸尘的确是你舅舅。”

    原来沈依依是偷偷在国外发展,想闯出点名气,证明自己,但后来遇到夏国铭,一来二去,竟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后来有了夏天,她更不敢回家了。

    而后,偶然回到大陆的她,得知父母早些年就不在人世了,她觉得愧对父母,更没脸再回沈家,所以一直没露面,而是待在家里做夏铭国的贤内助。

    得知这些,沈逸尘几乎爆炸!

    什么叫没脸回沈家?这些年,为了找这个姐姐,沈家花了多少力气,若不是因为这件事堵在心里,姑姑姑父怎么可能这么早去世!

    而现在,竟然被她一句没脸回沈家给轻飘飘带过。

    沈逸尘此刻只想将夏铭国那个罪魁祸首给狠狠地抽一顿!要不是这个混蛋,哪来那么多事!

    因为沈依依的出现,原本想要谈生意的沈逸尘,彻底没了兴趣,只是冷眼看着那对母子。

    沈依依自觉亏欠沈家,而且虽然如今沈家出事,但夏铭国这个样子,夏家也不怎么好过。

    沈依依清楚,夏天并不是挑大梁的料,所以她也急需一个能够信任的伙伴,而沈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虽然知道沈逸尘不爽,但沈依依还是尽量去安抚,想促成这次合作。

    夏天本能地想反对,但一是知道此举有利无害,二来,有沈依依压着,他反对也无效。

    再加上想努力完成任务的安柔,这项两个大企业的合作,终于在两个女人手里达成……

    呼,终于是搞定了。

    待沈依依离开,安柔笑容满面地伸了个懒腰,本以为会很麻烦很棘手的合作,能如此轻松地搞定,她真觉得是走运,特别是看到夏天的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这次要完蛋,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狗血。

    看了看一旁还在当“植物人”的沈逸尘,安柔无奈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宴会厅突然一阵骚乱,几声尖叫尤为刺耳。

    安柔疑惑地望去,只见慌乱的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躺在地上抽搐。

    夏天?

    安柔大惊,赶紧捅了捅沈逸尘。

    而看到这一幕,沈逸尘的眉头也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沈依依凄厉的声音,在整个宴会厅回荡,同时,也有人在喊,“这里谁是医生?有医生吗?请先为夏总裁进行急救!”

    医生?

    安柔一愣,目光不禁扫向角落中的欧阳陌